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笑看红尘醉 | 19 我想做个乖媳妇

2020年07月0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纪实小说 笑看红尘醉 第十九章 我想做个乖媳妇 作者|孤落红尘 1 2014年,8月中旬。 林岳临走前,叮嘱他的父母,提防我带着女儿跑了。所以,面对前后左右都是林家的眼线,哪怕我再有心,也无力了。既然无法逃,那就在这里乖乖地做个的好媳妇吧! 对林父,我是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纪实小说

笑看红尘醉

第十九章 我想做个乖媳妇

作者|孤落红尘

1

2014年,8月中旬。

林岳临走前,叮嘱他的父母,提防我带着女儿跑了。所以,面对前后左右都是林家的眼线,哪怕我再有心,也无力了。既然无法逃,那就在这里乖乖地做个的好媳妇吧!

对林父,我是存有敬畏之心的,那是因为他是个老干部,在我的认知里,他应该是个公正、讲道理的老人家。

所以,我预先把他设置在好人行列中了,有他在,我的日子应该会很好过。

然而,我错了。

林父说:家里人多,你要带孩子们早点冲凉,要不然晚饭后大家就要挤在一起等冲凉房了。

林父说:每天四点钟冲凉就差不多了。

林父说:家里水资源短缺,省着点用。

于是,每天下午四点钟我就帮妹妹洗澡,洗完了澡就给林父帮忙带着,然后帮李羽晨洗,两个人洗完了就轮到我了。

等我洗完澡后,我用洗澡的水洗第一次衣服,这不就可以省点水了吗?

正当我为自己的乖巧听话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就听到林父的大嗓音了:有没有搞错!洗个澡要这么久?

然后是各种抱怨,各种指责。

我以为他在催促我,跑到楼上才知道,他是在跟邻居抱怨。

我心里不舒服了,有话不可以先问问我的吗?怎么动不动就跟别人说我坏话呢?

我以为嚼舌根是女人的专利,没想过男人也会的,更没想过从事三十几年政府工作的老干部也能把嚼舌根这事干得那么出色。

第二次还是听到林父发同样的火,我觉得有必要为自己澄清一下,老是让他那样误会不好。

等我做完所有事情,从林父手里接过妹妹的时候,说:爸爸,我给两个孩子洗澡,自己顺便也冲凉,再洗三个人的衣服,半个小时很多吗?

好了,世界安静了,后来再也没有听到谁说,我洗澡时间太长了这种无聊话了。

在没有人理解自己的时候,感受到委屈的时候,真的应该为自己代言。

可是,不是每一个误会都能澄清,也不是每一次都有人愿意听。

2

林母,一个心善的母亲,舍不得孩子受苦,见不得孩子吃亏,这样的母亲应该要得到尊重。

她和中国大部分的妻子一样,为家庭操碎了心,在丈夫眼里依旧是没有任何贡献的女人。

看到她,就想起我那个未来得及尽孝的母亲,她们同样辛劳一生都没得到丈夫的认可。

这样的母亲,让人心疼;这样的女人,让人心酸。

如果可以,我想把未尽的孝心,在林母身上完成。

可是,同样善良的我们,中间偏偏横插着一个林岳,一个蛇蝎心肠的软骨男,因为他,我们注定只能成为敌人。

林岳走后,我本来想着就这样带着两个孩子就好了,我想放过自己,别再折腾了,带着两个小孩上班真的很辛苦。

可是林母并不想放过我,她说:家里就你爸爸一个人的工资垫伙食费,没有钱了,有时候伙食费都不够,今天买菜用了多少钱了,电费又用了多少钱了,什么什么又用了多少多少钱

天天说,说到都烦死了,我很想说:是你儿子要把我女儿带回来的,是他说在家吃住不花钱的,你有什么都跟他说去,别在我面前吱吱喳喳!

心里是那么想,可是不敢说。

客厅门前有一台没有开箱的小天鹅洗衣机,每次经过时,林母总是指着洗衣机说:这是小金鱼妈妈的嫁妆。

客厅里有一部液晶电视,林母每次都说:这是小金鱼妈妈的嫁妆。

指着她房间的大衣柜和大床说:那些也是她的嫁妆。

说完老三就说护士长谢姑娘了。楼下那台老电视机就是林乖乖妈妈的嫁妆,十几年了。

最后,意味深长地说:她们嫁过来的时候都不要彩礼,只是摆酒时用了几千块钱。怀孕的时候,也是用自己的钱,没有问老公要过钱。

哦!原来她是想告诉我,她家的儿子都是宝,娶媳妇都不花钱的,怀孕生子也不用花她儿子的钱。

哦!是怪我要了她儿子一万多块钱彩礼吗?是怪我老是问她儿子要钱吗?

哈!哈!哈!谢姑娘和林老师结婚的时候是十几年前,那个时候林老师才二十左右,懂事,上进,专一,疼老婆;而老三结婚的时候也才二十几岁。

我就想问问:为什么老二老三都能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娶了老婆,而他却不能呢?只知道责怪别人怎么怎么样,怎么就不知道要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问题?

3

仔细想想,虽然林岳说在家里有吃有住,不用生活费,但是买尿片和奶粉的钱总要有吧!在林家带孩子,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要天天看脸色,没有收入,我和孩子的生活费也成了问题。

我本来就需要工作,很急切的需要一份工作,可真心不想太累,现在林母天天这么说,不就摆明了嫌弃我没工作没钱吗?算了,还是去找份工作干吧!

后来知道我经常带着孩子出去外面找工作,林母又有话说了:在家好好带孩子,不要去工作,钱是挣不完的。

我嗤之以鼻,心里愤愤然:哼!不工作难道还想让你天天给脸色看啊?

可嘴里还是好好说:我不是想要挣完这些钱,我只是想在伤风感冒的时候,有个钱傍身。

对我说的话,林母很不赞同:孩子比钱重要,先带好孩子。

带带带!我一直都在带啊!钱不重要?那你天天跟我说钱!钱!钱!是几个意思?

林母见我不听话,就又在外面说我什么什么不是了。唉!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婆婆啊!到底想我怎么样嘛?

接着,就是邻居们和亲戚们三天两头登门造访:好好带人,不要想工作了,你能挣几个钱呢?

见我屡教不改,林家父母很是生气,于是,我几乎天天都能听到他们在邻居家说着同样的话:怎么那么不听话的?一个女人家脾气怎么那么臭的?我们家到底有什么对不起她啊

听得我真的很想骂她娘!我一个哺乳期妈妈,每天带两个小孩,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想好好玩,好好享受生活。谁愿意这么辛苦的工作?!谁愿意?!

4

找了很久都找不到适合的,很想放弃,这个时候认识了梅姐,她在邻镇开了个毛织加工厂,正是我一直做的职业,太好了。

于是,我又开始了边带两个孩子,边工作的生涯。

我以为这样林母就不唠叨了,那些难听的废话就不会再出现了。结果,还是有话说

我坚持着自己带妹妹,只要她醒着的时候,我就不工作,陪着她玩,等她睡着了我就做货。

妹妹白天睡得少,晚上睡得多,所以我只能晚上做事,很经常做到半夜一两点钟。

每次早上九点多钟,见我带着妹妹在门前玩,林母又不爽了:别人都去上班了,她还在玩,这样一天能做多少事嘛?

我装作没听到,依然跟妹妹和儿子玩耍,心里却恨得牙痒痒:关你什么事!我又不用你带孩子,也不用你帮我做事,怎么还有那么多话说!

邻居们纷纷向我表示:红尘,你每天做到半夜不累吗?我们好累啊!你那机器的声音太吵了,吵得我们都睡不着。

我只能表示歉意,但我不能停下来。

这天夜晚十一点钟,趁孩子睡着了,又起床做点货。俗语说:做多少算多少嘛!

一会儿,外面类似婴儿哭声响起来了,那是野猫的叫声,几乎每个深夜都会听到,已经习以为常了。

本来,在这寂静的深夜里,只有一种猫叫声也不算太吓人。可是,噢唔噢唔另一种不像猫叫,也不像婴儿闹夜的吼声响起,一阵又一阵,回荡在这寂静夜空中,格外恐怖。妈呀!不会是阿飘吧?糟了,河源人好像不贴门神也不拜观音的

噢唔噢唔声音越来越响了!不行了,好害怕,家里每个人都睡着了,如果万一真的有一只白衣长发长舌头的阿飘,飘到我面前来,那可怎么办?

越想越害怕,我不做了,赶快回房间关上门,睡觉!睡着了就不怕了!

我把这段话发到朋友圈,有位老铁留言:把你的照片贴在门上,一定能辟邪!

5

每天工作到深夜,我以为林家父母会说我很勤快。可是

每天早上七点多,林父林母叫我吃醒吃早餐,太累了,不想起来,林妹妹很贴身,如果我醒了,她也会跟着醒来的。

所以,每个早上,在公公婆婆多次的催促下,我都没有起床吃早餐,他们不高兴了,每天给我煮好早餐,三请四请都不肯起来吃,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吗?

俩老不仅在外人面前吐槽我的不对,还在李羽晨面前说:你妈就是猪,太懒了!

小孩子哪里懂那么多,爷爷奶奶说什么,他也就听什么,然后会用着老人家的口吻说:妈妈,你太懒了,跟猪一样懒。

我的眼睛想喷火!有见过工作到半夜的懒猪吗!

这样的我,不但不能得到公公婆婆的认可,还被说得一文不值,心里的那个憋屈啊!谁懂?

9月份的一天晚上,我接到林岳的电话,有点惊喜:他是不是想寄钱给我了?

电话接通,他没有说一句问候的废话,直入主题:听说你在家里很懒!

啊?大脑反应不过来。

妈妈说你一天到晚都在玩,不做事!你现在每天做多少钱?

一百块钱左右。我本没想回答他的问题的,只是不知道他问我多少钱想要干什么,就随便说了个数,看看他想要干嘛?

一百你就满足了?

啊?啊?啊?

我问:你多少?

你管我多少呢!管好你自己就好了。一百块钱太低了,勤快点,别老想着玩!

啊!我要发疯了!妈的!他每个月工资三千,每天不也是一百块钱吗?居然还有脸说我一百块钱太少!

一个每天晚上玩手机玩到半夜的人,居然说一个白天带孩子晚上工作的人太懒了!

一个有空就去和猪朋狗友玩的人,居然叫一个一天到晚都没时间玩的人,不要老是想着玩!

好想在电话里反驳他,可是他一直喋喋不休地指责。算了,我把电话放一边去,继续和孩子们玩,让他一个人在那边乱吠。

6

冬天,水特冷,冷得刺骨。每次饭后,我都抢着洗碗。没办法,在这个家里生存总要做点家务吧!我本来想要煮饭做菜的,可俩老说我做的口味不适合他们家,那我就不做呗,只洗碗总可以了吧!

一整个冬天下来,我没让林母洗过一次碗。

过年的那几天,小金鱼的妈妈放假了,她有时候会帮着洗碗。有她在,我就不洗碗了,正好可以偷懒。

结果,一个中午,大家都在门口玩,林母在我的后面和三姑六婆抱怨说:小金鱼妈妈回来都洗了几天碗了,红尘却天天不洗碗。小金鱼妈妈比她勤快多了。

气得我当时特别想冲过去大吼:你他妈滴!你眼睛瞎了,这个冬天以来,你的碗都是谁洗的?我洗了整整一个冬天的碗,怎么不见你说过一句好话!也没听你夸过我勤快!现在小金鱼妈妈才洗几次碗而已,就被你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了!却反过来说我太懒!你到底是什么人?

算了,都相处了半年了,还不知道她嘴贱吗?

别放心里去,气死自己也没有人可怜的,放宽心,放宽心不要在意她的话,就让她继续发癫吧!

若干年之后我才知道,公公婆婆对我的各种嫌弃和不满,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而是因为林岳说,我欺负了他,对他不好。

父母看不惯,要为孩子出头,所以只能是各种刁难。

他们觉得,林岳愿意娶我,已经是我最大的福分了,可我不知足,没看清自己有几斤几两,还要求多多,换谁看到,心里都不舒服。

同时,他们也受了儿子的托付,要好好调教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

所以,公公婆婆媳妇的矛盾,只因那一个没断奶的林岳而挑起的。从他告状的那一刻起,我们的斗争就开始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