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不是你的充气娃娃

2020年07月0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纪实小说 笑看红尘醉 28章 我不是你的充气娃娃 作者|孤落红尘 1 2015年春节过后,我和李羽晨回来东莞,林岳回去深圳。 我本以为可以抛下以前所有的不快,跟他重新开始,都不知道第几次想要给他机会了,原来他根本就不需要我给的机会!对他来说,我真的不算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纪实小说

笑看红尘醉

28章 我不是你的充气娃娃

作者|孤落红尘

1

2015年春节过后,我和李羽晨回来东莞,林岳回去深圳。

我本以为可以抛下以前所有的不快,跟他重新开始,都不知道第几次想要给他机会了,原来他根本就不需要我给的机会!对他来说,我真的不算什么。

死心了吗?可以死心了吧!

这两年来,我已经一次又一次,都不知道多少次被他伤害得遍体鳞伤,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女儿,如果不是儿子很喜欢他,我想我早就与他没有任何瓜葛了。

我就是舍不下孩子,不忍心再让两个孩子遭受二次伤害,才一次又一次再一次,不断说服自己,勉强把婚姻继续经营下去。

既然注定我们俩是一对仇人,那么我只能随着自己的心意,不再对他有希冀,不要盼着他有一天会懂得爱妻爱家。

慢慢地,我把他划分为陌生人,心里残存的最后一点点的好感都没有了,都没有了,心里对他有的只是厌恶和憎恨。

如今,我想,就这样了吧!就让我们继续着这名存实亡的婚姻,就让我们保持着这河水不犯井水的关系吧!

6月30号下午两点钟,毫无预兆地,他提着个行李包出现在我的厂门口。李羽晨很兴奋地喊:爸爸!爸爸!

看到了他,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妈妈肯定给他下了死命令了生儿子!继而脸色很不友善,冷漠地问:你来干什么?

他特别开心,没把我的话当一回事,直接招呼儿子出去玩,我继续上班。

晚上七点,我下班回到出租房,看到林岳在玩手机,李羽晨在玩玩具。我问他:你们吃饭了吗?

他不回答,依旧玩着他的手机。他半年才来一次,就是来这里玩手机的吗?

我也不说话了,李羽晨说他没吃饭。

过了一会儿,林岳说:林羽晨,叫你妈妈去吃饭。

有没有搞错?你玩瞎子游戏吗?我这么大一个人站在这里,你居然还要通过孩子传话!

李羽晨哦了一声,转过头,很天真地对我说:妈妈,爸爸叫你去吃饭。

我半张开嘴巴,傻傻地看着他们,愣了一会儿才说:我吃过了,你们去吃吧!

我一直很不安,心里老是想着怎么躲过今晚的灾难。

八点多的时候,他们回来了,有说有笑。屁股一坐下,林岳又在玩手机,直到十点,一直都没有跟我说一个字,哪怕是阿猪阿狗的称呼也没有,以我对他的了解,我知道他会一直沉默,直到睡觉。

十点多的时候,他的表弟打电话过来叫他去吃宵夜,这么晚了,我以为他出去就不回来了,于是特别放心地睡觉,今晚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

可是,在我睡得很熟的时候,朦胧中听到敲门声,他回来了。

我特别想当作没有听到,想着如果我不开门他就走了,可是一会又是手机铃声响,一会又是敲门声,我怕吵醒儿子,不得不去开门。

2

开门就嗅到他身上的酒味,心里立马惶恐起来。

我赶紧睡到床上,装作睡着了的样子,他看我睡着了应该不会怎么样了吧。刚好身体这几天不方便,他应该会尊重我的吧!

可是,我高估了他,更高估了自己,在他的心里,我从来都不是东西,他也从来都不需要尊重我。

当他洗完了澡,躺在床上时,我的身体害怕得几乎在颤抖,但我仍然告诉自己:睡着了就好了,睡着了就好了。

然而

我拒绝,我反抗,可是在他眼里,我的拒绝都只是为了迎合。

我想大声喊不要,但是儿子睡在旁边,我不能惊醒他。

如果,事情注定一定要发生,反抗和不反抗,结果都只能一样,那就把痛苦减到最低吧!

或许,或许

我坐在床上,两眼空洞,继而双手抱紧膝盖,头埋在膝盖里低低地哭泣。

一直引以为傲的尊严,就在这一刻,被践踏得一文不值。

他翻了个身躺下,冷冷地吐出两个字睡觉。

为什么?为什么?哪怕是外面的妓女,你也要问一下价格,起码也有交流,可是对着我,从开始到最后,你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哪怕问一下我愿不愿意也不行吗?

可以,不问没关系,可我已经强烈表明了拒绝,你怎么还是要那么禽兽!

妓女,对你来说,我只是街上的妓女吗?不,我连妓女都不如,都不如!

你让我感觉自己只是你的工具,想起来了就拿来用一下,用完了就扔到一旁,任它封尘也好,发霉也罢,都与你无关。

我是你的妻!我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我不是你的工具,我不是你的工具!

我更不是你的生子工具,你也不是你妈的播种机器,她说一句你是时候要生儿子了,你就真的跑过来直接播种。我们都是人,都是人!

林母天天劝我说:要生一个儿子。

见我坚决拒绝,无计可施,请外人一起劝,外人也劝不动,现在,居然来强的!

第二天晚上,我不敢再回出租房,带着孩子在厂里睡,林岳居然还可以若无其事地打电话来问我:都十一点了,怎么还不回来睡觉?

睡?睡?我一想起你,就心如刀绞、全身发抖,我还敢回去跟你睡?第三天早上,他走了,他也是一脸铁青的离开了。

3

不要!不要!

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我全身瑟瑟发抖,退缩到床另一头的角落里,背靠着墙,双手抱着膝盖,头埋在膝盖里,低声哭泣,嘴里还喃喃细语:不要求求你

连日来都做着同样的噩梦,梦醒之后再也不敢睡。

我以为,只要和他保持距离,他就不会把我怎么样。原来不是的,在我面前,他就不需要有人性!

只要我们的婚姻还在,我就要履行妻子的义务,他就会要我怀孕,直到生出儿子为止。而怀孕,意味着以前那段艰难岁月还要重来一次。

不要!我不要再过那么可怕的日子!

思虑再三,半个月之后,我给他打电话,好久才说出了五个字:我们离婚吧!

他说:好!

之后,我搬了家,谁都找不到我。

自从跟林岳说离婚之后,我以为我们俩真的可以就这样了断了。

我就在这里等,等林岳有空的时候就解决离婚事宜。

但是,林父不同意,他说:阿岳啊,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离婚,绝对不能离,我丢不起这个脸!

林母也劝道:是啊!不能离,她只是一时意气用事而已。你想啊,如果离了,她们母子俩能去哪里?除了我们不嫌弃她们,应该都没有谁敢收留了。

林父更生气:哼!她以为她是谁啊?她以为她还是女孩子啊!以为自己还有很多人喜欢啊?居然还嫌弃你了!呸!她也不是什么好鸟!

林母继续接力:拖着她,等她慢慢想清楚了,也就明白了。

林父越想越气,搁下一句狠话:等她生了儿子,她爱干啥就干啥!

林岳就坐在沙发上,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父母的教诲,不发一语,心想着:爸妈的话肯定是对的,他们总不会害我的。

于是,林岳又开始计划着

4

2015年9月,李羽晨上小学一年级了。说好要离婚却迟迟不动的林岳,打电话给我了。他说:儿子要上一年级了,要多少学费?

他居然主动打电话来问我儿子需要多少学费!这是什么情况?史无前例的奇事啊!

以前只有我问他要钱的时候,他也只有拒绝的份,却从来都没有主动说过要给我钱。

天呐,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是他吃错药了还是我没睡醒?不管谁睡醒,谁没睡醒,反正他问了我,我就随便说:四千。

其实李羽晨上小学不用学费的,不过既然有人要给我钱,不要白不要。

然,他还是像去市场买菜一样,讨价还价:两千,我给你转两千吧!

也好,两千也行,但是,前提是他真的会给两千吗?算了吧!我就当作没听到吧!我也当作他今天没给我打过电话。

非常意外,他竟然真的给我转了两千。两千哦!足足两千啊!不是吧,他是真的吃错药了!哦,不对,那个人应该不是我老公,可能是别人吧!

不管他是谁啦,反正钱已经在我手上了,拿着钱才是最重要的。

他接着说:我所有的钱,和每个月的工资,都寄给爸爸存起来了!

嗡!一声炸响!你有家,你有老婆,你的钱居然交给了你爸爸?在你成家之前,你有多少花多少,怎么就没想过给父母存钱?成了家之后,有老婆孩子要养,你居然还有钱给父母存?好一个孝顺儿子啊!

好,怕我骗了你的钱,那也可以自己存啊!你是低能吗?自己的钱自己存不了吗?!

既然你们已经选择这么做了,那还告诉我干什么呢?是想要告诉我你很会打算盘?还是想告诉我你已经有存款了?好多问号在头顶打转

林家这防贼防得也挺严实的嘛!一点风声都没漏,好厉害啊!

没关系,他爱咋滴就咋滴,与我无关了,对他们家的奇葩行为,我只有冷笑。

我再次拿出结婚证,再三端详:我明明结婚了,怎么感觉我好像是没老公的呢?

这本结婚证,虽然只有封面,也很薄,里面内容也很简短,可是,那是一本需要用一生来演绎的剧本。

想不到我们演了一年都没到,男主角却抽离了角色,不演丈夫也不演父亲,一心去演他从前一直都在演的儿子,似乎也只能演儿子了,他父亲好像没教会他在自己的人生里,如何演一个懂得负责的男主角。他还需要父母的保护,他要躲在父母的羽翼下才能生存,他自己的家,他自己的人生,还需要父母的控制才能不出乱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他们爱他们的孩子,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儿子好我非常能理解哈。

为了不让儿子的血汗钱落到我这种人的手上,他们控制着他的经济;为了不让我骗了宝贝儿子的钱,随时都要留意我有没有向他们的儿子要钱天天都要防家贼,这样挺累的。

为了保护孩子,插手孩子的婚姻也可以乐在其中?真的很快乐吗?也许吧!反正我是不乐的!不过,我咋样谁会在乎?事到如今,没法啦!这样插手,这样控制,他们只是想要一个结局分道扬镳。

成全他们!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