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赵 叔 与 刘 婶

2020年06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赵 叔 与 刘 婶 文/徐兰英(安徽) (上) 小时候的一天夜里,我被一阵劈里啪拉的鞭炮声惊醒,父亲说,不好了,肯定是刘婶家的顶梁柱倒了,说完打着电灯走出了家们。 父亲走后,母亲安慰我们姐弟几个不要害怕,说父亲帮人干活去了,那时,我不懂得什么叫怕,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赵 叔 与 刘 婶

文/徐兰英(安徽)

(上)

小时候的一天夜里,我被一阵劈里啪拉的鞭炮声惊醒,父亲说,不好了,肯定是刘婶家的顶梁柱倒了,说完打着电灯走出了家们。

父亲走后,母亲安慰我们姐弟几个不要害怕,说父亲帮人干活去了,那时,我不懂得什么叫怕,什么叫不怕,熄了灯,继续睡我的觉。

第二天,我还以为刘婶家的顶梁柱真的倒了呢,跑到刘婶家去看,只见她家里许多人,时而夹杂着哭声,原来是刘婶的丈夫走了,丈夫是死于气管炎病,因年轻时没钱治落下了病根子,丢下了两个年幼无知的孩子,大的五岁,云朵,女孩,小的三岁,铁蛋,男孩。这以后刘婶的日子怎么过呀?村里的人都为刘婶捏一把汗,大伙出力的出力,出钱的出钱的出钱,总算把刘婶的丈夫盘上了山。

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无法忘却失去丈夫的痛苦,每当她一个人的时候就偷偷流泪,毕竟丈夫还那么年轻,但看到一对儿女,心里又充满了希望。

以前,刘婶丈夫在的时候,体力活都是他干,刘婶只是在家里操持家务,带两个孩子,可现在屋里屋外粗事细事都她一个人做了,累了休息一会儿,不再去指望有人了,或许根本没有指望。一个月下来,刘婶憔悴了许多。

看她日渐憔悴的面孔和消瘦的身影,村里好心人也经常劝她想开点,人死不能复生,如果有什么合适的男人嫁了,免得带两个孩子太辛苦了。可刘婶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她怕委屈了孩子。

说实在的,她更忘不了他,忘不了他对他的好,忘不了他们在一起甜蜜的生活,虽然这种生活并不长久,但孩子渐渐大了,需要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去抚养他,而自己力不单行,那时她又渴望再找一位,哪怕是搭个伙把她做个伴都是好的,至少说话有人听,有人懂。所以她的心里又是矛盾的,但无论怎样,都要接受命运的安排。

转眼三年过去了。三年来,刘婶孤苦伶仃,一个人田头一把,地头一把,家里一把,家外一把,不说别的,每天从一里来路的四方露天井担水回家吃就已经够她累的了,有一天下大雨,路面很滑,刘婶左手打着伞,右肩挑着水,不注意踩到了青苔上,摔了一跤,两桶水全泼光了,幸好人没摔到哪里,她站起来,身上的衣服全沾湖泥泞,她又一次拾起桶来到井边,用桶往井里盛水,这时候她想少挑一点,免得在路上又一次滑倒,可是来回这么远的路,挑少了可划不来,她还是撑了满满的一桶水,吃力地将扁担挨上肩头。

正巧这时候被隔壁村的一位赵叔看见了,正好他放牛路过这里,看到刘婶满身的泥泞,吃力地挑着一担水在泥泞的山路艰难地行走,顿时怜悯之心涌上心头。

大妹子,把桶放下,我来帮你挑水,我正好路过这里。

不用了,谢谢你,我行呢。在一位男人面前,刘婶私毫不显示懦弱,表现地异样坚强。只见她强装有劲的样子,大踏步往前走,其实她的肩早就承受不住了。

还是我来帮你挑吧!我比你力气大赵叔抢过她的扁担,瞬间转到自己的肩上,一担水对于一位劳力来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不一会儿,一担水如同两只轻捷的小燕子飞到刘婶家的缸边,赵叔又迅速地把水倒进了缸里,然后起身告辞。

谢谢你

不用谢。

刘婶目送赵叔远去的影子,脸红到了耳根,本想留赵叔在家吃饭,可孤男寡女的,怕影响不好。不过下次挑水不能再麻烦人家了。

可是第二天刘婶挑水又碰到赵叔了,刘婶不好意思,对赵叔笑了一下,说昨天多亏了你。

没关系,顺路。

顺路的人多的很,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帮你

那是

第二天挑水,刘婶怕水挑多了水溢了出来,只挑了半桶水。正巧这时候,赵叔又碰上了。

来,我帮你挑

不用了,我自己行。尽管刘婶不让他挑,赵叔还是挪过扁担,把两个半桶的水倒掉,撑了满满的两桶水,担在自己肩上。刘婶空手跟在他后面都没他走的快。回到自己家里,看到满满的一缸水,心里特别的感动,留他喝了一点茶水,但心里还是希望他快点走,怕夜长梦多。

就这样每天下午挑水,刘婶都会碰到赵叔,赵叔都会帮她挑水,时间长了,刘婶对赵叔有一个初步的了解:赵叔是隔壁村的,一个特别勤劳的庄稼汉,弟兄五个,他是老大,因家境贫寒错过自己谈婚年龄,父母死的早,老大为了弟兄几个没少吃苦,如今没有成家,几个兄弟也都放在心上,只是帮不上这个忙。

初夏的一个夜晚,天上洒满了星星,有些闷闷热。赵家弟兄几个摇着蒲扇在外面乘凉,妯娌几个也在一块聊天,不知什么时候聊到刘婶的头上,有人说她命真苦呀,童年时代就死了爹,现在男人又不在了。

那女的实在可怜,我都帮她挑几回水了。赵叔把他帮刘婶挑水的经过说过弟妹几个听了,妯娌几个都笑好事多磨,问老大可有这意思,如果有帮他俩搓合搓合。

这一说赵叔还真有这个意思呢,他选择了一个花好月圆的日子,与小弟妹一起来到了刘婶家。刘婶先给他们泡上两杯热腾腾的茶,顺便讲起那天挑水的事,说感谢还来不及呢,还是赵家小娘子开门见山,说了今天来的目的。刘婶这才正而八经用心打量眼前的这个人,虽然是隔壁村的一个熟人,但没有真正的走到一起,不知道他心地、品行如何?但直观告诉她,他不像一个坏人。

赵叔也看了一下刘婶的眼神,仿佛看出她的心思,但却不知道在他俩之间是不是有缘份,如果没有缘份,再怎么搓合都是徒劳。

我还有两个孩子,孩子是累赘。

不,孩子是家庭的希望。不知啥时候,没有文化的赵叔也变的这么会讲了。

赵叔想:她家两个孩子能接受我么?

刘婶想:我有两个孩子,他不嫌弃吗?

当赵叔再次去她家的时候,刘婶很快把这件事挑明了,如果自己不能给他生孩子,问他还是否在乎这份感情。

赵叔说年轻时所有的美好都错过了,人到中年也不在计较什么了,有一个家就知足了,选择一个女人不因为她有孩子。这话说到刘婶的心窝里去了。

不后悔吗?

除非你后悔。

在开始一段感情考验后,他们才开始真正的交往。刘婶说话有对像了,地里头又多了一个劳动的人。左邻右舍看到了,在刘婶耳边夸赵叔的好,每次刘婶听到他们的夸奖,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他们也想搓合他们,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下)

这样一来刘婶家气氛就不一样了,赵叔隔两三天来一次,每来一次都不空手,都给两个孩子买些好吃的。刘婶的儿子最喜欢吃山楂果,赵叔每次来都买一大袋,吃完了,换一个别的,小家伙见面后总是叔叔长叔叔短的,有时还吵着要去赵叔家去玩,他母亲不让他去。

小女孩也懂事,虽然赵叔每次来买的东西,她都让给了弟弟,总认为弟弟小,迁就点。

初次得到两个孩子的喜欢,赵叔非常高兴,这也是他当初最顾虑的问题。以后跑的更勤了。

以后来就空手来呗,不要花钱了。

小孩子嘛,好玩,要哄着。

可孩子不识惯。

大了就好了。

赵叔想,来了买点小东西不算什么,主要是真心地对两个孩子好,才能换取老来时他们感恩,刘婶也渐渐感觉到:这个眼前的男人良心好着呢。

农忙季节到了,赵叔基本不怎么回去了,一心帮刘婶在地头,田里干活,天热了,有时弄得满头大汗,也不回去休息,累了也从不叫一声苦。他做事就一个习惯,做就把它做完。大伙都夸刘婶有眼力,遇上了这么一个勤劳的人,希望她们好好过日子。

赵叔辛勤的汗水没有白流,自责任田到户,刘婶家没一年收到好庄稼。可今年,她家的庄稼就丰收了,稻谷卖了两千多斤,棉花也卖一千多斤,山芋、大豆、花生产量也是去年的两倍。

刘婶把稻谷与棉花卖去的钱还了她丈夫生病在银行的贷款之后,给赵叔买了一套新衣服,晚上在夜灯下给赵叔做了一双新鞋,赵叔头一次得到女人的关心,感到非常的幸福。当天下午,他把那套新衣穿回家,弟妹们都说好,这以后做事更有积极性了。

刘婶也知道赵叔以前受的苦,或许他们是同是天涯沦落人走到一块了,每当孩子们玩去了,刘婶特意做些好吃的给赵叔吃,免得孩子在的时候嘴馋。赵叔更心疼刘婶,说她以前受了委屈,把好吃地又让给刘婶,两个人眼神里充满了爱怜,但最后还是让赵叔吃了,他是男人,体力活重。有时一家人吃东西你让给我我让给你,推让不休,旁人还以为吵架呢!

刘婶对赵叔好,,赵叔也心甘情愿为这个家做出贡献。次年正月,他们正式结婚,成为合法夫妻,婚礼没办,只是领了一个证。

这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了,有家,有孩子。房子家当依然是当年刘婶娘家的嫁妆,刘婶说要把它换掉,免得触物生情,赵叔说什么都不在乎,在乎的就是她那个人。

有了家,赵叔不再是东吃一餐西吃一餐,衣服再也不用自己洗了。接下来,他决定先把牛卖掉,卖了钱添置一些农具,然后种几亩田,让刘婶在家养些鸡,种些小菜园,田里赚的钱存着,家里赚的钱管开支。

刘婶觉得赵叔这想法好,给家让他当了,赵叔这时才成了真正的主人。

孩子也渐渐大了,开始上小学了,学校离家一里多路,都是宛延盘曲的山路,赵叔与刘婶商量,把两个孩子一道送去,免得丢工在家里带。

刘婶说好想法,报名那天,赵叔推着自行车,前面是女儿,后面是儿子,过路的人看了,都夸他有福气,还以为是双包胎呢!

到了学校,因为小孩不足龄,校长要家长签字,赵叔在上面签了一个大大的赵金两个字,校长问怎么不与他孩子一个姓,赵叔把他的经历又简单地介绍了一遍,校长才明白赵叔原来是一个继父,不管继父与否,只要是孩子的监护人就行了。

回来的路上,赵叔心里很别扭,但他不想把这事告诉刘婶。

孩子上学了,赵叔又多了一件事,每天早上按时送,晚上按时接,刘婶骑不来自行车,这艰巨的任务也只有他一个人完成了。

孩子放学回来还要写家庭作业,刘婶一个字不识,赵叔小学毕业,教两个小孩还是行的,不管放学后他有多忙,教小孩写作业都是雷历风行。每当孩子把考了满分的试卷交给赵叔,赵叔像打了胜仗一样,满是成就感。

寒冷的冬天到了,赵叔依旧送两个孩子上学,可不愉快的事发生了。那天,小男孩与班上一位同学玩耍,不小心把班上一位同学头碰了一个大包,那同学哭着回家告诉了他的母亲,他母亲随口说了一句赵叔不是他父亲。那同学来到学校,就骂没有爸的野孩子,刘婶儿子气不过,给他一巴掌,顿时那同学鼻子出血,事情闹大了,双方面家长都来到学校,处理的结果是赵叔家赔那同学家一百元钱。

这下刘婶气坏了,一是心疼那一百元钱,二是不该自己孩子打别人。

可他骂我是没爸的野孩子。叔叔不就是我爸吗?

打的好,免得他下次再欺负你。赵叔极力保护这个与他没有一点血源关系的孩子,把他当作自己亲生的一样,不受半点伤害。

不管外界是否岐视,只要孩子眼里不分就行了。如果真是自己孩子的错,赵叔严格教育,绝不放松。

渐渐地两个孩子大了,也懂事了,很少淘气,每天都是姐姐带弟弟上学,每天放学,姐姐又把弟弟带回家。严寒酷暑,不让大人操心。赵叔誊出更多的时间在家种地,并且还承包了别人的责任田。赵叔多种些田地,收入也相应多些。

田地多了,活就多了,下雨天都没的歇,刘婶也不光是围着家转了,也在田头帮赵叔一起做。累了,他们坐在田埂歇会,赵叔抽一根烟,刘婶喝一杯水,两人有说有笑,生活滋润并快乐

刘婶家收入也高了。年底,把各项经济收入合在一起,除了开支还余几千块钱。赵叔想趁孩子小把房子改造一下,如果钱不够,问亲朋好友借一下,要不了几年就会还上的。刘婶不管赵叔怎样安排,都听他的,这也是对他极大的信任。

次年正月,赵叔家把旧房子拆掉,盖起了一百多平米的两层楼房。当时,也是我村的第一座楼房。不是说别人家没钱,而是他们就没这脑子,看到赵叔盖楼房,村里随后就兴建了第二家楼房、第三家楼房

房子盖好了,也是解决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但生活压力还是大的。两个孩子又上了初中,学校在县城中学,除了昴贵的学费,还要住宿费与生活费。一个星期,都要缴一两百块,可凭在家扣泥巴头的赵叔与刘婶,无论怎样也负担不了两个孩子上学。

刘婶的女儿看到母亲在地里劳累的身影,还有赵叔为了这个家消操劳了许多,就准备辍学,帮家里人干活,让弟弟读书。

赵叔看透女儿的心事,然后语重心长地说:傻孩子,没文化的人可怜,像我与你母亲在田地干活有能有什么出息?你读书如果考取了那也是自己的饭碗呀!

孩子郑重地点了点头,可还是不忍心看到他们为了自己在田里含辛茹苦的样子,初三那年,她偷偷地跑到一家私人小饭店当洗碗工。

正当那天家里收割稻谷,打稻机轰轰作响,家里人忙的热火朝天时,学校校长来了,说孩子一星期没有上学。

赵叔像晴天霹雳,衣服都没换,骑个自行车就跑,在县城挨家店找,刘婶也在家着急,心里埋怨这个死丫头,回来非给她揍死不可。

赵叔找了一天都没找到,两条腿都跑酸了,头也晕了,饭也吃不下,一天下来,人老了许多。刘婶也急坏了,自家孩子怎么这么不省心呢?第二天,当东方刚刚吐出鱼肚白,赵叔就起来找了,他不希望孩子怎样,只要孩子平安就行了。

又找了半天,好不容易在一个小巷子找到了。赵叔抡起一巴掌,准备打她,可又缩了回去,毕竟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他舍不得打。

云朵,跟我回去!。

我想挣钱给弟弟攒学费。

你现在就是给我好好读书,别找什么理由。

孩子回家了,母亲先是骂后是劝。第二天,赵叔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把她送到了学校,并向校长保证,孩子以后不再逃学。

通过这次教训,云朵的学习更上进了。可是由于课缺的太多,成绩还是跟不上其他同学,赵叔又找人给孩子留了一级。第二年,她以全县第六名的成绩考上省城一个中专学校,赵叔与刘婶俩也终于松了口气,但经济负担更重。

儿子于次年九月考取了县普通高中,他天分不是太好,但知道怎样努力,知道努力才是改变命运的必然途径。

儿子高中三年,赵叔与刘婶更紧张了,村里看赵叔做的可怜的,叫他放弃小孩子读书,回来帮他一起干活。赵叔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读书。在赵叔眼里,自己没什么文化,他格外把知识看的重。

功夫不负有心人,刘婶的儿子高三复读一年后,考取了省金融学校,毕业后分在一银行工作。

孩子有出息了,两人终于扬眉吐气。

十年后,两个孩子都成了家,在县城买了房子。

现在,赵叔与刘婶两个人虽然脸上爬满了岁月的痕迹,但他们依然和和美美,相亲相爱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