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四两牛黄

2020年05月3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四两牛黄 文/张志田 秋夜,虫声叽叽咂咂直冲着董二鬼的耳鼓,聒得他心烦意乱。一弯上弦月隐在院子里的树梢后,风吹柳动,诡异的树影在窗前晃来晃去,像是一个个人影趴在窗户上窥探,董二鬼的心里直发毛。 他赶紧拉上了窗帘儿,在屋子里坐立难安,从炕头走到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四两牛黄

文/张志田

秋夜,虫声叽叽咂咂直冲着董二鬼的耳鼓,聒得他心烦意乱。一弯上弦月隐在院子里的树梢后,风吹柳动,诡异的树影在窗前晃来晃去,像是一个个人影趴在窗户上窥探,董二鬼的心里直发毛。

他赶紧拉上了窗帘儿,在屋子里坐立难安,从炕头走到炕梢,又从炕梢走到炕头。

一个星期前,五保户张大爷那头牛不知得了什么病,肚子胀得跟气儿吹的似的,哞哞的扯着脖子叫了一天一夜,找兽医看过了,也没能挽救张大爷的命根子,第二天牛就死了。这头牛几乎是张大爷全部的家当,是张大爷的精神伙伴儿。本来活着的时候能卖近两万多元,扒皮卖肉顶多能卖二千多元。张大爷难过得直哭。因为自己不会解牛,所以找来了经常杀牛卖肉的董二鬼和邻居赵三帮忙。在解牛的时候,董二鬼发现这个牛的胆特别大,就很好奇,他顺手豁了一刀,结果掉出来一块鸡蛋大似石头样的东西。他用刀背敲了敲,眼睛一亮,这可是真正的宝贝啊――天然牛黄。帮忙的张三也看到了,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问董二鬼,二哥,这牛是不是长癌了呀?董二鬼顺口说道,对呀,啥都能长癌呀!于是,就把那块石头扔到了院墙根儿。二人继续忙活,差不多小半天,终于完活了。张大爷为了感谢他们二人,把牛骨头,牛杂儿,又加上几块牛肉,都放在大锅里烀上了。又找来几个亲戚朋友,大家围着炕桌饱餐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大家各自散去。

过了两天,赵三到张大爷家蹓跶。他提起那天牛胆里弄出石头的事。还问张大爷,牛真的会长癌吗?张大爷听后感到非常惊讶,他听说过牛胆里能长出牛黄的事,就忙回答说,谁说牛会长癌呀?那石头在哪呢?赵三说,董二鬼说的,他还说这东西太可怕了,离它远点吧,就顺手扔到你家院墙根儿啦!

张大爷马上跑出屋去找,赵三也跟着出来了。他们俩顺着墙跟来回找了好几趟,连个石子儿都没看到。张大爷问赵三:还有谁知道这块石头?赵三说:就我和董二鬼知道,没和任何人提起过。张大爷听后,就急匆匆地去了董二鬼家。董二鬼正坐在沙发上喝茶呢。张大爷进屋后劈头就问:二侄子,那天你帮我卸牛,胆里的那块石头是不是让你拿回来了?董二鬼先是一愣,随后镇定地回答道:大伯,我拿那块破石头有啥用啊?那石头上有味儿,指不定让谁家狗叼走了。张大爷没招了,只好悻悻而归。

张大爷走后,董二鬼坐不住了。他拉上窗帘,锁好门,打开柜子小门,拿出一个塑料袋包,再打开里边的一个布包,将一块灰褐色的石头托在了掌心里。他仔细端详着这块儿石头,嘴角抽了两下,脸上表情复杂起来。

三年前,政府放开二胎政策,董二鬼一心巴火想要个儿子,盼星星盼月亮,妻子终于怀上了。为了稳妥,他说服已怀胎七个月的妻子,去妇产门诊做B超,他还给操作B超仪器的大夫塞了个红包。可是,检查结果却大失所望,又是一个丫头。这已经是妻子第三次怀上丫头。头一个留下了,今年七岁了;第二个已经怀上五个多月了,B超检查是丫头,就做下去了,媳妇儿遭的罪就别提了。这一胎又是丫头,七个月了,怎么办?回到家,他想说服妻子再去做手术,不要这个孩子,可妻子舍不得,又哭又闹的。恰好张大爷来借工具,听明白原因,就坐下来劝董二鬼:二鬼呀,这是一条小命,奔你们来了,也是老天给的。万一是小子,你不后悔死?如果是丫头,你真不想要,我帮你送人,正好我远方一亲戚结婚十多年没孩子,想领养一个。董二鬼一听心就软下来,这孩子就保住了。等生下来,喜出望外,是个大胖小子!为此,他亲自登门去谢过了张大爷!

董二鬼小心地把牛黄石包好,又放进柜子里,到另一屋看看已经熟睡的老婆儿子,躺在炕上怎么也睡不着。

张大爷早年丧妻,膝下无子女,年岁大了,被大队评为五保户。可这些年张大爷从不拖累村里,靠养这头老母牛维持生活,一年卖一个犊儿,大约一万块的收入,维持生活还是妥妥的。这回老牛死了,张大爷靠什么生活呢?董二鬼的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儿。

窗外,晚秋的风吹着干柴禾叶子,刷拉刷拉地响,像有许多根小锯条,锯着董二鬼的心。

第二天,天刚放亮,董二鬼就起来了,他要去一趟省城。那天,他在吃饭期间,借口上厕所,把那块石头揣在兜里。今天,他要把那块天然牛黄卖掉。到了省城,他找到一家看上去规模够大的中药店,专家鉴定,上好的牛黄足有四两多重。经协议最终药店以九万元的价格收购了那块牛黄。然后董二鬼又去银行办了一张卡,把钱存在了卡里。

再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他买了四袋上好的月饼,又买了两瓶榆树钱儿。一下车,就直奔张大爷家。他把东西和卡一样一样地摆在张大爷炕边儿上。然后,红着脸讲起了牛黄的故事之后,一再的为那天的说谎道歉。张大爷听完,两只沟壑纵横的老手摩挲着那张卡,低着头,不知说什么好。

月亮爬上中天,天地如镀银一般。董二鬼从张大爷家出来,他看看月亮,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忽然觉得张大爷的厨艺比镇上饭店厨师的手艺还好,他从没喝过今天这么香的牛肉汤,似乎今晚的月亮也格外大,分外亮。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