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断 了 线 的 风 筝(小说)

2020年06月1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断 了 线 的 风 筝(小说) 文/郑光前(陕西) 1 这天下午,杨平从厂职工食堂吃完饭,正向职工宿舍走去。食堂到宿舍要经过半个厂区,他在绿树成荫,绿化带里鮮花盛开的曲径小道上正向前走,突然女徒弟柳丝从一棵大树后面走出来,站在他的对面叫了声:师傅。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断 了 线 的 风 筝(小说

文/郑光前(陕西)

1

这天下午,杨平从厂职工食堂吃完饭,正向职工宿舍走去。食堂到宿舍要经过半个厂区,他在绿树成荫,绿化带里鮮花盛开的曲径小道上正向前走,突然女徒弟柳丝从一棵大树后面走出来,站在他的对面叫了声:师傅。杨平停住脚步,要问柳丝有什么事。却发现向来热情大方的柳丝今天有点慌张,眼睛向四处张望,象做贼似的,脸也通红,低着头不敢正视自已,神情也有点异样。就在杨平有点不解的一瞬间,见柳丝慌忙向他手中塞了一张小纸条,便匆匆离去。杨平有点奇怪,这柳丝今天怎么神经兮兮的,他的心也绷紧了。

杨平忙展开小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小字:

平哥:半小时后,我在厂门外小树林边等你,我们去散散步。

鬼Y头,原来约我去散步,弄的神神秘秘的,杨年深深地吁了一口气,刚才绷紧的心才平静了许多。

2

杨平是个不善言谈的人,这个北方小伙,刚毅英俊,憨厚老实,今年28岁。大学毕业后,到专业对囗的这家机械厂工作,巳有六年多了,做师傅也三年多。杨平在工厂很有名气,热爱工作,能吃苦,爱钻研,是厂里顶呱呱的技术能手。但最大的弱点,正直传统,怕和女性交往,见女青年不敢正视,小伙还象个大姑娘一样害羞,自己脸先发红,但他脾气很倔犟,至今还没交女朋友。

关于杨平的婚事,车间主任梅红都为他着急。梅红在厂中层领导中很有威信,领导能力强,业务技术精,为人正直,又是热心肠的人,大家都亲切的叫她梅大姐。

梅大姐很欣赏杨平,也很关心这个大龄青年的个人向题,曾几次提醒杨平:你年龄也不小了,该考虑个人的事情了,工作固然重要,建立家庭也很重要,可以事业,爱情两不误,遇到心怡的女孩,大胆去追求吧。可杨平笑笑说:不急,先立业后成家。梅大姐摇头叹惜。

一年前,厂里招了一批青年女工,上岗前培训,由梅红主任负责,十几天的培训接触,她特别喜欢一位来自南方老家同乡名叫柳丝的姑娘。小柳虚心好学,热情大方,积极上进,长的又娇美漂亮。视同乡为亲人的梅红主任特意和柳丝交谈,了解到柳丝24岁,髙职技师学院院毕业,学习机械加工专业。家处农村,还没交男朋友。梅红心就一动,在分配新工跟师傅时,有意要把柳丝安排给杨平做徒弟。

那天,梅红主任把柳丝领到杨平的车床前,对杨平介绍说:小杨,这位姑娘叫柳丝,今年招的新工,培训结束了,从今起,正式为你的徒弟,由你带,明天开始上岗。又对柳丝说:你师傅叫杨平,别看小伙年轻,也算老师傅了,带徒弟很有经验,也是咱厂有名的技术尖子,青年标兵。他带徒弟要求特別严格,脾气倔。跟着他,能学到真本事,不会错。杨平,柳姑娘交给你我也放心。正在埋头研究图纸的杨平略略抬起头,看了一眼柳丝,好似不大满意的说了一句:怎么分一个姑娘?梅主任说:这次招的全是女工。杨平就嗯了一声。

柳丝感觉这个师傅也真够倔的,正眼都没看我,还似乎不大乐意。梅主任笑着拍拍杨平的肩膀:都知道你是一个严师,带过的两个徒弟,出师都能独当一面,都成咱厂的骨干力量。对学徒要求严格很好,但人家柳丝是个姑娘,还要多多关心这个女学徒,相处一段时间,就了解熟悉了。明天小柳正式跟着你干活。然后又一语双关的说了句:祝你俩合作成功。梅主任带着满意的笑容走了。

柳丝站在原地,心想,师傅怎么不对自己说话?好一会儿,杨平才大声说道:明天上班提前十分钟到场,今天,你可以走了。柳丝伸伸舌头说了声:师付,明天见。便回了宿舍做明天上班的准备去了。

杨平曾带过两个男学徒,都是男人,不管怎么,好相处,这次分给自己这么一个大姑娘学徒,心里觉得很别扭,有些不痛快。又想,既然梅主任把人己经交给自己了,只能服从领导安排吧。

正式跟师傅上岗第一天,栁丝提前十多分钟,就早早进车间,来到杨平工作的那台车床前,她毕业前曾在工厂跟过师傅实习过一段时间,进厂又培训了,对操作准备是懂的。她擦了机床,清扫了卫生,摆放好各种工具,一切准备就绪,等侯师傅上班。杨平是提前五分钟到场,柳丝向前问了声:杨师傅早!杨平只向她徽徽点了点头。

杨平正要开机器,却发现柳丝没戴安全帽,生气的大吼道:干活不戴安全帽,咋培训的?最基本的安全意识都没有。这带着严厉的一声吼,让柳丝马上意识到,跟师傅第一天自己就犯了不该犯的常识性错误,给师傅留下不好印象,心里恨自己太粗心大意。

3

杨平对徒弟的严格,在厂里是众所周知的。一是严格;二是不留情面;三是要徒弟枝术学会学精不出差错,对女学徒柳丝也不例外。

柳丝跟了杨平这个师傅,过去一个多月了,柳丝总觉得师傅,常板着脸,不多说话。除了教自己技能,交流有关技术问题、掌握生产流程、技术要领、产品质量外,从不问及与自己有关的个人问题。

柳丝面对杨平,心里是有喜欢又有点埋怨,怕他的严肃,干活拚命;爱他的无私,教技术不保留。杨平感觉到柳丝对他很关心,对他很柔情。但杨平有他的想法,毕竞自己是师傅,不能影响她,不能让她分心。当然他喜欢柳丝,感觉柳丝工作刻苦,积极上进,漂亮不骄气,为人善良。对柳丝他由喜欢到有了真情,但他不形于色,不言在做。

几个月后,柳丝真心爱上了师傅杨平,她很在意师傅对她的表情变化,那怕一个细微的变化,她都会体味到杨平的内心世界。24岁的大姑娘,情感世界很细腻,总盼着能和师傅拉拉家常,谈谈情感问题,但杨平总是一如既往。柳丝有时在心里埋怨这个铁骨铮铮,英俊年青的师傅,真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怪人,不懂感情,难怪28岁还没交上女朋友。其实杨平从开始就暗暗关注她,后来就深深爱着她,那是默默的藏在心灵深处的爱,杨平比任何人都懂柳丝。

杨平对柳丝的态度和感情明显变化是在青工技能比赛后。新来的十几名女青工,上岗半年后厂里进行了一次技能比赛。考评小组由生产厂长、车间主任梅红、技术骨干杨平等人组成。比赛对每个青工犹为重要,她们早做好了充分准备,赛前杨平只对柳丝说了一句: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柳丝觉得杨平给了她无形的自信和力量,便全神心投入比赛中。 这是厂每年的重要赛事,是工人们关心的,大家都关注每个青工的技术能力和心理素质,看那位青工夺状元,现场观看的人很多。青工们个个峁足了劲,精神百倍,都想力争取得最好成绩。

比赛紧张有序进行,比赛很精釆,参赛青工全神贯注,考评人员认真致细,观赛群众暗暗使劲。比赛顺利结束,考评组长当众将宣布比赛成绩时,现场变得很安静,等待决赛状元。组长洪亮的宣布:第一名柳丝。全场响起雷呜般的掌声。当大家见柳丝是一位漂亮优雅的姑娘,掌声更加热烈。

柳丝很激动,但她喑暗关注着师傅杨平的表情,见杨平也正看着她,严肃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还朝她竖起大拇指,让柳丝激动不已。杨平.柳丝两双手第一次紧紧握在了一起,久久舍不得松开。梅红主任笑呵呵来到两人面前:我说过,强将手下无弱兵。柳丝,祝贺你为咱厂今年青工状元。柳丝大声说道:真要感谢师傅教徒有方。梅红又拍拍两人肩头:工作取得成绩,可贺可庆,可我还想吃你们的喜糖呢!逗得大伙一阵欢笑,杨平和柳丝虽有点羞涩,心里确象喝了蜜的甜。

4

杨平把小纸条看了几遍,换了工作服,洗了冼脸,便出了厂大门,当来到小树林边,见柳丝已在等自己。

工厂在市郊农村,周围青山绿水景色优美。这是暮春时节,一个月白星稀,微风习习的傍晚,两个人并肩沿一条田间小道向前走着。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散步,闻着芬芳的泥土味道,听着身旁小溪孱孱的流水声,心情都很愉悦。两人无拘无束,说话也很随意,仿佛回到了儿孩时代。

两人慢慢前行,在一个小坡前,突然柳丝停住脚步,扭身站在杨平对面,静静看着杨平,然后对杨平莞尔一笑,杨平还从来没有这么专注的看过柳丝,今晚柳丝穿着得体,还画了淡妆,身上散发着姑娘特有的香味,啊!原来成天跟他在一起的柳丝那么美,美的让她陶醉。这莞尔一笑的瞬间,他感觉柳丝的笑,那么甜蜜,那么灿烂,那么抚媚,那么柔情,那么有魅力,那么有韵味。犹如春天的雨露,夏天的微风,秋天的红叶,冬天的暧阳。杨平突然恨起自已,恨自己平时对柳丝关心不够,笑自有好心可不给好脸色,也从不正眼看人家姑娘,还凶巴巴的。其实杨平心里清楚,彵早就暗恋着这个心爱姑娘,他从心?是爱柳丝的,柳丝对他的关心体贴,早就感觉到了,而且早已记在心里,但他又真恨自已不象个男子汉。他要改变自己,他想起梅大姐多次的鼓励,爱一个人,就要大胆去爱。今晚他要向爱的人大胆表白,要勇敢去追求柳丝这个心怡的好姑娘。

不知那位哲人说过:人生中,对于爱情,怎样的男人和怎样的女人,都无法摆脱这个几乎宿命的东西。两个心爱的人在一起很甜蜜,今晚杨平温情又坚定地向柳丝倾吐压在心底的话:小柳,原谅我以前对你的态度。:柳丝忙用手捂住杨平的嘴,确深情温柔地叫了声:平哥。杨平拉着柳丝双手说: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所谓理想的爱情,爱的姑娘,但沒有一个人能像你那样在最初的时候打动了我,而且越来越深沉的打动,你一直走进我的生命里,我正为你准备好一生一世。杨平诗一般的表白 ,让柳丝姑娘激动不已。

月光洒满大地,夜晚很美,一对相爱的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分享着人生最美好、最珍惜的初吻。

5

汽车在崎岖的大山间行驶,这是一条修筑在山腰间的公路,上面是悬崖峭壁,髙不见顶,山跟是滔滔江水,透过車窗看到的公路两边,让人感到心惊。杨平一只大手紧紧握着柳丝的一只手,十指相扣,这次两人去柳丝老家,看望父母,这对恋人完全沉侵在喜悦、幸福中。

这是一段很难行驰的山区公路,又是事故高发路段,常有塌方、滚石、滑坡发生。公路宽敞处有公路救援车待命,发生险情可及时处理,保证道路畅通。

汽车突然停止前行了,前方不远处发生了滑坡,正在抢修,司机接到指令,要求疏散旅客。旅客纷纷下了汽车,向指定的安全地带撤去。

就在这时,突然象雷呜声响,山顶滚石乱飞,地动山摇,人们被眼前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一阵慌乱。

杨平和柳丝坐在客车靠后面,刚离开汽车不远,正向前奔去。他们身边一位十六、七岁学生模样的姑娘,被飞沙滚石吓傻了,不知如何是好,停在那里不动,大小石头纷飞袭来。人们见姑娘太危险,有人高喊:快跑、快离开。姑娘惊吓得迈不开脚步,傻傻的。一块巨石从山上飞下,眼看向姑娘砸来,在这千钧一发,杨平一声不好,一个箭步冲去,用力推开吓傻的姑娘,姑娘得救了,杨平确被无情的大石击中,杨平倒下了。瞬间的情景柳丝看得真真切切,她失声大叫:杨平杨便昏过去了。

当柳丝被救醒后,眼前看到的是杨平的尸体被停放在安全地带,听到的是杨平用生命救了那位姑娘痛声欲绝的哭叫声和众人的哽噎声。

柳丝明白了瞬间发生的事,挣扎着站起来,分开人群,扑向杨平,她不相信转眼间,自己和心爱的人就生死离别,阴阳两隔。她紧紧抱着再也醒不了的杨平,仍失声叫着:杨平杨平

一朵乌云遮住了太阳,天阴沉沉,大山悲哀,江水哭泣,柳丝的泪水象断线的珠子。

柳丝慢慢的为杨平擦净脸上的血迹,放正杨平的头,她伏下身去,在杨平的额头留下她郑重的、真挚的、珍贵的最后一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