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独山玉人(小说)

2020年06月3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独山玉人 作者:裴雪杰 张昌昌和李大布离婚十年又复婚了。 复婚仪式是在大酒店,按照当时流行的程序进行的,有司仪、主婚人、证婚人,有亲朋好友几十大桌。仪式过后,张昌昌接离婚后一直居住在县城的李大布回到了上海的家。 回到自己当年全力打拼而创建的家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独山玉人

作者:裴雪杰

张昌昌和李大布离婚十年又复婚了。

复婚仪式是在大酒店,按照当时流行的程序进行的,有司仪、主婚人、证婚人,有亲朋好友几十大桌。仪式过后,张昌昌接离婚后一直居住在县城的李大布回到了上海的家。

回到自己当年全力打拼而创建的家,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陈设,李大布是百味杂陈。

当年,嫁给一穷二白的张昌昌,她并没有感到丢脸。携金带银的青年在家乡打着灯笼难寻,张庄村家家户户的家庭状况一般,张昌昌家一穷二白,那是因为他家兄弟多,但他长相清秀不媚俗,在镇上多上了几年学,是当地屈指可数的高才生之一。唯一让众女孩不愿下嫁的就是他有两个读书的弟弟,那时的农村,兄弟多的家庭娶儿媳妇,都是托人从外地介绍过来的。

当本家的老七爷做媒把张昌昌的情况介绍给大布的父亲时,也喝了一点点墨汁的他想都没想就让大布同意这门婚事。

本不富裕的日子,因为大布的婚礼更加拮据。婚后,张昌昌充分施展硬功夫,从针头线脑到水果、面粉、化肥等做尽了一切可以挣钱的买卖,李大布也拼尽软实力,学会了理发、做衣服、做塑料花等技术活,夫妻俩鼓起一股劲使他们的生活慢慢达到村里的中等水平。

大布老七爷的儿子李小伟在镇上玉器厂工作,雕玉琢石很有一套,手下有众学徒跟着干活。每次大布回娘家,她总带着张昌昌去拜见老七爷,顺便拉拉家常谢谢媒。

老七爷看大布他们愿吃苦,能耐劳,一幅我要成长我要成长的肯干上进状,就顺势而为创造滴答滴答下雨的条件,介绍张昌昌做了李小伟的徒弟。就这样张昌昌开始不用起早贪黑不用装车卸货,做起了李小伟私底下接到的的玉器雕琢工作。

张昌昌的文化底子这时候初露端倪。他学挂件小巧玲珑,学人物神态逼真,学花鸟栩栩如生,从毛坯到成品比其他学徒做得快。不到一年时间,张昌昌就可以独当一面做各种玉雕加工活了。

夫唱妇随,这时候李大布开始做成品后的打磨抛光上蜡等锦上添花的工序。

很快他们在县城买了房,建了作坊,张昌昌开始收徒弟传授技艺,过上了动口不动手就可以挣钱的营生。这些学徒大都是张庄和李庄人,男青年从事雕琢,女青年从事打磨抛光上蜡,张昌昌主抓买料、设计、卖货等外交工作,李大布协助管理工人、买米购菜等后勤工作,小工厂按部就班朝着康庄大道前进。

这时候全国玉货生意一片红火。张昌昌走南闯北,把他的生意战线扩大到大江南北,来来往往于上海的次数多了,他果断决定在上海发展。一个月之内就和大布还有众学徒成功地将生意搬迁完毕,同时将在家的两个儿子接到上海接受贵族教育。一切在上海有序运转起来后,张昌昌告诉大布,你也该歇歇了。

李大布也觉得是时候享受下生活了。她开始过上鼓捣饮食、捯饬脸庞、网上时尚购、线下姐妹聊的有钱有闲的优悠岁月。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不和谐的音符已经悄悄将李大布的美好易了弦改了调,张昌昌和大布同村的雅雅走到了一起。

大布难堪到了极致,想死的心都有。闺蜜极力劝说:在这场婚姻内,你没错,凭什么用你的死为别人的错误买单?有人霸道,有人骄傲,时间会教育他们,再蛮横的人也会有谦卑的一天。大布无可奈何,开始忍着气、吞着声装模作样幸福生活着。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家乡的老七爷知道了大布的不幸。经历阅历丰富的老七爷一边咒骂自己当年瞎了眼,一边命令大布的爸爸将大布在县城的房子重新收拾一番,两人一起火速到上海接回了大布。在老七爷劝说下,大布平心静气地和张昌昌离了婚。

张昌昌和雅雅高调地在上海过上了富足生活。大布以为他们会永远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下去的。

然而,生意上不会有常胜将军,输输赢赢是常态。风光日子总过得快,沧桑岁月总很难熬。

几年之后,张昌昌风光不再,和雅雅的甜蜜生活不再,雅雅家人掺和生意,还时不时地施加压力,不和谐的磕磕碰碰时有发生。他开始情绪失控,晚上醒来时都尖叫,看到做玉的工具始而身上发抖,继而虚弱无力。无奈只好用分红的形式将生意交给他弟弟打理。

之后,上海的房子里开始呈现出一种病态气息和离奇现象:刚做好的美味饭菜总散发出一种腐蚀气味;摆好的餐具总是少了碟子掉了碗;楼梯上总莫名响起脚步声;即使在夏季,张昌昌还时常感到寒冷

雅雅也开始幻听幻说,她无论走到哪里总能听到一声声的叹息或哭泣,时不时地冒出莫名其妙的话:当时不是我主动的,我也不想这个样。你就别再迁怒于我了!

养的小金鱼不明原因地死去,小猫小狗也无精打采,身上时时出现和别的动物厮打后的咬痕。

弟弟打理的生意也随着全国玉货生意的低迷而捉襟见肘。

这一切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张昌昌找朋友圈里的高人指点后,他独自回到家乡,买来了上好的独山玉,在家精心雕刻打磨抛光上蜡忙活了半个月,终于惟妙惟肖做出了和大布一模一样的肖像挂件。从此,张昌昌天天戴着这肖像挂件,情绪慢慢稳定下来。

雅雅如何跨过这个槛呢?高人说她这是夺人所爱后遗症,并开出了一招。在实施这招的过程中,雅雅悔悟到了对大布的伤害,清醒看到了自己的尴尬处境和不确定的将来。她决定及时将错误切换掉,趁着年轻,借着友人,很快把自己成功嫁了出去。

第二年清明节,张昌昌驱车回家上坟,因为路途遥远,身心疲惫,高速路上遭遇车祸,他的左腿严重受伤,几次手术才恢复到拄杖行走的水平。

男人可以做到冷血,女人却难以做到绝情,张昌昌住院的日子里,孩子们在上海有工作,请假回来照顾也是时日有限,最后还不得不烦请李大布前去照顾。这时候的李大布才发现她的独山玉人肖像挂件。我的玉人还是我来戴吧。从此玉人一直跟随李大布。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复婚后,张昌昌和李大布利用之前的技术和人脉,在上海另起炉灶,重新把生意做得风生火起。

张昌昌和李大布的生活就这么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彼此相爱就是幸福,如此简单,如此难。

命运有时就是捉弄人,命运有时却又成全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