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双 刀

2020年06月1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双 刀 文/江小鱼(浙江) 近日,传言皇上准备出兵北伐漠北,清除蒙元余孽不知国公如何看? 你看你我年岁老迈,难道皇上还会派你我上战场吗? 那是,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皇上要用的乃是国公郡下的兵 哈哈哈,你多虑了,相国。如今皇上已经不是曾经的朱重八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双 刀

文/江小鱼(浙江)

近日,传言皇上准备出兵北伐漠北,清除蒙元余孽不知国公如何看?

你看你我年岁老迈,难道皇上还会派你我上战场吗?

那是,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皇上要用的乃是国公郡下的兵

哈哈哈,你多虑了,相国。如今皇上已经不是曾经的朱重八了,哪还会缺我手下几个兵呢。

如若他偏要呢?

那我便不给就是了。

哈哈,国公慎言。

  

(1)

洪武十五年,高高坐在奉天殿龙椅上的朱明大帝传了几个亲近的武将进宫议事。

宫门落后,原先的拱卫司便摇身一变,成了天子近部,成了大明每个子民头上一把镶着皇权的刀。

此后,拱卫司便再不是小小的仪仗和侍卫。

而是锦衣卫。

貌是身穿飞鱼服,腰悬宫禁牌别佩刀,手持金瓜或斧钺;行是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上问皇亲国戚,下斩佞臣小人。耳目遍布全地,手口直达天听。简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就是那把刀。

蒋瓛,你告诉朕,你觉得胡惟庸、蓝玉如何?

这臣不敢妄言。

你说话倒是轻巧胡相和梁国公,当初陪朕打下偌大江山,是开国功臣,朕对他们很是信赖。

胡相和梁国公乃社稷之才。

社稷之才现在不是了,他们老糊涂了,他们总忘不了我是放牛的朱重八。

皇上息怒。蒋瓛一下子扑倒在地,战战兢兢的跪在这位天子脚前。这句话说的轻,但里头的意思却重的很。

皇上是对胡相,梁国公不满了。

当年北伐漠北,国公抗旨不出兵,皇上却并未问责,反倒是叫凉国公好好将养身体,如今想来,那时皇上就动怒了。

听说最近他们在筹备给朕祝寿,蒋瓛,朕很欣慰,你帮朕,也给他们备个礼吧。

是,陛下。

(2)

大人,胡相及其全族已皆数收押。

好,宋总,你带人前去梁国公府。

是,大人

梁国公,胡相,你们再权势滔天又如何,不过,也就是皇上养着的两条狗罢了。

让开!让开!锦衣卫办案,闲杂人等速速回避。

你们做什么,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我是梁国公,谁让你们抓我的!

对不住了梁国公。不过圣旨是皇上下的。具体缘由,您还是去诏狱问胡相吧。

诏狱

皇上!皇上!臣冤枉,臣怎么可能和胡相谋反,圣上英明,切莫信那蒋瓛狗贼的胡言。臣是被构陷的!还望皇上明查。

蒋瓛老贼,你竟敢拦着我见皇上!

胡相,梁国公,二位从龙之臣,竟然密谋造反,皇上正震怒呢。你们还想见皇上,真是痴人做梦。

蒋老贼,若不是你从中作祟,设计构陷,皇上怎会如此,你以为在我们府中埋藏了那些武器,就可以诬陷忠良了吗?让我见皇上,待我向皇上讲明,定叫皇上要了你的脑袋!

哦?我等着。来人,命人严加看管,莫不要出了闪失。

是!大人。

胡相,你说,如今我们该怎么做?

不用做什么,等死罢了。

你我又并未谋反,等死做甚?

谋反皇上说我们反了,我们就是反了。你我早该想到这天,天子怎会忍受卧榻之侧他人酣睡。

竟竟是如此。天子呵呵,朱重八,你好狠的心啊!

胡惟庸、蓝玉两案,株连且四万。这是朱元璋挥下的第一刀,是刀的开刃。

大人,吴公公带着禁卫军往诏狱来了,大人,发生什么了?

宋总,等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别出来。往后锦衣卫,就交给你了。你切记,君无戏言,君言如戏,切记!快走!

(3)

洪武二十年,朱元璋下令焚毁锦衣卫刑具,所押囚犯转交刑部审理。

指挥官蒋瓛被皇上下令处死。

原因不明,在一天夜里,死在了诏狱。

听说是因为胡惟庸、蓝玉之案。

这样一旨下来,曾经不可一世的锦衣卫就变成了京中赋闲职的大笑话。

朝中上下都测圣意说,锦衣卫怕是完了,那位登了帝便颁暴政,使酷刑,免了农人赋税,将一班沙场同征战的开国老臣,杀得几乎一净的大皇帝,要将这个他一手扶起来的夜刀子收鞘了。

你说那位是不是,打算废除锦衣卫这帮鹰犬?

不可妄言不过,若真是,便是极好的。

这样的对话,刘德这几日在办差行走时常常都能听见,说是不可妄言,但是都眼巴巴的盼望着头上这把刀早日能被撤下去。

但刘德不这么觉得。皇帝大老爷的意思,他不懂,也不敢懂,但只要一天,他在锦衣卫还活着当差。锦衣卫就还没倒。

(4)

刘德是洪武八年间的济南小秀才,中了秀才后苦读多年仍未中举。家中祖父曾任史部书令史一职,只一心望着有生之年,族中后辈能任个朝官,不没了刘家门庭。

因此硬拼了家中资产,将刘德塞进了吏部,做了个月选小官,免了科举之路。

刘德,你要记住,你身上背负的是重振刘家的重担。刘家,只能靠你了。

是,孙儿记下了。刘德抬头,看到祖父强打着精神,一手撑在桌上,定定地向前看着。目光像是在看自己,又像是透过自己,看向不知何处。

  

(5)

刘德就这样上京了。

此时锦衣卫还正是风光,刘德下差途中往往能看到三五个锦衣卫,穿着墨黑绣纹的飞鱼服,穿梭在各部之中。时不时还能瞧见他们押着曾有幸拜会过的大员匆匆而过不过那往日悠然自若,雍容闲雅的朝廷命官,这种照面下大多是衣裳散乱,满面汗津毫无体面了。

许是私占了良田,许是收了底下贿赂,也许是得罪了锦衣卫吧。刘德悻悻在心中想着,不过他只是个芝麻大点的官,这些事同他毫无关系。

只要天下还是太平,皇城根里的主子没变,这锦衣卫总轮不着自己挨上。

(6)

好景不长。

刘德还是赶上了锦衣卫。

倒不是刘德的本事,乃是官场失意。

不过也难怪,刘德本就没什么大志,考了个秀才也是侥幸碰了运气,实则什么为官之道同僚之情概是不懂,不过去史部当了三两年差便将吏部的同僚得罪了个干净。

此次终是惹恼了顶头上司,被上司一番周转,寻了个由头将这个倒霉刘德调去了锦衣卫做了从八品小事官。

刘德啊,本官看你在吏部也历练了有些年头了,你看,将你调去锦衣卫如何。从八品,可比在我这做小小的缺官好的多。

刘德看着面前坐在堂上的昔日上官,看着他坐在那里,和自己说话,眼睛却没施舍一点给自己。

是,多谢大人栽培。

好了,退下吧,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明天就不用来吏部了。

是。

从八品,也不过是朝廷多养的一条狗而已,何况是在现在的锦衣卫,这样的官职怕是连狗也算不上。

如今的锦衣卫不比刘德刚入吏部的时候了。君心难测,谁也不知道短短几年间为什么本来皇上用的趁手的刀,就被弃了。

刘德也知道这不是个好差事,不过又能比在吏部差上多少呢。反正祖父只要自己做个朝官,虽然现在锦衣卫不似从前,但也是天子直辖,名头甚是响亮。

皇帝大老爷总不能亲手折了这刀吧,大不了前途难走些。

(7)

刘德虽无才无志,却是个有情人,一心念着家中城南一家书画店,掌柜的女儿。寒窗苦读时的两小无猜,如今来了京城,,刘德心中也一直惦记着。

巧的是,年关一过,正逢上洪武大帝缩减锦衣卫编制。一些没什么大用的锦衣卫小官都被遣散了。

真是应了天意,又应了心意。

大人,这些时日多谢大人对下官的照拂,下官此次回乡,不知几时才能回京。还望大人多保重。

刘德,你且安心回乡。你这人如何我看在眼里,眼下我们锦衣卫度日艰难,也从来没见你抱怨过。他日若是圣上再用锦衣卫,我宋总,定保你回京。

刘德在此多谢大人。

趁着这洪流刘德归乡去了济南府,做了个知府的小捕快。

回来济南,刘德便仿佛活了过来,顾不得什么述职,什么回家,只忙着奔去了城南追心上人去了。

(8)

洪武二十六年,申明其禁,诏内外狱毋得上锦衣卫,大小咸经法司。朱元璋终于下了圣旨,明明白白的撤了锦衣卫的权。这是刀的封刃。

轻飘飘一纸诏书,却又重若千钧。

曾经的天子近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终究不过是被皇权玩弄在手中。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他们的耳目是天子放在人后的耳目,他们的手口是天子不便现于人前的手口。

他们的至高权利,是天子欲置天下人于股掌之中。

锦衣卫光荣,是洪武大帝的赐的光荣,同样,锦衣卫的落魄,是洪武大帝赏的落魄。

洪武大老爷高明的在世人眼前耍了一顿花刀,又费尽心思将有了傲意的刀,封好刃,给了老朱家皇权的延续者。

宋忠,允文就交给你了,他的路还很长,我老了,你们多帮帮他你们始终是锦衣卫,是我最信任的人。你们,我有安排。

是,皇上放心,微臣必将好好辅佐皇上,锦衣卫也是如此。

一代大帝,末了最放心不下的果然还是江山啊。宋忠缓缓走出宫门,宫外天色正晴。

天气真好,哈哈哈我的锦衣卫,终于回来了,不过这一次,皇上,锦衣卫不会再是你手里那把玩弄世人的刀了。

(9)

他将他的大明,他的刀都交给了他的得意孙子朱允文。

朱允文接过刀,开心坏了,迫不及待地,狠狠地朝前,砍了下去。

宋爱卿,锦衣卫如今在你手里,你可愿助我?建文帝朱允文站在高高的龙椅前背着手道。

能助陛下,何其有幸。

爱卿可知,燕王朱棣?

数日后,建文帝将所有现存的锦衣卫,都派往了各藩王封地。

他一心想学他皇爷爷,同割韭菜一般割了碍在面前的敌人,于是他用这刀对准了他的亲叔伯兄弟们。

他满心以为这刀在皇爷爷手中无往不利,在他手里也将一样。

但他忘了,洪武的刀是对着外人。他的刀,却是对着后营。

若只削了藩,狠狠敲打一顿,叔伯们本不会气红了眼,可他委实做的过了些。当锦衣卫围在燕王府门前,要逼燕王世子上京为质时。

燕王反了。

领了八百个精兵押着包围王府的锦衣卫,便杀上了奉天殿门,夺了天下,成了大明成祖。

(10)

爱卿平身,朕知道,你帮了朕不少忙,朕都记在心里。

微臣不敢,臣不过是想做一把好刀,好刀自然是握在皇上您的手里。

哈哈哈,宋爱卿真是高瞻远瞩。

臣惶恐,只不过建文先帝太心急了些,若不执意逼太子上京为质也不至于

可若他不如此做,朕又怎么有理反他。还是爱卿的妙计,才叫朕那傻侄子真敢叫锦衣卫逼门夺子。如此一来,唇亡齿寒,朕那几个兄弟也不能拦着我反他。

是陛下的妙计,臣不过为陛下分忧。

登基稳固后,成祖力排众议,大力扶持锦衣卫,而后,锦衣卫的荣宠更胜从前。

皇权再一次赐了锦衣卫耳目和手口。

但,这一次,他们的耳目,不再只是天子放在人后的耳目;他们的手口,也不再只是皇上不便现于人前的手口。

(11)

这些都没关刘德的事,已成了三个孩子的父亲他,也接手了岳父的书画店,安静在济南做个捕快。

当然,他曾是锦衣卫的人。

指不定将来会回应天府做个京官,成为天子近部,手中绣春刀。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