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考生(小小说)

2020年06月2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考生(小小说) 作者:张 凡 主编:非 鱼 笔友聚会欢聚一堂。会长提议:莅临的翘楚大枷,积极上台表演节目。 稿纸上橫刀立马的将军们蔫了;键盘前善写酸甜苦辣的才女们哑了。 这位,硬是被人推上了台。朗诵了一首伟人的《沁园春雪》。叫好声中爬格能手们颇为惊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考生(小小说)

作者:张 凡

主编:非 鱼

笔友聚会欢聚一堂。会长提议:莅临的翘楚大枷,积极上台表演节目。

稿纸上橫刀立马的将军们蔫了;键盘前善写酸甜苦辣的才女们哑了。

这位,硬是被人推上了台。朗诵了一首伟人的《沁园春雪》。叫好声中爬格能手们颇为惊讶:

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何时学得这般手艺?他面带微笑心中自知:在没有电视手机传媒的想当年,也曾登上舞台上演过话剧,电台里录过广播剧,还有可谓是文学圈里表演最强的、文艺队伍中写文章最捧的、书法摄影界里讲故事最杠杠的

这些人不是书呆就是人精,不,是精英。怎不知没有东风,哪有细雨的道理。年少时曾为了学好绕口令,厚嘴唇都磨成了小薄片。

再来一个!众人的激情被点燃,群而轰之。

台下,平时文绉绉的骚人墨客,这会儿有些歇斯底里地狂呼乱吼。台上,温文尔雅的秀才也被挑逗得情怀大开。骑虎难下的老生暗念:亮一手绝活也无妨。

小品《生火炉》的表演开始了。

老生捋齐了黑白相间的发际。顿时,台上的老角儿变成了朝气篷勃的少年,迈着轻盈的脚步随时光飞速回转到了十七岁那年那场,本市开办第一个话剧培训班、过五关斩六将的招试场景前。

战友文工团的密友老师,本地第一位电影演员黄爱玲大姐、舞蹈名家吴罡老师、河师大的韩教授等担任主考官。大咖们威严正座,笑容可掬地审选着应考学员。牧野小城里那些郎才女貌的文艺骨干云集于此,气氛活跃中个个勇显神通。竞争却很残酷,因为五十个名额有近干人报名。

场外,新春的瑞雪满天飞。

该这位年龄最小的上场了,主考官突发冷箭:速演小品《冬日生火》。

小考生的小心脏忐忑起伏,脸皮绷紧强装淡定。脑海智库里闪映出现代表演理论鼻祖斯坦尼拉夫斯基的名言:舞台上就是生活中。少年从小偏爱写作,深知剧情构思必须新颖,才能制奇入胜。

红围脖一甩,从里三层外三层待考人的头上借来军棉帽。一哈腰摞了摞裤腰带,双手交叉塞进袖管。装饰成老农民的瞬间,小考生已胸有成竹。

这位劳作归来的农夫,嘴里吐出长长的哈气,摘下了老棉帽。使劲地拍打前胸后背上的落雪,抬脚走进了没有门(无道具)的山村家舍。伸手拉亮了不见灯绳(无道具)的灯泡。环视了一周空徒四壁、没有个女人做饭的家。唉叹一声:再苦干一季,明年娶个媳妇。农夫眼里射了一线光芒,快步地从墙角抱来(虚拟)了劈柴。咔,咔咔划燃了七八根火柴,先引燃枯草再烘燃劈柴,最后一根在烫到手指的哎哟声中,好不容易才将湿柴烘燃。

炉内火苗小青烟多,老汉弯腰棉帽当扇,不停地对着炉口狂扇。青烟却变成了黑浓烟,他努起嘴,使劲吹着没有道具的炉口。

薰得少年不开眼,呛得考生咳嗽连连眼一眯脚一歪,咣当!简易炉翻了

急急地如被追打的丧家之犬,辣眼矇眬地逃出了考场门。

小品博得主考们频频点头,眉梢一挑的密友老师赶紧起身,高声唤他快快回屋:你再朗诵一首诗。有门!应试人暗喜:多数人只让演了一个角色。

小考生捋了捋浓黑的发际,双目直视前方,眼光神采微微上挑(可不是歌星费玉清翘人挺胸翘臀、炯光特高挑的那种)。朗诵者小脸蛋上表情丰富,吐吸之中激昂起伏。一行行押韵有仄潺潺而流:天上一白\地上一片白\白雪抹了北方\白雪倾吐着情怀三天后,小考生怯怯地挤进了观榜人群:嘿!真中了。

再来一个!文友们开始使坏了,哄声又起,不让他下台。那得上支香烟才行!老生喘着粗气。嗖!一盒芙蓉王飞上了台。

老生一鼓作气,唱起了自已写的歌:

《风中望一眼》

作词/风帆

秋叶吹落我窗前

飘离不记有几年

不恕你无情

我不愿移情别恋

虽忘记了诺言

风中只想望一眼

飘窗的秋叶

吹不散

离枝的孤零早已乱

不为想念

相隔的别太远

独处不相见

风中只为望一眼

记得初见是哪年

下去吧,下去吧唱得太难听咯!

倒好声劈哩叭啦地响了起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