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桂 花 树 上 的 红 絲 巾(小说)

2020年06月1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桂 花 树 上 的 红 絲 巾(小说) 文/沈岩(江苏) (一) 海岛的夏季,闷热的天气并不多。即使盛夏,中午有点热,早晚却很凉快的。然后,台风一刮,秋,就匆匆赶到了。 这一年有点异常。从八月上旬就连续高温,个把月没一个雨点。水库水塘都见了底。那连队坡上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桂 花 树 上 的 红 絲 巾(小说)

文/沈岩(江苏)

(一)

海岛的夏季,闷热的天气并不多。即使盛夏,中午有点热,早晚却很凉快的。然后,台风一刮,秋,就匆匆赶到了。

这一年有点异常。从八月上旬就连续高温,个把月没一个雨点。水库水塘都见了底。那连队坡上的水井,

系下水桶,都打不上水了。

没法,连队每天却留一个班,到几里路之外的勾山阵地的战备水井挑水。

天气酷热,容易生烦。尤其是夜里,哪儿睡得着,额上、背上都是汗淋淋的。

月色有点发红。连部文书陈静也忍不住到操场边透点凉。他原是九班的兵,正好遇上九班副石柱,亲切的聊了几句。

回房间,陈静好生奇怪。

那不爱讲话的石柱,怎么脸上总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象有一种喜悦想倾诉。后一想,哦,他可能快要入党了。

九月上旬的一天,海边吹过来一阵凉风,全连午睡正香。突然,雷鸣电闪,大雨如泻。持续许久,只听得轰隆一声,连队前的水库大坝被爆发的山洪冲崩了。

午睡起床一看,连队的菜地被冲得一塌糊涂。水库下的公路也被冲塌了一个大坑。山洪,仍象瀑布,飞泻

在稻田里。大伙儿快乐着,用不着去勾山挑水了。

不过,往往在快乐之后,总会藏着谁的不幸。

这回不幸的是九班副石柱。渔村有人告状,说他和女民兵连的秀女好上了,那漂亮女孩可是有娃娃亲的。

(二)

让六班副秘密暴露的,正是这场山洪。那秀女家的菜地,石块包坎也冲塌了。六班副请假到渔村联系民兵打靶的事,又悄悄去秀女家的菜地垒墙。修好了得赶紧走呵,又在田埂坐了。真的不巧,那女孩用粉红絲巾帮他揩汗的镜头,又被人看到,村里就传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石柱心事重重。经常一个人独自静静坐在营房边矮墙上发楞。陈静听说副班长入党的名额被换了,换上的竟是自已。看着石柱那模样,心里难受。可因为入党的事,愧疚,不知怎安慰他。只得偶尔陪着他坐会儿。还买了二个水果罐头悄悄塞给他。

还好,待石柱象亲弟一般的九班长回来了。第二天正是星期天。班长喊石柱一起到连队后的山坡上坐着。

班长没责怪,出乎意料的用一句玩笑打破沉闷:哎,柱子,那个叫秀女的姑娘蛮漂亮!

石柱那绷得很紧的弦松了。

其实,石柱开始也不想去搞联防,怕有闲话,快入党了,不想有闪失。更何况在女孩子面前,总有点紧张。

刚去帮女民兵们训练,额头冒着汗,说话也有点打结。那些女孩背后有点好笑。

没想射击训练示范教学。石柱举起步枪,自信回来了。立姿100米,三发三中,都在八环以上。一下子。把女孩都震住了。

渔村民兵连部的石墙年久失修,有点塌了。石柱不声不吭,没一会儿时间,三搬两敲的,那石墙就整整齐齐。又给女孩们一个惊喜。在岛上捕鱼不算本事,而石匠手艺,那巧劲可稀罕得很。

一次训练休息时,姑娘们在坡上围了一圈,唱着渔家小调。不知谁的主意,竟起哄要他来一个。那掌声让他脸红得下不了台。没法,鼓起勇气,唱起家乡大山里的一首情歌。有时,有些天赋自已并不知道,需要在特殊情况下才能激发出来。石柱的嗓门低沉中有些悲怆,还带有些嘶哑的磁音,姑娘们听了有些感动了。静了好一会儿,才尖叫着鼓起掌来

秀女,这个秀气的女孩,也许就在这一刻喜欢上了他。不过,就在石柱在连部整围墙时,她心里就有些异样的感觉。因为,从背后看,石柱挺象她哥。她哥也有一手垒墙的绝活,只是在一次开山采石的爆破事故中意外身亡。让她有些孤独,自后不爱讲话了。

那天,她鼓起勇气,主动请石柱帮她家菜地冲塌的包坎整修一下。石柱刚点头,她的脸就通红通红,急急转身走了。许久,心还呯呯的跳着

石柱其实并没多想,只是,那秀女用红絲巾帮他擦汗那一刹那,他的心有些融化了!

没想事情闹大了,反而把窗户纸捅破了。在班长面前,石杠索使放开了,说:不知咋的,闭上眼就见着那一条红絲巾,有时整夜也睡不着

陈静不知道班长是怎么开导石柱的。反正,石柱开始冷静下来,眼神不再茫然。虽然,再看不见他呲着小虎牙笑的模样,但训练和班里的工作恢复了常态。

(三)

年后,西南边境火药味渐浓了。陈静和石柱都没想到,快提干的班长,突然在团尖子班比武场上昏倒了,被送上卫生队。

紧接着,全团开始支边动员,连队每个战士都写了血书。

陈静也想去,想在战火中实现自已的文学梦。石柱,更想去。

15个参战名额,连队上报没他俩的名单。但是,指导员又去了一趟团部后,有了九班副

15名党员和骨干离开连队是中午,送别的场景,很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上车前,他们列队庄严向连队敬礼!

随着连长那金属般的口令声,连队干部战士手臂刷地注目抬起。

石柱上车前,与陈静拥抱了一下,掏出一封信,小声说,想说的话,都写上了。你们放心吧!

副班长参战去了。

班长疑为血液病,转院也离开小岛。

陈静心里有些空空荡荡。团里电话通知,让他去政治处帮助工作。在去团部报到的路上,他又把石柱的信掏出来看了。

哥、弟:当兵能遇见你们,是我的福气。

指导员谈话告诉,哥为了让我有一个机会,拖了一天的时间不肯转院。我流泪了,不知会不会影响哥的治疗。

哥那回在山坡上说的三句话,我会记一辈子:

男人,是女人的一座山,一棵大树。

真正的爱情,要经过时光证明。

幸福,靠自已去拼,去创造!

弟,你有文化,人善良。不忘我落难时你的关心。

下辈子,还想和你们在一个班当兵!

放心,上战埸我不会当孬种,不会给连队丢脸,不会给你们丢脸!

陈静每看一遍,心总是酸酸的。

几天后,连部通信员到团里来,给陈静捎来封信。是石柱寄来的。拆开,只有一页,写了几行。

马上要打仗去,十分担心班长的病情。离连队那天,渔村送鱼的姑娘转告,秀女会等着我。那条给我擦汗的红絲巾,就挂在她家那颗桂花树上。如果,我战后还活着,你去看看,告诉我!

这一页纸,在陈静手上沉甸甸的。

(四)

南疆的炮火,牵动岛上战友们的心。先传来一个好消息,石柱火线入党了!

因为军事技术过硬,石柱在边防连任命为突击班长。战斗开始后,随延伸的炮火,石柱带着突击班,率先冲上敌高地,但空无一人,他警觉跃进战壕,对面山头的双联高机暴雨般狂扫过来,身边的一名战友被击倒在地。他在壕沟低腰向右跑了几步,突然快速出枪,几百米的距离,那一枪之后,对方的高机一下子哑火了。

事后,他们悄悄摸上对面阵地,高机掩体内,有一滩血迹。

没多久,参战部队回撤。陈静悬着的心有些放下了。

没料到,班长患的白血病,已发病危通知书了!

更让他震惊的是,石柱在回撤中失踪了!

失踪?意味牺牲,或是被俘!

战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后,才知道连队回撤时,要过一条北仑河。出国作战时,河水只没过膝盖。没料敌方在河的上游突然炸坝,河面顿时又宽又深。部队渡河没有任何器材,行动缓慢。敌人实施尾随攻击。石柱这个班被命令就地阻击,掩护连队渡河。连队渡河后,天黑了,对岸还有零星枪声

两位老兵的生死,让陈静已经焦虑万分。又一重冲击波来了!早上刚到办公室。那处里的群工干事悄悄告诉他,当地渔村有个叫秀女的姑娘自杀了!传与一名参战老兵有点关系。

原来,那秀女姑娘一直担忧石柱的安危。却被家人逼着出嫁。有个老兵在供销社小铺听说,当埸愤愤不平的说,那边不知死活,这边还忙着嫁人!秀女本来就焦虑得很,听说心上人失踪,绝望之下,喝了农药。幸好,被抢救过来了。

在焦虑中等待,真的伤人。

终于,从边境传来消息。石柱在边境界桩附近树丛被发现,他浑身是血,背着一个叫小山东的兵,两人都只剩一絲游气。紧急送到医院抢救。那个小山东醒了,只是一条腿残了。而背他回来的石柱,身中数枪,流血过多,永远长眠在南彊陵园里。

大岛上的部队医院,也在这天传来恶耗,患白血病的班长走了

陈静,泪如雨下。在那团机关的后背山上,他孤身一人坐在山顶,悲怆看着暮色苍茫的大海,残阳如血

一年后,他考上了一所部队院校。离小岛之前,告别老连队,心里还有些纠结,要不要去渔村看看桂花树上的红絲巾?但终于释然,石柱心爱的人都为他死过一回了,况且,石柱战前遗书写了,让秀女替他活着,幸福的活着!

(五)

三十多年后,小岛桂花飘香的季节,陈静悄悄回来了。

虽然,早几年脱下军装。但多少回梦中还在出操、投弹。在连队背后的山坡上,班长和副班长的身旁,远眺正前方的海湾。

老连队已是一片废墟。陈静拨开野草,从一条曲曲弯弯的小道,找到了那个阳光满坡的地方。远离城市的喧嚣,吹着清凉的海风。脑海闪过昔日的悲欢离合,一阵阵酸楚。

班长,副班长,你们在天堂好吗?真的好想你们!

陈静转业后走上从政的路,洁身自好,在官场上自然是另类。种瓜未必得瓜。虽然淡然,但偶尔也有些不平的惆怅。这种事,其实放下也并不容易。这种时候,尤其怀念军营时光和战友情意。

忽然,陈静想起石柱托咐给他的那件事。他下山沿着公路,向渔村方向走去。岛上年轻人都搬迁到大岛上了。村口,只有一个打着瞌睡的老年人,一条倦在他脚下的狗。

他记得秀女家在民兵连部的坡上,但不知往哪个方向走。这时,一阵阵桂花的飘香,让他知道了大致的方向了。向右拐弯,桂花香味更浓了,那连部残垣的坡上,一幢小楼居然有淡淡的青烟。

他快步走到小楼旁,停住脚步,瞬间如遭雷击!

那棵年久而茂盛的桂花树,一条粉红的絲巾在黄花中飘动

多年不再流泪的他,顿时泪流满面。有些失态的心慌,也有些心酸的欣慰。他没有跟秀女见面,也许是,说什么都不妥当。慢慢转身,向坡下走了,到坡下又停着,回头看了一眼。

这条飘动的红絲巾,早已超越了男女情爱,有种令人眩目的圣洁。尤如雪山融化的溪水,把陈静心里的纠结、郁闷冲得干干净净。

沿着海湾走向码头,陈静有种天高云淡的感觉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