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竞 标

2020年06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竞 标 文/张美荣(江苏) 古镇曲塘的文化站大楼座落在镇中心地带。大楼分三层,底层是镇开发办的办公室,上面二层属镇文化站。大楼临街矗立。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大楼的东面紧邻中心小学,西面有农商银行及乡镇卫生院。街道上整日人来车往,从位置上看,这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竞 标

文/张美荣(江苏)

古镇曲塘的文化站大楼座落在镇中心地带。大楼分三层,底层是镇开发办的办公室,上面二层属镇文化站。大楼临街矗立。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大楼的东面紧邻中心小学,西面有农商银行及乡镇卫生院。街道上整日人来车往,从位置上看,这儿确实是块经商的风水宝地。

时至年未。镇政府面临着极大的经济压力,那些不在编的单位人员工资的发放属于乡镇统筹,本身就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而小镇工业基础薄弱,财政税收了了无几,连同年底政府各方面乱七八糟的报销支出,有限的财政经费更显得捉襟见肘。新任的俞书记不愧是能人,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卖房子筹款,以解燃眉之急!

于是,顺着一把手的意图,党委会一致表决:出售文化站大楼下面的一间门面,即政府开发办的办公室。面向社会,公开招标。

招标公告一帖出,便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

当地有户卖水果的单友,夫妇俩在镇上经营多年,一直租着人家的门面,总想瞅个机会买间属于自己的,可以一劳永益了。看到招标通告,单友连忙回去告诉老婆,老婆想法和他一致。夫妻俩便紧锣密鼓地将家中多年的积蓄从银行取出,一切必要的准备工作都在积极筹划中,只是没有在外声张。夫妇俩都抱着志在必得的信念,先悄悄地到招标办公室打听了相关的报名事宜。并从招标办熟人处了解到: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两户人家报名参加竞标。一户是修钟表的王三,一户是卖肉的焦二。

得到这条内部信息,单友踌躇了。这内面存在着一层关系冲突,卖肉的焦二和卖水果的单友是结拜兄弟,两家平时相处甚密,大事小事总是相互往来的。如果兄弟俩同时在一个台面上竞争,总觉得面子上有些难堪。从焦二平日口中得知,对方也早有在镇上买间商铺的打算。这个时候哪一方劝哪一方放弃招标,都不好开这个口,尽管平时处得很好。唯一的途径只有认房不看人,公平竞标。哪个标底大,哪个胜出。但单友是个仁义人,在这件事上,他反复权衡。他考虑到兄弟俩当面竞争的尴尬,尽管兄弟俩公开竞争并不有违伦理道德;也无所谓谁对谁错,他怕伤了和气。他想了个折中的方法:请朋友大兵代为报名招标。自己不出面,免去了双方许多面场上的困惑。很快,招标报名处,又多出了一位参招名额大兵。这样,共计有三人参与:王三,焦二,大兵。

招标的那天,三方准时来到招标办公室。招标负责人宣布招标规则:现售的门面房底标为玖万,三方在底标的基础上增加标数,标数最高者中标,现金交易。且三方都不得相互通气,采用纸条填写,即所谓暗标的方式。

大兵根据单友的意图,事先用报纸包了拾叁万壹仟零陆拾进场,准备用此巨额一举击败对手。在此之前,他已经对对方的实力作了充分的评估。他预测对方的标数可能会出到拾万至拾贰万之间。即使肯花血本,充其量也不会超出拾叁万。所以他再加个零头:壹仟零陆拾,肯定稳操胜券了。其实,招标三方都各自内心冷静地盘算着对手的实力,并尽可能最大程度地准确把握自己的投标底线。

未正式投标之前,单友又心生一新的念头:反正对手与大兵不熟悉,大兵此刻如能劝对方退场,就等于没了竞争,大不了贴些小钱给对方。也许这样做,既能达到目的,又能少花钱。虽说硬招自己获胜的把握较大,但那样做只是亏了政府。都是本镇人,哪个有多大实力,平时还是清楚的。

主意己定,单友连忙通过手机与大兵联系,告诉他劝退对方的用意和好处。大兵很快领会了单友的意图,直接与王三及焦二谈判。大兵很会说话。首先向对方阐明,三者相争,最终只能一人胜出。而稀里糊涂的盲目地加大底标,只是巧了公家,有意义吗?不如你们退场,我贴些烟酒钱给你们,算是对你们的补偿,反倒实惠!王三和焦二本来就摸不准大兵的底细,不清楚大兵的来头,在他巧舌如簧的鼓动下有些信心不足。反过头来想想也是,反正最终只有一个胜出,对方的实力又难以把握,胜负难料。不如就此退出,趁机还能敲一笔烟酒钱。一番思想斗争后,王三和焦二有些妥协了。游说第一步成功后,大兵又用试探的方式答应贴他们每人壹仟,两位觉得太少!连呼吃亏,决不同意。

大概人性的弱点最终归咎于对钱财的贪婪。焦二和王三在补偿事宜上都不由自主地达成共识,坚守联盟。要求直至提升至每人补偿柒仟,他们才答应退出。大兵为难了,自己不好做主。又用电话悄悄地请示场外的单友。单友很快地算了笔帐:每人贴他们柒仟,合计壹万肆,他们退场,没人竞争了。只需再缴玖万元底标,算是大功告成。共计只花拾万零肆仟。但若是硬招的话,要花拾叁万壹仟零陆拾,省了贰万柒仟零陆拾,相比之下,还是上策。于是指使大兵:照办!

王三和焦二各自不劳而获轻松拿到柒仟元,高高兴兴地退了场。单友花了拾万零肆仟,顺理成章地招到了这间门面。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大兵仅仅是单友招标的代理人,门面房的产权证上终归要填写单友的名字。单友买房中标以及焦二、王三轻易获取柒仟元的消息,也成了纸包不住火的事,很快传遍了全镇。

一下子,焦二懵懂了!原来一场闹剧,结果争的是自家兄弟的钱!得这个钱吧,外界个个晓得焦二和单友是结拜弟兄,于心不安,更恐被人小觑;不得这个钱吧,自己落得个竹蓝打水一场空,于心不甘。不如,猪八戒上阵倒打一钯!这样既能混淆外界视听,又可心安理得地拿这笔钱,落得个无愧无羞的清白。

焦二夫妇一合计,决定大年三十晚上去单友家为自己洗去非议,讨还公道。

单友一家人正吃着年夜饭,见焦二夫妇怒气冲冲而来,就猜出八分来意。单友仍同往日一样客气地招呼,递烟倒茶。焦二一本正经地质问单友为什么要瞒着他招标,似乎他因此成了受害者,似乎他拿这笔钱受尽了委屈。单友本无意于对兄长反脸,这柒仟元原本愿心服气地给他得,宁可让自家兄长讨巧,也比巧了公家好。岂料焦二如此卑劣,单友激愤难耐:你焦二得了这笔钱之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不打声招呼也就罢了。我单友至今对外又没讲过你一声不是,还当自家兄长看待。今晚你夫妇俩竟上门兴师问罪,反咬一口,仿佛自己遭受了不白之冤。单友觉得,没有必要再苟且维持这层兄弟关系了。他一针见血地反唇相讥:你当初意在得钱,并非买房。要是真心买房,随便别人贴多少钱也不会动摇。现在知道得的是兄弟的钱,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当初瞒着你请大兵出面代为招标,是念在我们兄弟一向相处友好的份上,不忍当面厮杀竞争罢了。焦二夫妇无言以对,脸色铁青,灰溜溜地走了。

从此,兄弟二人情断义绝,各奔东西。单友至今在这间门面中经营着他的水果生意,焦二依旧操持他卖肉的行当。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