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虎妞是个夜间敢走乱坟岗子的大胆女人

2020年06月2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虎妞 ( 小小说) 抚顺 张理有 虎妞是个夜间敢走乱坟岗子的大胆女人,昨天晚上却被从隔壁老王家传来的一阵阵砰砰的钝响声吓得魂飞魄散,更可恶的是自己家的 屋门也跟着咣当咣当的凑热闹,她家的门框与门之间的缝隙太大,尽管有插销插着门,可是只要风大一点就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虎妞

( 小小说)

抚顺 张理有

虎妞是个夜间敢走乱坟岗子的大胆女人,昨天晚上却被从隔壁老王家传来的一阵阵砰砰的钝响声吓得魂飞魄散,更可恶的是自己家的 屋门也跟着咣当咣当的凑热闹,她家的门框与门之间的缝隙太大,尽管有插销插着门,可是只要风大一点就会发出咣当咣当的钢铁的撞击声,每听到咣当一声响,她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子。窗外月黑风高,炸雷滚滚,已是深夜十一点多了,虎妞躺在床上吓得依然翻来覆去睡不着,越是害怕越是精神。她的心被吓得突突直跳,简直就要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她还是头一次真正尝到了恐惧的滋味。她想哭,却又哭不出来。此时她心想,哪怕有个三岁小孩,或者一条小狗在她身边也不至于害怕到这种地步。

隔壁老王家外面的那两扇道木制门是用一根红布条绑在拉手上的,中间足有一扎多宽的距离,被风刮得咣当咣当直响,里面的铁门也四大敞开着,在外面往里看,客厅里一览无余,只是卧室的门看不见。一连几天都是这样,这给虎妞带来无尽的猜想和恐惧,她越想越怕,越怕越想。隔壁老王是二配夫妻,虎妞经常听见她们吵闹,对骂,以及肢体冲突的惨叫声,老王不在家时也时常有男人从他家出入。虎妞断定他家一定是出事了,否则为什么一连几个白天晚上都不关门。眼下正是二伏,酷热难耐,白天有人在家为了通风乘凉还有情可原,可是晚间通宵也不关门啊。今天晚上夜幕刚刚降临时,虎妞呆在屋里感觉有些害怕,为了祛除恐惧早些入睡,她决定出去遛弯,走累了再回来睡觉,一定会像往常一样躺下就进入梦乡。没想到往日河流般遛弯的人群,今晚却变得冷冷清清,没有几个人影,一盏盏路灯钻进一颗颗枝繁叶茂的杨树头里,隐去了光忙,天空连一丝星光也没有,夜空黑漆漆的,只有一道道蓝色的闪电撕裂夜空,只有震耳欲聋的一个个炸雷令她心惊肉跳,只有突如其来的大雨点子打在她的头上和脸上,她不得不迈开双腿往家跑。

她躺在床上打开手机想翻出老王的电话号码给老王打个电话问个究竟,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这时她脑海里先前那个最不吉利的猜测再次浮现,说不定他家出了命案呢。想到这,她差点叫了出来,外面下大雨,天气根本不热,她却满头大汗,骨软筋酥。她在极度恐惧中熬过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她才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下楼后接二连三的打听了好几个邻居也没有人知道老王夫妻的电话号码。这时外面的阳光已经渐渐灼热起来,虎妞回到家里依然听见隔壁老王家的木制门在阵阵吹来的清风中发出砰砰的顿响,不过夜间那种恐惧感已经渐渐消失。

虎妞是个非常热心而又好奇的女人。她四十多岁了,还是第一次遇见让她这么害怕的事情,她非要把这件事情弄明白不可。她脚穿拖鞋,身披红色衬衫来到隔壁老王家门前,双手往后捋了捋披肩长发,瞪着铃铛大的眼珠子顺着宽宽的门缝朝里面一看,她不由自主地大叫一声妈呀,出人命了!只见里面大苍蝇、小苍蝇、绿豆芽乌央乌央的在空中唱起了大戏,再看地上一层白花花的的大蛆到处乱爬,已经爬到了外面,屋里一股股扑鼻的恶臭直往外涌,呛得她差点昏过去。她惊叫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她想,一定是他们两口子有一个被害的,人一定死了几天了,都遭蛆了。想到这,她拿起电话就要报警,这时隔壁老王夫妻回来了,虎妞见到他们夫妻,红着脸吞吞吐吐的半天才说出话来:王大哥你们这是怎么了?走了好几天连门也不锁,屋里苍蝇成群,大蛆也往外爬!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了呢!隔壁老王边用手绢擦着脸上的汗水边苦笑着答道:我家搬走了快一个礼拜了,搬家那天我买里一条七斤沉的大鲤鱼和二斤猪肉放在屋里忘带走了,哎呀,这扯不扯,白瞎了白瞎了!你这个糊涂虫,吓死我了!虎妞说完后放声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