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救我

2020年06月0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救我 原创 毛羽展 关于抗战的,明明都构思好久了,结果还没进入我的正题救我就写了这么多字,然后结束了……唔,如果大家能看完这些我会在最后面加上简略的正题剧情。我还差得远的,根本就不会掌握节奏。 而且因为发出日期迫近,我烂尾了…….只是一个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救我

原创 毛羽展

关于抗战的,明明都构思好久了,结果还没进入我的正题救我就写了这么多字,然后结束了......唔,如果大家能看完这些我会在最后面加上简略的正题剧情。我还差得远的,根本就不会掌握节奏。

而且因为发出日期迫近,我烂尾了.......只是一个不费脑子的,纯娱乐的,字有点多的,狗血的,破小说而已。

正文

1940年。

八路军二十四团新兵招募处。

你叫什么名字?

广伯中!

为什么要加入二十四团啊?

当然是为了将所有的小日本鬼子都驱逐出去!

这句回答铿锵有力,充满了决心与愤恨,但语气又带有些许稚嫩。

正在低头进行新兵登记的登记员停下手中的笔抬头望了望,这个年轻人个子很高,但是却很瘦。衣服破破烂烂,灰头土脸。太阳正好在他头顶,晃得登记员睁不开眼。登记员眯了眯眼,看到了年轻人粗黑的眉毛和瞪得苦大仇深似的眼睛。

多大了。

今年二十了!

登记员又将他全身上下扫了个遍,看着也像个成年人了。

你可知道我们二十四团可是敢死队啊,你怕.

我不怕!为了消灭鬼子我豁出性命也在所不辞!!

登记员又眯眼看了看这个寸头小鬼,他嘴唇紧绷着,眼睛依旧直视前方闪动着火焰般的光芒。登记员笑了笑:小鬼,欢迎来到二十四团。

年轻人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他揩了揩刚才因为紧张出的汗,脸上透露出了些许兴奋与期待。

广伯中,实际年龄十五岁,去年村子被日军袭击,父亲被杀,母亲为了保护他们兄弟俩被日军抓走。广伯中带着刚刚四岁的弟弟过着逃难的生活,听说八路军会保护他们这样的孤儿,而且加入他们就可以与日军作战,于是他带着弟弟寻找着八路军的踪迹。可是还没等找到,弟弟就在路上得了瘟疫去世了。广伯中抱着弟弟瘦弱的尸体,悔恨交加。虽然他用各种手段找来的食物都会先给弟弟吃,自己吃的很少甚至不吃,但他还是长得很高。他恨自己,自己为什么要吃得之不易的食物,为什么要长这么高,如果都让给弟弟他肯定会活下来了。几经内心的折磨与痛苦,悲伤化为了对敌人的愤恨,少年重新站起来决心豁出性命报家恨雪国仇!

现在个子高反而帮了他的忙,杀敌心切的他谎报年龄进了最骁勇善战的二十四团人称敢死队的雄鹰团!

登记员带着广伯中去向团长报告。路上一个老兵正在擦拭枪支,广伯中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仿佛它闪烁着引人注目的光芒。广伯中眼神中的惊奇与羡慕被登记员一览无余:小鬼别看了,枪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儿。登记员轻扬着嘴角向后方看着广伯中。广伯中不喜欢这个家伙,他觉得这个人好轻浮,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忽然他发现登记员走路有些跛,仔细一看,登记员的右半条腿原来是假肢,他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丝敬畏,但仍然不喜欢登记员对自己以趾高气扬的前辈的口吻说话。

团长,最后一个新招进来的小鬼。

登记员带领少年来了团长办公室一个简陋的小屋子。屋子中央的破桌子旁坐着一个正在整理资料的脸上有深深刀疤的人,深邃的眼眸透过头顶的帽檐望向了少年。少年迎上那锐利而又深邃的目光,心中有点怕这个长着漂亮双眼皮的男人识破自己的谎言。

坐在桌子旁的男人摩挲了一下下巴上的胡茬,以低沉浑厚的声音问道:你今年大概十五六岁吧?随即男人点了一根烟,貌似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广伯中顿时脸涨得通红,有点无地自容,马上他就要被踢出组织了。

突然登记员捧腹大笑,广伯中迷惑地看着他。十方兄,你为啥这么早就戳穿他啊,再让他演演嘛!哈哈哈哈!

团长摆摆手示意登记员严肃一下:副团长纪有为!你明明知道不能收少年兵,为什么还把他招进来?

十方兄别生气,你看看把小鬼吓成什么样了?可别把他剔除队伍哦!纪有为边笑边说。

广伯中恼羞成怒,他明白了是副团长纪有为故意耍他,给了他希望又让他失望。他涨红了脸,蹬圆了眼大声说:我叫广伯中不叫小鬼!我今年已经二十了,团长尽可查我的生辰!广伯中胆敢这样说也是因为记得他出生年月的人都不在了。

哟?小鬼生气了,哎开个玩笑嘛?纪有为半戏谑半道歉地说。

团长低着头眼睛隐藏在帽檐下,似乎在思考。广伯中有点紧张,他真的非常想留在团里。

半晌,团长低沉的声音再度传来:唔,那么在下次战斗时请你证明你已经具有一个大人的担当了行吗?

这是一个机会吗?广伯中顿时眼睛又亮了起来:是!我一定奋勇向前,将鬼子杀他个片甲不留!

团长抬起了头眼光依旧锐利,嘴角却有一丝微笑,缓缓道:那么就请副团长纪有为在这段时间亲自教导你吧!

还没等广伯中不满意,纪有为率先抱怨:什么?叫我带他?我不愿意啊团长,哎,我不带团长站起来,自顾自地走了,好像没有听到纪有为的话。哎!团长?十方兄?梁十方!你又耳聋了!

团长走远了,纪有为不满地瞅了瞅广伯中:喂,臭小鬼,我的训练可是很严格的啊,你可别被吓跑了。说完轻哼了一声也走了。

我才不会被吓跑,豁出性命我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可恶的恶魔的!广伯中心想。

新兵寝室。

广伯中最后一个到的,别无选择,角落里下铺破了洞的床位是属于他的。

收拾完东西,刚刚躺下。你好,我叫王大和。突然床顶垂下一个脑袋,笑眯眯的眼睛和咧笑的嘴巴倒着看可真有点诡异,将广伯中吓了一跳。他跳坐起来,故作镇定:你你,下来说话。

床上翻下来一个瘦弱的个头有些矮的小伙,十八九岁的样子,头发很长很乱全贴在了脸上,有点像女孩子。

我叫王小和,家住十里屯,你叫什么啊?王小和笑嘻嘻地说,很笨拙地伸出手要和广伯中握手。

屋子里的其他人看着他们笑出了声。

广伯中有点奇怪,迟疑了一下还是握住了王大和的手,支支吾吾地说:哦我是广伯中,二十了。

哈哈,那我叫你广大哥吧。王小和摸着脑勺开心地说。

广伯中虽然不喜欢自来熟,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唔,那好吧,我比你大比你高那我就是你大哥了。

晚上,明天要早起去训练,广伯中早早睡下了。

广~大~哥~诡异的声音在广伯中耳边响起,广伯中一睁眼只见一口白牙和俩白眼珠子弯成了月牙。你你你,又是你!干嘛!

大哥,我觉得你好像我的一个哥哥,可是他前年参军为了保护一个村子牺牲了。

哦..哦。

我想像他一样成为打日本鬼子的勇士。

嗯。

但是我太胆小了,我还怕枪声,打鬼子的时候你能保护我吗?

广伯中困死了,能。

哈哈太好了,谢谢你广大哥。

广伯中睡着了。

凌晨鸡叫三声后立马听到副团长纪有为的叫喊声:起床啦,炮灰们!起床啦!,全体新兵立马起床收拾完毕,广伯中穿上军装精神抖擞,十分兴奋,要去锻炼报仇的本领了!个别没起来的纪有为呵斥了几声,他们吓得赶紧穿好了衣服。

新兵们站成一排开始报数,一、二、报数完毕,突然纪有为发现少了一个人。哪个炮灰没来?纪有为既严肃又有点开心地说。是的没错,他逮到机会要好好整新兵了,广伯中心想。

就在这时,一个瘦弱的人影软绵绵地跑了过来,宽大的军服随风晃动,是王小和。报报告团长,我我找不到我鞋了随即一阵大笑。

别笑了!王小和同志,请你去帮后勤部打五缸水,如果表现良好可以留在后勤部哦~纪有为戏谑道。后勤部打水得跑到很远一段路到别处去打水。

是是。如果王小和去了后勤部那他就不能成为杀敌的大英雄了,他垂下了眼眸,可怜楚楚地望了一下广伯中就垂头丧气地去后勤部那边了。完了,昨晚好像答应了他不得了的事情,没想到纪有为平时笑呵呵的,原来是个狠毒的笑面虎。好!我就把小和给训练成一个勇猛的士兵给你看看副团长!

一上午的训练十分刻苦,新兵们累得气喘吁吁,不断有人掉队,拖延训练任务。但是广伯中一直都处于领先地位,每一个任务都优秀地完成。上午的最后一个任务是跑五千米,大家在一上午的严苛训练后哪还有力气跑五千米,都要累趴下了,有的人还没跑一半干脆就走了。怎么啦青瓜蛋子们,我和你们一起训练的都不累啊!等最后一个人跑完了大家才能去吃饭哦!跑在前面的纪有为对大家喊道。啊?!新兵们叫苦连天,但都加快了脚步,为了吃饭啊!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超过了纪有为,汗水在少年身上闪耀。吼?广伯中这小子挺猛啊。纪有为认真地看着广伯中,虽然很想超过他,但是自己的腿不允许。广伯中首先跑完了五千米,大口喘着气。大家也都一个接一个面部狰狞地跑到了终点,要死要活的。

哎呦!纪有为掩鼻像个小媳妇似的道瞧你们出的汗,熏死人了,全都给我去后勤部的水缸那里用小和同志打的水冲个澡再去吃饭!

对了,一上午都没见王小和,难道他还没有完成任务吗?广伯中先跑向了后勤部,刚好看到王小和正在提水回来,累得脸色苍白,走路腿都是歪的。刚打了四缸水,看到广伯中,开心地大喊:广大哥!结果这一使劲腿一软,趴下,水洒。呜呜,我好远打来的水王小和坐在地上要哭了。广伯中顿时起了恻隐之心,二话不说提起他摔在地上的桶就跑了。王小和破涕为笑,突然反应过来:广大哥!你跑东边去啦!水井在西边!广伯中早跑远了没听到。

晚霞晕染了天空,广伯中提着两桶水气喘吁吁地回来了,水在路上快撒完了。回到新兵集结处,看到王小和在痛不欲生地跑步,大概是在受罚。大哥太好了!王小和挤出似乎是最后一口气说,团长说我给后勤部打水的工作做的不好不要我去后勤部了!哈哈!累得都快翻白眼了。

王小和跑到广伯中跟前要倒,广伯中扶住了他。 虽然副副团长让你回来后替我跑,可是,这是是我连累了你,我站起来还要跑。王小和几乎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闭嘴吧你,跟着我,我会让你在上战场时成为杀敌勇士的。广伯中望着夕阳说,一字一句像在发誓一样。王小和看着他红红的脸颊,傻傻地笑了,然后就累得睡着了。

后来广伯中一直在替王小和受罚,纪有为罚他不准吃晚饭。人称敢死队的我们当然不是去送死,通过严格地训练以获得一敌百的能力!纪有为边吃着饭边站在旁边看广伯中跑步。广伯中要死了,他好恨这个纪有为,站着说话不腰疼,真想逮着机会狠狠地揍这个死瘸子一顿!不知跑了多久,他又累又困然后就倒在地上睡着了。他不知道是死瘸子纪有为将他驼回了寝室。哎呦娘哟,这死崽子真沉,不让你吃饭还让你减肥了呢,哼。纪有为抱怨道。

清晨,又是一声哨响。昨天累惨了,广伯中没听到。王小和把他摇醒了:大哥,大哥,快起来教我,我要变强!广伯中想到昨天的承诺,立马睁开充满血丝的眼睛,揉了揉眼屎立马起身了。

全员准时到齐,纪有为很满意,喝一声让大家吃了早饭立马开始了新一天的训练。每个训练任务王小和都是垫底,广伯中虽然有能力成为第一还是陪着王小和努力追上大部队的步伐。看到广伯中充满热情的眼神,虽然身体快累死了,王小和心里却很开心。晚上的文化课和策略课是广伯中最受不了的,屁股好像被针扎了坐不住,被纪有为瞪过好多次。可是王小和却听得津津有味,等听完后还会给广伯中讲讲。在一天的训练完成后,广伯中还会帮着王小和做额外的训练,多做一些俯卧撑和仰卧起坐之类的。

日复一日,王小和的体力有了很大进步,也慢慢跟得上大部队的步伐了。在一次跑步中,他居然超过了倒数第二!跑完后,王小和兴奋地摇晃着广伯中的胳膊:大哥大哥,我是倒数第二了我是倒数第二了!笑的像个女孩子。广伯中不好意思的轻轻推开了王小和,眼睛飘向远处,额嗯他有点脸红,非常开心自己完成了一个承诺。

纪有为看着他们,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撇撇嘴,颇有一种闺女养大了要出嫁的感觉。

体力跟上后武器的训练就开始了。因为武器来源大部分靠缴获日军的,所以资源十分有限,基本上新兵们都是熟悉了各种武器用法,拿了拿实体后,等上了战场再使用武器。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两个月的训练后新兵们就要赴前线上战场了!

炮灰们,经过这么多日的训练哈,也不能再叫你们炮灰了!你们即将成为勇士,将为报家仇,护国土而浴血奋战。我希望,大家都能够活着回来!祖国万岁!共产党万岁!纪有为在讲台上对着新兵们喊道,声音甚至有些颤抖。

新兵们高呼祖国万岁!共产党万岁!振聋发聩。

广伯中大喊,激动地要把嗓子都喊出来,眼神充满杀气几乎能瞪死一个人。撇头看到旁边站着的王小和,他却低头不语,瑟瑟发抖。

纪有为带领他们去前线的路上,广伯中和同期兵们都激动万分相互鼓励着,忽然广伯中察觉到找不到王小和了。在队伍的最后面,瘦弱的王小和扛着几乎和他一样高的枪默默不语地走着。小和,怎么?广伯中找到了他问道。没事呀大哥!王小和冲着广伯中天真无邪地笑道,都让人不忍心再追问了,似乎他真的没事一样。广伯中沉浸在即将杀敌的兴奋里并没有多想:快跟上,我们一起做前锋!然后就跑到了队伍前面继续和别人谈笑风生去了。王小和垂下了头,搓了搓凉手。

前线,不断有受了重伤的人被运回后方,不远处炮火连天硝烟四起。这样的场景广伯中在逃亡过程中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他眼冒火焰,攥紧了拳头,迫不及待要上前去杀敌!

有为!这场战役很艰难啊,日军这个根据地我们久攻不下,虽然急需支援,但是新兵们第一次打仗就这么辛苦我怕他们很多人会!团长梁十方在前线指挥,一听纪有为的来了立马赶过来和他说清形式。十方兄,我们敢死队的人什么时候怕过死啦,放心吧他们可都是我训练的人一个个都士气高涨等着逆转局势呢!纪有为轻松地说道:我带他们上前去做前锋进攻。

要做前锋,正合广伯中的意!在大家高涨的情绪中,王小和却高兴不起来。

硝烟下。

张丕!黄报国你们几个人去南队!杨光你们几个人去北队!广伯中王小和你们跟着我!来中队!纪有为指挥。

什么?中队?这个可是被其他队掩护中前进的队啊,根本就不能冲在前面杀敌!纪有为你个死瘸子算你狠!广伯中咬牙切齿地想着。

崩!轰!新兵们在炮火中前进。

大家一定要沉住气,缓慢前进,注意不要受伤!纪有为高声喊道,却也逐渐隐没在枪弹声中。广伯中虽然离纪有为很近但他根本听不见,他一心想着怎样冲到前面杀他几十个敌人。突然他想起王小和的位置并环顾四周寻找,他把在最后面畏缩的王小和拉到身边小和跟着我,我带你成为勇士!一个炮弹在他们身边爆炸,王小和吓得尖叫了一声,抱着枪不敢动。小和?你是在害怕吗?广伯中没想到新兵里还会有人害怕打仗。广广大哥,我我哥就是这样死的,我我想回去了。王小和颤抖道。广伯中有点生气,随即他又想到了自己的承诺:小和,你不想替你哥报仇吗?跟着我,忘了吗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别害怕!像个男子汉一样勇敢起来!做一个勇士!语气义愤填膺而又慷慨激昂!广伯中攥着王小和的手腕:走!跟我一起冲到前面去!热切的眼神紧盯着王小和,王小和怕极了,但是他被广伯中拽着走,硬着头皮跟着了。广伯中拉着王小和看准时机,在敌人炮火空隙中冲到前面的战沟中。

纪有为专注于指挥,没顾得上看住广伯中,突然广伯中要冲到前面,他立马伸出手去抓:广伯中给我回来!!却也来不及,一颗炮弹砸下来,隐没了广伯中和王小和的身影。

广伯中和王小和差点被炮弹砸住,不过安全到达了最前方的战沟,他们拍了拍落在脸上的泥土。怎么样?我说过会保护你吧!广伯中颇为得意地说。王小和也兴奋地颤抖道:哈哈太好了,大哥,我也过来了,我是不是也跟你一样了勇敢了!哈哈!王小和笑着,那种劫后余生的兴奋,那样天真无邪的脸庞,那样期待成为勇士的纯洁,突然,一颗子弹越过战沟,击中了王小和的头,王小和的脸还没来得及露出痛苦而渐渐僵硬。广伯中看着这样的王小和,他的面容也渐渐扭曲了起来

啊啊啊!几乎是失去意识地,充满愤怒地,广伯中痛苦地大喊着!他要站起来疯狂地不顾一切地冲到前面去报仇!

趴下!纪有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冲到了广伯中身边按住了他。广伯中疯子一般要挣脱纪有为去报仇,纪有为随即给了广伯中一巴掌,你这死崽子!去送死吗!广伯中呼呼喘着气,眼珠憋得通红。士兵们攻到了这里,继续向前。你这死崽子最好别动弹了,你如果继续不听劝,也会死的,别热血上头了,听指挥!纪有为在广伯中耳边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你牺牲了,谁来替王小和报仇呢?广伯中痛苦地低吟着,啊,当时弟弟死去的时候也是这么痛苦吧。

像个勇士一样站起来,跟着我继续前进吧。

广伯中渐渐平静了下来:嗯

广伯中站了起来,抹去嘴边的泥土,眼神重新燃起了光芒,跟随着大部队,在艰难的进攻中缓慢前进。路上不断有人牺牲,不断有人受伤,广伯中收起自己的锋芒跟着纪有为有条不紊地向前,向前,向前!

战役胜利了。开始清理战场,搬运伤员和尸体。

广伯中亲自搬运王小和的尸体,和纪有为一起。血凝固在王小和苍白的瘦弱的小脸上,那么凄美,那么安详,仿佛还在微笑。广伯中看着他,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控制不住地啜泣起来。

我们打仗其实并不怕自己牺牲,而是怕自己在乎的人死去呢。纪有为说得那么云淡风轻,似乎只是在转述这句和他毫不相关的话。

放下王小和后,纪有为说:我走啦,小鬼,去带其他烈士回来了。

广伯中站在王小和旁边依旧泪如决堤,好后悔好恨自己,如果当初不那么意气用事就好了。

团长梁十方将手放在了广伯中肩头:小广,你知道老纪的腿是怎么没的吗?团长望着远方眼里映出夕阳血红的光芒,曾经老纪和他的未婚妻阿莲是一个部队的八路军战士,一次老纪中了日军的调虎离山计带走了大部分人马,留下阿莲和小部分人守护根据地。等老纪发觉并返回时,留守的人快牺牲完了,他不顾一切冲进战火找到阿莲所在处正往那里跑过去时,一个炮弹正向阿莲处砸去,已经来不及躲开了......梁十方难掩悲伤,顿了顿继续说:老纪要去救阿莲往那里冲去也被炸断了一条腿。我们不能阻挡同伴的死亡,我们只能做的就是承载着同伴们的希望继续往前行进啊。一席话语重心长。

广伯中不住地耸肩,哭出了声音。怎么能被敌人摧垮!广伯中拼命抿了抿眼泪,深呼一口气,坚定地看了看王小和,真是个笨蛋呢。以后我就代替你成为一个杀敌的勇士吧!

广伯中迈出了步伐,向硝烟未散的霞光里走去。

战争还在继续!

下期预告:

清理尸体中发现了一个日本兵的尸体还活着,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受了重伤昏迷不醒。是救还是不救?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