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惩罚的记忆(小小说)

2020年06月2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惩罚的记忆(小小说) 文/飞翔 这个村的入口处,住着一户人家,姓朴,他有个儿子精神失常,十几年前离家出走,至今不回。他老伴去年走了,现就他一人守住这房子。 姓朴这人年70了,性格很古怪,从未与他人往来,但固执和横蛮一直是他做人的出发点,他每天早上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惩罚的记忆(小小说)

文/飞翔

这个村的入口处,住着一户人家,姓朴,他有个儿子精神失常,十几年前离家出走,至今不回。他老伴去年走了,现就他一人守住这房子。

姓朴这人年70了,性格很古怪,从未与他人往来,但固执和横蛮一直是他做人的出发点,他每天早上都出去,据说他有块自留地,离家一公里左右,天天去守那块地,要么除草,要么掘土,反正那块地似乎每一粒泥点他都用手去摸过,捏过。

他把自已的东西看得很珍贵,一次隔壁王五有客人来家玩,招待客人吃饭时没青菜,王五摸进姓朴家摘点青菜,不料,姓朴知道后,叫王五赔了100元,王五不依,差点他要打断王五的手。

醒文的家离姓朴也就50米左右,小时候有件事也让醒文至今还痛在心里。

那时醒文刚五岁,有一天,爸爸妈妈去务工,留他一人在家照顾妹妹,妹妹一岁多了,还在床里学打滚。醒文从小就知道家里贫寒,没什么好吃的,农村的孩子哪懂得城市小孩花钱奢侈,只要锅里的粥不缺,饿上了就打粥吃,妹哭了也就哄着喂食,他对这种生活已习惯了。

妹妹睡着了,醒文溜出前门,自己在那儿玩耍,虽然听见学校那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读书声,那书声有时也触碰到他的心灵,但是醒文知道自己的年龄还不到上学时间,偶尔有那么欲望一闪念触碰神经也罢了。

邻居堂弟醒忠,刚4岁,在家闷得慌就奔来跟醒文家凑热闹,他们用一些烂泥巴来捏成人样,突然一只美丽的蜻蜓飞到他们的跟前停下了,好奇的醒文小心冀冀地走过去想抓蜻蜓,手刚碰上,蜻蜓便飞走了,醒文追呀追,追到了一间房子。蜻蜓在这房子的门拴上停下了。

醒文蹑手蹑脚摸近房门,蜻蜓又飞走了,这时他发现这房门根本上就是一块用竹片装钉成的门,竹门只用一根绳子系跟门框,打个结,竹门一侧歪倒,醒文沿着竹门倒歪的方向往里屋看,里屋有个灶头,灶头上架着一小锅头,小锅头有个小盆模样盖住,醒文看了看四周,没人!于是小心冀冀地摸进去了,他慢慢掀开盆盖,一股羊肉味扑鼻而来,醒文咽下了口水。这时也不知道啥事了,醒忠也紧跟着进来了。

俩兄弟开始用手抓羊肉吃了,片刻,他们从房里退了出来, 完全没有顾及蜻蜓的去向了。醒文继续回去看妹妹。

晚上,不知谁告诉姓朴,姓朴怒气冲冲地找醒文醒忠的大人论理,醒忠父亲拖着醒忠来到醒文家,指责醒文教唆他小孩,这时,醒文父亲刚从地里回来,一身汗,听见有人来家闹事,二话不说就扯着醒文的耳朵出门外暴打一顿,可怜的醒文被打得尿渗出来,湿了裤子,闹事的人不仅不阻拦,还嚣张地骂大人不教,小孩之过。这么喊腔更激怒醒文父亲对醒文的抽打,一会儿,醒文全身红一块紫一块,缩在墙角像张烂布。

那晚,醒文被急送乡卫生院

后来醒文上学了,因为聪明,刻苦,考上了大学,是这个村唯一的大学生。

不几年,醒文分配在城市工作,买房娶妻,有了自已的家室,还带年迈的母亲到城里安度晚年

这天,醒文携妻带女陪着母亲回家过年,当醒文刚进入村口时,他怔住了,只见朴家的房屋,柱歪梁断,互片碎地,杂草丛生,他站住了片刻,随后问妈妈道:这屋人去哪了?

妈妈斜眼一看,说,人没了,死了。

醒文沉默一会儿,又对母亲说:妈,别说那么难听,每个人都有缺点的,毕竞是那年代没有读过书的人,宽容就没有现代人这么好。

说完,一家人高兴地往自家房子走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