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 雪夜命案

2020年07月0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 雪夜命案 作者/刘玉伟 近日,第二故乡的好朋友崔三义来电话说,那里下雪了,而且下得还很大。这让我又想起了四十多年前,我也是在这个时候,因公出差回到第二故乡。那一天雪也下得很大,而且在河滩的涝池那儿,还发生了一起命案。 说起这一起命案,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雪夜命案

作者/刘玉伟

近日,第二故乡的好朋友崔三义来电话说,那里下雪了,而且下得还很大。这让我又想起了四十多年前,我也是在这个时候,因公出差回到第二故乡。那一天雪也下得很大,而且在河滩的涝池那儿,还发生了一起命案。

说起这一起命案,不得不说说命案的主角崔二宝。五十年前,我在那里插队时,他才十六七岁。他从小脑子就有病,村里的人都叫他傻二宝。他一米七的个头,长相一般,但身体却很结实。夏天他赤裸着上身时,那肌肉块也很明显。

崔二宝的家当年在村子里算是比较好的,他上面有一个已经出嫁的姐姐,家里就他这么一个宝贝,爸妈都宠他爱他。因此,他虽然说脑子不好使,但身体发育的很好。有一天正在地里干活时,他突然冲着他爸说:爸,球咬,球咬!原来是他的那个东西又硬了起来,就从裤子里掏出来,一边用手动,一边朝他爸爸喊叫起来。

那一天在地里干活的都是男人,崔二宝的爸爸上前就给了他几巴掌,然后就把他拉到一边去了。我也听崔三义他们说起过,他有时硬起来后,也会当着众人的面自慰。他有一次和几个小伙子在山上干活,正遇到队里的羊群过来。放羊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故意逗崔二宝说:你敢不敢日羊?他只是傻笑,有两个调皮的小伙子上去脱光了他的裤子,放羊的把羊尾巴掀起来。他还真的就扑了上去,羊被吓得逃的远远的,他就爬在地上大动起来。

我听村里的人说,崔二宝的爸妈是近亲结婚。他姐姐比他聪明,长得也漂亮。他刚出生时也和一般孩子们一样,只是说话晚了一点。但是,他越长越傻,不仅说话不清,而且不识数,不知道羞耻。他不管人多人少,经常用手玩弄他那东西。他有时还会在地里去追一些大姑娘小媳妇,队里也怕出乱子,尽量安排他和男人们在一起干活。

那些年,在当地还兴定娃娃亲,崔三义和其他十六七岁的小伙子,大部分在七八岁时就定了娃娃亲。崔三义告诉我说,定娃娃亲主要是財礼少。但是一年四季逢年过节,男方家都要给女方家送很多礼品过去。

崔二宝家里有钱,听村里的人讲,他们家光银元就有几十个。我下乡的这个村子离县城比较近,河滩地不论种小麦还是高粱,年年的收成也都很好。再加上菜园子里的副业收入,每一天劳动工分的价值也在三四角钱。因此,崔二宝也早早地就定了娃娃亲。

崔二宝的媳妇家姓王,住在离县城四五十公里远的塬上。因为缺水又没有副业收入,村里一天的劳动工分价值还不到八分钱。那时陕西最便宜的羊群牌香烟是九分钱一盒,老陕们都喜欢抽得宝成牌香烟,是一角九分钱一盒。老王家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人口多劳力少,一年挣得工分连口粮都拿不回来,更别说分钱了。当媒人把崔二宝说给他们家的三女儿王三花时,他们也知道崔二宝有点傻,但还是很高兴地就答应了这门娃娃亲。

王三花十二三岁时,就是方圆几十公里出了名的小美女。邻村来他们家提亲的人也不少,一听说王三花早已许给了崔二宝。知道二宝情况的人都说,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那一年年底知识青年来到他们村上时,王三花已是个十六七岁的大姑娘了。男知青崔小鹏十八九岁,是一个身材高大结实,长相英俊的帅小伙子。他被队里分在了王三花家吃饭,他很勤快也很能干,经常帮三花家挑水劈柴。三花虽说只上了三年小学,但她喜欢看书学习,走到哪里只要是见到了书本,都会爱不释手地看个没完。

王三花见崔小鹏书包里总有一本书,就说:小鹏哥,你看得是啥书?小鹏微笑着说:是《青春之歌》,这书现在不让看。等我看完了也给你看看,这书写得真好!王三花笑着点点头,她也是从这一天起,就悄悄地喜欢上崔小鹏了,三花的妈妈也看出来三花喜欢小鹏,有事没事总爱往知青那儿跑。

崔二宝出事前两年的冬天,王三花的妈妈又一次来到二宝家,想把三花和二宝婚事给定下来。她早上出门时,天就阴沉沉的。那时候的交通很不方便,从他们家到二宝家要走五六个小时。她下午到二宝家里时,雪已经下得更大了。

崔二宝的爸爸是队里的饲养员,晚上基本上都是住在饲养室的窑洞里。吃过晚饭,他叫二宝跟他去饲养室睡。二宝说:那里黑,怕,冷,不去!不去!二宝的妈妈也说:他从来都不敢进窑洞,他姨也不是外人,就让他在家里睡吧。

我下乡来到村里后就知道,因为村里太穷,大部分人家都住得是窑洞。只有饲养室后面的半坡上,有几户人家住的是房子。二宝家的院子在小队库房的旁边,门口不远处是队里的打麦场,他们家的房子也是队里最好的。

我后来还知道,村里的大人小孩,不论男女晚上睡觉都不穿衣服。冬天有的人家只有一条棉裤,谁出门谁穿。大多数人家土炕上都没有竹席,多年下来光身子把炕面磨得是油黑发亮。二宝家富有,炕上不仅有竹席 ,冬天还会铺上羊毛毡来取暖。

崔二宝那一天晚上,开始是睡在他妈的边上。他睡到半夜就睡在王三花妈妈的旁边了,他先是摸三花妈的奶头 ,接着又把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三花妈的屁股上。

王三花的妈妈被吓醒了,坐起来就给了崔二宝几个耳光。二宝妈赶紧拉住她说:他姨别生气了 ,只要咱娃知道这事,以后也能给咱姐妹俩生个一男半女,以后我们也能闭眼了。三花妈再也不敢光身子睡了,她穿好棉衣棉裤,在炕上一直坐到天亮,吃完早饭就急匆匆地回去了。

崔二宝和王三花的婚事在村里也办得是风风火火,光席面就摆了三四十桌。村里十几个还没有媳妇的光棍,边看边流口水说:这么漂亮的女人给了傻二宝真是太可惜了。

我听崔三义讲,送亲的队伍里还有崔小鹏。王三花早认他做了干哥,他一直看着三花,脸上虽然说满是微笑,眼里早已噙满了泪水。

崔二宝出事的前一年的秋天,王三花怀孕了。我来这里出差时,在进村的路上还碰到过她。我当时就听崔三义说,村里有的人说那孩子不是二宝的,也有人说就是二宝的。他们听二宝妈说,他俩结婚的第二天早上,炕上新铺的单子上留有好大一片血迹。也有人说,那是三花把二宝的那个东西抓破了以后留下的。

王三花和崔二宝结婚后的第三天就回了娘家,二宝虽说也一起回去,第二天二宝一个人回来后,三花在娘家一住就是半个多月。三花又回到村里后,那一天晚上才让二宝真正尝到了女人的味道。第二天有人故意问二宝,玩女人美不美?二宝傻笑着连连点头说:美,美,美!二宝从那以后天天晚上都要做那事,三花嘴上不说,委屈的泪水只能一个人往肚子里咽。

崔三义还告诉我,崔二宝出事的那一天下午,王三花去河滩的涝池旁洗衣服。晚上二宝在三义家串门玩,三义对他说:这都快十点了,你快回去吧,要不然你媳妇又要骂你了。二宝刚一进门,三花就说把一件衣服丢在了涝池那儿,打着骂着非要二宝连夜去那里给她找衣服。夜里十一点多,二宝妈在门外问三花:二宝回来了没有?三花淡淡地说:谁知道他又野到哪儿去了,你要想等你等,我早睡下了。

第二天清晨,崔二宝的妈妈见院门还开着,又在窗外问三花:二宝昨晚没回来啊?三花还是淡淡地回答:没回来,不知道他又在哪儿睡了。二宝妈感到事情不好,就朝河滩走去。

崔三义等人一大早起来就去河里挑水,发现涝池里飘着一个人。他们用扁担钩拉过来一看是崔二宝,就赶紧回村里给队长反映。他们碰见二宝妈后,怕她年龄大会一时接受不了,三义就说:你们家二宝昨晚怕回去晚了被媳妇骂,就去饲养室睡了。你去那里找找!

小队和大队的领导连忙找人把二宝的尸体打捞上来,还在旁边临时搭了个灵棚。第二天正要派人去县公安局报案时,崔二宝的妈妈哭着说:我求求你们,别去报案了!是我们家二宝帮他媳妇找衣服时,不小心掉下去的。

昨天晚上,王三花跪下来求崔二宝的爸妈,说:二宝已经死了,死了就不能再活。我肚子里怀着你们的孙子,你们要是去报案,公安局把我抓走了,你们也就没有孙子了。二宝妈也哭着说:我们可以不去报案,你要答应我们把孩子生下来后,等孩子两岁以后你想嫁人我们也不拦你,但孩子要给我们老两口留下来!

那一年的春天,崔小鹏招工到了咸阳,在国棉一厂当工人。他一直不谈女朋友,三花生的儿子崔小宝十多岁时,崔二宝的爸妈先后去世了。崔小鹏来村里接走了三花和小宝,他们后来还生了一个女儿崔小花。崔三义前几年在咸阳还见过崔小宝,他快四十了,长的和崔小鹏是一模一样。王三花已经去世多年,崔小鹏也是卧病在床。崔小宝从他口中已经知道,他就是小鹏的亲生儿子。他还告诉小宝,性欲旺盛的崔二宝,只要是他想做那事,不论白天黑夜,也不管有人没人。就是三花有孕在身,他也是照样如此。那一天下午,三花去河滩洗衣服,小鹏也在那里。二宝晚上在涝池旁找衣服时,蒙着面的小鹏趁二宝不备,一把就把二宝推了下去。

崔小宝讲完这件事后,流着眼泪说:三义叔,我是在二宝爸家里长大的,爷爷奶奶给了我太多太多的爱。我每年都会回去给他们上坟烧纸,我也不怪我爸我妈,只能怪那个年代,贫穷和愚眛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