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 麦草飘香

2020年07月0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 麦草飘香 作者/王茸 麦草,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家住在小青河南的王村。她从小就没有了父亲,母亲拉扯着她们兄弟姐妹七个,她排行老五。母亲是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所以,逆境中的兄弟姐妹们都十分的自强,麦草在兄弟姐妹中更是出类拔萃。她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麦草飘香

作者/王茸

麦草,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家住在小青河南的王村。她从小就没有了父亲,母亲拉扯着她们兄弟姐妹七个,她排行老五。母亲是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所以,逆境中的兄弟姐妹们都十分的自强,麦草在兄弟姐妹中更是出类拔萃。她从小就争强好胜,她年纪不大的时候,就里里外外一把手,什么都难不倒她,上学回家帮着母亲做家务,给猪薅草,河滩里放羊,在家里做针线,下厨房做饭,什么都能来。不知什么原因,她却只上到初中毕业,就回到了农村。

二十多岁的时候,她出落得十分漂亮,一米七多高的个子,两条腿又细又长,端端正正,瓜子脸黑里透红,双眼皮大眼睛,高鼻梁,开口一笑一口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一只虎牙露出来,十分的可爱。她的脑后扎着两只弯弯的牛角辫,走起路来一闪一闪的,充满了青春活力,她经常穿着一件开领的红色碎花上衣,灰色的花呢裤子,脚踏一双蓝色的网球鞋,精干洒脱,大胆泼辣,敢说敢做。上门说媒的踏破了门槛,然而,她却爱上了憨厚老实,善良正直的祥子。

祥子姓柳,原名柳家祥,家住在清河北面田王村,是麦草堂姐的本家小叔子,跟麦草同岁,小伙子一表人才,一米八的个子,不胖不瘦,黑脸膛,浓眉大眼,鼻直口方,厚厚的嘴唇有棱有角,给人一种安全感。一头自来卷的头发乌黑发亮,潇洒自然。那年,堂姐娘家盖房子,祥子去给帮忙,麦草也在厨房帮忙,小伙子踏实能干,大姑娘聪明伶俐,她们就互相熟悉了,经堂姐介绍,她们对于对方都十分的满意,就等祥子回家和家里说明后就订婚。

祥子一共有弟兄四个,祥子是老小,他们兄弟们都十分的聪明好学,只因当时的社会关系复杂而没有上成学,而且大哥二哥还因为成分不好,他们的婚事收到了影响,虽然都结婚了,但当年给儿子找媳妇的艰难,在祥子母亲的心中留下难以愈合的伤痛,到了祥子这个年纪虽然社会上再也不论成分了,但老太太还是心有余悸,怕小儿子找不到好媳妇,当侄媳妇领着麦草第一次来看家的时候,老太太很满意,堂姐悄悄地告诉她,麦草啥都好,就是脾气不太好,挺厉害的,公公笑着说;厉害不怕,只要讲理就行。

订婚的那一天,老太太领着前房的几个媳妇,擀了长面,说是吃了长面,媳妇就被拴住了,那天,天气很冷,滴水成冰,媳妇们在案上擀面,麦面又硬又光,媳妇们拼着力气咣咣咣,咣咣咣的擀了六案子面,用擀面杖逼着犁的又细又长有劲道,再加上老太太做的肉臊子,客人们吃了赞不绝口,他们哪知道,擀完面媳妇们的手心又红又肿又痒。好在麦草和祥子终于被长面拴住了公公和婆婆悄悄地说;祥子老实,娶个厉害媳妇,将来不受人欺负。

麦草结婚了,这个朴实,大方,泼辣的农家姑娘,嫁给了忠厚老实善良正直的祥子,没有花前月下的缠绵,也没有追风逐月的浪漫,更没有海誓山盟的誓言,他们组成了人世间最朴实无华 ,最脚踏实际的婚姻家庭。能干的麦草,使出浑身的本领,把持着锅碗瓢盆,掌握着油盐酱醋,运用着针头线脑。把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过的一丝不苟,吃的用的穿的,计划的井井有条。婆婆公公十分满意,尽管麦草有时还和婆婆发生一些小摩擦,但为了祥子,婆婆还是忍让着这个心爱的儿媳妇。

在一个偶然的过程中,麦草收拾祥子的一个旧棉袄,在翻开里子的那一刻,她惊呆了,啊这何止是千针万线啊,这简直就是一副用针线连接起来的山水图,棉袄里子全是用碎布片链接起来的,长长短短,短短长长,曲曲弯弯,弯弯曲曲,千针万仙,密密麻麻,深深浅浅,高高低低,参差错落,细致弥缝的针脚,如千军万马的蚂蚁,布满了整个衣服,它包含着生活的辛酸,包含着母亲生活的不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麦草看着这如诗,如画,如歌的旧棉袄,心中感动万分!啊,婆婆,你不是画家,你却画出了人世上最美的图画,你不是诗人,你却写出来人世上最美的诗篇。她收起了祥子的旧棉袄,并把他它放到箱子里,如珍宝一样藏了起来,她要把它留给后代,让子子孙孙记住这艰难困苦的从前,记住这母爱如山的情节。 从此,麦草对婆婆的态度转变了许多,每当因生活的琐事和婆婆发生矛盾的时候,那件旧棉袄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它使麦草变得理智,善良,温厚,一切的一切的不快都烟消云散,雨过天晴。

女人如诗,女人如画,女人如歌, 个性独特的麦草,能伸能曲,能高能底,能软能硬,她似一溪潺潺的流水,随着地理的环境向前奔流,有弯拐弯,有坡下坡,有坚硬的石头就围绕着。

她有着一双很巧的双手,她做的剪纸和面花中的虫鸟,她做的面人,婀娜多姿,千姿百态,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她能说会道,村上的乡亲家里有了红白喜事都请她去帮忙,她很热情,也很热心的去帮忙,乡亲们笑着说;她是我们村的阿庆嫂,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用刁德一的话说;这个女人不寻常。

岁月漫长,麦草和祥子,在岁月的皱褶中做着人生的作业,用生命在日月中绘画着自己的故事,他们生儿育女,创家立业,他们像蚂蚁又像蜜蜂,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忙忙碌碌。他们的生活虽不富裕,但也不缺吃少穿。

九十年代初,祥子在国道边上开了一个,经营农资的门市部,主营农作物种子,农药,等,生意十分兴隆,可是时间不长,周围村子里的混混们就注意到了他们,隔三岔五的来捣乱,赊农药,赊农作物种子。窝囊,木讷,憨厚的祥子无奈只好让他们欠账,结果,小本经营的门市部资金周转成了问题。麦草本来在家里经营着承包的责任田,照看着上学的一对儿女。 那天,麦草放下家里的事情,就急匆匆的来到了农资门市部,一进门就看见邻村的混混黄三,在门市部里面转悠,这家伙,满脸络腮胡子,面貌有点狰狞。另外几个老农也在看玉米种子,祥子在给他们讲解着种子的性能。黄三转悠了半天,拿起一个喷雾器桶子,对祥子说;老同学,借你的喷雾器用一下。说完不等祥子回话就要拿走,一回头,看见麦草站在门口用直视的目光盯着他,目光里充满了鄙视和厌恶,黄三尴尬的走也不是站也不是,怔在哪里,麦草一把拿过喷雾器,放回了原处,冷笑着对黄三说;你以为这儿是你家,你想干啥就干啥,这是商品,把钱交了再拿。

这个黄三,和祥子上学时是同班同学,上学时就经常欺负家里是高成分的祥子,祥子开门市部以后,他经常来骚扰,老同学长老同学短的套近乎,寻找机会白拿门市部的商品,祥子拿他没有办法,让他交钱,他说是倒个前后,暂时没有钱,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他只是欺负祥子老实厚道,没胆量惹他。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祥子只好让他打个欠条,每次打欠条他总是寻找理由推辞,但碍于门市部的人多,他不情不愿的打了条子,一回两回,次数多了,光他就欠了四五千元,祥子问他要,他非但不还,还威胁祥子小心一点,宁次让他的门市部开不成。 这次碰上了麦草,他知道这女人可不是吃素的,再说强贼怕弱主,黄三一看周围的人们都用不屑的眼光在看他,装着才想起来的样子,呦,看我,差点就忘了付钱。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来六十四元钱,交给麦草,麦草把钱放下,换了一副笑脸对大家说;大家不认识吧,这是祥子的老同学,慷慨义气 ,说一不二,做事干吧硬正的山东大汉,祖上积德几个孩子都听话,考大学绝对能行。麦草拿起喷雾器,用抹布擦了擦上面的尘土,递给黄三,我说黄三老同学,你看你那几个欠条啥时抽呀,我明天要进货呢!黄三被这么又漂亮又厉害的女人捧得忘乎所以,接口说道;妹子没事,我刚把麦子卖了五千块钱,我这就回去给你拿去,你算算欠了多少?麦草说;一共四千八百九十元钱。黄三,我在这等着你,你来了祥子请你吃羊肉泡!

麦草在门市部呆了半个多月,把外边的欠账一共二万三千元的外账,要了回来。麦草对祥子说;对于那些地痞无赖,不管是用软办法,还是硬办法战胜了他就是好办法!

人生短暂,秋风阵阵,落叶遍地,雁飞南天,不知不觉,到了二零零三年的深秋,麦草和祥子快六十岁了,也到了人生的深秋,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那天,麦草在镜子前望着自己的面容,满头花白的头发,皱纹布满了消瘦的面容,皮肤又枯又黄,像是一枝开败了的菊花。又望望身边的祥子,这个当年帅气的男人,有些发胖,白了头发白了胡须,满脸的风霜,黝黑发青的脸像是霜打了的茄子。可他还在日复一日的忙碌着,这些年,他什么苦都吃过,种地,挖土,拉车,扛麻袋,扛水泥,善良的祥子,憨厚的祥子,他们结婚以后,祥子把她像捧在手心一样的爱护着,什么好的东西都让她先使用,什么好吃的都让她先尝,他们两人相亲相爱,他曾经帮助过许多乡亲,干活,修房子,他曾在大雨滂沱的夜晚,冒着风吹雨淋,把一个即将临盆的产妇送到医院,而自己却回家大病一场。然而,多少年了,他甚至都没有机会去看看远方的风景,麦草心中有些伤痛,有些惆怅。现在儿女们都长大成了家,她决定要和祥子去周游世界,去看看远方的风景。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那天下午,麦草像往常一样做好了祥子爱吃的饭菜,站在村口望着远方,等待着丈夫的归来,多少年了,麦草做好每一顿饭,都是认认真真的,从没有让祥子马马虎虎的吃过一顿饭。婆婆在世的时候常说,她的四个儿子,祥子的钱最少,可就是祥子吃的最好,穿的最好。想到这里, 麦草的心里很是感到安慰,人生在世不就是穿衣吃饭吗?

太阳落山了,祥子没有回来,月亮上了柳树梢,祥子还没有回来,忽然,麦草的手机急促的响了起来,麦草,祥子生病了,正在干活就晕了过去,已经送到医院去了!

祥子是脑出血,从县医院转到市医院做了手术,救下了一条命,但全身瘫痪,不能言语,麦草心中的悲痛和懊恼,不言而喻,但她还是及尽全力,抢救着祥子的生命,她不停地按摩着祥子的身体,活动着他的四肢,祥子,你站起来,你给我站起来,我们不是相约去旅游吗?我们不是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没有做吗?你起来你起来!她疯了似的哭喊着。然而,祥子一动不动,只是眼里有大把大把的泪珠滚出。

时间一晃,祥子躺在床上五六年了,医生说,脑子里的残血太多了,吸收不完,祥子康复无望。麦草用她那柔弱的身体,和坚强的意志支撑着这个家庭,她尽量不给儿女们添麻烦,她给祥子擦身体,喂饭,把祥子服侍的干干净净的,房子里没有一点气味,亲戚和乡亲们,常来看望病床上的祥子,大家都看到,麦草为了方便照顾祥子,睡着一个小小的木床上,和祥子挤在一个小小的门房里,随时的照看祥子,吃喝拉撒,有时祥子要大解,麦草翻不动,就在外面叫上两个人来帮忙,由于长时间的躺在床上,祥子便秘了,麦草还得想办法给他掏出来。大家悄悄地说;麦草不容易呀!久病床前无孝子哩,尘世上多少有了病的父母都没有祥子有福。祥子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就娶了个好媳妇。不会说话的祥子,每每看见麦草,眼里露出感激的神情,他总是用眼神去安慰麦草。他有时用一只能动的胳膊,捶打着自己的身体,呜呜咽咽地哭着,麦草知道祥子在抱怨着自己不争气。她对着他说;祥子啊!祥子,好好的活着,有你在这躺着,这就是个完整的家。

鉴于她家的情况,村上把她家当作扶贫的对象来照顾,争气好强的麦草,坚决不干,她说去扶别的需要帮助的人家吧,我家不需要,她鼓励儿女门,现在的政策那么好,农民种地不交粮,政府还给补助,她鼓励儿子承包了几百亩土地,她说;孩子,天道酬勤,只要你付出了心血就会有收获。你想投机取巧,不劳而获,一辈子都甭想发财。

二零二零年,阳春三月,风和日丽,百花盛开,关中平原,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由于从正月开始,新冠病毒肆虐全球,我们的祖国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基本上控制住了疫情的泛滥。在家里猫了很久的人们,如同出洞的老鼠一样,探头探脑的从家里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广阔的田野。他们彼此远远地打着招呼,警惕地躲避着近距离的接触。然后就干自己的事去了。

这天麦草吃过早饭,安顿好祥子,就穿上她那件红色的外套,走出了家门。二零一九年他的儿子,承包了五六百亩土地,儿子借了三十多万元投资款,种上了小麦,浇了压茬水,冬灌水,现在正在春灌。

村外的原野上,反青的麦田绿油油地在太阳底下,闪闪的发光,她信步走向麦田,看着长势良好的麦苗,郁郁葱葱,生气勃勃,晶莹的露水挂在麦苗的叶子上,像是一个个小太阳,五彩斑斓,光辉四射。她由衷地笑了,她仿佛看见;金黄色的麦粒,如同金豆子一样堆成了一个个金字塔。祥子坐在金字塔的上面,向着她招手。她和祥子并驾齐驱如蝴蝶飞舞,如山川河流永远相依

她站在绿色的海洋里,张开双臂,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春风吹佛着她红色的衣服,随风飘扬,如同万绿丛中的一面红旗,鲜艳夺目。如诗,如画 ,如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