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女 儿 心

2020年06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女 儿 心 文/川疆兰子(四川) 那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南疆某农场场部的小车早早停在操场坝里,等着送那些去车站回老家的人,这中间也有蓉儿。 那天兵哥来送他,要给他披上他的军大衣,她固执的不肯接受。容儿上车了,躲在角落里,看着兵哥挥动着的双手和蠕动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女 儿 心

文/川疆兰子(四川)

那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南疆某农场场部的小车早早停在操场坝里,等着送那些去车站回老家的人,这中间也有蓉儿。

那天兵哥来送他,要给他披上他的军大衣,她固执的不肯接受。容儿上车了,躲在角落里,看着兵哥挥动着的双手和蠕动的唇线,蓉儿的眼睛湿润了,她不想带走兵哥任何一点东西,不是不想带,而是怕一转身,背负不起那段厚重的情

蓉儿回川了,急急忙忙的。她是家中的长女,是爷爷奶奶疼爱最多的乖孙女。妹妹写信告诉她,自从她出远门以后,奶奶因为思念心切,原来还能模模糊糊看清一点的眼睛,现在基本看不见了。蓉儿很爱她的奶奶,因为姊妹三个,下面有两个妹妹,蓉儿从小一直跟着奶奶长大,那一份情感可想而知。奶奶是书香之女,也懂得一些民间中医的一些土方子,远山远里的乡亲们只要是牙疼,来的时候捂住半边肿脸痛苦的来,走的时候就能高高兴兴的回。为此,乡亲们很非常敬重奶奶。每当有人来看病的时候,奶奶总是叫人坐一会,而自己则拿着一把撬刀去了乡间的田间地头,寻找几味草药,捣烂装在类似一个小罐里,然后抹上老井边的湿泥捂实罐口,然后用小签扎几个小针洞,滴上几滴香喷喷的菜油,然后捂在病人的耳朵上,侧身躺下。用不了多久,就会感应耳朵里有异物的东西在爬出。每当这时,奶奶就会把那个小罐子的东西倒出,然后就在里面找东西,真的会找到一条条针尖大小的小白线虫,还曲展扭动呢!每当这时,奶奶就会哈哈的大笑几声,对着来的乡亲们说:回吧,没事啦!

长大成人的蓉儿,也经常有上门提亲的乡亲,但蓉儿总是回绝。家人知道蓉儿在等,在等兵哥的来信。奶奶叹气的说:那么远!最终,蓉儿没能等到兵哥的来信。因为家庭的原因,蓉儿跟随六舅一家去了武汉,住在大孃家里。大孃是铁路局的工程师,大姑爹是某军分区的副司令员,两位哥哥,也是士官出身,一家人事业有成。而当时的蓉儿在六舅开的峨嵋酒家上班。因为是亲人,所以工作也很卖力,什么活都揽,又是服务员又是收银员,又要帮忙照看小妹妹,每天很辛苦。而大孃则把蓉儿当成亲闺女,又买衣服又买裙子,衣食无忧,如果蓉儿不走的话,也许会有一个好的归宿,有一个称心的工作。也许按照蓉儿的性情,会默默的有一次艰辛的小创业。但蓉儿总觉得心里有些失落,不知为什么总是想回家,或许有种说不清的缘由,也许是山村中的那份牵挂

回家住了一段时间后,蓉儿又去了县密封件厂期间,认识了同厂的姐妹英子,一个从乡镇上走出来的积极向上、爱帮助人的女孩。心里的话有人诉说了,从此姐妹情深一度升温,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英子知道了蓉儿的心事,在一次休假时,说有个小伙很不错,要陪蓉儿去相亲,后来才知道是他哥哥。说不清结果,道不出缘由,一来二往,没过多久,蓉儿结婚了。没有婚礼,没有嫁妆,一切随简,只有一张结婚证书。

英子的哥哥早就知道蓉儿的事情,他是在去蓉儿家里时,多嘴的邻居告诉他的。两人为此经常争吵打闹纠缠不清。

结婚第二年的冬天,蓉儿爷爷去世时,在床底翻到了一沓没有内容的信封,都是兵哥写给蓉儿的,那么信笺的内容呢?是爷爷去镇上带回信后没给蓉儿的,而隐藏的原因,就是不想让蓉儿走那么远,家里需要照应

蓉儿感觉这个冬天特别冷,蓉儿更加牵挂南疆的那个兵哥,兵哥成了蓉儿一生的牵挂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