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夜 宿 兰 村

2020年06月1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夜 宿 兰 村 文/李世君(江苏) 从徐州乘车去烟台出差,在兰蓝村转车,出了车站,已是晚上六点多钟。看一下列车时刻表,最早一班开往烟台的火车要在明晨四点,也就是说,我们将在这个小站呆上十个小时。 深秋的夜,很冷,车站前的广场上行人稀疏,我和同事就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夜 宿 兰 村

文/李世君(江苏)

从徐州乘车去烟台出差,在兰蓝村转车,出了车站,已是晚上六点多钟。看一下列车时刻表,最早一班开往烟台的火车要在明晨四点,也就是说,我们将在这个小站呆上十个小时。

深秋的夜,很冷,车站前的广场上行人稀疏,我和同事就近吃了点饭,商量一下,决定先找一家旅社住下歇一歇。坐了一天的火车,实在太累了。

天已经黑透,没有路灯,我们踩着石子铺成的街道磕磕绊绊往镇上走,街道两旁的店铺低矮、简陋,有的已经关门,有的还亮着灯,街道上显的空荡荡地。

来到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一家旅社门口还有灯光,我们快步走过去,问老板有没有房间,老板回答说没有了。再问就近有没有旅社,回答说,离这里有一里多路的镇上还有两家。我们看看四周,四周漆黑一片,踌躇一会儿,决计还是往回走吧,到车站看看再想点办法。我们拖着疲惫的步子回到车站,就在我们刚刚走过的地方,不想就有一家客店,让我们心里一喜。

客店是私人开的,店主是个四十开外的中年妇女,披着一件蓝底红花的老式棉袄,木然地坐在桌旁和两个当地人看电视。见我们进来,店主挪挪身子,算是打了招呼,接着问我们住几天,我说我们明早四点的车,只住几个小时。店主就把压在旅客登记册上的闹钟挪开,抓起笔,歪歪斜斜地给我们登记,然后把我们领到后院。

这是一处典型的胶东农家小院,七八间瓦房都黑着,大概还没有住客人。店主默默地给我们开了房门,默默地替我们整理床铺,然后给我们烧水,冲茶,拿脸盆

忙完这些,店主弹了两下棉袄上的灰尘,说了句:歇着吧!就带上门出去了。

等店主走后,我们洗漱完毕,我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又闭了一会儿眼,总也睡不着,想着一些乱七八招的事情。看看同事,他早已鼾声如雷,我干脆披了衣服下床,出去走走。路过门房,我看见电视已经关了,店主一个人裹着棉袄歪躺在床头上,一盏小灯泡在屋里昏昏地照着,只有闹钟声在那里滴答嘀嗒地响着。

我到候车室转了一圈儿,回来的时候,店主已经披着棉袄坐在桌子旁边了。

误不了车的,同志,你们放心睡吧。我答应一声,想着店主肯定误会了我出去的意思。就暗自笑了笑,也没作任何解释,回到屋里,脱了衣服睡下了。

睡了不知多久,睡梦中忽然听到敲门声,店主喊:该起了,到点了。我看看手表,和同事慌慌张张地起了床,店主已把热水凉水兑好,端了进来。

看到店主一脸疲倦,我有些歉意,问店主:你一夜没睡觉?

店主说:闹钟的铃坏了,我怕误了你们赶车,就在床上歪着躺了一会儿。

就为我们两个?

不就你们两个赶车吗?店主反问一句,问的很随便。我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是为这位淳朴的妇女么?还是为这里淳朴的民风?我说不清楚。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