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盼望一场大雪》(小说)

2020年07月0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盼望一场大雪》(小说) 文/ 刘占林 腊八的夜,是个难熬的不眠之夜,苦苦地盼天亮,但又怕天亮。 这一夜,他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大脑里,翻江倒海,天南海北,没放寒假,亲家母重病住院,儿子儿媳妇打来电话,催妻子去海南待小孙子。妻犯了愁,她走了,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盼望一场大雪》(小说)

文/ 刘占林

腊八的夜,是个难熬的不眠之夜,苦苦地盼天亮,但又怕天亮。

这一夜,他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大脑里,翻江倒海,天南海北,没放寒假,亲家母重病住院,儿子儿媳妇打来电话,催妻子去海南待小孙子。妻犯了愁,她走了,商店怎么办?腊九还在上班,每天两头忙,吃吃喝喝都成问题,儿子说,是孙子重要,还是商店重要?

每一次,儿子发脾气,让老娘去带孩子,老俩口都能搪塞过去,这次却逃不过去了。妻子真的走了,说走就走了,腊九忙完商店忙学校,学校忙完忙商店,两点一线,焦头烂额,总算熬到了学生放寒假。

腊月初八的下午,天空阴沉,气温骤降,商店门庭冷落,腊九手捧一本《豪宅幽情》,坐在之字形楼梯下的床前,默默地阅读着,不时被波拉的情感世界,深深吸引,完全没有顾及商店,早就进来站立了好久的中年妇女。

请拿两本收据。

听到中年妇女向他打招呼,他应了一声,顺便乜了她一眼,她不紧不慢地摘下了口罩。

哦!是余雪呀!老同学好。

余雪显然是有备而来,她早就知道腊九在学校门口开了商店,也知道腊九当年打过工,买过凉粉和豆腐,养过鸡,开过荒地,如今,既当了老师又当了作家。去年春节,余雪的女儿来商店买东西时,腊九打听过余雪的情况,知道了余雪住在北口,过得挺好的,其它情况,不得而知。

上高中时,他俩在一个班,当时的腊九,是个不起眼的小男生,而余雪,则是个高傲的小公主,脖子白皙,人很漂亮,走起路来,像个骄傲的小孔雀。腊九也暗恋着余雪,而余雪从来也没有正眼瞧过腊九一眼,腊九自卑地退怯了,心想,腊九,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一晃,三十六年过去了,今天,她突然出现了,这让腊九又惊又喜。

腊九给余雪拿了橙子,搬来了桌子,沏了茶,攀谈了起来。

余雪满含泪水,向腊九诉说了自己不幸的婚姻,以及再婚的悲惨现状。腊九边听边点头,不时插语询问着究竟,心里替余雪的痛一阵阵纠结,一阵阵寒气袭上心头,几次想伸手替余雪擦,间或抱抱她,慰藉一下老同学,暖暖她的心。也许心底尚存一些胆怯和过虑,他又犹豫地退缩了。

三个多小时过去了,天渐渐地黑下来了,腊九心里犯了低估,万一今晚她不肯回家...... 明智的男人,心里都有一杆称,妻子不在家,万万不能留别的女人在家过夜

腊九不时为自己可笑之念而反驳了回去,一会儿,心里又冒出了一些杂七杂八的念头。

然而,余雪分明没有离去的意思,仿佛,她讲得是《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一一什么故事只要与夜粘上边,麻烦的事就会来了。

就在这时,第一家商店的女主人,从路北的送货车上,抱回了许多货物,腊九终于坐不住了,他给余雪打了招呼,趁机出去挑选货物了。那一刻,腊九象逃过一场大劫一样。余雪借故,也匆匆离开了商店。

到了晚上,余雪发了微信,说她已回到了北口,刚刚为工地上的农工做好了饭,突然间,想到了腊九吃了晚饭没有,毕竟嫂夫人不在身边。

腊九有一块心病,每年的腊月初九这一天,是他的生日,但老婆儿子都不在身边,尽管两个儿子争着为他用快递寄书,发红包,但他心里依然空落落的,他忙了一年了,放寒假了,心也歇下来了,按说,这个时候,正是无人打扰,看书写作的最佳时机,然而,他就这么怪,偏偏又无心读书写作,心浮气燥,思绪飘渺移荡,如幽囚了一冬的风筝,总是急不可耐,想扶摇直上,以石破天惊的力量,一飞冲天,飘曳游戈,想寻找什么?寻找什么?连腊九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过生日,是有讲究的,过好过坏。当时,有人说,六十岁之前,最好不要过,因为阎王爷正在地府等着你呢,生日一过,相当于你去地府提前报到了,至于啥时候拿户口薄注册登记,那就得等你的造化和气数了。一提过生日,腊九不寒而栗。女同学梅琴,是腊九高中同学,也是老师,曾经和腊九组织了几次同学联谊活动,搞得有声有色,非常成功,在同学中深受好评,传为佳话。就在六年前的腊月,她搞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生日宴,招集了包括腊九在内的十大同学精英宴,巧合的是,那一天,也是腊九五十岁生日,然而,到了那年中秋节,梅琴却撒手人寰,从此,她与老同学阴阳两界。

为此,这几天,腊九的生日情结越来越强烈,他既想和老同学们一齐过生日,又不想让老同学们知道这事,他怕过完这个生日,会出现梅琴回归原理。

然而,从北口过来的余雪,让腊九一下子想到了,北口跑出租车的发兵老同学,如果发兵在初九这一天也能过来,那么,在北口工地上做饭的余雪,在宾馆打扫卫生的丽芹老同学,还有腊九当年的初恋小秋,一齐过来,岂不是一举两得?

腊八那一整天,腊九用手机邀请了十多个老同学,都是平日经常联系,走的近,关系铁的,但是,有三位是刚刚当了奶奶,正待小孙子,一时抽不身过来,腊九对发兵详细地交代了三位美女的手机号和地址,又对三位美女交代了发兵的详情。

有几个老同学关心宴席的地址和特色,腊九很自信,因为那是自己学生开的家乡农庄,虽然有些偏僻,但却集农家乐寓文化娱乐旅游为一体的独特之处,还记得在一个月前,腊九和几位老师(当初在家乡中学当过老师,现在有当县长,局长,行长,作家,诗人,书法家的十余人)就是被当庄主的学生,热情邀请到此,腊九记忆犹新。

每年初八之夜,人人都要吃腊八粥,但对腊九来说,却是一个难熬之夜,小秋被自己所邀,才让他内心忐忑不安。大家都是老同学,见面吃饭,喝点酒,唱歌跳舞,很正常,天经地义,但是,如果小秋出现在同学中,情况肯定就不一样了。人言可畏,尽管你长一身嘴,无论如何替自已辩护解释,你腊九有多么多么的清白,谁还会相信呢?毕竟小秋是你腊九当年的初恋呀!

1981年,腊九在家乡中学高中毕业,大学落榜,自己气馁,父母叹息,亲戚奚落,朋友的白眼。

他于1982年5月逼上梁山一一北去宁夏石炭井矿务局乌兰煤矿,当了一名建筑普工,当时年仅19岁的他,第一次出远门打工,面对自己人生的挫败,学业的荒废,岁月的磋砣,思家的煎熬,两头不见太阳,超负荷的工作量,风雨无阻,当时,大工小工们欺凌过他,饥饿折磨过他,恶言秽语侮辱过他,每天,在烈日当头风砂走石,或暴雨如注中,卸砖,转砖,浇砖,向架板上扔砖,和灰,运灰,上灰,搭建架板,用超大的铁锨,活灰,上灰,还要以超人的速度、一个人对付三个大工师傅所需的砖块和灰浆,挖建房基地, 完工后,还要把新房内腾空(挖所有多出的屋壤)一一这是包工,须争分夺秒,完成当天任务,不得拖延到第二天,即使到了晚上七八点,甚至更迟,到了饭点也不能休息,腊九当时身体又瘦又矮小,每天几乎是出一身汗水,甚至不至一次流血一一当时,有很少膘肥体壮的回民小伙子一一姆萨,伊斯爹,伊斯妈,都被这种超负荷的工作量吓回了老家吴忠。

腊九在一次替别人搬家俱,粉刷房子时,用水浇墙壁,不慎触电,险些丧命,紧急关头,是一个初二的小女孩替他关了电源,他的性命才没有丢失,还有一次,还是在那个小姑娘的家,腊九在搬她的书时,被她家的大黑狗咬住不放,后来,他患了严重的狂犬症,上吐下泻,浑身发烧,而且,毒素在全身发作,情急之下,还是这个小女孩,找到了在乌兰煤矿汽车队的大哥,小姑娘陪同大哥一同去老中医家,为腊九医好了狂犬症,才脱离了生命危险,还有一次,包工头让腊九开着自家的手扶拖拉机,上山拉白灰,倒车时,杀车锏失灵,当时,装有满满一车白灰的手扶拖拉机,正以加速之势向后面的千丈深的悬崖倒下去,倒下去,就在这千均一发之时,还是那个初二的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起了很大的一块石头,垫在了正向万丈悬崖倒下去的车轮下,车子戛然而止,终于阻止了一场车毁人亡的悲剧。

这个初二的小姑娘,曾经无数次在腊九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在烈日或暴风骤雨中,或月光下,悄悄在他的工具包里,放过无数个煮熟的鸡蛋,饮料,水果,雪糕,白色医用胶带,手套,文学杂志等,也许她曾见过腊九在路灯下,津津有味地看着大哥为他购置的《岳飞传》《杨家将》《一千零一夜》吧。

当她的行为被包工头,工友们发现后,她就公开露面,为腊九送这些物质食粮,还时不时接过腊九手中的铁锨,让他休息一下,帮他和灰,用灰,上灰。同时,当她听到大师傅,小工们对腊九吆三喝四,不尊重他,欺负他,额外给他布置了份外的劳动任务时,小姑娘就蹶起了小嘴吧,横眉冷对,毫不客气地指责或警告那些师傅和小工们的过分和无理。那时,懵懵懂懂的腊九,尚不知道那个为他打抱不平的小妹妹,和他产生的这段人类最纯洁最美好的友情,在日后,是多么的让彼此珍惜,感动。

这个小姑娘就是小秋,一晃三十六年过去了。如今,腊九和小秋早已各自都了家庭,也当了爷爷和奶奶了。去年,他们在网上再次相遇 ,彼此十分珍惜那段纯真的友情,虽然见过几次面,喝过几次酒,但都有老同学发兵,张华在场坐陪,同去同回,彼此坦坦荡荡,十分尊重各自的人格家庭和婚姻,绝无晚节不保之嫌。

腊八那一夜,腊九失眠了,他大脑中总是幻觉着明天,小秋一旦在同学中出现,将会表现出什么样的场面。尴尬?嘲笑?起哄?还是?

昨天下午, 余雪的到来,天气十分阴沉,仿佛真得要下一场大雪。晚上,余雪发给腊九一首词

清平乐(晏几道)

留人不住,醉解兰舟去,一棹碧涛春水路,过尽晓莺啼处。

渡头杨柳青青,枝枝叶叶离情。此后锦书休寄,画楼云雨无凭。

腊九终于明白了余雪的心思,于是,那一夜,他很企盼,如果明天真的能下一场大雪,那该多好。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