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陈年糗事之说鬼(系列微小说九)

2020年06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陈年糗事之说鬼(系列微小说九) 文/李洪田 和所有孩子一样,从还不太懂事起,就被那些茶余饭后树荫下神侃的大人们灌输稀奇古怪的鬼故事。什么吊死鬼啦,淹死鬼啦,冻死鬼啦让他们描述得活灵活现。久而久之,甚至形成了一个个不同的幻像。所以,总感觉鬼无处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陈年糗事之说鬼(系列微小说九)

文/李洪田

和所有孩子一样,从还不太懂事起,就被那些茶余饭后树荫下神侃的大人们灌输稀奇古怪的鬼故事。什么吊死鬼啦,淹死鬼啦,冻死鬼啦让他们描述得活灵活现。久而久之,甚至形成了一个个不同的幻像。所以,总感觉鬼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好像我们就生活在鬼的世界里,只不过,人有形,鬼无影。

那年暑假,我学会骑自行车不久。想试试自己的车技,于是就背着大人骑往离家二十多里地的肖家屯姑姑家。姑姑家的大果园总是把我们几兄弟吸引得穿梭似的奔往。吃个沟满壕平还得满载而归。

借着不大不小的东南顺风,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姑姑家。我那时很懂事,性格内向,虽然不善言辞但从不讨厌,姑姑一家人都特别喜欢我。

歇一了会儿,大表哥说想吃啥自己随便摘。于是我进到果园,操起长杆,直奔大果。边打边吃,一阵功夫感到无法容纳了才罢手。

吃完午饭,要往回走了,姑姑把半筐鸡蛋装好非得让我带回去。吃饱喝足感觉也有劲儿了,虽然顶风蹬车,但也觉得挺快。

此时乌云翻滚,阴风瑟瑟。四周围空荡荡的,风吹得苞米叶子沙沙作响。苞米杆儿来回晃动,总感到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似的。前面就是树地边上的几块坟,风吹得坟头上的几片儿烧纸一张一合的,真瘆的慌。越是这个时候,越能想起那些幻想的鬼怪模样,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我憋足了劲儿,要一口气冲过去。可越接近坟头越感到无力,直到已经过去了,还好像车后面驮着什么东西似的,回头看看还是那半筐鸡蛋。继续前行,又恢复了那种幻觉。反反复复的胆怯,劈哩扑隆的前进总算是把这段令人毛骨悚然的地界闯过去了。此时,后脊梁还在嗖嗖冒凉风,背心早就湿透了。

到家后,妈把鸡蛋筐解下来一看,哪还有什么囫囵鸡蛋,差不多都是蛋壳儿了。妈没深责我,随口问问是咋回事。我把一路惊魂失魄的事儿学了一遍。妈说,别听他们胡扯了,哪有什么鬼神的,那都是吓唬人的事。只有那些心术不正的人才装神弄鬼,坑蒙拐骗。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才感到心里有鬼。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人啥都不怕。

随着年龄增大,我才真正懂得妈的话真有道理。神鬼都是自己制造的一种心里障碍。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心地坦荡,光明磊落,永远无所畏惧。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