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听说最后一片树叶落下的时候,冬天就来了

2020年06月1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等 文 /子文(甘肃) 岁月静好,与君语;似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听说最后一片树叶落下的时候,冬天就来了。所以每次路过那条铺满金色银杏叶的小道时,都有人抬头看一看,树枝上还留着几片叶子,事实上,当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树上仍然还有稀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 /子文(甘肃)

岁月静好,与君语;似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听说最后一片树叶落下的时候,冬天就来了。所以每次路过那条铺满金色银杏叶的小道时,都有人抬头看一看,树枝上还留着几片叶子,事实上,当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树上仍然还有稀稀落落的几片树叶,没有人知道谁是最后一片树叶,它可能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深夜唱着自己的歌,跟随着属于自己的那阵风悄悄离开它的枝桠,落于地,销于泥。就像没有人知道,谁是留在心里的最后一个人,也许他来时携风带雨搅的你的心波涛汹涌,走时却无声无息像从未存在,再或者你这心里他觉得住着舒服,来了便不走了,成为了这间温暖的小屋里的常住居民,永久且唯一。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作为北方人,没有雪的冬天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晚上点了盏灯,在暖黄的灯光下看了会儿书,屋里的火炉缓缓烧着,炉子上的水壶冒着热气,柴火燃烧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夜里显得分外清晰,我看了看窗外黑漆漆的一片,隐约能看见山的轮廓。高低起伏的山,寂寞的立在这里,有我这个羁旅的俗人作伴,而我这间在黑夜中散发着光亮的小木屋却是独自存在,城南有旧事,城北有信使,而林深不见鹿,海蓝不见鲸,梦醒不见你,此生长别离。

记得初次见你是在一个温暖的黄昏,太阳马上就要上消失在视野中了,周围的人都纷纷举起手机抓拍这美丽的一刻,我举起相机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你刚好转身,干净的脸上挂着明朗的笑容,红色的裙子映衬着金色的余辉,我原本懊恼你毁了我的风景,再看相片时,倒像是我借用了你的背影。那天的你,遗世独立,是清冷又独特的美丽,马邮的《南山南》里说道他说你所有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大概我与你的相遇便是这样,后来我以送照片的名义要了你的联系方式,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多了一个你,好像心也安稳了许多,我的朋友都说我是不羁的性格,向往自由,厌于规矩,事实确实如此,可遇见你,我第一次想安定下来。

城北有家古老的书店,店主是一个美丽的妇人,她大约有40多岁,却仍然有着20岁少女的风韵,举手投足都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你告诉我那是你的老板,你本来是混迹酒吧的不良少女,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之下结识了这位大姐姐。她据理力争,说的起哄的小混混心服口服,在一片哄笑声中牵着你的手,离开了酒吧,她教你看书,练字,修身,养性。后来你惯于穿到脚踝的长裙,再也不穿短袖v领 ,这让我遇见你时,只知道你秀气干净的脸庞上挂着清澈的笑容,却不知你的长裙里面满背的纹身。你的曾经被一个善良的人用一种温柔的方式掩盖,所以后来的我,只求余生,不问过往。我经常跟着你去书店看书,我看着你把旧书取下来,换上新进的书,贴标签,上书架,归类,抚平书角。那时的你 ,是温柔的,好像夏天的傍晚无意吹过的一阵微风,不偏不倚刚好吹进我的心脏,我喜欢如此恬静的你,胜于喜欢我自己,我带你去爬山,去采风,去拍落日余晖,去看满月,我们在电影院为同一场电影笑过哭过,我们喝过同一个杯子里的奶茶,我们捧着同一本书评价过其中的是非对错,也坐很远的车去一个小巷子里吃过听说很不错的面,岁月静好,一切如愿,日子过得平淡如斯,我一度以为,一切美好都会如约而至。

不知是听谁讲过,这世上越是美好的东西,越难久存,美好的东西总是带着遗憾的缺口。

你知道我的老板为什么收养我吗?

不知道。

因为我长得像她走失的妹妹。

原来书店的老板有个年龄差十几岁的妹妹,在一次去公园游玩的时候走失,家人找了二十多年始终没有消息,老板一直觉得妹妹走失是她的失职,所以盘下了一家书店,一周开业四天,其他三天寻亲。在酒吧遇到摇头晃脑的她时,老板情绪崩溃,好多年了,也许妹妹也这么大了,也许再也找不见了,也许见面也已经认不出了,她手上捏着的三岁小孩儿的照片早已泛黄,这么多年的坚持在那一刻土崩瓦解,哪里有什么像不像,只是给自己找个寄托罢了,于是老板把迷失的她带回了书店,教她做一个温柔的姑娘,也许想挽救她,也许想挽救自己,老板对她无微不至的好,她对老板也始终保持一颗赤诚的心。

也许你就是老板的妹妹呢?我看多了小说,总是觉得这世间有好多不可思议的事。不,我也是有家的。她坚定的脸上带着些许隐忍的表情,是啊,每个人都是有家的。我为我的冒失惭愧,自相见初,我一直是想着娶她的,可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她,她有家我却不知她家在何方,我只知道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彼此是快乐的。可是后来我才明白,两个人想要在一起,仅仅快乐是不够的,她的老板听说贵州地区发现了一批被拐卖的孩子,便收拾行李前往寻找,她也一道跟去了。因为工作原因,我只能在原地等她,后来不知过了多久,书店再也没有开过,老板没有回来,她也是。我想起她曾经说过,她喜欢森林,原始的植物有着纯粹干净的美,值得去爱,值得去守护。于是我带着我的相机去贵州当了守林员,我有了一间自己的小木屋,周围一片一片都是属于我的树林,我未曾告诉过她,我是没有家的,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总是心思比别人要多几分,没有家人的我遇见她便是沙漠中寻见了绿洲,万年枯木发了芽,不幸的人总有着千丝万缕的共鸣,我希望给她一个家,同时妥善安放我自己流浪的心,却不小心丢了她,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送别了我最爱的姑娘,自此天涯孤旅,我无处可栖,又随处可栖。当人人都在谈前程谈未来的时候。总有一群人在用一辈子去证明一些感情,孤独且虔诚。

我还记得那天她走的时候问我:你会等我吗?当时的我犹豫了,迟疑了,一个没有家的我,事事谨慎,处处小心 ,无枝可依又敏感多疑,我为我的单薄自卑,一无所有的我,仅凭一腔孤勇,何以安家,何以同她举案齐眉?当时的我一度以为,像我这样的人,没有立场去谈感情。可当太阳升起又落下 ,树叶绿了又黄 ,春去秋来年复一年,我始终忘不了她的音容笑貌,我才明白,我们来这世间走一遭,是非因果早有定数,我愿在此 ,盼她归,尽余生之力。

那后来呢,你等到你的姑娘了吗?

你猜。胡子花白的老爷爷微微一笑,起身轻轻拍了拍腿上的灰尘,背着手哼着听不懂的小曲缓缓离开了我的视线。

金色的余晖映照着大地,这一刻,风也温柔。有些人生来不幸,却丝毫不缺真情,真心待人者必有人真心以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