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伴》(微型小说)

2020年07月1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伴 文/戴全心 刘家屯村的大集有年头了,刘老汉说自从记事起就有。沿街房屋由低到高,由窄到宽,由暗到明,不知翻盖重建了多少次,如今还出现了不少小楼房,但大集却丝纹没动。 大集设在东西穿心的大街上,二七是它的集日,集市凡是沾农字的东西就有贸易,聚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戴全心

刘家屯村的大集有年头了,刘老汉说自从记事起就有。沿街房屋由低到高,由窄到宽,由暗到明,不知翻盖重建了多少次,如今还出现了不少小楼房,但大集却丝纹没动。

大集设在东西穿心的大街上,二七是它的集日,集市凡是沾农字的东西就有贸易,聚聚散散地溜了一大街,喧嚷起起伏伏,十分热闹。

刘老汉今年七十多岁了,他家的家门口正冲着大街,出门就是集。每逢大集,他就和一只山羊出现在了家门口。羊跟前的食料,随着季节的变换而转换。他坐在矮凳子上,累了就倚在门框上打盹,有时睡得很舒服,显得对集市麻木不仁。牵羊的绳子系在凳子的一只腿上,羊动他知道。羊站累了,就卧下后半身,十分温顺,反刍得快慢和停歇,变奏着它的胃口和喜乐。它每次出现在集市上,都显得格外精神。毛色光洁如雪,从头到尾,不见一根乱毛破坏它的颜值。眼睛里又亮堂又温善,是一只帅羊!

现在,大集上的买卖正热火朝天,吵闹声塞满了大街,向天空弥散。刘老汉却抄起手臂放在双腿上,垂下头,像声雾中的一座根雕,不动了。大街的喧闹已经把他催眠到了梦境。羊半躺着,头却端庄地抬着,大集上的大动静会惊动它眼里的静好。特别是刘老汉的几个动作和声响(譬如刘老汉磕头、打鼾和咳嗽等),格外会引起它的关注、惊觉和担忧。然后,它深深地送去慈祥和关爱地一个眼神。

大集有羊市,在大街西头河边的一块空场上。

有一个人走过来,细细地端详着羊,当他想把手掌压上羊时,羊忽然抖擞出精神,强力地从地上弹起来,几步跨到了刘老汉的身边,直直地瞪着那人。它不知是投奔依靠,还是占据依靠进行防御。

老伙计,这只羊怎么卖?那人缩回了手,把目光转向了刘老汉问。

不买,走开!刘老汉低着头生气地说,一只手伸出来向外赶着。

那人知趣又悻悻地走开了,忍不住地又回头瞅了羊几眼。羊感激地用头蹭了蹭刘老汉的头,再没有卧下,眼睛里的亮堂和良善却复归如初。

不一会儿,又走过来一个人,穿着一身散发着膻气味的衣服,五大三粗的,不知是开老汤锅的,还是屠夫。他的目光犀利而又阴沉地穿过了羊的价值。羊望着他,眼睛里马上布满了风云,眼圈中的沾濡仿佛发射出了刺芒。那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后,盯了刘老汉一眼问:多少钱,你喊个价!

不卖,走开!

不卖,你还牵出它来干啥?

不卖,就不能让它出来凑凑热闹,看看光景吗?

这不是玩弄人吗?那人火了,大声喝斥。

刘老汉和羊的四只愤怒的目光射上了那人。这时,一位刘老汉的邻居走过来,跟那人低声耳语着。

刘老汉以前放过羊,和羊有过半辈子的生死之交,靠羊财养大了三个孩子。三个孩子却像羊毛一样被风吹走了。一根在城里,一根在东北,还有一根在临乡。老伴呢?五六年前,被一阵阴风刮向了西南,再也没有回来。现在家里喘气的就剩下他和这只羊了。

那人听了邻人的话后,心肠软了下来。他像自然自语地说:喔,原来羊是他的伴。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