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 寡妇年

2020年07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 寡妇年 文/张友 腊月里,天很冷。春旺婶去镇上买棉大衣,回来时领回一个自称李半仙的算命先生。 其实,春旺婶是不迷信的,所以,春旺叔很惊讶地问:这怎么还妖道上了,好么秧的算什么命?春旺婶说:不给你算。 李半仙坐下后,把他的工具箱放在了凳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寡妇年

文/张友

腊月里,天很冷。春旺婶去镇上买棉大衣,回来时领回一个自称李半仙的算命先生。

其实,春旺婶是不迷信的,所以,春旺叔很惊讶地问:这怎么还妖道上了,好么秧的算什么命?春旺婶说:不给你算。

李半仙坐下后,把他的工具箱放在了凳子旁。春旺婶恭恭敬敬地沏杯茶,让他先暖暖身子,歇一会儿。

李半仙端起茶杯,扫了一眼房间,问道:请问是求财还是预知前程或生儿得女?还是占卜吉凶官运?

春旺婶马上答道:我们老俩口啥也不问,是给我闺女算,问孩子的婚事。说完就冲着里屋喊了声小翠。

话音刚落,叫小翠的姑娘从里屋走出来,手里还拿着没织完的上面带着织针的毛衣。妈,你又来了!这虎巴的还请个算卦的。小翠一脸的不高兴,既然这样,那好吧,就让他算算你们的女婿在哪里。

李半仙慢条斯理地问小翠,你是看手相还是抽签批八字?或是摇卦、黄鸟抽贴?

小翠扑哧一笑说道:还挺全的,可你没拿鸟呀,怎么抽贴?

李半仙说:现在科技发达了,算命也与时俱进了,不用真鸟,用电子仪器。

你是说像电子游戏机那样的东西?那也能算卦?搞不明白,你一个算命的,到底信科学还是信迷信呀?小翠揶揄道。

春旺婶有些焦急了,那就抽签吧。

李半仙听罢就哈腰从工具箱里取出一个竹筒,郑重而又严肃地左摇三下,右摇三下,然后放在地桌上。筒里插着刻着蝇头小字的数根竹签,他示意小翠抽一根。

小翠思忖片刻,无奈地唉了一声,漫不经心地随便抽出一根递给了李半仙。

李半仙接过后细看了看,然后又拿出一本泛黄破旧的竖版字书来,翻了半天,在一页停下又看了一会,抬起头来,仍慢条斯理地说:从卦象上看......

你痛快说是什么意思吧!一旁的春旺婶又着急地催促说。

李半仙解释说:卦爻辞上说辛亥结连理,佳人冷床泣。孤灯伴残月,阴阳两隔离。

什么意思?说细点。春旺婶急忙追问。

李半仙说:此乃凶卦,这辛亥嘛,是生肖五行,指明年猪年。卦上说猪年结婚的女人要守寡,是寡妇年!

春旺婶啊了一声,春旺叔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寡妇年?真的吗?

这是卦书上说的?我听咋像你编的呢?小翠心直,毫不掩饰地说。

春旺婶瞪了小翠一眼,别胡说!

心诚则灵,我李半仙从不打妄语,占卦灵不灵验,自有评论。

看到李半仙得意的神态和母亲着急的样子,小翠倒是满不在乎,照样织着手里的毛衣,那就后年结婚呗,后年不行就不结婚呗!

那可不行!你都快三十了,常言说人过三十天过五,这婚姻大事可不能再依你了。春旺婶口气強硬地对小翠说。春旺叔也说:现在进腊月了,这眼看不就是明年了么!......

李半仙喝完茶,得了一百块钱,拎起他的工具箱地走了。

小翠若无其事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春旺婶急不可耐地对春旺叔说:方才算命先生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丫头片子的婚事还能等么?

那也不能剜到筐里就是菜呀。咱小翠不秃头不眼瞎的,怎么也得量女选佳婿呀。春旺叔说。

春旺婶说:女儿大了不能留,越留越成仇!再等就到猴年马月臭家里了!咱家不是名门显贵,她也不是金枝玉叶,找个差一不二能过日子的就中。明天我就去托媒人物色女婿。

就这样春旺婶托了好几个媒人。不几天就有了喜讯。一个媒人告诉春旺婶:男方家住镇上,是个正经过日子人家。小伙子叫张彪,二十八岁,是个体出租车司机。大高个,人长得帅气英俊。男方父母了解小翠的情况后,很满意!

春旺婶趁热打铁,马上张罗相亲,一看那小伙子果然一表人才,眼珠子扎刺没挑!

春旺婶就对春旺叔、小翠说:眼看着今年快过去了,婚事一天也不能拖,元旦前必须结婚!

小翠说:哪有你们这么逼婚的?这不成了包办了么。我对他还不了解,怎么也得处处看呀!

春旺叔也说:性急吃不了热豆腐,也不在乎这几天,我托人打听打听。

打听什么?全须全影的大活人都见了,还要了解什么?小心夜长梦多!春旺婶坚持自己的意见,态度很坚决。

胳膊拧不过大腿,小翠躲进自己的屋里伤心地哭了。

没过几天,一个爆炸性新闻通过电视传遍了千家万户! 市、县公安局联合破获了一个长距离驾车盗窃团伙,主犯张彪等十多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

这个新闻如五雷轰顶,春旺婶呆若木鸡地坐在电视机前,像个雕像。

小翠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春旺叔摇头叹息,半天才说:看看,你不是逼女儿出嫁么,这要是结了婚,老张家那小子不管是被枪毙还是判刑,咱小翠真的守寡、守活寡了!

春旺婶开始流泪了,小翠怎么是这个命呀,咋找这么个对象呀!

小翠擦着眼泪反驳道:怎么是我找的?都是你、是你包办的!小翠说完就跑出门去,边跑边带着哭声说:我的婚事以后不用你们管!......

小翠出去,春旺叔埋怨说:皇帝不急太监急,婚姻得看缘分,哪有你这样当妈的?天天撵孩子走!

我这不是着急抱外孙么!再说,你不也着急吗?现在出事了,你又埋怨我,里外装好人。

可你领回个算命先生,还说什么寡妇年,传出去让人笑话!

说到算命先生和寡妇年,春旺婶又是一阵泪水婆娑,半天才悔悟地喃喃说:那算命先生的话是我告诉他那样说的。哪曾想事情会这样!

春旺叔很惊讶,也很生气,你真是吃饱撑的,想一出是一出!拿女儿的婚姻大事当儿戏,在不了解男方的情况下,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别说了,我错了,肠子都悔青了!春旺婶边说边擦着眼泪。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