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为爱坚守

2020年07月0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 为爱坚守 作者/包世旺 自从那天晚上白娟大哭了一场之后,果真不再哭了。她似乎已不觉得这世界还有什么哀痛的事情值得她哭泣了。她逐渐变得理智和平静,和其他知青一样,每天都在做着她该做的事。 白娟,下乡时刚满十六周岁。那时的她,婷婷的身姿,还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为爱坚守

作者/包世旺

自从那天晚上白娟大哭了一场之后,果真不再哭了。她似乎已不觉得这世界还有什么哀痛的事情值得她哭泣了。她逐渐变得理智和平静,和其他知青一样,每天都在做着她该做的事。

白娟,下乡时刚满十六周岁。那时的她,婷婷的身姿,还有那妩媚的曲线,白玉般的脸蛋儿时常泛着天然的轻微的红晕,衬着一头柔软的黑的发亮的头发。她的鼻子和嘴都是端正而小巧的,好看得使人惊叹。她那乌黑透亮、水汪汪的眼睛,是那样的天真、那样的纯洁,再加上富有青春少女气息的走路的风姿,不仅显出她外貌的优雅和美丽,而且使人感到她的心也是纯洁的、质朴的。她无疑是众多下乡女知青中的佼佼者,吸引着无数异性的目光。黑娃便是其中之一。

黑娃暗恋白娟已有两年了,只是从来都没有当面和她说过一句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黑娃仔细地观察着白娟的变化。他感受到白娟确实在慢慢地变化着。

他不敢随便跟她说话,怕一不小心说错了话,惹她生气,或勾起她的伤痛。他只能默默地注视着她,关心她,保护着她。有时煮了一碗鸡汤或是有什么好吃的,就悄悄的叫陈秀梅端过去给她。

人们常说:爱情的力量是巨大的,它会使人不顾一切,以至牺牲生命去追求它、去捍卫它、去拥有它。

黑娃心里始终都这样认为:不管她身上发生过什么,要爱一个人就应该爱她的全部,包括她的缺点。他不但在生活上给予她力所能及的帮助,而且在精神上也给她支持和鼓舞。他开始学习给她写信,偷偷地从门缝里塞进去。他只跟白娟说一些鼓励的话,表达他内心的感受和对她的爱慕之心。信写得不长,但字字句句都是发自肺腑之言。

黑娃所做的这一切,开始白娟没有一点反应。但黑娃还是坚持着。因为他觉得,为爱坚守,为爱情付出是幸福和值得的,爱的本身就意味着牺牲。

黑娃写了第一封信,结果如石沉大海。他又写了第二封信,一封比一封诚恳感人。不久他又写了第三封信,把心里埋藏已久的爱意全部都倾吐了出来。第三封信发出后,黑娃只能忐忑地等待着。他想:如果白娟还没有回应,他再也没脸写下去了。不管怎样,白娟也应该表个态,他不会强人所难。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如果她不愿意,还可以继续做朋友;如果愿意,让他干什么,或者等多久都行。只要给句话,他就心满意足了。他仍会一如既往地爱护她。

黑娃发出第三封信的第三天中午,他回到家,在他推开房门的一瞬间,突然发现门框下有一封信。他急忙捡起来打开一看,是白娟写的。他激动得双手颤抖,连信也拿不稳。信中只有简短的一句话:黑哥!明天中午午饭后到河边的甘蔗园旁边等我,不见不散。娟。黑娃数了一下,总共只有二十六个字,但他却看了整整半小时。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愣了许久。忽然间,一股暖流穿透了全身,浑身的热血都沸腾了起来。

黑娃手里拿着这封只有二十六个字的信,欣喜若狂。在客厅里转了几圈,简直要跳了起来。他走进房间,倒在床上,把信放在胸口上,又放在嘴上吻了又吻,然后站在床上,手舞足蹈起来。

那天晚上对于黑娃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想起自己,因家中父母早逝,成了孤儿。十二岁就到这里投靠舅舅。如今已是二十七岁的他,还没有结婚,自己一个人生活着。由于他能吃苦耐劳,劳动是把好手。前些年开荒种了不少自留地,整天不分昼夜,拼死拼活地忙碌着,生活过得很是富裕。前不久盖了间大瓦房,还买了一辆崭新的华南牌缝纫机和一辆凤凰牌自行车、一台广州牌收音机和一块手表。从此震动了村里村外、七里八乡,人人都夸他有出息、了不起。

按理说,黑娃的经济条件在农村算是最好的了,找个媳妇应该轻而易举,桃花运应该早早降临。可因父母早逝,没上过几天学,写个名字也歪歪扭妞的。加上他长年累月风里来雨里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摸爬滚打,皮肤黑得跟非洲人没什么两样。最要命的是他沉默寡言,打八棍子也放出一个屁来。别说跟女人,就是跟男人待上一天,也说不上三句话。

自从四年前来了这批知青,在知青们的影响下,特别是在知青刘明恩的耐心教导下,学起了文化知识,还学到了许多做人处事的道理。才逐渐激发起他对异性的好感和向往,以及才产生了对异性的那种渴望与冲动。

黑娃看到白娟给他的回音。他高兴、激动,脸上现出了久违的笑容。他感觉自己有了活力,有了希望,他不再沮丧。他决心抬起头,好好看一看这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人,他睁大了眼睛,努力搜索着幸福的瞬间。

他又想到了白娟,自从暗恋上她,就一发不可收拾。他知道自己,无论从那方面来说,都和她相差甚远,简直是天壤之别。因此很长时间都不敢正面接触她,也不敢跟她说上一句话,这只是他的单相思而已。

自从白娟遭歹徒强暴,直到公安机关把那家伙抓住之后,大家才知道了这件事。

原来,在两个月前的一个下午,白娟参加挖橡胶的劳动。队里规定,每人都应按质按量完成劳动任务。白娟拼命地干着,但由于体力有限,到了收工时间,还没完成劳动任务。其他人都逐渐回去了,最后只剩她一个。队长对她说:回去吧,天要黑了,明天再做吧。她说:我一定要干完才回去。知青们也劝她回去,她说:我很快就干完了,你们先回吧,不要管我,我会回去的。

白娟头也没抬,腰弯得很低,不停地挖着。天渐渐地黑了,当她把最后一个洞挖完,正准备转身走回去的时候。忽然,一双铁钳般的双手,从后面猛然地把她紧紧抱住。顿时,白娟一下子懵了,瞬间感到天旋地转,叫也叫不出声,脖子被死死的卡住,她奋力挣扎,也毫无用处。一个弱女子,怎能招架得住一个凶神恶煞的魔鬼呢。白娟被那恶魔狠狠地摔在地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醒来时,白娟的大脑一片空白,她的脑子,晕晕沉沉的,全身酸痛。

黑暗之中,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可怜的白娟,一个如花似玉、清纯可爱的女子,就这样被毁了

黑娃开始不敢相信,他想: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不幸总是会降临在好人身上?为什么会降临在白娟身上?

白娟更是悲痛欲绝,她觉得自己没脸见人。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天不吃不喝、以泪洗面。声音哭哑了,眼泪流干了,但心还是在不停地滴血。她遭的打击是致命的,好几次总想一死了之。好在有陈秀梅和刘明恩的日夜守候,加上知青们苦口婆心相劝,才不至于酿成更大的悲剧。哎!白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就这样被摧残和折磨着

黑娃知道真相后,也曾为白娟的不幸遭遇暗地里大哭了几场。他想:他心中的女神被人打碎了,他为她痛心流泪,悔恨自己不能保护她而咒骂自己。她又想:这绝不是她的错,不能因此就冷落了她。恰恰相反,这时她需要的是更多的安慰和爱护。他不能放弃追求已久的梦想,就把她当做结过一次婚的也未尝不可。他决定为她作出一切牺牲,要一如既往地呵护和爱护她,决不能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天还没亮,黑娃索性起床坐在椅子上。又拿出那封只有二十六个字的信,眼睛死死盯着明天中午午饭后这七个令人精神振奋的字。嘴里不知在祈祷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嘴边还挂着笑意。

突然,一阵吆喝声把他从梦中惊醒。他张开惺忪的双眼,向窗外望去,天已大亮。他急忙地站起来,打开房门,走进厨房,草草地洗把脸。早饭还没煮,但已经来不及了。他从门角里扛起一把锄头,迅速地走了出去。

这天上午,他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太阳仿佛也停止了转动。他时不时看看手上的手表,似乎也坏了,他不停地摇,又放在耳边听听。他想:这手表也和他一样,没吃早餐吧,走得那么慢。

好不容易熬到收工,一看手表正好十一点半。这时他才知道,手表并没有坏,只是自己心太急了。他扛起锄头,第一个往家里赶。其他人都感到奇怪,平时他不是这样的,每次收工他都是走在最后,今天是怎么啦?他头也不回地走着。到家后,他走进厨房,打开锅,什么吃的也没有。他不想引火煮饭,怕错过了约会时间。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约会,而且是关系到一生幸福的约会。如果错过了,那将会遗憾终身。

他看看地上,有一堆生地瓜,他捡起一个最大的,用水洗洗,便塞进嘴里猛啃起来。吃完一个后,又从地上捡起一个,用水洗洗,塞进裤兜里。然后走进房间,换上一套干净衣服,再把那个地瓜塞进刚换上的裤兜里。戴上一顶草帽,把帽檐压得很低,遮住了半张脸,径直地向小河边的甘蔗园走去

到了甘蔗园,他四处张望,白娟还没来,四周连一个人影也没有。火辣辣的太阳把石头晒得滚烫滚烫的。他找了块背阴的草地坐下来,看看四周没人,便从裤兜里掏出那个地瓜,放在嘴里,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地瓜吃完了,还不见白娟的影子。他从口袋里拿出香烟,抽出一支,点上火,悠闲自在地吸了起来。

黑娃抽着烟,表面上看起来似乎风平浪静,其实,他的内心正在翻江倒海

他抽着烟,仿佛在吞吐着烟雾缭绕的世界,等待着岁月轻狂心跳的时刻。

黑娃想:单相思是痛苦的,也是甜蜜的。正是这单相思,给他带来了甜蜜和希望;也正是这单相思,让他封尘已久的青春重新焕发出春的活力和爱的热烈;正是这单相思,使他千次万次地想象着白娟。于是,他走路的姿势也变了,昂头挺胸、健步如飞,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黑小老头了。此时他想,单相思马上要结束了,他暗暗地高兴起来。

但他一想起白娟,想起白娟遭受那致命打击,他的心就猛然收紧。这是人的一生中最大的打击啊!白娟是否能从痛苦与悲伤中走出来呢?能否接受他的爱呢?他对她的爱是真心的,他虽然皮黑但心不黑,他的心是善良的。无论她身上发生过什么,他都会始终如一、全心全意爱她一辈子。他多么希望白娟能早日从那阴影里走出来,也希望白娟能够感受到他对她真正的爱

黑娃正想得入迷,手上的烟已烧到他的手指,他愣了一下,急忙把烟蒂丢掉。这时,忽然眼前一亮,远处有个人影,正缓缓向他这边走来。她的前胸微微挺起,两手匀称的、富有弹性地摆动着。黑娃瞪圆眼睛盯着,哦!是白娟。刹那间,全身的热血立即沸腾了起来,心跳急速加快。他不敢面对白娟,转过身,背对着白娟。

黑哥,你来得真早,吃饭了吗?白娟轻声地问。

哦!你来了,请坐!黑娃转身招呼着白娟,并没有直接回答白娟的问话。用手把帽檐往上推了推,笑容满面地说:这里没有凳子,我忘记带来了,只她坐在草地上了。

白娟找块比较干净、平坦的草地坐下来。心想:黑哥真幽默,来这地方也想带凳子来,真是够可爱的。

你也坐吧,站这么高就不怕被人发现啊!

是!黑娃急忙回答,便在离白娟两米的地方坐下。

白娟两眼盯着河边,不停地擦着汗。黑娃忽然想起没有把毛巾带来,要不然可以给白娟擦擦汗。他望着甘蔗园,对白娟说:你口渴吗?我去拗根甘蔗给你解解渴。

不用,这样不好,白娟说,眼睛依然看着河边。

黑娃不声不响地坐回原地,僵直地坐着,两只手笨拙的在草地上划来划去。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好,脸渐渐红了起来,显得更黑了。

白娟的眼睛缓缓地离开了河边,抬起头看了黑娃一眼,显得很平静,好像什么也没好发生过。

黑娃忽然觉得,白娟似乎已从悲痛中走了出来。她虽然没有原先那么丰满娇嫩、光彩照人,但依然是那么美丽,那么讨人喜欢。

白娟看着黑娃,很小声地说:黑哥,你对我是真心的?你一点也不嫌弃我吗?

这时黑娃声音有些颤抖,显得很兴奋,回答说:不,我绝对不会嫌弃你,我爱你还来不及呢?是真的,比真金还真。如有半点虚假,电击雷劈,天打五雷轰,不得好

好了,不用发毒誓了。如果我同意嫁给你,并不是想让你可怜我。白娟说。

我知道!我知道!你比我强十倍、百倍,我哪敢可怜你,应该说是你可怜我才对。这是上天的恩赐,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白娟接着说:我现在才发现你很会写信,又很会说话,是谁教你的,是刘明恩吧?

黑娃马上回答:是,但又不全是。

白娟这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那就是说刘明恩教的,不,是刘老师教的,是学生你自己努力学来的。

对!就是这样。刘老师不仅教我学习文化,还教我许多做人的道理,还教我如何追求你总之,明恩是我最好的老师,他比我小几岁,但我很敬佩他,他简直是我的加油站;而你则是我生命的希望、生活的全部。你能看得起我这个黑咕隆咚的农村孤儿,这是我八辈子都难修来的福气,我,我黑娃只恨自己舌短,没能把自己内心的话在有限的时间里全部倾吐出来。他说这话时,是鼓足勇气的,他汗流浃背,满脸通红,心在怦怦直跳,眼睛一直望着前方,僵直地站着。

这时,白娟沉默了起来。黑娃知道,白娟一直都在想念着刘明恩,她放不下刘明恩。而刘明恩一直只想着回城的事,并没有把白娟对他的好感放在心上。也就是说,刘明恩还没有考虑恋爱、婚姻等问题,他把白娟只当做小妹妹看待。如果白娟不是遭此不幸的话,她是不会放弃刘明恩的。那么,这样一来黑娃可能也不会得到白娟,黑娃的单相思可能还会继续下去。

此时此刻,黑娃发自肺腑的真情表白,猛烈地撞击着白娟的心灵。她想:秀梅姐、明恩哥(都是同批来的知青)曾经不止一次地对她说过,如果她真的想扎根在这里,如果真想嫁人,在这里,黑娃是最好的人选。因为黑娃除了年龄大些、黑些,其他方面是不可挑剔的,是可以寄托终身的。加上自己现在哎!她不想再继续想下去而折磨自己。

白娟抬起头,看见黑娃依然站着,像一棵挺拔的松树。一脸的诚恳,目光里满是期待,不禁心潮翻滚、百感交集

她说:黑哥,你坐啊!

嗯!黑娃小心翼翼地坐回草地上。

然后,白娟心平气和地说:黑哥,我问你,如果我嫁给你,你能答应我三件事吗?

黑娃刷地站起来,坚定地说:别说三件,就是三十件我也答应你的。

稍停片刻,白娟羞涩的脸上渐渐泛起了红晕。

她说:如果我跟你结婚,我是说如果,你一辈子也不能提起我曾经被人强暴的那些事;第二,我们可以继续交往一段时间,让双方都能更深入地了解对方;第三,现在还不能公开我们的关系。你都能做到吗?

黑娃马上回答:能!我一定能!无论你让我等多久我都愿意,我会一生一世爱你,保护你,绝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和委屈。我发誓:如果我食言,愿天打五雷轰!

又来了,把你这些话藏在心里吧,我要的是行动,不是甜言蜜语。白娟很严肃地说。她的脸更红了,红得让黑娃都不敢正眼看她。

好!我一定用行动证明给你看。

黑娃听到白娟的这番话,犹如听到了天空响起了第一声春雷,久旱逢甘雨,两行热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他等待、坚守、盼望,终于看到了希望,迎来了曙光。他朝思暮想、日思夜盼的心上人终于向他走来了。

他要谢天,天赐给他良缘;他要谢地,地给他力量和勇气;他要感谢陈秀梅、刘明恩以及所有知青。他们不但教会他文化知识,和做人处事的道理,还能使他从孤独寂寞中走了出来,给他创造了接触白娟的机会。

此时的他兴奋不已,多么想冲上去,把白娟紧紧地拥抱起来,给她一个热吻。但他不能这样做,他怕白娟怪他粗野和不安分,他只好静静地、很本分地站着。

这时,白娟也站起来了,泪水汪汪地望着眼前这个憨厚老实、又黑不溜秋的挺拔的男子汉。曾经心如一潭死水的她,仿佛被一块巨石砸中,激起了层层浪花,全身的血液在沸腾,心跳在加快她迅雷不及掩耳地一把把他抱在怀里,在他的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放开他大步地向队里走去。

黑娃傻了似地立在那里,直到白娟的身影消失,他才回过神来,身上的血液呼啦一下流动起来,烧得他热血沸腾,他懵了、他笑了。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没有不经风吹雨打长成的参天大树。

第二天,白娟与黑娃在河边甘蔗园约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乡村,就像美国基辛格第一次来中国那样,炸开了。

有人说:白娟如果嫁给黑娃,算是嫁对人啰!也有人说黑娃要能娶到白娟,那可是天赐良缘,捡到一个大美人了。还有人说:黑娃想得到白娟,那是不可能的,除非铁树也能开花。还有人说: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

但无论他人怎么说,是褒、是贬、是好、是坏,黑娃和白娟都无动于衷。他们认为: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无论如何,他们都要坚守各自的诺言。黑娃早已铁了心,他要兑现他的承诺,要一如既往地与白娟交往下去。无论前面的路多么曲折泥泞,多么的艰险困苦,他都要同白娟风雨同舟,爱护她,为她遮风挡雨。为爱坚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他想:但愿情缘不似流水,有情人能牵手终成眷属,深爱的人能在一起永不分离。

他呐喊着:让铁树尽早开花!让不可能变成可能!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