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山村里的童年》小说之八九十

2020年07月1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简介:秋笔:原名,赵长立。就是打工,辽宁省,建昌县,碱厂乡,鸽子洞村,喜欢文学,喜欢做一个实话实说人。 八 凝固在山沟里那股不散的春风 时间 就这样年复一年的重叠往返着,他没有冲淡流失在岁月里的点点滴滴,也没有带走刻在我记忆中的点点滴滴。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简介:秋笔:原名,赵长立。就是打工,辽宁省,建昌县,碱厂乡,鸽子洞村,喜欢文学,喜欢做一个实话实说人。

凝固在山沟里那股不散的春风

时间

就这样年复一年的重叠往返着,他没有冲淡流失在岁月里的点点滴滴,也没有带走刻在我记忆中的点点滴滴。

在一个特殊的日子里,山沟里吹进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分田到地了,包产到户了,家乡人告别了年年吃返销粮食的苦日子,荒山承包给个人了,一片片绿草青青逐队成毯,一株株绿柳春杨抜地迎晖,我也随着一路的春风成长为一名英姿潇洒的勃勃少年。

背井离乡,在一个明媚盎然的春天,我随着刚刚流行起来的打工浪潮来到了,吉林省四平市的一家采石场,忘不了真的忘不了我是用

刨山药钱做的路费,是姐姐骑着自行车,追到我十几里土路的乡里车站,揣到我兜里多出路费的三十块钱,更忘不了那是姐姐攒下来,一秋天采蘑菇的钱。

只有十七岁的我,就这样开始了每天跟大人一样,轮起了十几公斤的大铁锤,常常都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两只手掌都是抡大锤时,磨出来厚厚的茧子,每天早起天还没放亮就出发了。

几十个工友里属我的年龄最小,我们工地住在一个山沟里,离最近的邻村也有几公里的山路,工地附近只有一户年近八十的夫妇老人,也是当地的五保户,老人住的是两间东倒西歪的破草房。

我每天晚上总是和两位老人呆到很晚才回工地睡觉,微弱的煤油灯下,两位老人也总是慈祥的把我当做他们的亲生儿女一样,有什么好吃的,就是等到很晚也要给我留,几乎每天都能够听到他们那些,慈爱憨厚,熟悉的语音,老人的水缸里,也总是用我的辛劳挑得满满的水。

命悬一线,在一个雨休的日子里

我和新来的,一个本村工友要去邻村买东西,平时买东西时要走一段山路,翻过几道山岗才能够到达邻村,如果要想走近路,就必须从几个连环套试的采石场通过,平时都有放哨的不让人行随便走。

我以为这天是下雨天,采石场里不会有干活的,所以我就选择了超近路到邻村去买东西,我俩一边走路一边聊天,当我俩走到一面是断壁崖一面是狭窄的毛毛小路时,我俩同时都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火药味道。

突然发现,小路的前方几米处,有好几条快要烧尽的导线,当我回身再想用手拽他时,发现他已经在惊慌失措中,掉进了不知深浅的断壁崖,我刚刚想往回跑的一瞬间,我听到的是几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那响声天崩地裂,我只好双手抱头紧团双目,脑海里一片空白,傻呆呆的站在原地,我没有动。

响声的余音未尽,暴豆般的碎石,最远的飞出去几千米,遍布得密密麻麻,大约几秒钟的石雨声过后就立刻恢复了平静,我呆傻在原地很久很久,当我惊恐的睁开了眼睛时,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茫然,不均大小的碎石零落得漫山遍野,

最大的要比一间房还要大,碎石的密度使人难以入脚。

说来奇怪。唯独我站身的半米之处,前后没有一粒石子,等我完全醒过来神之后才想到还有个他,我就奔跑着呼喊着他的名字,惊喜的发现他也是幸运的,他当时在惊慌失措中,掉进了屋檐式,悬崖下面的土皮上,他同时也在找我,也在呼喊着我的名字,就这样我俩惊心动魂的往返在弯弯曲曲山路上。

告别童年,走出少年迎来那股炙热的青春

七个月之后,我把打工挣回来的几百块钱,如数交到了妈妈的手里,妈妈高兴得不知如何如知何,就这样在寒来暑往中,渐渐的我长大了,爸爸的老思想,妄

想把我捆在家里一辈子干农活。

记得那年应该是八五年的冬月,对,没错就是八五年的冬月,我随着当兵的浪潮应征入伍,告别了亲人,幸运的来到了让人向往的大都市,沈阳的军营里。

春天野花满山坡,

风吹雨打伴日磨,

邻村电影追着看,

两兜酸杏度饥河。

夏天绵绵雨水多,

成群孩子把衣脱,

井边全是裸体鸟,

个个孩子都能捉。

秋天收获比较多,

金色蘑菇晒满坡,

日暮苍翠枫林晚,

无际烟波汇星河。

冬天乐场马粪堆,

蹬成碎沫风又吹,

骑马摔跤嗷嗷叫,

哪顾粪沫满嘴飞。

《大结局》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