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老 炳

2020年06月1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老 炳 文/李世君(江苏) 老炳是个很普通的人。做了一份很普通的工作,找了一个很普通的老婆,生了三个很普通的孩子。总之,老炳是个很不起眼的人。 老炳刚分到这个厂的时候,文革刚开始。这个厂生产矿用机械,他学的专业是飞机制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风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老 炳

文/李世君(江苏)

老炳是个很普通的人。做了一份很普通的工作,找了一个很普通的老婆,生了三个很普通的孩子。总之,老炳是个很不起眼的人。

老炳刚分到这个厂的时候,文革刚开始。这个厂生产矿用机械,他学的专业是飞机制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风马牛不相及。虽说心里老大不快,不过,看到别的同学也分到这里高高兴兴地上班,高高兴兴地下班,他也不说什么了,都是和机械打交道,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也算是专业对口吧。于是,就服从了领导的安排,先到车间接受再教育

老炳不爱说话,工作任劳任怨,该上班的时候上班,该下班的时候下班,没有活的时候就看看报纸看看书,有时候还拿张纸在上边写写画画。工友们看不懂,就说他上学上糊涂了,成了书呆子了。因此人们常常忽略了他的存在。

让他一生只一次露脸的,只有一次。有一年他搞了一项技术革新,使现有的产品工艺简化,成本降低,被评为厂劳模,还到局里开了一次会,风光了好几天仅此而已,但很快也就被大家忘记了。

后来技术科缺人,新上任的厂长扒拉了好几遍,才扒拉到他。说:这个老炳可以呀,搞过技术革新呀!第二天他就被调到技术科。

技术科是解决技术难题、开发新产品的部门。厂里的产品传统、单一,没有什么新品需要开发,也没有技术难题需要解决,老炳的工作自然干的没有闲的时候多。

闲的时候老炳和同事们下下棋,打打扑克,吹吹牛皮什么的。有时候也和同事们喝喝酒,划划拳,开一些普普通通的带点荤味的玩笑。酒喝得多了的时候,推着车子东倒西歪地回家,撑不住了,就扶着墙站一会儿,有一次还醉倒在马路上

厂里的产品不好也不坏,他上书领导建议开发新产品。领导说,能开起工资吃上饭就是好单位,咱不管那么多。后来他又固执的向领导建议了一次,结果等了一个多月没有音信。他以为领导很忙,没来得及看,又等了一个月,还是没有音信。他又上书一次,这回领导知道了,也烦了,把他叫到办公室冷着脸说他几句,老炳心里有些憋闷,也有点委屈,以后就不好再去找领导了。

老炳的家庭和睦,老伴是前几年前退休的小学教师,两个儿子一个是公务员,一个在商场当副经理,一个女儿正在上大学。上大学的女儿也是学他以前学的飞机制造专业。

让人家羡慕的是,儿女们都很孝顺。逢年过节,或者星期天,都要买瓶好酒,买些好吃的送过来看看他们,再加上老炳和老伴每月好几千元的工资,可以说,老炳的生活无忧无虑,甚至很幸福

但是,老炳却有一个梦,一个什么样的梦呢?他自己说不清楚,别人更说不清楚,这个梦在他心里折腾了几十年,赶也赶不走。

市郊区有一所中专学校,教学楼的最高层是一个闲置的教室,老炳把它租了下来,每逢双休日他就到那里去。这一天,正值三伏天最后一个伏天,学校放暑假的学生还没开学,他买了一些吃的,提了一个旅行包就到教室里去了,教师是封闭的,两个大窗户也用厚窗帘遮起来,天花板上用广告漆涂抹着大片大片的蓝色和一团一团的白色,像蓝天又像白云。教室中间的兵乓球台子上,放着一架什么东西,用白布罩着。老炳走进教室,先看了看蓝天白云,站在那里想了一会,从旅行包里拿出一个饮料瓶样的东西,对着白布罩着的东西轻轻一捏,蒙着那架东西的布罩便缓缓地落下来。哦,这是个什么东西呀?局外人根本看不出来。老炳却很得意,对着那架东西左一捏,右一捏,那架东西就动了。老炳说:好了,好了,我的飞船哦!你就飞吧,高高的飞吧!那东西听到指令,真的就飞起来了。

飞起来喽!飞起来喽!老炳叫着,跳着,哈哈哈地笑着,也顾不上擦脸上的汗。

那架东西在蓝天白云下时高时低地飞着,盘旋着,老炳全神贯注的紧紧跟着,跑着,嘴里还不停的喊:左旋30度,右旋30度。高兴地手舞足蹈。

跑了一会,他感觉头有些晕,像多喝了两杯似的。身子也跟着东倒西歪的旋转起来,看到那架东西飞到头顶,他伸手抓住飞船的尾翼,飞了几圈之后,飞船就呼的一声,隔着窗帘飞到窗外,飞到真正的蓝天白云,老炳乐呵呵地笑着,紧紧抓住尾翼,这时,他很想唱歌,很想大声的唱歌可是,他感觉有点不舒服,想吐,他吐了一口,就从飞船上蹦下来,回到教室,他扶着墙站一会,慢慢坐到地上,他感觉很累,很想休息

家里人找到老炳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屋子里闷闷的热,堆的东西满满登登,到处是彩色的气球,气球是冲了氢气的,挤挤挨挨都升到天花板上,没有升上去的,都在教室里悬着,被开门时的气流,吹的到处乱飞。人们扒开了气球,在墙拐角,发现了老炳,老炳躺在气球上,脸上依然笑嘻嘻的。那个打开的旅行包里,塞满了五颜六色的还没来及充气的气球,旁边是一个微型打气筒。兵乓球台子上到处是机械的、电子的、塑料的飞机模型和散落的图纸、零件。而台子中间放着的东西跟本不是什么飞船,而是一个圆凳,是站在上面油漆天花板的。

开追悼会的时候,他的上大学的女儿哭得泪人一般,她结结巴巴地告诉大家,她爸爸以前经常和她探讨飞行器的。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