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饭 局

2020年06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饭 局 文/张美荣(江苏) 城里的王科长周末晚上要宴请同学,提前二天便通过微信一一通知。时间地点一目了然。 乡下的铁柱也在受邀的同学之列。铁柱是个农民,成天忙于生计。接到邀请,本无意为一顿晚饭特地赶往几十里外的县城。但转念一想:人家这是给自己面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饭 局

文/张美荣(江苏)

城里的王科长周末晚上要宴请同学,提前二天便通过微信一一通知。时间地点一目了然。

乡下的铁柱也在受邀的同学之列。铁柱是个农民,成天忙于生计。接到邀请,本无意为一顿晚饭特地赶往几十里外的县城。但转念一想:人家这是给自己面子,就是再忙,也不能拂了老同学的这片盛情。拒绝了,等于不厚道。于是,铁柱决定按时赴宴。

周末下午,铁柱提前乘车赶往城里。根据微信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家饭店。

走进预定的包间,铁柱先与东道主王科长握手寒暄,又给已到的同学一一敬烟。他自己不会抽烟,每次出客,总不忘身上买包中华,以示礼节。几位正在打牌的都是城里来的同学,不知他们是没有在意铁柱的到来还是没空招呼铁柱,接到香烟只是嗯的一声,头都未抬,又继续专注于他们的卜克了。

铁柱坐到一边喝茶等待。不一会,宾客来齐了。有男有女,一个个衣冠楚楚。唯有铁柱一身土气。因为是同学,多数熟识,也无需相互介绍。王科长满面春风地安排座次。不要说,上座一定非同学中身份最尊贵的莫属。一位气度不凡的男同学首先被簇拥到主座上。尔后,其他人按职务高低一一分宾而坐,个个显得当仁不让。人人明白,这一切,早已约定俗成。铁柱知趣,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彼此没有拘束,大家谈笑风声。

酒筵开始了。第一杯酒由东道主致词,无非是感谢诸位光临之类的客套。众人齐声附和,一饮而尽。接着就是客人间的互敬。位居上座的自然是众人青睐的目标。那位气度不凡的同学在众人热情而谦卑的恭维声中,直乐得连连举杯,一付春风得意的神色。猜想职务的高低也与酒量成正比。随着一杯杯酒的下肚,气度不凡的同学神色自如,滔滔不绝。铁柱不由得暗暗赞叹:乖乖,如此海量,职位肯定不低!

铁柱一向木讷,不善言辞,被女同学讥为闷骚。其实心里大抵还是明辨事理的。他没有遵从世俗的惯例按职位敬酒。他先敬了几位女同学。他觉得尊重女性是男人的修养。不过,众目睽睽下,又不能让气度不凡的同学尴尬:别的有地位的都主动敬我了,你一个乡下来的同学摆什么谱呢?莫非等我先敬你吗?铁柱不敢得罪,接着从上座敬起。

一番觥筹交错之后,铁柱己有点晕乎乎的了,到底平时缺少锤炼。尽管如此,邻座同学几次请铁柱带酒,铁柱只是笑笑,由他去倒,并不阻止。似乎自己醉了不要紧,千万不可忍视同学喝醉。大家围绕着几位地位显赫的同学高谈阔论,铁柱只是静静地听,偶尔也与邻座搭汕两句。

晚宴在愉快的气氛中不知不觉地结束。众人起身离座,依然意犹未尽。一部分留下陪同几位有身份的继续打牌;一部分尾随那位气度不凡的执手相送。握手再握手,招呼又招呼。仿佛有着道不尽的亲切,有着说不完的友情,相互都不忍离别。

铁柱不懂得逢迎。只觉得有责任帮王科长收拾喝剩的酒和饮料,不能一走了之。他帮他搬到楼下,送至车上,才与之分手。临别,还不忘再次言谢。

目送王科长开车远去,铁柱才默默走到路边,独自打车。没有人为他送行,没有人说一声道别,唯有路灯下孤零零的影子相随。尽管此时他回家的路程最远。

夜幕中,晚风吹得他身上有些凉,直凉到心里。他甚至觉得有些失落!从前同学之间的那份纯真,此刻好像已经变得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陌生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