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情殇(小说)

2020年07月0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情殇(小说) 作者:苏锦梅 利用一个小小的借口,她从鸿门宴里仓惶逃出,六神无主地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街道旁边的档口里传来郭富城的一首老歌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此刻,她泪水飘飞,思绪凌乱,何去何从,无从知道。 她终于明白:为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情殇(小说

作者:苏锦梅

利用一个小小的借口,她从鸿门宴里仓惶逃出,六神无主地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街道旁边的档口里传来郭富城的一首老歌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此刻,她泪水飘飞,思绪凌乱,何去何从,无从知道。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毕业前夕的这几天来,他总是心事重重,欲言又止。她无法想象在大学相处的四年里,他是如何委屈自己从一个家财万贯的富家子弟扮演成一个清贫的寒门书生。每天穿着粗布素衣与廉价的布鞋,陪着她一起吃饭堂里最便宜的饭菜,甚至在学习错过饭堂开饭时间后,陪着她吃着一顿又一顿的方便面。更或是,他们到乡镇中学实习的日子里,即使她只为他煮一锅稀饭,一碗清汤,他都能吃得津津有味,心满意足,快乐得如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送给她的地摊货衣服总是没有牌子与标签,但穿出去同学们都羡慕地夸赞比名牌还要好看是呀,他是在用深沉的爱煞费苦心、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自卑、敏感的心灵。

点点滴滴,丝丝缕缕,如清风拂面,如皓月朗照,感动着她,温暖着她。一切是那么的温馨,又是那么的让她心疼。突然他母亲那冷漠孤傲的眼神,那冷酷无情的话语在她脑子里回放。

你有什么资格与我儿子生活在一起,你这土得让人恶心的山里丫头根本不配,将来如果我儿子把你带出去那岂不是被贻笑大方?那岂不是被世人笑话我们李家门大业大却娶了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山里媳妇?看,看看这个照片,这个时髦而美丽的女孩,是我们世交朋友的女儿,我们家长双方早就为他们私定终身了,他们那才叫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忆起这一幕,她打了一个冷战,突感毛骨悚然。她知道自己啥都不是,只是来自山村的一个贫穷的丫头,麻雀就是麻雀,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当凌空飞翔的凤凰去攀高枝。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天空出人意料地下起了蒙蒙的细雨,趁宿舍的姐妹们还在甜蜜的梦乡中,她提着自己提前收拾好的行囊,一个人悄悄地告别了她和他一起生活与学习了四年的大学校园。再见了,我的大学,再见了,我深爱的人.。她在一走三回头中泪水涟涟,默默地道着。遥望天涯路,深知别离苦,徐徐启动的列车,似乎也载不动她满腔的不舍与哀愁

她却不知道,她走后,他疯狂地奔跑在校园里的每一个角落,苦苦寻找她的踪迹,直到保安室的叔叔告诉他,有个女生天还没亮就走了。他才如梦初醒,潸然泪下,而他的妈妈那刻却站在他的背后

一路颠簸,背着行囊,艰难跋涉,走过了山路十八弯,她终于来到了山村小学。这是她走出鸿门宴的那天下午,她背着他偷偷申请的最遥远、最偏僻的山村小学,而且在申请前她三申五令不准把她支教的信息透露给任何人。她的到来使整个村子沸腾了,大家对这位失魂落魄、满脸凄然的年轻女本科生议论纷纷,充满了不解、疑惑、猜忌与喜悦。面对这些她淡然一笑,她明白,这里就是她人生最好的归宿。

从此,她与学生为伍,与校园作伴,与青山对唱,与野花轻吟。她把最美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这里,一晃十年而过,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十年里,她把一批又一批的孩子送出了大山,可是没有人知道她为啥周末时也仍然守着校园,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一个又一个的追求者,而总是站在学校最高的升旗台上,放眼远眺青山绿水间,眼神里写满落寞的伤悲,每每一站就是大半天。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场寂寞凭谁诉,借与东风寄愁情。她把她对他的爱埋藏得庭院深深,未曾向任何人提起,却只是把它写进一本又一本的日记里。在时间无垠的旷野上,在孤独寂寞的漫漫长夜里,她独饮相思酒,自拭相思泪日日如此,年年如是。

草长莺飞,百花盛开的春天到了,学校周边的山上满山遍野的花儿争奇斗艳,孩子们放学后穿梭在红花绿叶间,玩耍嬉戏,顺手也摘下朵朵野花做成花环送给了她,孩子们怀着喜悦与尊敬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把它戴在了她的头上,说:老师,花环配上您的白裙子,真漂亮,您今天仿佛天下最美的新娘!将来我当摄影师,给您拍最美的婚纱照。在孩子们充满憧憬与热烈的掌声中,她感动地笑了,紧紧地拥抱着孩子们,两行清泪却悄然滑过她的脸庞。而她那早已及腰的长发,此刻在风中肆意地凌乱飘飞那夜,一场场潇潇春风春雨纷至沓来,满山遍野落英缤纷,那夜,潇潇风雨也打湿了她的一帘幽梦,梦里尽是相思泪

花儿零落成泥,孕育出温柔而热烈的夏天。放学后的校园,蟋蟀为她弹琴拨弦,小鸟为她低吟浅唱,蝴蝶为她翩翩起舞,夕阳为她抚弄倩影而她,在夜阑人静之时,与清风作伴,与明月相随,伫倚窗前,欲望穿秋水,怎奈山长水又远!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那年秋天的傍晚,山村小学周边的山坡上,层林尽染,秋风萧瑟,落叶飘零,孤雁哀鸣。她竭尽全力地写着那天的日记,不知何时扉页上已布满了泪痕:

百年之后,跨过千山万水,我仍然愿意站在红尘的渡口,等待你轻轻走来,走来泅渡我的前世与今生。等待你那双温暖的手,再一次挽起我的手,与我一起漫步菁菁校园,与我一起流连花前月下,与我一起如饥似渴地求学,与我一起共同探讨未来的人生而那时,你务必是一位清贫而多才的书生,你仍然能为我写诗作对;能为我抚琴吹箫;能为我低吟浅唱

她疲惫不堪地睡在床上,凝视着枕边十年来写满心事的日记,一本又一本,堆叠成了一座小山。既而又转眼远眺窗外,借着清冷的月光,她仿佛看到了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她隐约觉得自己就是最大那片随风起舞的雪花,飘落在万丈红尘中

终日两相思,为君憔悴尽。她看着吐在纸巾上的斑斑血迹,她知道,自己的人生已到百花凋谢时。

那夜,她走了,安静地走了,悄无声息。陪伴她长眠的只是她那写满满腹心事的日记与她穿在身上的、他最喜欢的那件白裙子。

那年,冬天违背常规地比往年提前到来;那夜,寒风飘飘,落叶萧萧,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她走后,村民们把她埋在了学校后面的山坡上,教育局的领导与全村人为她举办了追悼会,大家都为她的不辞而别、英年早逝感到悲痛与惋惜,学生们更是哭成一片,泪如雨下。从此,她把整个青春与生命都献给了山村小学的感人事迹被传开了,报纸电视频频报道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村民们发现一个三十出头的男青年站在她曾经站过的讲台,手里捧着书,正在给学生们上课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