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变 态 的 爱

2020年06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变 态 的 爱 文/紫霞仙子(内蒙古) 一个离城市不太远的小山村,有这样一对剩男剩女,男的叫田亮,女的叫小芳。田亮是医生,小芳是小学教师,可能因为都是大龄青年的缘故吧,也可能因为都是一个村长大的,没处多长时间,俩人就举办了婚礼。 婚礼也很简单,两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变 态 的 爱

文/紫霞仙子(内蒙古)

一个离城市不太远的小山村,有这样一对剩男剩女,男的叫田亮,女的叫小芳。田亮是医生,小芳是小学教师,可能因为都是大龄青年的缘故吧,也可能因为都是一个村长大的,没处多长时间,俩人就举办了婚礼。

婚礼也很简单,两家的亲朋好友,再加上他俩的同事们,一共也没几桌,一起吃顿饭,证明他俩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可就在新人敬酒的过程中,突然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小芳的同事小刚,在单位关系相处的不错,一直与小芳姐弟相称,为了给婚礼增添点喜庆气氛,他说让新郎唱首歌吧,然后他再喝下这杯酒,此刻新郎脸红了,沉默一会儿说,不会唱歌,说啥也不唱,小刚感觉有点尴尬了,怎么圆这个场啊?同事们也都不知所措,只能起哄了!此时小刚说,要不这样吧,我唱,你喝吧!说着小刚就唱起了歌。唱完了歌,该新郎喝酒了,可新郎竟出乎意料,端起酒杯冲小刚脸上就泼了上去。随手把酒杯使劲往桌上一摔,不偏不斜,正好撇进烫菜盆里,菜汤溅了大家一身,他嘴里还振振有词说,磕碜我呢?在场的同事们都不之所措了,这可尴尬了,新娘也懵了,瞅瞅新郎,再看看小刚,也是无语了。就这样,婚礼也算是不欢而散了。

婚宴结束后,小芳很不理解田亮的做法,对他在婚礼上的表现也很生气,于是就问他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可怎么都没问出他发脾气的原因,没办法最后还是原谅了他。就这样,婚后生活开始了,俩人还好,算是先结婚后恋爱吧,感情越来越深,相亲相爱的。一年后,小芳生了个女儿,起名叫圆圆,三口之家,其乐融融,幸福满满的。

很快女儿圆圆已经到过百天的日子了。小夫妻俩商量好了只请自家亲戚,只摆了两桌酒席。婆家和娘家的兄弟姐妹及长辈都来祝贺了,都送上祝福,酒席很顺利,大家喝的开心,吃的尽兴,酒席圆满成功。都各自高高兴兴回家了,小两口配合默契,紧忙收拾完厨房,也上炕准备休息了。

俩人躺床上唠起嗑来,对今天来祝贺的家人们的表现品头论足,说完大姐说二姐,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田亮的姐夫李敏,小芳说,他可真会说话,一看就心眼多没等她说完,田亮就突然变了脸说,你是不是看上他了,怎么说起他你那么高兴呢?他比我强是吗?说着说着把手就伸过来掐住了小芳的脖子,小芳一点都没有防备,根本不听小芳的解释,越掐越生气,就越使劲,小芳开始拽住他的手,拼命拉扯,但无论怎么用力都没能拉开他的手,最后也无力挣扎了,掐了有一会儿他才松开手,小芳差点没被掐死,半天才缓过来,也没跟他理论,有气无力的扯过孩子的小被子铺好,想抱起正睡着的圆圆,要回娘家。刚伸手去抱孩子,田亮就一把拽过她的胳膊,又开始大打出手,一顿拳打脚踢,小芳被打的昏厥了,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差点丢了命啊,好长时间才醒过来,差不多半夜了,她感觉浑身疼痛难忍,回忆起来事情的经过,她有气无力的,眼泪不住的往下流,喃喃自语的不停的说,为啥,为啥?可此刻的田亮,听着小芳的哭诉,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旁边用被子蒙着头,一动不动,更是一声不吭。

小芳不明不白的挨了打,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于是她就想问明白是为什么,她就伸手掀开了他身上的被子,看到他闭着眼睛,看得出来他没睡觉,在装睡呢,就问他,你为啥打我?我哪里做错了?你说,你说啊她怎么问,他就是不吭声,夜已经很深了,她忍着内心的疼痛,怕吵醒熟睡的女儿,不敢大声哭出来,所有的委屈随着泪水打湿了枕头。

煎熬了一夜,终于亮天了,小芳吃力的强挺起身体,身边的女儿圆圆也醒了,哭出了声。小芳费尽力气给孩子冲了奶粉,喂饱了孩子,自己简单胡乱的整理一下乱蓬蓬的头发,带上口罩,跟往常一样,抱着孩子出门了,准备把孩子送到托儿所,然后去上班。可今天不一样的是她没吃早饭,更重要的是她抱不动孩子了,刚出门没走多远,她就走不动了。赶巧路上遇到了邻居李婶,小芳就求她帮忙,把孩子送到了托儿所,自己就去上班了。其实李婶一看就知道是咋回事儿,就没敢多嘴。托儿所的阿姨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也没敢问。小芳强忍住悲伤,眼角还带着泪,来到办公室,趁同事们还没有人来,她赶紧洗把脸,感觉眼角很痛,忙照镜子一看,眼角淤青,已经肿的掩饰不住了,怎么办?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只好找出了墨镜戴上了。幸亏办公室抽屉里一直放着墨镜,小芳坚强的性格,一般人比不上。很快同事们都陆续上班了,她赶紧去了班级,没被人发现。

到了中午,她也没回家,自己去商店买了面包凑合了,下午仍旧在班级待了一下午,这一天实在是很难熬,终于到了晚上下班时间了,看见同事们都走了,才敢走出教室,她赶紧去托儿所接孩子,本打算接上孩子回娘家住,可没想到的是,孩子已经被田亮接走了。

这可怎么办?她想了想,真的不忍心丢下女儿,可实在是不敢再回到那个让她差点就丢了性命的狼窝虎穴般的家了。只能忍痛割爱了,索性就回娘家了。

一进娘家门,爹妈就都看出来了,不用问也知道是咋回事了。小芳也只能强忍住内心的伤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妈妈在流泪,自己忍着不敢放声哭,哽咽着说,日子不能过了,得离婚了。小芳的爸爸妈妈都是老实人,平时也不爱跟邻居交往,女儿的婚姻出现这种状况,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也只能顺着女儿了。妈妈心疼的说,都敢动手打你,不跟他过了,把孩子要回来,跟着他也是遭罪。小芳一听妈妈提起她的孩子,心就揪着疼,此刻她就更想自己的女儿了。渐渐的,天黑了,小芳也没吃进去几口饭,放下筷子就闷闷不乐的离开餐桌,来到窗前往窗外望去,她实在是想女儿,惦记自己的亲骨肉啊。

田亮把女儿抱回家,也不知道啥原因,这孩子一阵阵哭闹着,他怎么哄也哄不好,索性就不哄了,放炕上让她使劲哭起来,哭着哭着可能哭累了就慢慢的睡着了。看着睡着的圆圆,也开始心疼起来了,他想来想去,还是硬着头皮去丈母娘家接小芳了。

到了小芳家,就跟小芳赔礼道歉,说自己错了,打人不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当时情绪失控,以后再也不会动手打她了一通道歉,反复强调再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可让小芳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挨打。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她就边哭边问田亮,可田亮就是不回答她,说回家再说。小芳也是心疼孩子,就把一肚子委屈都咽下去了,气也慢慢消了,就跟田亮回家了。

小芳跟田亮回到家后,心疼的抱起孩子,忍不住泪流满面。田亮看在眼里,也疼在心里,把这娘俩拥在怀里,也是泣不成声了。

这就怪了,平日里感情一向很好的小两口,也是知疼知热的,为什么下手这么狠呢?在小芳一再追问下,田亮终于说出了打她的原因,就是吃他姐夫李敏的醋了。难怪呢,从此,小芳再也不敢提李敏的名字了,再也没敢跟李敏家人有过任何交往。他俩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小日子过得也是有滋有味的,一起逛街,一起操持家务,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时间飞逝,转眼间女儿该上小学了。每天都跟妈妈一起放学回家的女儿圆圆,今天就偏偏要求放学时让爸爸去学校接她,她说她的同学丽丽就是由爸爸接她回家的。为了哄女儿开心,田亮就答应了女儿的小小要求。于是,田亮就掐着点来到学校大门口,等女儿出来。等了一会,就看见小芳带着女儿,旁边还有一个男老师一起有说有笑的从办公室的大门口走出来。田亮看在眼里,心里顿时就不是心思了,脸又阴沉下来,等她娘俩走到学校大门口,女儿看见爸爸在门口等她呢,高兴的赶紧跑向爸爸,嘴里不停的叫着爸爸扑到他怀里。可此刻的田亮哪有心情理女儿啊,沉着脸,领着女儿往家走,一路上也没理小芳,小芳也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可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家三口,很快就到家了。

一进家门,田亮就开口问小芳,跟你一起出来的那个男的是谁?你俩在说啥呢?看你俩有说有笑的,挺亲热啊,你咋没跟他去呢?越说越过分,越说越生气,没等小芳解释,他伸手就揪住了小芳的头发,又是一顿拳脚女儿还不知道咋回事,只看见爸爸在打妈妈,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可无论女儿怎么哭喊。都没能阻止这场恶战,小芳也连哭带喊带挣扎此刻的田亮,像疯了一样,恶狠狠的往死里打小芳,小芳已经筋疲力尽了,跪地开始求饶了这一次,小芳浑身是伤,特别是脸上,嘴角已经在流血了,眼睛也有些看不清东西了,整个人都站不起来了

小芳遭受了这样的毒打,求救无人,求生不得,心灰意冷说,你打死我吧,我也活够了!

不知什么时候女儿去找邻居李奶奶来了,李婶见状,心疼的把小芳扶起来,帮她坐到炕上,伸手拽了枕头,帮她躺好。此时女儿都吓傻了,连哭都不敢出声了,坐妈妈身边只是淌眼泪。李婶也不敢说啥过分的话,只是说,啥事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啊?

这次小芳心里明白了为啥挨打,打得她不能去上班了,请了一周的假,在家养伤,不敢出门,连娘家都没能力回了!田亮发泄完了也就没事了,然后就又向他赔礼道歉,又是给她找了大夫,开始挂吊瓶,又给她做好吃的,这一顿献殷勤,让人无法理解。小芳为了孩子,还是选择原谅了他。

就这样,接下来的日子里,小芳一次次被打,一次次的原谅他。只要发现她跟任何一个男的搭话了,或者是跟任何男人聊天了,或者是下班回家晚了,他就多心,他就想入非非,他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动手打她,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了二十多年。她已经习惯了,也麻木了,遍体鳞伤的她终于等到女儿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她也退休了,她终于受不了他了,于是就离开了他,离开了他的魔掌,离开了这个让她伤痕累累的家,从此他到处找她,可是再也没能找到她。

谁都不知道小芳到底去了哪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