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中秋月圆》

2020年06月0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中秋月圆》 八月十五快到了,也是农村秋收的时候,农忙时节,在外打工的男人们差不多都要回来收秋种麦。 田圐圙村的谷小满又起了个大早,做好早饭,回屋里轻轻地拍着正在睡觉的孙子,轻声慢语儿地叫着:鹏飞乖乖,起床啦,吃了饭,跟奶奶到村东头等你爷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中秋月圆》

八月十五快到了,也是农村秋收的时候,农忙时节,在外打工的男人们差不多都要回来收秋种麦。

田圐圙村的谷小满又起了个大早,做好早饭,回屋里轻轻地拍着正在睡觉的孙子,轻声慢语儿地叫着:鹏飞乖乖,起床啦,吃了饭,跟奶奶到村东头等你爷爷,爷爷今儿个回来哩。扑棱扑棱,小孙子舞舞胳膊蹬蹬腿,揉揉睡眼,翻了个身又要睡,田小满赶紧用手揉搓着:乖,你爷给你买了好吃的。软硬兼施总算是给孙子穿了衣服洗了脸。

田圐圙村和中国大部分的农村一样,青壮劳力一到农闲都外出打工或者做生意,农忙时回家种田,就形成了留守妇女留守儿童的妇孺村。四、五十岁的男人差不多都是外出打工,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有的打工,有的做生意。谷小满的丈夫田丰收就是打工的农民工,儿子田景旺和儿媳则带着几个月的孙女在省城做生意 ,赖好也是个小老板儿 。谷小满就成了留守妇女,谷小满的孙子田鹏飞就成了留守儿童。

祖孙俩吃了早饭,谷小满又专门洗洗脸,扣一点雪花膏搁脸上抿抿,再对着镜子梳梳头:唉!又一根白头发掉下来了。再仔细看看,白头发好像比孙女满意出生的时候又多了一些。也不知道这几口回不回来,谷小满又想孙女了。

当祖孙俩慢慢悠悠走到村口时,看到田丰收的二嫂还有好几个带着孩子的妇女正嘻嘻哈哈的说笑着,看见谷小满带着孙子过来都不说话,瞅着谷小满笑。

瞅得谷小满心里发毛:恁都瞅啥?恁都瞅啥?

瞅啥?这是哪嘞大美女呀!今儿个打扮的这么直棱!

打扮真直棱叫谁看呢?

叫丰收哥看嘞吧 ?

鹏飞,你奶奶好看不好看啊?有女人问。

好看!田鹏飞奶声奶气地说。

你跟你奶奶干啥去啊?又问。

接俺爷爷去。

你奶奶想你爷爷了吧?

滚一边去。谷小满笑骂着打断了这个愉快的聊天儿。你们干啥嘞?你们不也是搁这儿等你们男人吗?

于是一群女人心照不宣的笑了。这时候田鹏飞看着一个中年妇女问:五奶奶,你吃嘞啥呀?

那妇女赶紧从兜儿里掏了一把红黄相间的大枣往田鹏飞的手里、小衣服兜里塞,边塞边说:咦~我嘞好乖乖,五奶奶只顾看你奶奶打扮的直直棱棱的,忘了给俺孙儿好吃的了。说着话又掏出一把分给其他几个小孩子。这妇女叫朱桂英,是田丰收的堂弟田文收的老婆。

谷小满笑着说:你五奶奶只顾想你五爷爷哩,咋还会想起俺孙子呢?

大家就这么或坐或站,东家长,西家短的干喷,手里没拿一点儿活计,现在的女人都不做衣服纳鞋底儿了,想穿啥?买!

盼望着、盼望着,在天近晌午,有几个女人快要忍不住回家做饭的时候,一辆小面包车

缓缓的停在了大家面前,车门一开,露出了几个黢黑的、憨实的、热切的、熟悉的笑脸儿,副驾驶室下来了田丰收的二哥田银收,后边下来了田丰收的堂弟田文收等五个田圐圙村的男人们。于是,男人们和女人们热切的打着招呼。

哎!文收,你三哥咋没回来啊?谷小满没见到自家的男人。

哎是呀,咱三哥咋没跟你们一块儿回来呀!朱桂英也反应过来问自己男人。

田文收一拍脑袋:呀!三嫂,你看看一回家我都高兴晕了,忘了给你说,俺三哥还得等两天再回来。

你三哥咋啦?谷小满的心忽嗵一下。

俺三哥啥事儿都没有,俺们都急着回来,老板不让,说是国家禁工令又快开始了,赶工期,不让回来,要不然不结工钱。不结工钱俺们也得回来,俺几个都是跟着三哥去的,三哥好说歹说老板才同意让俺们回来,但是工资得晚两天才给,俺三哥在那儿等着拿了俺几个的工资再回来。

二哥,文收说的是真?谷小满又看向二哥田银收。田银收和另外几人都点头说是。谷小满的心才放了下来。

看着其他几对夫妻领着孙子高高兴兴的回了家,谷小满心里空落落的,无精打采的领着孙子田鹏飞往家走,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孙子关于爷爷没回来的问题。一进家门儿就赶快掏出手机给丈夫打电话,在田丰收的再三解释下,心里才踏实起来;电话里田丰收又说了几句甜言蜜语,谷小满的身心更加的充盈起来,精精神神的为自己和孙子做了一顿大餐(本来是等田丰收回来吃的)。在接下来的几天谷小满骑着电动三轮拉着孙子去地里瞅瞅庄稼,掰几棒玉米,刨几棵花生回家煮着吃,又回了趟娘家走走亲戚。晚上等孙子睡着的时候再给丈夫打个电话,丈夫说明天十五一准到家,谷小满的心里都涨满了,酸酸甜甜的,很有点儿巴山夜雨涨秋池的感觉。有点儿燥热,打开门,一股子秋夜的凉爽弥漫进来,院子里月光如水,西墙下两株石榴树影婆娑,有亮光反射,谷小满知道那是已经红透了的石榴,等明天八月十五都摘下来,给隔壁三婶儿送俩大的,再给儿子儿媳留俩,明天晚上再摆一桌月饼、石榴、花生、红枣、葡萄、柿子就可以拜月了。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快圆了,有一层淡淡的红晕,几片薄纱似的淡云飘在夜空中,怪好看。此情此景,咱们的谷小满同学有一种想要作诗的感觉,不,哪怕是搜刮两句古人的诗句也中啊:啐!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谷小满狠狠地自嘲。这时候忽听得前院田文收大喊:朱桂英你给我回来!看我不打毁你!

唉~煞风景!谷小满叹一口气,回屋看看孙子正睡的香甜,赶紧拿了钥匙锁了房门,开了大门出门再把大门锁好,顺胡同小跑来到田文收家,没进大门就看见田文收手里掂一只鞋,歪歪斜斜追出来,嘴里嘟嘟囔囔:反了你嘞,敢打我,看我今儿黑不打毁你!

谷小满上前拉住他说:文收,你这是干啥啊!你看看你这一身酒气,都能把人熏死!

三嫂,朱桂英用鞋底子摔我,别拉我,看我找着她打毁她!田文收挣脱开顺大街往北走。这时候田文收的哥哥田富收也闻声过来,谷小满说:富收,你去跟着文收,他喝点儿酒,别让他瞎跑。

冇一点儿成色,喝一回醉一回。田富收嘴里嘟囔着追弟弟去了。

看着大门洞开,灯光明亮的田文收家,谷小满也不敢走,正寻思咋想法去找找朱桂英的时候,从东邻居家的柴垛后边钻出来一个人,吓了谷小满一跳:谁?

三嫂,小声点儿~是朱桂英。说着过来拉着谷小满进了家,虚掩了大门,拿钥匙开了西屋闺女的房间,闺女上大学没在家。

一进屋谷小满就问:你们两口子咋回事儿,该过节啦还打架?

气死人!今儿个我叫他跟我去俺娘家走亲戚,他不去,跟几个狐朋狗友喝酒去了,喝成那熊样儿,回来还找事儿,我顶他两句,他还想打我。喝多了,没打着我,被我拿起拖鞋朝他脸上摔了一下赶紧跑了,嘻嘻。

咦~瞅瞅你能嘞不轻,一会儿他回来你咋办?

我今儿黑就睡俺闺女屋里,锁住门他进不来,他回来叫他去堂屋睡,明儿个酒一醒都没有事儿了。

那中!我得回家了,俺孙子一个人在家睡觉,我不放心。说完,谷小满就回了家,看看孙子正睡得香,也上床睡觉了。

一夜很安静,前院两口子再也没闹啥动静,谷小满睡的很香甜,连梦都没做。第二天早上天光大亮孙子吵着尿尿才醒。

这一上午谷小满很忙,屋里院里都打扫一遍,秋日阳光明媚,又把薄被子都拿出来晒晒。把家里能干的活都干完了,还觉得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儿,以至于在自家院子里转了两圈,看看这瞅瞅那,实在是没啥干了才罢休。下午摘了石榴,领着孙子给隔壁三婶送去几个,三婶给了两个老月饼,几个柿子;前院朱桂英又送来半筐枣,谷小满问文收咋样啊?朱桂英说那货喝醉了,中午才起来,一问昨天晚上的事儿,啥都不知道,可得。俩人说说笑笑扯了半晌儿,临走时谷小满给了她几个石榴。

瞅瞅时间,今天谷小满瞅的最多的除了孙子,就是家里的表,时间不早啦,让她挂心的人还是没有回来,准备领着孙子去村头看看。

忽然听到刚走出大门的朱桂英说:三哥回来啦?

然后就听见田丰收说:桂英啊!你回家让文收来俺家领工钱。

好嘞!三嫂,三哥回来了你还不赶紧出来!朱桂英边说边往家走去。

鹏飞,看爷爷回来了。 谷小满已经拉着孙子走到了大门口,夫妻俩见面平常的就像天天见面一样,波澜不起。

鹏飞,来,让爷爷抱抱。

来,坐这儿歇歇。谷小满搬来一把椅子让丈夫坐,眼里都是柔情蜜意。工钱你不会明天再给他们。

那咋行!今儿个已经八月十五了,不能让他们等到十五以后。

两口子还没能说上几句话,田文收已经过来了:三哥,你总算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俺三嫂都成望夫石啦!

就你能! 老主贵!还让桂英摔你脸。谷小满笑骂道。

田文收一脸无奈:三嫂,你咋哪儿壶不开提哪儿壶?三哥,来吸烟!

俩人刚点上烟,田银收等五个人也相继来到。大家相互打打招呼,让让烟,田丰收才从包裹里把钱拿出来,谁谁多少一一发给众人,说谁如果有啥出入,收罢秋去了再找老板算清楚,众人都没有啥意见。末了,又加了一句,今儿黑都搁俺家吃晚饭,咱们一块过个中秋节!

田文收一听高兴了:中中中!那个三嫂你弄几个素菜,我去镇上买几个硬菜。说完,一溜烟地回家骑电动车去了。

谷小满对着他喊一声:你让桂英过来帮我做饭啊!

在男人们大吃大喝大喷中月亮升起来了,黄澄澄的,又大又圆。谷小满在院子里又摆了一个小圆桌,桌上规规矩矩的摆放着月饼、石榴、柿子、花生、红枣、葡萄,然后看着天上的月,心里头默默祈祷:月圆人圆,平平安安!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