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狷 狂 刘 生

2020年06月1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狷 狂 刘 生 文/吕颖(陕西) 刘生是个有本事的能人,和妻经营照相生意。 幼时,他上山下河、爬树掏鸟,堵人烟囱、挖地道逮狼,削陀螺打四角,也时常一人,站在墙根眯着眼睛晒太阳。最大的爱好就是一回家,不是写作业,而是拆卸家里所有电器。 收音机,大人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狷 狂 刘 生

文/吕颖(陕西)

刘生是个有本事的能人,和妻经营照相生意。

幼时,他上山下河、爬树掏鸟,堵人烟囱、挖地道逮狼,削陀螺打四角,也时常一人,站在墙根眯着眼睛晒太阳。最大的爱好就是一回家,不是写作业,而是拆卸家里所有电器。

收音机,大人刚买回,三个频段随着指针的调换可以听到不同的内容。村里人稀罕,他爹不断地接待三三两两听响的人,后来图省事干脆挂在门闩上。这下刘生可以大展身手了,零件卸了一地,喇叭生生扒下来,电路板和机身分离,电池骨碌碌滚在一边,把刚从地里回来的爹妈吓了一跳。他爹火冒三丈,抡起手掌就打。一个好端端的收音机,败在这小子手里。打,活该。按理说,这下刘生的脾性该改了吧。可刚过两天,家里的石英钟也被大卸八块,刘生妈的蝴蝶表蒙子被起掉,刚买的缝纫机愣是被尸首分离。还打呀,不行,庄稼人也知道凡事都是说下场的,就连国与国之间也不是打下场的。孩子是咱心头肉,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地劝,可刘生耷拉个脑袋,半天冒出一句话,我就想看看里面啥内容。

初中一毕业,刘生一门心思迷上了摄影。小小年纪是省内摄影协会头儿,到处跑着参加影展,一次次捧回大大小小的奖,他家的一面墙上全是他的奖状、证书、奖杯。小有名气,长大成家,气质高雅的妻是设计专业的本科高材生,可让刘家出足了风头,惊羡之语不绝于耳。

一天,聪明的妻盯着丈夫捣弄的几部照相机、手机、电视遥控板、电脑,有了主意:孩子要生了,咱开一家照相馆,分工合作,我帮人化妆、装饰婚车,你照相、剪裁、洗相、做饭。

刘生全国各地跑腻了,很想静下来沉淀沉淀。他夸下海口,他一开店,让街道上几家店都要喝西北风!说干就干,装修店面一律是高档建材,从铺地板,刷涂料,室内设计到施工,再到购买幕遮,摄像器材,全由刘生一人完成。他的妻子负责设计,构图,选材。两个人珠联璧合,双进双出,夫唱妇随,艳羡旁人。刘妻帮新娘子化妆,彩车,新郎倌一等的傧相党看了,结婚也到刘生店里来,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地口口相传,让刘生处处挣风头,真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开店日,知名书法家赠与惠风和畅,他涎脸求四尺斗方,内容是自己拟的,人拗不过给他写了我命由我不由天,设计专业本科毕业的妻就恼,说他没文化大嘴巴。一阵风吹过,纸片吹到了地上,刘生哈哈大笑拣起来,搂着妻子朝众人打躬作揖!

儿子降生,刘生成了海马爸爸。妻是剖腹产没有奶水,他半夜三更起床为儿子热奶。一有闲暇,带老婆儿子出去,桃李粉白,舟中摇橹。有时领着婚纱摄影的夫妇去风景区拍外景,精心照一组赏心悦目的图片,后经筛选拷贝洗相,成像效果绝佳,近几年婚纱摄影行情好,满意的人们亲朋好友间口口相传,方圆几十里人争相排队让他拍照,照相馆的排队人数二三月排到年末,刘生一时声名鹊起!街道老照相馆关门打烊,二流子儿子骑自行车到各村各寨打游击了。

刘生做饭也有一手,他切萝卜丝,哒哒哒不紧不慢,一时时就切完一个萝卜,丝丝细得能当针使;西红柿炒鸡蛋,更是一绝。鸡蛋得是鸡的隐现血丝的头窝蛋,西红柿用开水一烫手一拨拉就褪了皮,锅里一丁点纯菜油(家里亲自种了几亩菜籽,油经当地小油坊压出来,香)。他左手捉鸡蛋,轻轻在锅沿上一磕,拇指稍用力,吧嗒鸡蛋就摔进了锅。姿势优美,动作利落,绝不拖泥带水。刘生懂生活有情趣,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刘生有一弟。父母和老二过,心有点偏。人都说手心手背全是肉,可手背的肉能和手心比吗?手心不见风不见雨,而手背却是冷风艳阳,一个字糙呀!可刘生硬是给弟盖了楼房,父母腿脚不便住一楼。为此常惹妻怄气,丈母娘火爆脾气,一进门就骂女婿,女儿辛苦操持家,凭啥给气受?刘生搬出太师椅,沏好茶水,伺候老人家坐。等她骂完喝水间隙,他一改刚才的谦卑,对着门外看热闹劝架的街坊四邻抱拳作揖,各位请回,刘某要处理一哈家事。

众人哗地散开。

刘生拉开玻璃门一步站在门外:妈,我结婚这几年待你咋样?

好着哩,夏送凉席冬买袄。我是我,我女是我女,嫁给你就是给你欺负啦?你气我娃就不行!丈母娘就事论事,也是个明理人。

那,长门子姨,你把你娃领回去吧!

关中道的风俗习称,两家没接亲,男方管女方母亲叫姨,一接亲,就要改口叫妈。刘生结婚几年孩子都有了,这突然一改口,把丈母娘惊地站起来,刚才要散去的乡邻又被唤了回来。

咋,让把我娃领回去?女人的脸红到了脚后跟,你再说一遍?

把你娃领回去,给我连个饭都做不了。他朗声道。

丈母娘拉女儿,这是逆天呀,走!刘生妻偏偏不走,噘个嘴,妈,我心眼小。一天到晚不进厨房。都怪我......丈母娘脸通红没吃饭就气囔囔回家了。

俗话说天命难违,就在刘生的生意日益火爆,夫妻和睦,儿子在小学上学年年三好学生时,刘生的身体出了问题。一天,妻炒了几个拿手菜,端在桌上让孩子叫他爸。刘生捂着胸口,吃得特别少。一连几天躺在床上不起,说胸闷气短,猛一咳嗽有血丝。刘生情知不妙上网去查,一人去医院检查,大夫说到北京肿瘤医院吧!他回家来,一声不吭,病历没下车就撕碎吞进了肚子。该吃饭时吃饭,该睡觉时睡觉。妻忙得不可开交,问了几次,他都说没事。刘生在网上咨询了三个行业内权威专家,会诊后制定出一整套救治方案,该吸氧他开车去拉氧气瓶,该打吊瓶就自己在家里打针,还自己去药铺抓中药,再自己熬成汤。妻问他喝什么药,他说没事,最近神经衰弱老睡不好!妻子要他住院,他淡然一笑:把身体给那些大夫练手艺,不如我来治自己病,妻子拗不过他,按时给丈夫煎药按时伺候丈夫吃药。时常和丈夫夕阳西下,在石榴树旁的小径手拉手谈笑、散步。最近一次问诊,刘生知道自己离世上没多长时间了。

一年过去了。按照医嘱,刘生多活了三个月。这些时日,他早起做好家人早餐,一天三晌接送儿子。早上去菜市场买菜,对妻说熬乌鸡汤养颜,排骨汤补钙。

晴天一个霹雳,刘生倒下了。惊恐万状的妻痛苦不已,抱住丈夫泣不成声,他安慰妻子说是家族病。我一生狂涓,幼时坏了家里电器长大赔父母一套楼房。初中生没念过多少书娶了有气质、做一手好菜的大学生当老婆。做生意买房买车,红火的不得了!样样事走在人前,街道谁不羡慕。我也累了,改歇歇了。当着舅、父母、弟弟面,安排后事:妻改嫁!`成也照相败也照相`,得病恐怕与投影药水有关,所有器材处置或变卖;房产权归儿子;儿子不孝,不能让父母安享晚年还要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弟多担待!说完,溘然长逝,死时年仅三十七岁。

风萧萧兮易水寒。送葬的队伍里,幼小的儿子捧着骨灰,悲痛欲绝的妻。家里伤心的老人脸上,一行清泪。大地白雪茫茫寒风凛冽,梧桐树呜呜地响着,鼓乐隐隐约约传来阵阵苍凉地秦腔《斩单童》:

呼喊一声绑帐外,不由得豪杰笑开怀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