A-A+

“硬壳虫”和孩子(小小说)

2020年07月1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硬壳虫和孩子(小小说) 张玉庭 如果在西方,斜靠着站牌并朝天吐着烟圈儿的他们俩是准会被人叫做硬壳虫或者嬉皮士的,瞧他们那愤世嫉俗的样子吧!一边不停地抖着腿,一边朝天吐着成串的烟圈,他们的头油光可鉴,他们的小胡子油光可鉴,打着旋的大颦角也油光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硬壳虫和孩子(小小说

张玉庭

如果在西方,斜靠着站牌并朝天吐着烟圈儿的他们俩是准会被人叫做硬壳虫或者嬉皮士的,瞧他们那愤世嫉俗的样子吧!一边不停地抖着腿,一边朝天吐着成串的烟圈,他们的头油光可鉴,他们的小胡子油光可鉴,打着旋的大颦角也油光可鉴,哈蟆镜,花领带,特大号的戒指,猛一看也确乎标致之极。此时,他们正边等汽车边高谈阔论,用最粗俗的语言谈论着刚刚放映过的那部电影中的女演员,要么就掏出镜子,时不时地照照镜子,梳梳颦角,那认真劲,就像正在鉴赏刚刚出土的西汉古尸。当然了,他们也免不了开口就骂,骂晚了点的公交车是狗娘养的。

还好,不到两分钟,车来了,他们立刻张牙舞爪,猛地一使劲,便猴子似地挤了上去,一个老人被他们撞了一下,一个妇女被他们狠狠地踩了一脚,再看他们,果然猴子似的,一个箭步,便已双双坐在了椅子上。

被撞了一下的老人好不容易才站稳了,是两个孩子扶了他一把,戴着红领巾的男孩儿扶住了他的右胳膊,抱着布娃娃的女孩儿扶住了他的左胳膊,啊!多么可爱的孩子,老人看看孩子,心里滚过了一层热浪--孩子的眼睛亮闪闪的,使他想起了秋夜的星星,孩子的笑容甜丝丝的,使他想起了温暖的春风。

车开了,人们纷纷站了起来,争着为老人和孩子让座,白发苍苍的老人坐下了,两个孩子却坚定地摇了摇头,还极其认真地挺了挺胸,那意思是说:不要紧,我们能站!而那两个硬壳虫也便亮出了打火机,点着烟,大腿翘二腿,又开始了他们的高谈阔论,一边喷云吐雾,呛得人直咳嗽。

汽车在前进,突然,人群中伸过来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拉了拉那个抱着布娃娃的小女孩儿,小女孩一低头,看见了一个比自已还小的穿着红裙子的小姑娘。

来!我让你坐!红裙子说。

不!你小,我大。

可我们老师说了,见到抱孩子的妈妈要让座!

哄的一声,人们全笑了――红裙子竟然把抱着布娃娃的小女孩儿当成妈妈了!

快!坐呀!红裙子的小脸憋得通红:你再不坐,我就哭了!

抱着布娃娃的小姐姐发愁了,只好求救似地看了看身边的男孩儿,然后猛地一把,把布娃娃塞了过来,说:哥哥,你当妈妈吧!我今天不当妈妈了!

这句话更妙。车厢里的人立刻笑了个前仰后合。

可我是男的,不能当妈妈。小哥哥皱了皱眉,一边解释,一边把布娃娃又塞给了妹妹。

妹妹没有再拒绝,因为,她显然已找不到什么再拒绝的新理由。她坐下来了,跟那个红裙子膀挨膀地坐在了一起。

啊!这是多么感人的情景!人们赞叹着,夸奖着,感慨着,就连那两个时髦之极的硬壳虫,也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汽车在前进。这以后,两个硬壳虫的头一直低着,他们没有再抽烟,也没有再高谈阔论。

而且,人们看得清清楚楚,当汽车在下一站停车时,他俩是悄悄的、彬彬有礼的、红着脸挤下车的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