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 | 夏明梁:中计

2020年07月1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中 计 夏明梁 半年了,已经有足足半年了,已经足足半年海娃没有回家了。海娃的家离单位也就是两三里的路程,但这条短短的回家之路,却没有了海娃的影子,只有海娃的妻子雪儿形单影只的身影。 半年前,当海娃走过这条马路时,马路两边身姿挺拔的白杨树正像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中 计

夏明梁

半年了,已经有足足半年了,已经足足半年海娃没有回家了。海娃的家离单位也就是两三里的路程,但这条短短的回家之路,却没有了海娃的影子,只有海娃的妻子雪儿形单影只的身影。

半年前,当海娃走过这条马路时,马路两边身姿挺拔的白杨树正像一把把巨伞分外好看,但半年过去了,叶子一片一片的落下来,正如雪儿的心一点一点的凉了。

雪儿嫂子,快,快,快跟我们走一趟,海娃大哥他出事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走进了海娃的同事柱子一脸着急对雪儿喊道。

什么事?雪儿一脸茫然的看着一脸着急的海娃的同事柱子。

快走吧!去了你就知道了,柱子不由分说一把拉起雪儿就飞奔下楼,直奔楼下的一辆白色的车,疾驰而去。

海娃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坐在车上的雪儿急切的问着柱子。

海娃最近这半年一下晚班就去喝酒,上个月的一个晚上喝酒酒驾被交警查处,关起来了。

他天天晚上喝酒管我什么事?快快停车我要下车。雪儿大叫道。

雪儿嫂子,别,别,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呢?

嫂子,海娃如果被警察查了酒驾罚款拘留也就算了,但是,,,,说到这里柱子停顿了。

雪儿立刻感到什么?

但是怎么呢?快说呀?刚刚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雪儿,此刻脸上布满了焦急。

海娃喝醉酒打了交警,现在被判刑了,现在他就要去服刑了,他说他很想和你见一面。

哇的一声,雪儿放声大哭起来,眼泪像决堤的洪水。

海娃呀海娃!这一切都怪我呀!你要是被判刑了,我可怎么办啊?雪儿哭的像个泪人。一旁的柱子怎么劝也劝不住。

海娃和雪儿是在学校认识的,上班结婚后夫妻恩爱,虽然偶尔也因为一些小事吵架,但是三五天也就好了,可这次似乎要走向离婚的边缘了,肖海半年都没有回家了。

雪儿还记得那天和肖海回来晚了一些,雪儿就追问不止,肖海被问烦了,随口说了句你不就是想知道嘛?我去找老相好去了。雪儿知道丈夫没有那个毛病,但是听着肖海的话,雪儿确火了,顺手就抄起扫把就打,谁知一扫把下去不偏不奇重重的打在肖海的头上,大了长长的一个血口子,肖海一跳起来就走了。

肖海上班,被同事问来问去,肖海说是不小心撞的,可住在楼下的同事都知道那是肖海媳妇打的,肖海从此就不在回家了。

从此肖海每天晚上就喝的酩酊大醉,雪儿知道这一切都是怪自己,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男人不回家只能说明要么心中早已没有了老婆,要么在外面有了相好。

车在雪儿熟悉的青梅竹马饭店停下了,这是他们认识时第一次吃饭的饭店。想不到在这里又要和肖海分别,雪儿看到眼前的一切又哭了,但是雪儿擦干了眼泪走了进去。

肖海坐在99号包厢,雪儿迟疑了一会儿走了进去。

肖海,雪儿。就在两人目光接触的那一刻,他们相互喊出了对方的名字。雪儿抱着肖海痛哭起来。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你怎么会走到今天?海娃,你放心无论十年八年我等你回来。雪儿哭了声俱泪下。但海娃却傻了。

什么十年八年的?你这是发的什么傻?

突然柱子和一大群海娃的朋友出现了,看着眼前的场面哈哈大笑起来。

肖海,看看老婆还是原配的好,患难见真情嘛!

好久雪儿破涕为笑了,原来这一切都是肖海的朋友为了他们破镜重圆设的一个计啊!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