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精选】月 儿 弯 弯

2020年06月1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月 儿 弯 弯 文/韩宝柱(内蒙古) 从春季开始,就没下过透雨。 持续的干旱,就象把整个东北焖在大火炉里。山上路边的草儿,枯萎发黄。免强维持着生命。树似乎萎缩了一节。树枝蔫得象耷拉下垂的手臂,无精打采。长势喜人的玉米叶子,象秋落的大葱,卷曲着,尽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月 儿 弯 弯

文/韩宝柱(内蒙古)

从春季开始,就没下过透雨。

持续的干旱,就象把整个东北焖在大火炉里。山上路边的草儿,枯萎发黄。免强维持着生命。树似乎萎缩了一节。树枝蔫得象耷拉下垂的手臂,无精打采。长势喜人的玉米叶子,象秋落的大葱,卷曲着,尽量维持芯里的水份,与炎热抗争。浇灌过的玉米,郁郁葱葱。与没浇过有着极大的反差。让人看了心碎。太阳一直以来,尽心尽责,把恼人的火焰投向人间。天空飘浮的几朵残云,旱情就象与它毫无关联,无动于衷。蛐蛐儿的叫声,沙哑低沉。车子在路上驰过,烟尘滚滚。人们在烈日下,滴落的汗珠,比桑拿房里汗蒸还要多。一阵风吹来,就象热浪袭身。整个世界几乎被热神主宰似的。

玉米地一片一片的各不相同,有的人家浇完了,有的还在抢浇,甚至不分昼夜的奋战。旱情就是命令。不浇就会减产,甚至决产。一年的收成就无望了。

红姐己经在地里摸爬滚打十一天了,一百六十亩地才浇了一半。疲惫地拖着沉重的水鞋,在玉米垄间游走。手上提着一把铁锹,头上匝着个白纱巾,脸上戴着黑口罩儿。不时的仰天长叹,有时还自言自语,骂着老天爷残酷无情。

她有两个儿女,儿子上大二,女儿上高中。为了供孩子读书,种地收入不够开销。丈夫只好常年在外打工,红姐一人持弄一百多亩地。在村里算得上是个女汉子了。

喂,国军,你好吗?本来拿起手机时是想发一通火的,可一通话怒竭的心顿时软下来。平日高音语调,变得颤柔里带着委屈。你能汇点钱来吗?我有点挺不住了,想雇人浇地。其实既使把钱打过来,她也舍不得顾人。每当孩子传来好成绩的喜讯,又干劲十足。可话又说回来,一个女人家,一个人天天在地里轱辘。也是够说了。

噢,我给你发一千元的红包,你顾人吧,别累坏了!说忙业务,啪的手机摞了。没说几句话电话就摞了,你怎么就那么忙呢?一年多的工资没拿回来。说是投资成包了一个什么工程,在外面闯了几年,试着承包了个什么项目。唉,男人在外也不容易。

红姐摞下手机,又拿起铁锹,钻进玉米地里拨垄。通过水龙管子,水潺潺地流淌着,井水的流量还算可以,一次放六七根垄。

拨完垄红姐一屁股坐在地垄上。心里思付着?国军的电话怎么越来越少,就是通了话。也只是敷衍了事,难道业务就那么繁忙?看手机里的朋友圈,也确实在忙业务。有时还作宣传广告。身边还站着穿着礼仪服装的小姐。看着心里酸溜溜的。

身后浇过的玉米,饱尝甘露。蔫曲的叶子缓慢的挺立变得挺拨翠绿。没浇到的在漫漫枯萎变黄。根处的茎叶燥得象干柴,点火就着。行走时脚面淌过,唰唰作响。面临着严重减产,让人心焦,红姐的心也急得灼热。严重干旱时浇地,说是浇地,其实是种煎熬。在出水口处拨完垄,还要跟随水头流至三四十米远的距离浇齐,到头回去在拨垄。反复往返,干燥的叶子刮到脸上,火辣辣的痛。

突然没了水流,难道停电了吗?红姐拖着 疲惫的脚步向井房走去。

又跳闸停电了。上千亩的水浇地几户同时用电,电压过低,就会跳闸停电。并且有烧水泵的可能。红姐只好去找邻地的刘哥帮忙。

刘哥在地里忙呢。只有顺着爬水管的水头才能找到他。她走到浇过的衔接处,喊道刘哥,我的控制器又跳了,合上还跳闸。你出来给我弄一下吧?。

玉米地里沙沙的响着,噢,又跳闸了?用电量太大了。刘哥头上戴着个鸭舌帽,圆而憨厚的脸颊,被太阳晒得黑黑的。从玉米地走了出来。

快浇完了吧?刘哥问道。

唉,快了。越着急,越有事。帮我弄弄吧。

这时,二陈子正好从地头路过。红嫂,还没浇完啊?晚上我帮你浇吧!就是二陈子嬉皮笑脸的冲着红姐做鬼脸儿

劈开你个二陈子。红姐举起铁锹向二陈子追去,二陈子撒腿就跑。

刘哥把自家的电闸闭了,向红姐的地里走去。按下电钮,井水又喷泼而出。转身骑上摩托车想走。

红姐喊道你不浇了?

你先浇吧,我晚上浇。说完,一加油门,摩托车扬长而去。

说心里话,这几年作为地邻,刘哥没少帮红姐的忙。这次又停下让给红姐。干旱的持继,会使玉米严重的减产。这一百多亩地浇上水,就能得个好收成。红姐感缴地望着远去的刘哥。

天渐渐暗了下来,弯弯的月亮桂上了树稍。水缓缓地流淌着,浇过的玉米又回复了青绿。微风吹来热流中略显凉爽。又十亩地保住了,红姐发自内心的欣喜。

天己暗了,刘哥还没有来。她拿起手机,正要拨打。传来刘哥的摩托声。

刘哥,真谢谢你了。让你晚上浇真不好意思。说着把一塑料袋吃的往刘哥手里塞。我刚吃过了,你也累了早点回去吧! 带上头灯,合上电闸,转身向地里走去。

等一等。红姐忽然向他跑去,一把搂住他的后腰。

刘哥慌了别,别这样

风轻轻的徐来,玉米叶摇曳着沙沙作响,弯弯的月亮羞涩的躲进云层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