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买 房 记

2020年06月1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买 房 记 文 /祁蓉(湖北) 一一本故事纯属虚构,若与现实有雷同,敬请谅解。 如今,在城里买套房是多少人的梦想,更何况是在大武汉,风子做梦都想在大武汉买套房。 去年回老家过年,亲朋好友聚会的模式悄然发生改变,往年迫不及待的以牌会友以赌会友没人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买 房 记

文 /祁蓉(湖北)

一一本故事纯属虚构,若与现实有雷同,敬请谅解。

如今,在城里买套房是多少人的梦想,更何况是在大武汉,风子做梦都想在大武汉买套房。

去年回老家过年,亲朋好友聚会的模式悄然发生改变,往年迫不及待的以牌会友以赌会友没人吆喝了,主人为渲染氛围竭尽全力邀约,大伙谦让得太过反常,但谦让过后不到两分钟,谁人打破僵局转移话题,爆发出了对买房的热议。

七叔为儿子在省城买了个近八十平的一楼两房,七叔慷慨激昂将这两房差不多吹成了四合院。三舅为女儿买了个临江的两房,大字不识一箩筐的三舅谈起临江房秒变诗人,最经典的诗句为:坐在窗前,长江就成了一幅流动的画!风子爹再也坐不住,沉默着喝了几杯寡酒,匆匆拉了风子回家召开家庭紧急会议。

风子爹感染来的买房风与风子太一拍即合。风子买房是刚需,在城中村租个套间冬冷夏热,整天闹哄哄臭哄哄,一岁的儿子不时在病,风子早就做梦都想买房,但只是想想而已,风子对自己的钱袋有自知之明。风子家里四个劳力各自为政,风子爹自个还是有些底气的,这些年,风子爹在外吃的苦流的汗汇在银行卡里,成了很有底气的六位数,十五万不是个小数目,风子爹想,若是媳妇、儿媳妇、风子各有十万,那就好办了,儿媳妇娘家条件好,不定还有更多私房钱,这样一家人联手,七叔他们说的五十万首付应该差不了多少,若万一差点找亲戚朋友借点再还,大家都这样凑的。

农村现都有专门的烤火房,烤火房炉里烧着柴,盖上盖子,烟道接出,又干净又暖和,比空调房都好。风子爹对买房的演说升华到子孙百年大计,亢奋得在温暖的桌面上摩拳擦掌。摸底中风子仨个头就低了下来,风子爹差点崩溃哭出声来,温暖的烤火房一下降为冰窟。

风子娘、风子、风子媳妇一毛钱都没有,而且风子媳妇买手机还欠了六千花呗。风子斜眼瞅了瞅老娘,老娘不老,徐老半娘。老娘是个文盲,却煞有介事戴着金边平光镜,老娘纹的眉纹的唇,面部五官被她折腾得个个都很有仪式感。老娘常常炫耀她的羊绒大衣花了近万,做头发花了上千,手机是最新版,打牌又输了两千。风子在心里抵触,老娘,你的牙好脏呢。其实真正爱美的人必须有一口洁白干净的牙,这牙藏污纳垢,一切的时尚都是白搭。而且风子还在心里骂,老娘,你一个文盲,装什么装,你就是穿上皇后的行头,文盲的标签一样在,况且,我家这样的境况,老娘你咋不悠着点存点钱,老娘白眼狠狠回应风子剐过的眼光,而且低头小声嘟囔,关我屁事。

风子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风子与媳妇都是九0后,两人是小青年刚出来打工就在一起,两人的财政大权一直在媳妇手里,未结婚时不存钱,俩人生活还是充满阳光,这里玩那里吃,还有点言情烂书中的诗情画意,一结婚孩子要来,想存点钱就比登天还难。媳妇也与老娘一样,今一件羊绒衫,明一件连衣裙,后天化妆品又短缺了。孩子一来,奶粉、纸尿裤等等,媳妇买鱼油与钙都是进口的,给儿子添辅食都是以基围虾鲈鱼鳜鱼为主,风子有时抗议,你与老娘一样,都不是过日子的料。媳妇却骂,我已经节约得不行,钱是挣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你若一年能挣几十上百万,我能全部花完吗?风子没敢再往下说,否则又是一场混战。

往者已矣,来者可追,一轮摸底下来的严酷现实,一家人想买房的根基还是风子爹手里的十五万,差之遥远啊!风子娘几天电话响不停,她与她的牌友们在共商大计。几天后,风子娘发话,看房,只管看房,贷款加借款,贷出来的美好生话,首付也可以贷,贷后我们慢慢还,你们还贷款,我们还首付的贷与借。风子娘的消费观一直前曕,此时的气魄与胆识让风子刮目相看。

腰中无钱似病人,冷静下来的风子对老娘的气魄将信将疑,感觉希望就像肥皂泡一样,但心里又对买房充满无限憧憬,买房的诱感让风子用电动车驮着媳妇,马不停蹄将几条街的二手房中介所踏遍,又在浏览器里狂翻,新房的价格让风子望而却步,风子只能咽着囗水仰视,倒是二手房营销员热情得让风子俩个心生惭愧,只要风子自报家门说想买个二手房,各个平台、各个中介所就开始电话穷追不舍,恨不得将武汉三镇翻个遍,将好的中等的次的一一呈现,就等着风子如皇帝一样翻嫔妃的牌。风子心里有数,充其量也只能搞个袖珍版的,风子在心里比较过千万次,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三环外康馨居小区六十多平的两居室。

这六十多平的两居室对风子来说也是个天文数,一百万多点。好在这房是个一楼,有点像七叔描绘的那样,风子已经意淫多次,拆掉门前的公共花坛,拆掉后面的栏杆,搭上棚子,砌上一间,那不定还真整成个四合院,不定还能种菜种花,那还真是城市的故乡。想到这,风子在心里都美笑了。一百万多点,首付加中介和过户费不会超过四十五万,风子爹的十五万是巍峨耸立,也就是风子一家再凑三十万,风子一家即可梦想成真。

贷款一事当然是风子娘一马当先,风子娘一直是家里当之无愧的外交家。风子娘这排场这气度,不识庐山真面目时杀伤力超强,风子娘随便拉几个牌友穿梭于各大银行间,负责信贷的工作人员殷勤得让风子娘优越感满满,银行工作人员哪路人没见过,分分钟弄清你的家底后,态度一下从奴隶到将军,脸上的鄙夷与傲慢溢于言表,还以为你有多大的合作呢?什么资产都没有,贷什么贷?

风子娘与她的牌友也不是好惹的主,对着银行工作人员连嚷带骂,说什么你能贷就贷,不能贷拉倒!哦,一听说我没抵押就比老鸨还翻脸快,我有钱还进你的门?银行工作人员这才意识到这才是吃不了兜着走,估计与风子妈她们论理也算是秀才遇到兵,为刚才的傲慢懊悔着埋下头假装专注做自己事情,不再搭理风子娘几个,经理模样的人顾及正常工作秩序,在旁打干哈哈解释,风子妈几个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台阶,骂骂咧咧悻悻然扬长而去。

正当贷款途径无门,风子娘与她的牌友们也未曾死心。一牌友说网上有各种网商贷,另一牌友立马否决,说有人借一万网商贷,最后利滚利倾家荡产逼上绝路。那街上的财富一条街也专门贷款,东边不亮西边亮,风子娘就信天无绝人之路。跑了几家,可以信用少量贷,贷十万,先扣除手续费和利息,只能拿到5万,而一年还清时,每月需还1万。风子妈开口就骂了出来,婊子养的抢钱?对方那架式一看也是旗鼓相当的人,眼看恶战在即,牌友识趣拉了风子娘逃之夭夭。

这样四处碰壁,风子娘如霜打的茄子一般。风子娘虽说嘴硬,但内心何曾不想帮儿子一把,心里为自己多年不积攒而后悔,心里想着以后还是得备战备荒,幸好还有最后稳固的防线在,找亲戚朋友们借。

这么大数额借钱的事还得风子娘布署,风子爹不指望,缺口一两万,风子爹觉得还可以开口,要风子爹开口借几十万等于就要风子爹的命,什么时候还?风子爹信奉一个萝卜一个坑,有多大本事翻多大浪,再穷信诺是要守的。风子娘则认为,先借了再说,我还不上成子孙债不行,风子负责找几个舅与叔开口借,风子媳妇负责找娘家借,风子娘负责找牌友们开口借。风子与媳妇一听要开口借钱,俩人眉毛瞬间拧成麻花结,低头左思右想,不多时俩人同时长叹一口气。那个康馨居一楼两室诱惑太大,俩人还是默许老娘的想法,决定厚着脸皮放下身段去试一试。

风子媳妇是个孝子,没打算找父母开口,父母也太不容易了。家里哥哥是独子,已过三十还没结婚,这已经是父母最大的心病。父母总觉得,儿子没结婚,是因为家里的硬件不到位。所以帮儿子买完房后,还想帮儿子配好车,若儿子这样成了钻石王老五,漂亮媳妇不定就会飞进门,他们知道,儿子心性太高了,自己一个榆木疙瘩,想未来媳妇既漂亮又聪明还贤惠,如果将配置搞好,不定哪个金凤凰就会择木而居,所以俩老拼命养猪成全,风子媳妇最懂父母的苦,找父母开口也就免了。

一清早天刚亮,风子媳妇径直去找姐姐找舅舅找大姨。中午时分,风子媳妇给风子电话,电话一接通,风子媳妇抽抽泣泣,结果让风子凉了半截,姐姐说,借钱没有,只能赞助两万,还悄声叮嘱风子媳妇千万莫让姐夫知道。大舅说,借点钱可以,那是去买车的钱,一个月后必须还。大姨说,我两个学生上学,还恨不得去找别人借点钱。

风子在电话中找几个舅与叔借钱,几个舅与叔说商量商量。待过几曰后风子再问,舅与叔口径一致,在大武汉买房借钱免谈,那是你媳妇的娘家,哪天媳妇拿你不当人,那算是打了水漂,回老家买房可以借。风子在电话里大声嚷,武汉好啊,教育和未来都好啊,我现在在武汉发展,当然首选武汉。电话那头却冷冷说,有钱在哪买都好。气得风子恨不得摔了电话。

风子娘动脑筋怎样开口找牌友们借钱,想来想去自己也不耐烦了,那天晚上恰巧有桌牌,风子娘不经意将这个问题抛给一桌人,没人接茬,但一桌人不时声声自骂,骂中表明自己穷得没有裤子穿。

风子仨个每日借钱的进度与结果都写在各自脸上,先前兴致勃勃对买房的憧憬,现在残酷的现实中都不再吭声,风子爹的老毛病又犯了,咳嗽得厉害,风子爹年轻时在煤矿感染过吸肺病,风子听见父亲一声声的咳嗽,心里就一阵阵揪紧,风子劝父亲去医院看看,父亲不耐烦摆摆手,过两天就会好的。

这天晚上,风子与媳妇躺下,儿子已经熟睡,媳妇主动将头枕在风子手臂上,这一段时间,小夫妻俩个说话都少了很多。风子媳妇开口:这买房隔几年再说吧,爹的钱我们也不要,他们老了,不能再太下力气,留着养老吧!近些日我反复想,我可以开个水饺店,你不是说我的鸡汤水饺是一绝吗?我们以后再精打细算,这样我俩一年不定能存下十多万,几年后我们也就行了!风子听着媳妇喃喃细语,胸口觉得从未有过的顺畅,是啊,若是这样,若是房价不疯涨,那真的不遥远,风子翻过身,将媳妇紧紧搂在怀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