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君悦吾兮,吾悦君(上)

2020年06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君悦吾兮,吾悦君(上) 文/闻庭孜(江西) 1 江湖自古出豪杰,一剑一功扬天下。三月的江湖,伴随着无数刀光剑影,腥风血雨,正所谓:人在江湖闯,祸从天上降。 寒霜殿殿主寒厉天遭受暗算,身中奇毒,生死不明。殿内气氛庄重严谨,办事之人秩序井然,下人进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君悦吾兮,吾悦君(上)

文/闻庭孜(江西)

1

江湖自古出豪杰,一剑一功扬天下。三月的江湖,伴随着无数刀光剑影,腥风血雨,正所谓:人在江湖闯,祸从天上降。

寒霜殿殿主寒厉天遭受暗算,身中奇毒,生死不明。殿内气氛庄重严谨,办事之人秩序井然,下人进进出出肃静无声。

穿着紫衣绸服,一支翠竹簪挽起簇簇墨发的女子静静立于帐前,而床上躺着位昏迷不醒,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屋中一时静默,过了会,女子声线暗哑的询问道:暮神医,如何?可有医治的方法?

暮聪沉思良久,他试过各种解毒方法,但殿主中的是阴寒无比的阴冰,即使服下千年烈阳花也无济于事。

少主,属下无能,阴冰是尤独亲手炼制,除了他,无人能解。暮聪语带歉意道。

那可是尤独!江湖人称毒圣。于毒,他强。于药,他精。于蛊,他天分颇高。人称阎王笑,阎王见他,都谄笑三分。

一点儿办法都无?寒迦凌不死心地再次问道。

但凡有一点儿的可能,她必不会放弃。她是孤儿,八岁乞讨时被年少成名的寒厉天领回寒霜殿,收为亲传弟子,他倾心教授武学,使寒迦凌年仅十五,功力非凡,受封为寒霜殿少主,如今,年芳二十,武功直逼她师父。对武痴寒厉天来说,她是块不用雕琢的翡玉。

无寒厉天,就无少主寒迦凌。十二年来,她兢兢业业,丝毫不敢放松,三更入睡,五更起身,除却每日一时辰读书习字,其余时刻都是在练功习武中度过。身为少主,她对寒霜殿尽心尽责。身为徒弟,她孝顺敬爱师长。如今师父身中奇毒,她万分担忧着急。

暮聪不敢托大,犹豫地回道:少主,赤烈功至阳至刚,也许可以洗化寒毒,救殿主一命。

赤烈功?还有多久准备时间?

赤烈功是赤仲然独创绝技,从不外传。他本人性情孤傲,长年隐居飞蛾岛,寻他帮忙,绝非易事,必须从长计议。

少主,属下可保殿主一年寿命。暮聪学医数载,医术超凡,一年时间已是极限。

无论是尤独还是赤仲然,寻起来亦极难。寒迦凌烦躁的叹口气,上前细细地帮师父捏好被角道:好,师父就交给你了。

话音刚落,左护法封翼就急急冲进来拱手道:禀少主,殿主中毒一事已有眉目。

寒迦凌腾地疾步到他面前,目光灼灼,厉声道:谁?

回少主,据贱婢招供,是受青剑阁指使。为千雪玉而来。

千雪玉乃寒霜殿镇殿之宝,由殿主代代相传。相传将玉磨成粉服用,可让堵塞的经脉穴络打通,日后修炼可事半功倍。

前段时日,据探子回报,青剑阁的阁主林崔知练功遭反噬,功力剧减,经脉堵塞。青剑阁嫌疑确实很大。

寒迦凌边思索,边走到桌边缓缓坐下,她端起茶杯,翠绿色的杯子被握在白皙的玉手中,二者交相辉映,自成一景。杯中冒出的丝丝白气,挡住了她冷凝的脸。

喝下一口茶水,寒迦凌沉声命令道:暗一、暗二,留此处保护师父,其余人明日随我出发去往飞蛾岛。

是。封翼等人点头应道。

2

月色渐浓,矮树枝头仿佛还浸了点金黄的月光,无风自动。

寒迦凌刚从暗牢出来,心情烦闷,她本想出发前再审问一番婢女投毒一事,却被告之婢女忍受不住刑法自尽了。头还没理出来,线已经断。

岂料她没走几步,就听到马厮传来一阵哎呦哎呦的叫唤。

哎呦!哎呦!大哥!英雄!我不动了!行吧!求求你把蹄子挪挪!好不好!我不敢了!这年头,连畜生都那么厉害!天啊!谁来救救我!我是造了什么孽啊?一年轻男子衣裳凌乱的被一 匹骏马踩在蹄下,他的手乱舞着,就是不敢碰马蹄,因为一动,马就加大踩踏的重力。

待寒迦凌看清具体情况时,心里一疙瘩,快速跑过去检查马儿是否受伤,上上下下巡视几遍,确认马儿没伤着,钓起来的心才缓缓垂下。

能不紧张吗!此乃汗血宝马!日行千里,桀骜不驯,性子极烈,即使被寒迦凌驯服,也不改其野性。寒迦凌对它极其宝贝,取名郎君。

姑娘,能否救救我,让你的爱马挪开蹄子。马蹄底下的年轻男子瞧着她一心只顾看马,心有点凉飕飕的。

一大男子被一匹马威胁,他也好意思说救?寒迦凌轻飘飘的看着他,好笑地问道:哦?我为什么要救一个偷马贼?

小邱,也就是被马擒住的年轻人简直欲哭无泪,他觉得五脏六腑都要被马踩碎,然后从肉里挤出来了。他发誓他一定要改掉喜欢骏马这一陋习。姑娘,在下仅仅是想摸一摸,骑一下你的爱马而已,没别的意思。真的,姑娘,你相信我。他信誓旦旦解释道。

没意思?仅仅?我看直接踩扁你更好。她撇撇嘴,随意道。又加了句:还有,我姓寒,名迦凌。

寒迦凌!江湖上闻名已久的武学奇才,年纪轻轻却可与各门各派掌门人一战的寒迦凌!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小邱啧啧称奇,带些繁星终于目睹圆月真容的激动。

寒姑娘,在下轻功不错,若此次得姑娘相救,我可以任姑娘差遣。他打着商量的口气。

寒迦凌没有马上答复,想了会儿,她道:是驴是马,拿出来溜溜就知晓。这样,你若能追上郎君,我既往不咎,若不能,留下你的命。如何?

小邱顿时一滞,以往他接触的大多是温婉良善和小家碧玉型的女子,突然遇见一个长相英气,干脆利索,心机狠辣的,他感觉很懵,额......好吧。

寒迦凌笑了笑,来回规律地抚摸着马鬃,手下传来细细软软的触感,在月光的照耀下,马儿暗红的毛色更熠熠生辉。她温柔道:郎君,松开。马儿会意,甩甩头颅,在小小的嘶鸣中移开脚蹄子。

唉,人和马的待遇相差万分啊!话说回来,这马灵性极好啊!可惜,主人不是我,小邱遗憾道。

驾!寒迦凌二话不说翻身上马,两腿一夹马背,紧拉着缰绳飞跃而去。

吃了一口子灰,小邱慢条斯理地站起身,理理衣裳,胸有成竹地笑笑,快速运功追赶上去。

月头渐高,四周静悄悄的,唯有夜风呼呼轻啸,一人影在月中疾行,犹如林间鬼魅,无影无形。

怎么样?寒姑娘,我没骗你吧,我赢了。小邱挑眉望着急速前行的人,得意洋洋道,她手执马鞭,墨发轻扬,一张英气十足的脸隐于月色中,荡起无声波澜。

吁!寒迦凌一喊一拉,郎君毫不含糊地停住,马蹄原地踏步,等待主人号令。寒迦凌看了他一眼,凉凉道:好,过可以不追究,但功不能忘了。明日随我出发。

小邱挠挠头,无奈跟上,好吧,是他自己答应受差遣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达成协议后,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暮色中

3

清晨,天际渐红,草叶沾上的露珠仍凝固未化,微风拂过,自摇自动,可爱非常。

出发前,寒迦凌一扬手,整改了命令:左右护法随我出发,其余人留下。

是。众人应道。

小邱期期艾艾小媳妇似的站在她旁边,催问道:寒姑娘,我呢?我去哪里?

寒迦凌吩咐手下:找匹马给他。

四人轻装上路,马不停蹄地往锦州河岸赶去,寒迦凌打算走锦州水路,从夷州穿山而过,后抵达飞蛾岛。

三月的气候,即使是正午时分,也不至于太炎热,虽然急着赶路,吃喝休息也不能落下,行至一林荫路段,寒迦凌下令众人稍作停留。

寒迦凌寻了处阴凉之地,静静盘腿坐下,掏出水袋喝了两口水。

小邱绕附近走了几圈,没什么发现,凑上前疑惑地问:寒姑娘,我们这是去哪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寒迦凌没过多理会他,刚站起身准备给马儿喂口水时,心内一动。

静心凝听,果然一阵细微的响动围绕在四周。寒迦凌嘴角冷笑,来了,真是等不及啊。自从师父中毒开始,她就严重怀疑内鬼,接着婢女自杀,更是疑点重重。此行只安排左右护法跟随,也是想看看能否钓出内鬼。

环视四周,寒迦凌高声冷冷地质问:左右护法,能否告知我,此行路线保密,刺客是怎么找来的?

哼,怎么找来?路线怎么走,走的人不是最清楚吗?

顿时,气氛一阵沉默。

右护法封铎自顾地低头不言不语,左护法封翼倒是脸色慌乱地解释:少主,属下没有,没有背叛寒霜殿。

封铎,你呢?

封铎依旧沉默。

其中,小邱是最蒙圈的一个。

四周一阵悉悉索索地响动,一群身穿紧衣,手执利剑的黑衣人现身,把几人围在一个圈内,如凶狠的狼群围着几只羔羊,伺机捕猎。

少主,小心。封翼警惕着周围,提剑小心走到寒迦凌身边。

刺客众多,寒迦凌也不敢大意,她一边留心观察这几人的反应,一边暗自警惕着。

突然,身旁闪现一短小锋利的匕首,直直朝寒迦凌腹部袭去,好在她早有准备,立马挥剑抵挡,锵。地一声,匕首被震飞出去。

寒迦凌拽着小邱后退几步,小邱功夫弱,唯独轻功还可以,飞蛾岛还没到,她不想他出师未捷身先死。

啧啧,居然没伤到,少主,你的命怎么那么大啊。望着被震飞的匕首,左护法封翼故作惊讶地拍手道。

寒迦凌同样惊讶,她没料到这两人会一起叛变,股股愤怒油然而生,他们敢动手,她便不会手软:左护法,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包括师父中毒?

是,都是我做的。他干脆的点头承认,随后他面目狰狞地吼道:哼,护法,护法,一时的护法,一辈子的护法,你看看我爹,一辈子鞠躬尽瘁,到头来只是个护法。我可不想像他那样。

众人一时无言。

小邱望望刺客,又望望寒迦凌,他很想拉着她快点逃走,因为他被刺客利剑的光影闪的心慌慌。

寒迦凌没注意他的小动作,她眼神指向右护法封铎:他是为权,你呢?

封铎没继续沉默,他咽口口水,语气艰涩的道:少主,对不起,寒霜殿对我很好,可是阿翼更待我如亲兄弟。我不想违背他的意愿。

寒迦凌眯着双眼,讽刺地啧啧,白眼狼两个!

和她废话什么,反正她已经中毒了,抵抗不了多久的。封翼得意道。

中毒!水袋!寒迦凌瞬间脸色大变,她暗自运功,发现心脉微微刺痛,渐渐的,不仅心脉绞痛,腹部还涌上丝丝寒意,惊得她手脚冰凉。强制镇定下来,她嘲讽道:哼,两个蠢货,自讨苦吃。

她可不是任宰的牛羊,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动手。封翼无意多言,怕暗生变故。

语毕,蓄势待发的黑衣人握剑冲向寒迦凌。

忽地,几名寒霜殿的紫衣暗卫执剑从天而降,将寒迦凌紧紧护在身后,疾步上前激战。

乘两方人马搅在一起的空挡,寒迦凌不欲多待,拉着小邱的手臂,声出,唇不动道:走。

早已急得团团转的小邱,一得到指令,立马揽住她的腰身,运起轻功飞跃离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