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玩笑

2020年06月2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玩笑 作者:贾贵昌 主编:非 鱼 我这人,生就是块没出息的料,没什么本事,从来也没干过一件震撼别人、改变自己的大事。所做之事,都属鸡鸣狗盗之类的小事。一经做完,也就永久性地过去了,没有记忆的必要,没有回味的价值。唯有一出我自编、自导、自演的玩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玩笑

作者:贾贵昌

主编:非 鱼

我这人,生就是块没出息的料,没什么本事,从来也没干过一件震撼别人、改变自己的大事。所做之事,都属鸡鸣狗盗之类的小事。一经做完,也就永久性地过去了,没有记忆的必要,没有回味的价值。唯有一出我自编、自导、自演的玩笑,深藏记忆,至今难忘,有时更加清晰,教人后悔不已。

在本村读完四年级,我就到中心小学读五年级。我们这个五年级班,是由五六个村的学生组成的,共三十多个人。和我同桌的是个李姓男生。他长得虎头虎脑、膀圆背宽,特具男子汉气质;可一笑起来,却又显得腼腆、忸怩,好像大姑娘一般。这一笑,便冲淡了他的男子汉威严,暴露出娘儿们的随和、软弱。这时,我们就和他开玩笑。时间一长,我发现他很耐开玩笑,即便有点过分,他也从来不恼,总是特腼腆地冲你一笑,算是对你过分玩笑的否定。以至于我们越来越毫无顾忌地开他的玩笑。

一天中午,天气很热。我提前来到学校,走进教室。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站在讲台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擦黑板。我的进来,他似乎没有觉察,连看也不看。我悄然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心里生出一个馊主意:今天,开他个大玩笑,羞羞他。我注目着他的背影,目光移至下半身定格了,心里暗自得意,有了目标:那松松垮垮的裤子,肯定经不起一拽。等人多了,我蹿上去,一拽,那就有好戏看了。

教室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瞧瞧讲台上,他把黑板擦了,擦得非常干净;又埋头整理讲桌上的粉笔盒、墨水瓶等。我看到时机相当成熟了,就蹲下身,猫腰往上蹿。这时,他绕过讲桌,准备走下讲台。我蹿至他身后,拽住他的裤子,向下猛一用劲,唰!他的裤子褪到了脚面。他啊的一声尖叫,双手捂在裆中,蹲下,随即拉起裤子冲出教室。

那时候人穷,十二三岁的后生了,连个裤衩也没穿。

教室里的人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时,突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我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们学校,再也没有走进过我们教室,再也没有和我们见过面。

下午,我看见他父亲从老师的办公室走出来。当时我想,他是跑回家,告诉了他的父亲。他父亲又来找老师。嘿,不就是开个玩笑吗?也至于,小人,娘们。

第二天,老师面目严肃地对我说:

你这玩笑开大了!

后来,我曾多次询问老师:

他真的就因为那次玩笑就退学来?

每次,老师都是含糊地告诉我:

也许吧。

每次询问,都要给我增加一份后悔的重量。

我也曾多次向同学们打听他的状况,总是得不到一个十分肯定的消息。每次打听,也只能增加一份后悔。

假如我不开那个玩笑,他也就不会退学......

我后来当了老师,常常把那次玩笑讲给我的学生听,还要叮嘱他们:

生活中不可没有玩笑。玩笑怡情爽心,可怎样把玩笑开得恰到好处,是一门学问,需要我们的修养。

至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默默为他祈祷,希望老天保佑他过得比我好。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