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冤 枉

2020年06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冤 枉 文/紫霞仙子(内蒙古) 越怕越摊事,这不又摊上事了。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五,我值班(昨天下午已经值了半天班了),白班时间是:早上九点到下午4点,我八点五十就到学校与值夜班的杨大哥交接了。整个学校大院里,只有我一个人,外面的风太大了,已经刮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冤 枉

文/紫霞仙子(内蒙古)

越怕越摊事,这不又摊上事了。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五,我值班(昨天下午已经值了半天班了),白班时间是:早上九点到下午4点,我八点五十就到学校与值夜班的杨大哥交接了。整个学校大院里,只有我一个人,外面的风太大了,已经刮冒烟了,值班室的门窗呼呼作响,真有点害怕,只能自我安慰:有啥可怕的,大白天的!我在值班室里一会儿坐着,一会儿又站在窗前向外张望,真希望来个人陪我说说话啊!没办法,只能与手机为伴了。就这样无聊的呆了一大天。

下午三点十五分,杨大哥来接班了(我好激动,大哥这么早就来了)他说外面风太大了,还很冷,你早点回去吧,晚了该没车了!(学校离我家二十公里)我好高兴,于是就给出租车司机打电话了,车很快就来了。于是我就坐拼车回家了。路上又接了一个人,顺利到家。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可以踏实的吃饭了。值了一天半的班,在外边住一宿,好像好多天没回家的感觉,哈哈,总是不能随遇而安的我,挺难受的。

吃完晚饭,感觉有点累,于是就躺了一会儿,刚躺没多久,突然来电话了,拿起手机一看是陌生号码,不知道是谁,立刻就接了。

我说:喂,你好,哪位?

他说:我是李校长,我想问问你,今天是你值班,你去了吗?

我说:我去了啊,而且跟晚班杨大哥交接完回来的啊!

他说:那我跟王副校长去学校咋没有人呢?你在哪里了?

我说:我一直在值班室了啊!

他说:你在哪个屋了?

我说:女老师宿舍啊!那不是值班室吗?

他说:我俩可拍了好多照片啊,门都是锁着的。

我说:你们几点去的啊?

他说:我们三点多去的。

真把我搞懵了,我就一直解释说我确确实实去了。可他说:那是我眼睛瞎了呗!哦,我的上帝,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怎么解释都没用,他就认为我没去,让我无语。那边挂了电话,人家不听我说了。

我很委屈,一天半的班白值了,屋里很冷,大衣都脱不下去,罪也白受了,怎么办?心里好慌乱

强压住内心的愤懑,静下心来好好缕缕头绪,想了一下,可能是跟杨大哥交接完后他们去的?对,校长说了他们是三点多来的,应该是我已经交接完了之后的事了。于是我就给杨大哥打了电话,问问清楚。结果正是那回事,杨大哥我俩交接完班,他就回家吃饭去了,就在这个时间段,校长来了。怎么办?让杨大哥跟校长解释一下吧,只能这样了。于是,我就又给杨大哥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还好,杨大哥很理解我当时的心情,二话没说,就给校长打了电话,说明情况。说实在的,到最后,校长信不信我也不知道,我真希望他调监控看一看,洗清我的不白之冤啊!

心里很不舒服,一向认真的我,小心又谨慎的值个班,竟然会冒出这样一档子事来。工作上从来都没马虎过,一年到头,一天病假事假都没请过的我,在校长眼里,我成了啥人?他就是这样评价我的?真的挺委屈

过后我一直在想,校长来学校检查工作,随时随地都可以来,很正常,让我无法理解的是,你来了为什么看我不在,不当时打电话给我?而是晚上六点半了,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才给我打电话说这事?什么意思?什么目的?居心何在?我百思不得其解。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