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苦 难 里 的 青 春(小说)

2020年06月1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苦 难 里 的 青 春(小说) 文/王庆霞(江苏) 只要我们心中希望之火不灭,苦难总是会铸就坚强与隐忍,就像伟大的中国女性那样,始终与生活周旋,始终把生的希望传递下去。 题记 这场突如其来的全球瘟疫,一下子拉近了生与死的距离,在我和妈妈自我隔离的漫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苦 难 里 的 青 春(小说

文/王庆霞(江苏)

只要我们心中希望之火不灭,苦难总是会铸就坚强与隐忍,就像伟大的中国女性那样,始终与生活周旋,始终把生的希望传递下去。

题记

这场突如其来的全球瘟疫,一下子拉近了生与死的距离,在我和妈妈自我隔离的漫长时间里,妈妈和我一起回忆起几十年前的事情,年轻时候遭的罪,一件件往事,同样是关于生死的故事,只是故事主人公仅仅是一个小人物而已。虽然过去很久了,然而世间真情,诸如失去亲人的痛苦,生离死别的心酸却是一样的感受。

(1)

那是一个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故事。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吹拂到安徽农村贫瘠的土地上。1991年夏,哐嗤哐嗤一辆从合肥驶向上海大都市的绿皮车,在铁轨上任性的飞奔着,仿佛在农村与城市之间穿针引线。中国大地上的第一批农民工,就在这一辆辆绿皮车上诞生了。

王大和梁大一家,手上提的,身上扛的,怀里抱的,好不容易挤上了绿皮车。车上的城里人都很讲究,看不起这群乡下来的一堆人。这一堆人上来把这整个车间都占满了。

那一年,王大和梁大的孩子还很小,大网7岁,小网才5岁,怀里抱的丹丹才刚满2岁。

那一年,春晚上,宋丹丹和赵本山有个小品很火,叫超生游击队。于是车上的人也半开玩笑的揶揄道,送这一家子超生游击队的外号。面对这些复杂的笑容,老实憨厚的梁大和王大无法深入解读。

没有地方坐,王大就把包袱扔在地上,让老婆孩子坐在角落里头。这趟远行,王大和梁大是去投奔前几年就去上海的哥哥一家,所以他们两有奔头,不觉得累,只觉得浑身有劲,眼神里都是希望。

(2)

这家的女主人叫梁大。

梁大和王大算是表兄妹,然而王大却比梁大大4岁。王大管梁大的父亲叫老舅。梁大的母亲一共生了6个孩子,所以梁大家的兄弟姊妹多。

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想来这一大家子的吃喝也是非常困难的。然而却没有一个孩子饿死,这也多亏了梁大母亲的张罗。梁大继承了母亲吃苦耐劳的优秀品格,所以几个孩子里头,梁大是最能吃苦的那一个。

在梁大十八岁那年,梁大的父亲决定把他嫁给王大。王大仅用了两袋米,就把梁大娶回家了。梁大的婆婆死的早。那个时候王大才6岁,正是需要母亲的时候。都说长兄如父,王大其实是被哥哥王老大带大的。

结了婚以后,人高马大的梁大,一到王家就很争气地给他们家生了个男娃。在那个年头穷人的快乐来的简单,只要能吃饱穿暖就算是万幸了。娶了媳妇儿家里就有了希望。这下,家里又添了男丁,一家人都很高兴。

公公格外的高兴。这么多年了,家里已经不是头一回添男丁,王老大家的孩子早生在前面了,但是作为爷爷的,还是很开心的。然而,就在一家人还沉浸在喜悦当中的时候,不幸之神的手正在拉开序幕,祸根其实早已埋下。

(3)

原来孩子的爷爷王老汉,一直有肺结核的老毛病。肺痨这个事儿在农村本来就是很忌讳的。

梁大和王大以及王老大他们也经常提醒王老汉,不要跟小孙孙们走的太近。可是话虽这么说,王老汉心里头藏着高兴呢,这哪能憋得住啊。

但凡是在村头巷口得了个糖疙瘩,他都要留给自己的小孙孙吃。他把孙子搂在怀里,亲啊抱啊。王老汉还没有预感到自己将要西去,没有预感到他的离开将使这个家遭遇一连串的不幸。

就在那一年,梁大又生了一对双胞胎男孩,一家人再次沉浸在喜悦当中。可没过多久,王老汉就不行了。兄妹三个,张罗着把老汉的事儿办完了。

虽说大家心里头有些悲伤,但是毕竟老人嘛,岁数也有了。然而紧接着又一件不幸的事情来了。就在老人去世不久,梁大的大孩子也去了。

于是,村里谣言四起,有人说是因为王老汉太喜欢这个孩子了,所以把他带走了。但是梁大和王大还是不敢相信,那么可爱的孩子,那么会说话的孩子就这么走了。还不到三十岁的梁大第一次感受到了钻心的痛苦。她完全失去了理智,不能吃,不能喝,呆坐在那儿,头发耷拉在脸上,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连一向坚强的王大,也失去了主张,瘫坐在地上。后来,村里来了几个人,带了个草席来把孩子这么裹着裹着就给弄了出去。在田间地头找了块地儿就给埋了。远远的望去,只有个凸起的小土包。

(4)

俗话说祸不单行,这不幸的事儿接着发生。

原本以为这个小家已经够可怜的了,然而老天却不让这个小家安稳下来。

梁大的大哥在部队当兵,嫂子是个农村妇女,但手艺还算巧,会做衣服。后来嫂子听说梁大哥在部队篮球打的好,被首长家的女儿看上了。嫂子说什么也不允许梁大哥继续当兵了,赶紧结了婚。

过了些年却没个孩子,小两口都有些着急了。

看到妹妹梁大生了个双胞胎儿子就有些眼红。于是,嫂子就托婆婆开口,让她跟小姑子张口讨一个来养。梁大起先也是不愿意的,她听人说这双生子是要在一起养活的,只要是分开了是不吉利的。

然而他们却拗不过嫂子和哥哥反复纠缠。况且,梁大哥从部队复员回来以后,又在镇上的供销社里工作。那在农村人的眼里头可是香饽饽,那孩子如果跟了他,以后可没有苦日子过。想到这茬,梁大安慰了一下自己,心里头就没有那么难过了。以前车马慢,来回一趟全靠走。梁大巴巴的看着,还不到半岁的孩子,被娘家人在篮子里提走了。

(5)

但有谁知道这一走竟是永别。

如果梁大知道,她是死活都不肯的。

以前村子和村子之间离得远,又只能靠地走,所以几个月不走动也是正常的,经常是有红白喜事儿才走动走动。谁知道才半年又传来了噩耗:孩子走了!

说来也奇怪,这双胞胎就是不好养。剩下这个过了没多久也走了。

梁大彻底受了打击,感觉整个人都垮掉了。她呆呆的坐着不说话。大家伙都让她哭出来,于是梁大才呜呜的抽泣起来。这个风雨飘摇的小家,在短短的几年内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么多不幸。

把两个孩子埋了以后,梁大像变了个人似的。她的脾气变得极度焦躁和易怒,稍微激怒一下就会暴跳如雷。

后来,有人说梁大的神经受了刺激。

(6)

于是村里就有人传言说,是梁大的命不好。

在农村,有许多不成文的说法,有人说如果借别人的孩子过来转转运或许就好了。

王老大家里一连生了六七个娃儿,但是夭折了一个女娃,最大的孩子比梁大也小不了几岁。王老大瞅着梁大家发生的这些事儿,就准备把最小的儿子让梁大抱去养了。但是这回梁大没有答应,原来是妯娌之间关系不好。

然而,隔壁张大家说让梁大帮忙带一段时间,梁大却同意了。这一带,带了一年多。带的孩子会走路了,会喊妈妈了。说来也奇怪,梁大在这段时间还真就怀上了。谁也不知道她肚子里怀的是男还是女,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是个孩子,一个健康的孩子,梁大就心满意足了。

于是,梁大从夏天盼到秋天,又从秋天盼到冬天,肚子里的孩子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

等到足月后,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天蒙蒙亮。一阵咕呱的啼哭声,铿锵有力,像鼓点一样深深敲在梁大的心坎上。又像一把尖刀,无情的撕碎了破晓之前的寂静。

老天给梁大送来一个女孩子。但此时孩子的性别已经不重要了。虽然,在农村大家都指望生个男娃,然而对于这样一个小家庭来说,他们已经没有这样的奢望了。

此时此刻,只要是一个健康的孩子就好。

(7)

最夸张的要属接下来这个仪式了。

王大跑东家问西家,终于找来一张渔网。

也不知道是他突发奇想,还是听谁说的,他决定用这个网给孩子兜一下。就这样,这个刚出生的小生命,像一条大鱼一样,被放在网兜里。

紧接着,这孩子的名字也有了。家里人管她叫大网。

大网虽是个女孩子,但是在这个家里头却金贵的很。农村都兴认个干爹干妈的,起初这家人也不信。可自从发生这些事以后,他们就宁可信其有了。梁大怂恿着王大给孩子也找个干爹干妈。王大硬着头皮硬是找了隔壁的张大家。

自从有了这个女娃娃,梁大从村东头抱到村西头。村里有人看不惯,一个女孩子家的这么惯着她干啥呀?可是只有梁大自己心里清楚,孩子就是她的命,她不能再失去孩子了。这个用网兜网过的孩子带给她希望。

现在的梁大失去了几个孩子,已经不是当初的梁大了,她现在更加小心,也更加有经验了。哪怕是她在上茅厕,她都要把孩子逼在墙角不让她乱动。

梁大只要听到孩子哭,她就跑过去把孩子抱起来。

说起来也奇怪,这个孩子性子长,比别的孩子哭得久一些。如果你不去抱起她,她直哭得小脸红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梁大怀胎的时候过于悲伤,心里的怨气太多,总之这孩子小小年纪就看着没有一点孩子气。

(8)

听说上海人给女孩子起名字经常起类似于招娣的,就是指望女孩能给家里头带个弟弟过来。

说来也奇怪,这个大网出生以后。没过几年,梁大又怀上了。这回生的是个男孩。这个孩子的名字是顺出来的,叫小网。这样大网和小网的名字连着叫,听起来人丁兴旺。听说有钱的人家更讲究,给孩子起名叫十三郎啥的,这样叫着叫着就显得人多了。

梁大的婆婆死的早,梁大的娘家离得又远,所以梁大生了以后,娘家的人来看过她没几天就全都走了。

那时候梁大家地里有活,家里还养着几头猪,几只鸡鸭鹅。为了喂养这些牲口,梁大也顾不得坐月子,她爬起来给猪煮猪食,大冬天硬是踩在水里头给鸡鸭鹅捞浮萍草。后来梁大身上落下了体寒的毛病。

眼看着一双儿女慢慢的长大,梁大的心这才慢慢的暖过来。梁大又怀孕了。这一回,王大希望再添个男孩儿。

在农村不比城市,男孩是家里的劳动力,家里一个男孩总是比不过家里有多个男孩的。特别是王大看到王老大家那么多的男孩在地里干活,心里头是相当的羡慕。于是王大咬咬牙,不顾梁大的反对,把家里的鸡杀了一只,说是给梁大好好补补。

大网和小网,都是在家里头找人来接生的。但是轮到这个孩子的时候,梁大被送到县城里的医院去了。王大为了照顾梁大,于是把两个孩子托付给左邻右舍照顾,带上铺盖卷儿,带上搪瓷盆就出发了。

可是过了没几天,王大又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左邻右舍都忙着追问是男是女。王大垂着头不吱声,大家差不多猜出了八九分。

(9)

但是这孩子出生没多久,又被梁大的娘家人给抱走了,这回又是梁大哥。

原来梁大哥,家里已经有一个男孩了,但是想要一个女孩。已经失去过三个孩子的梁大,其实特别舍不得自己的孩子。但是一想到三个孩子养活不了,只好狠了狠心让他们把孩子抱走。

1984年开始有计划生育了。

政府的人听说了梁大生三胎的事,说什么也要罚款。环顾四周,发现梁大和王大的这个小家穷得叮当响,唯一值钱的就是一台黑白电视机。于是搞计划生育的冲过来把这台电视机抱走了,顺便把他们家的门板给卸下了。

祸不单行,1991年那年淮河又发了大洪水。家住在淮河下游的梁大和王大遭了秧。大水不仅把庄稼淹的不成样子了,而且直逼家门口,王大不得不用木盆把大网和小网送到安全的地方。

在这之前,王老大早已经举家前往上海投奔小舅子去了。王大早就听说王老大在上海种蔬菜发了财。这回又赶上发大水。把王大逼上梁山,没有退路了。王大下定决心带着梁大和孩子到上海去投奔王老大。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10)

梁大和她的孩子,这是一个很长的关于青春的故事,这又是一个关于生与活的故事。

梁大的青春,没有娇羞,没有呵护,没有鲜花也没有女人的妩媚,有的是活下去的难题。

在农村还有千千万万个梁大和她们的孩子。苦难的梁大,并没有向生活和厄运低头。只是寻找活路的梁大还不知道,她带着一双儿女已经踏上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即将开始新的生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