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锦瑟》原创小说欣赏

2020年07月1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锦瑟 文/ 想飞的鱼 荣华梦 塞上吹羌笛 战非罪 烽火烧几季 若功成 冠翎回故里 雪花飞 问归未有期 生若求不得,死如爱别离 黄泉碧落去,从今分两地 是今生相伴,或来生再惜 终有天,你会懂这谜题 到蓦然回首,才默默 长记 天涯路,只影向谁依 题记取自歌《寒衣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锦瑟

文/ 想飞的鱼

荣华梦 塞上吹羌笛

战非罪 烽火烧几季

若功成 冠翎回故里

雪花飞 问归未有期

生若求不得,死如爱别离

黄泉碧落去,从今分两地

是今生相伴,或来生再惜

终有天,你会懂这谜题

到蓦然回首,才默默 长记

天涯路,只影向谁依

题记取自歌《寒衣调》

等一个人太久,心会累。,我是在等待什么呢?在等一个人?或是一段往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对一切美丽的东西,都加倍的怜爱和珍惜,不管是一只小小的飞鸟,又或者是低微到尘土的草。我总是很认真的在那里面寻找你,想象着也许你会从那里经过,也许你已经来过了,而我却错过了。

我忘了我要给大家讲的是个什么样的故事了,人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无数的人从我的身边经过又离开,时光任冉,我也记不清了。

我叫苏小夜,陪伴我长大的小哥哥有一个很漂亮的名字,君佑。我的名字和我这个人真的有点格格不入。我总是会趁父亲和哥哥出去的时候,偷偷的溜去他们的军营里。

我的小哥哥有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漆黑如墨的眼睛,温润的嘴角,微微一笑倾国倾城。他让我叫他小哥哥,但我却很喜欢叫他君佑,每次唤他的名字,他都会伸出手假作瘟怒的样子轻轻的柔我的脸,那样白皙而纤长的手指透着微微的暖,末了,:小夜,你真是个顽劣的孩子。

他喜欢晚上坐在屋顶上,看满天的星光如同樱花一样的撒落。有的时候会有片片的花瓣从很远的地方飘落下来,落到他的肩膀上,柔顺的长发,浓黑的眉毛,闪亮的瞳仁。每每此时,我都会在下面,跺着脚,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君佑,我也要。每当我这么说的时候,他都会轻轻的跃下墙,走到我的面前,弯下腰,伏下脸对着我微笑,笑容如同撕裂的花瓣一样灿烂,然后一阵风,地面上所有的樱花都放肆的飞舞起来,吹动的,吹动她柔顺的长发,和长袍,在风中发出瑟瑟的响声。那一瞬间我竟看得有些痴了。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妖艳的男子,微微突起的虎牙倒是与初次相见时有所相同。永远记得父亲把他捡回家时的样子,枯黄的头发下是一张惊慌失措的脸。在君佑七岁的时候,他固执地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七夜。小夜,你看,我的名字里面也有个夜字呢,这样我们两个就是一样的了,你说,这样可好?

认识离洛,是在一个傍晚的黄昏。

一个固执的少年固执的一个人练着剑,我寻了个高处的树梢坐着,看他被人踹倒又爬起,如此的反复直至所有人都懒得再纠缠,散去。

姑娘,热闹看够了就下来吧好好听的声音。

少年有着如画的五官,眉宇间凝着淡漠。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我就继续专注于练剑。落英纷飞,擦过他的脸颊,落至剑峰上。竟然直接被无视。哼

爬下树,走上前便施力推搡了少年一把。

啊疼

我以一种极不优雅的姿势摔在地上,脸一下子就蹭成了大花猫。哼,居然被闪身避开了。他似乎没料到我会摔成狗,也是一楞,却也没有要扶我架势,只是轻蹙了蹙眉,转身便走了,徒留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后来,我四处打听才了解到少年是父亲军中的,名叫阮离洛。呃好像就是这样子吧,本着拯救苍生的本旨时不时的去对他进行悉心的赐教,我可不能看着这傻不愣登的家伙就这么下去,早晚会被笨死。就这样,熟识了。

对于我在外的赫然功绩,小哥哥七夜早就司空见惯。

小夜,这么顽皮,以后嫁不出去可如何是好?

七夜,这么絮叨以后没有谁家姑娘要嫁你可如何是好?

七夜踏前一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一个字。

:苏大小姐,离洛在得知我的身份后总是和别人一样的称谓。气的我忍不住踢了他一脚,:臭离洛,不许你和我生疏。

小弟,就算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也要像在一起一样,即使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那一年带不到这一天,而这一天依然重复着那一年的故事。

:小夜,你知道吗?我的洛儿姐姐就住在那里,我能感觉到她在对我微笑,甚至是她淡淡的呼吸都近的可以听到呢离洛用手指了指漫天飘着的云朵对我说。

离洛的心被人杀死了吧大约,他在诉说他自己的故事,就像和闲话市井杂谈一般的风清云淡。

阮离。

一个连老少妇孺皆知的名字。当今刚坐上皇位年轻皇上的股肱之丞,开国将军,因谋反被诛灭。对于朝堂之事多少还是有所耳闻的,只是,为何会轮落至此而不得所知。

当皇上还不是皇上只是宁王。城被宁王攻破的那一天,正是大雨磅礴。人们四下到处逃亡,半年的围攻让宁王军队死伤无数,在城被破时,宁王下令屠城。

十三岁他和一群扬州人被滞留客栈整整半年。半年的时间里他们中的主家小姐和他结下了姐弟般的情谊。

:小夜,你知道吗?洛儿姐姐和你一样有着乌黑的长发,她喜欢穿绯色的衣衫,长长的头发被风吹起,那样子美极了。她是我见过的最温婉美丽的女子,从不当我是个贫贱的贱民,这样美丽善良的姐姐是不该经受这样的战乱的。在听到宁王屠城那一刻,我就下了决心,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护她周全。离洛的思绪被拉的很远很远。

:光有决心有何用,当时的我真的太弱了,弱的那些暴虐的士兵一拳就可以把我打倒在地,那个美丽的绯衣女子就这样的冲过来死死的把我护在了她的怀里,离洛淡淡的笑着,但是眼睛里却流露出无法控制自己命运的悲伤和嘲讽,尽管已过多年,还是无法压制当时的那股无力和愤怒。

:那天风很大,在军中的营帐里洛儿姐姐说,弟弟,宁王殿下提出,要我做他的王妃,你说可好?我看着她秀丽的侧影不说话,只是越发的沉默。我又能说什么呢?宁王是人中之龙,像姐姐这么好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吧。永远记得她的眼神,那样的无辜和无助,说是求婚,谁不知道那样的境况还有拒绝的余地吗?姐姐家虽有钱但怎抵的过权势,身处乱世,有钱也越发的需要保护。她说,弟弟,只有宁王才有能力保护我整个家族,只要能安然度过乱世,姐姐怎么样都无所谓,就算宁王弑杀残忍也愿了,这样一来,弟弟,我就可以好好的保护你了离洛回想着,在说到最后那句话时他的眼睛里涌现出泪光。

:是的,我守护着姐姐,勤学苦练帮助宁王剁得天下,让姐姐和她的孩子有着无上的地位和荣耀,做了皇后的姐姐是幸福的,她一直这样的告诉我,以至于我也一直这样的认为。可当无意间看到姐姐和小太子手臂上赫然一片片的淤青时,我愕然了。多年在外的征战竟然疏忽了太多。是皇上离洛的声音冷的可怕,幽暗的火光在眼睛里燃烧:那个混蛋答应过会好好待她的,竟然私下的如此对她们母子,还打算废除了后位立他宠妃的儿子,着实可恶。他用手压着心口,仿佛胸口有着彻骨的痛。

:呵呵,他颓然的坐在地上。似笑非笑的勾起嘴角:其实弟弟才是害姐姐的坏人,我以为只要帮宁王得了天下,天下太平,姐姐皇后的冠冕就是弟弟给你的最大幸福,淑不知姐姐才不愿做皇后,姐姐的愿望只要一间屋子就好,有块空地,可以种花种菜,有一群可爱的孩子,普普通通的生活。小夜,你看,我有多可笑,我努力想要给姐姐的却不是她想要的,最后的她还为我背负着谋反的罪名而亡,自己也落得几乎成了废人,到头来,我终是欠了她的

小夜,有些事你不理会它,它照旧会发生,无论如何都会的。

:小夜,竟然有人心仪你呢,离洛说他是替你揍的我,但他不知道你不会打我,不然下手也不会这么重吧,但我还是没还手,连脸都没有档起来淡淡的口吻,平静的如一潭湖水。

温润的嘴角,白色的长衫,倾国倾城的容颜此时有着清紫色的淤青。风吹过,七夜的身上有着淡淡的香味,是我喜欢的素馨花的味道。青色的长剑破空而出,铮铮的全是剑鸣之声。随风飘落的落花被他凌空斩的四散开来,沾染在他的发间,很想像小时候那样走过去为他拭去,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做。

:七夜不,我该叫你哥哥还是诚王殿下?终究还是无法就这样装作若无其事下去。

:七七夜哥哥。手腕凛虐的疼痛让我差点说不出话来,只能闷哼着望着捏着我手腕的白皙纤长手的主人。

:小小夜,我我慌乱放开了手,四目相对,竟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伸出手想要触抚我的脸荚,他张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父亲从小对他的严苛,以及时不时有着一些特殊不明身份的人出入府邸,怎会不明白七夜的特殊存在呢。当年不受宠的诚王和母妃身染恶疾暴毙此事一直都是宫里人尽皆知的事,而后不久,父亲便从外面拾回了七夜。

:七夜,若是若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你可愿意带我离开?就我们和父亲一起去一个没人可以打搅到的地方,你说,如此可好?

良久,一声叹息,便转了身离开。

这一刻,我仿佛听到了一种东西破碎了的声音。望着他离开的背影,隐隐约约的感到了难过。七夜,这个自小便刻如心扉的名字。闭上眼睛的一瞬间,那个无数次出现过的梦境席卷,蔓延。一树的花香,飘落的花叶沾染了衣衫头发。少年轻手拭去,望着眼下的人笑着,满眼的柔溺投入到一旁小小的人眼里都是温暖暖。

小夜,你的眼睛像星辰一样的好看。

小夜,可别太快长大才好,那样我就不能再抱着你,把你举高了。

小夜,别怕,有哥哥在,会保护你的哦,可不许别人欺负你,谁敢,哥哥就揍他。

小夜

喧嚣了记忆。

这一诺,终是溅起了涟漪。

古色的琴身底座刻了梅花的图样,落款,挽秋。

:挽秋?

:小夜,父亲慈爱的抚摸着我的头发。

:我的小夜一转眼就长成大姑娘了,像你的娘亲一样呢

我的母亲?父亲从来不说,我也从来不问,即使心里幻想过无数次母亲的样子。

画舫里的挽歌有着不同与别的女子的聪慧,虽然抵不过别家女子的倾城美貌但那双眸子里总闪耀着别样的光芒,那是别的女子所没有的。靠着精湛的技艺来过活,贫苦的日子却造就了如男子一样的刚毅。

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成了一生的执念。

总是以为所有的事和人会一直像预期的轨迹那样运行,就算不理会它,依然会一直都在那里。总是要等最后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一些人,一些事早已在你不知不觉中扎了根,其实人在有的时候,在某个一瞬间或许就会遇见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人。只是,待你再回过头的时候,才知,已晚。

待功成名就再见之时,挽歌已然是尚书夫人。

再顾芳颜,恍若隔世。

次年春,挽歌逝。市井流传说是染了一种怪病,不治而亡。不久后,尚书大人被揭发结党营私,意图不轨等罪名被诛。怀抱着挽歌尚在襁褓中的孩子,逝以此生定要好好的护她周全。

: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像挽歌一样的明眸,总是会恍惚的以为那就是挽歌 。

:父亲我抱着父亲呢喃着,这个孩子是我无疑了。

:小夜,不管到了何时你都是我苏慕白的女儿,永远都是满满的,都是诉不尽的怜爱。

是今生相伴或来生再惜,为何你总不懂这谜题。

因为梦见你离开,所以从哭泣中醒来。如果说等待也是一种难言的幸福,那么,就让我等待下去,即使遥遥无期

屋顶上,和离洛一起看着夜幕下的星空。

:小夜,为什么这么固执呢?只要你愿意,就和他一起离开吧,

:离洛,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一直坚持的傻,

:那么,小夜,既然都已经坚持了那么久,那就请你继续坚持下去吧,

:小夜,我们可能很快要离别了,皇帝下诏书了,让你的小哥哥七夜为元帅,带着大军去边境御敌。喂,我还没说完呢

:七夜破门而入,四下里找寻那个早已铭刻千万次的那张脸。

:小夜!片刻惊诧之后是淡然的笑,起身,放下手中的书卷,转至身边。

白色衣衫,柔顺的长发高高的挽起。,淡蓝色的发冠,如水样清澈的眸子,高杨起的嘴角勾勒出好看的弧线,微微的露出洁白的虎牙。如此的不染尘埃。

:七夜,可不可以不要去,又或者带着我一起

:小夜,乖乖的,等着哥哥凯旋归来,皇帝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和真实意图呢,这次是个决好的机会,联合外援,定会让荒淫无道的皇帝付出代价。小夜,如此危险的事,哥哥怎能带着你和我一起涉险。等我,等我回来

:可是我

:小夜。

:好吧,

好吧,既然你想要的是整个天下,那么我会默默的陪着你,你让我等待,可你知道吗?等待也是最苦的,如此残忍的慈悲。

再次挣眼醒来,已是三天之后。酒后的脑袋,还是有着隐隐的头疼。推开门,是个我从未到过的地方

:小姐,你醒了,将军说让奴婢一直受着,直到小姐醒来

:将军他们现在在哪里?满心的焦虑。

战争一触即发,到处都是从边境而来的难民,寻着足迹一路打听,一个流民说,大战在刚开始不久就被全军覆没了,元帅在交战没开始的时候就失踪了,皇帝下令查抄了苏家,据说是苏家被揭发通敌叛国,被皇帝识破提前下手才不至于酿成大锅。

离洛!

大雨过后的战场到处都是断垣残壁,断手断脚的残肢延路都是,散打着浓烈的血腥和腐败的味道。不时的有乌鸦落在成片的尸体旁啃食着血肉。

父亲身靠着一截断掉的木头,灰暗的眼睛挣得大大的,在他长矛刺入敌人心脏的时候,敌人的长剑也划过了他的喉咙。或许也没预料到自己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就这样的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父亲!

小夜,不管到了何时,你都是我苏慕白的女儿,任何时候都是。

离洛在父亲的不远处,满身都是箭羽。低垂的头颅,嘴角微微上扬,有着绝美的笑容。

小夜,你说,天空之上,是不是会有住着亡灵呢。

小夜,我的洛儿姐姐一直都在天上看着我呢,我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她的脸。

小夜,对不起,答应姐姐要护着姐姐的孩子周全,所以,我不得不答应皇帝,反噬你的哥哥七夜

这一诺,苍白了谁的年华?

七夜

抓刺客!

同年,皇帝好听琴,抚琴的女子如愿得以接近。

汩汩的血液顺着嘴角淌下,染红的素白的衣裙。

七夜,我怕不能再等你了。

原来,如此。只剩不肯安歇的魂魄还在四处游荡,执念,如此,等你,如此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