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张春生之死

2020年07月0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 张春生之死 作者/刘玉伟 在铁路医院的太平间里,我掀开那雪白的被单。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这就是我熟悉的,刚刚二十一岁的张春生吗?那个活蹦乱跳,健康帅气的小伙,就这样走了?他那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庞上,细而黑的眉毛下,紧闭着眼睛。高高的鼻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张春生之死

作者/刘玉伟

在铁路医院的太平间里,我掀开那雪白的被单。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这就是我熟悉的,刚刚二十一岁的张春生吗?那个活蹦乱跳,健康帅气的小伙,就这样走了?他那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庞上,细而黑的眉毛下,紧闭着眼睛。高高的鼻梁下,原来红润的双唇,也没有了一点血色。

我又想起来,那一年他来到大李村工区时,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他那张稚嫩的脸上,多了他那个年龄段少有的忧愁。我和他的父亲也共事多年,那也是一个老实能干的中年男人。那一年他经常咳嗽不止,去医院检查后,医生就悄悄地告诉他妻子,说他已是肺癌晚期。那时,张春生刚刚上初中三年级,等他刚参加完中考,他的父亲就病逝了。

张春生的母亲没有工作,他下面还有两个还在上学的弟弟秋生和妹妹冬花。段上考虑到他们家的困难,就让他接班到工区上班了。

张春生来工区不到半年,工区做饭的李师傅家里有事,请假回去半个多月,工长就安排我来做饭。工区在灶上吃饭的就七八个人,每一天三顿饭也很简单。有一天中午吃油泼面,张春生又要在灶上吃。我开玩笑说:你不回去吃饭,在这儿凑啥热闹。他嘿嘿一笑说:我就喜欢吃你做得油泼面,真的很好吃!我看着他那很开心的样子,就从心里喜欢上这个比我小十三四岁的小伙子了。

王爱民是西安的下乡知青,三十出头,个头不高但身体很结实。他夏天光着上身在铁道线上干活时,那身上的肌肉块让大家都很羡慕。他已经结婚,爱人在大李村镇的粮库上班,是个很漂亮的姑娘。

王爱民从农村招工到工务段后,就分在了大李村工区。他那一年才二十出头,爱喝酒也爱交朋友。几年下来,不但和大李村车站的人很熟,也和镇上粮库的人交上了朋友。因为镇上的粮库经常要到车站来联系车皮,朝外面和朝库房来回运送粮食,粮库还承担着镇上居民的粮油供应。

王爱民有一次,又和他们在一起喝酒时,粮库的主任就把粮库的职工赵文秀介绍给他认识。他们两个人是一见钟情,谈了还不到半年,赵文秀就怀孕了。我1980年到大李村工区时,王爱民的儿子都五岁多了。

张春生刚来工区时,王爱民见他老实又不爱说话,就经常指使他干这干那。他也害怕王爱民,王爱民说东,他决不敢说西。我有时看不惯了,就对王爱民说:张春生比咱们小十三四岁,还是个孩子。你说过刚来工区时,他才六七岁,还跑前跑后地叫你王叔叔。你就真忍心再欺负他?

王爱民嘿嘿一笑说:刘哥,我知道你喜欢他。他现在别说叫我叔了,连个哥都不叫。有时嘴还硬得邦邦的,我就是要让他长长记性,别没大没小的在我面前胡说!

我在王爱民结实的胸膛上拍了一下,说:你还好意思说他胡说!他还是个孩子,你和你老婆的那些事,就不该当着他的面胡说!

我也在私下里对张春生说:你现在还小,也打不过他。他说啥你只装着没有听见,不要去接他的话茬。

张春生低着头说:老哥,我知道了。我会好好锻炼身体的,等我把身体练得棒棒的,再和他比个高低!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把身体练结实了是好事,要去和他比个高低就不对了。

张春生是个有毅力的孩子,他说到做到,他用废弃的铁路材料,在工区院子里自制了单杠和举重的健身器材。他天天晚上都要坚持锻炼到很晚才休息。两年下来,他身体是越来越结实,那胸肌腹肌和胳膊上的肌肉也越来越明显。

张春生来工区的第三年,我就调工务段机关工作了。有一天,我去工区检查工作。晚上,我和他一起去镇上洗澡。仅仅过去了两年,他那一身结实的肌肉真和当初判若两人。我就悄悄地问他:王爱民还欺负你吗?他把胳膊一弯说:老哥,他敢!我能把一百多公斤的东西轻轻地举起来,扔他就不费吹灰之力!

我在他胸口上拍了一下,说:好小弟,记住老哥的话,你就是再有劲也不能去欺负别人!他还是微笑着说:老哥你放心,我决不会去惹事的!他只要不动我,我也决不会动他。

我和工务段的人从铁路医院出来,就来到西良车站派出所,王爱民已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他手上戴着手铐,人也显得很沮丧和很憔悴。他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既不喝水也不吃饭,只是一个经地在那里哭泣。

我和铁路派出所的人也很熟,那一年工务段在这里举办青工普法教育学习班时,我还请赵所长去给青工们上过课。赵所长见我来了也很高兴,也想让我进去劝劝王爱民。

王爱民一看到我哭得更厉害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刘哥,我真的不想打死他。他为啥不躲一躲呀,我真后悔,我真后悔!他一边说,一边把头朝床头上碰。

我紧紧搂住王爱民说:老弟,你别这样。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就应该好好面对。老老实实地把问题交待清楚,争取宽大处理才是。

王爱民告诉我,他还是因为口角和张春生吵过几次。他那一天早上想动手打张春生,还没有走到张春生跟前,就被张春生提起来,扔在了工区办公室的床上。

最让王爱民难堪的是,当时在场的职工都轰堂大笑起来,工区里年龄最大的老宋还开玩笑说:你还以为是前几年,你想欺负他就欺负他。今天,你小子不行了吧!他从来都很爱面子,当时羞得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下午上班时,王爱民和张春生先走出了工区大院。在铁路边,王爱民手里拿了一个,用来起铁轨的起道机上用的铁棍。他气哼哼地对张春生说:你小子还真长能耐了,看我不打死你!

张春生也瞪了王爱民几眼,说:你敢!你要是不服气,下班后咱俩个再来几下。

王爱民一时冲动,举起铁棍就朝张春生抡了过去。张春生以为他只是吓吓自己,即没有躲也没有用手去挡。

当其他职工都走出院门时,只听见哐当一声,张春生手捂着头顶,就倒在了铁路边。

工区职工急忙用架子车把张春生送到了镇上的医院,镇上的医院见张春生伤势太重,就用120急救车把张春生送到了西良区铁路医院。

王爱民不久就被西安铁路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我也去参加了他的公审大会,当法官宣布他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时,他双腿一软又瘫坐在椅子上。我清楚地看到,他那没有血色的脸上,全是悔恨的泪水。

我也听说,张春生的母亲因为悲伤过度,几次都昏死了过去,如今还住在铁路医院里。

我在公审大会后,又独自一人来到张春生的坟前。那是工区职工为他挖的,就在他父亲的坟墓旁。

我朝四周看了看,还没有墓碑,几个工区职工送的花圈,插在坟头的四周。我不知不觉地又流下泪来,张春生刚刚二十一岁,还没有谈过恋爱,对母亲和弟妹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这样走了。

王爱民的一时冲动,让张春生倒在了铁路边,也断送了自己的一生。张春生之死,让我好长时间都没有缓过劲来,有好几次还在梦里见到他。他真的是太年轻了,才二十一岁就这样走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