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说与人间不忍听(小小说)

2020年05月3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说与人间不忍听(小小说) 文 | 鞠风亮 波渺渺,柳依依。烟雨遥,杏花飞。 三月,古都南京城草长莺飞,繁花似锦。 秦淮河北岸夫子庙的文德桥以南,密密麻麻围起一群新梳了油光光长辫子、穿着满式长衫的市民。 人群的中心,设一桌,一椅,一镇纸,一折扇。桌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说与人间不忍听(小小说

文 | 鞠风亮

波渺渺,柳依依。烟雨遥,杏花飞。

三月,古都南京城草长莺飞,繁花似锦。

秦淮河北岸夫子庙的文德桥以南,密密麻麻围起一群新梳了油光光长辫子、穿着满式长衫的市民。

人群的中心,设一桌,一椅,一镇纸,一折扇。桌后端坐着一位六十上下的老者,虽然衣衫落拓,面色蒙尘,却是星眉剑目,气质轩昂。

许多听客都认得他江南第一说书人、松江名家莫后光的嫡传弟子柳敬亭。

此刻,柳敬亭正以一口字正腔圆的江淮官话,声情并茂演说评书《岳飞传》,第66回《岳元帅蒙难风波亭》:

岳飞眼望窗外,大雪飘飘,正然思索。牢门一响,打断了他的沉思。

禁卒王德进来:倪大人!

什么事?王德看看岳飞,然后趴在倪完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倪完一听,吃了一惊:这么快!

岳飞说;怎么了?

倪完跪下了:大人,圣旨下,叫您和岳云、张宪到风波亭接旨。 敢是叫我去了。

是,大人。

众人屏声静气,仿佛身临其境。柳敬亭的眼睛扫过一个个铮亮的前脑门,心中一阵悲哀: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当了顺民?自己辅佐的宁南伯左良玉死了,南明小朝廷灭了,大清的血腥统治落地了,虽然屈辱虽然不甘心,还不是苟且地活着?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可是,大时代是一个草民可以选择的吗?伟大如千古名将岳武穆,一样为奸臣所害,壮志未酬身先死。

他仿佛也厕身风波亭,眼睁睁看着他无比敬仰的大英雄即将赴死,而毫无作为。

好吧!只是求你把岳云和张宪带到这来。

老爷,我们怎么忍心看您屈死在奸贼之手?!

快去吧!工夫不大,岳云和张宪被带进来,俩人看见岳飞,全乐了:爹!我们是不是能在这里过个团圆年了?

岳飞听了这句话,象钢刀扎心一样:孩子!朝廷旨意下,叫我们到风波亭按旨。

是放我们?

吉凶不定,到那就知道了。

张宪明白了:大帅,是不是要在风波亭处死我们?干脆打出去得了!岳云说:爹!现在走还不晚。岳飞把眼一瞪:胡说!自古君叫臣死臣得死.父叫子亡子亡。忠臣不怕死,大丈夫视死如归,何足惧哉!且在冥冥之中,看那奸臣受用几时!

咚!柳敬亭手中的镇纸狠狠地拍在桌子上。众人鸦雀无声,其中一个身材颀长的青年人已是满眼泪花。

相顾无言,在场的人们感同身受。社稷倾覆,山河变色,心中伤痛有如刀绞。

身后一株绿柳,柔丝千条微风中飘摇。其中一枝撩动发梢,他不由心中一动。

万历37年,22的岁他从扬州渡江南下,在渡口的柳树下等船。船从对岸摇过来,隐约传来船娘清甜的歌声:

杨柳渡头行客稀,罟师荡桨向临圻。

唯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

诗人王维《送沈子福之江东》,他听得痴了。想到自己少年背负案底,流落江湖,不禁泪目。他顺手折了一枝柳条,对同行的朋友说:从今后我不再姓曹,我改姓柳。

从此,南通州柳敬亭行走神州大地,终成就一代书艺巨匠。

这番夫子庙说《岳飞传》,柳敬亭也是冒了巨大风险,一旦被清廷探知,难免一番牢狱之灾乃至人头落地。然而南明已灭,他心如枯木,已然了无所惧。

说完,王德过来把父子三人捆好,他们迎着风雪,大步走上风波亭。

到了亭子上,刽子手不容分说,拿起麻绳来,将岳飞父子三人勒死于风波亭上。

时年,岳飞年39岁,岳云21岁,张宪二十一岁。三人殉难之时,北风怒吼,大雪漫天。

噩耗传出,大江奔腾,黄河咆哮。朝廷官员,庶民百姓,无不伤心落泪。山河破碎,神州陆沉,天地之间回荡着岳元帅慷慨的《满江红》: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柳敬亭讲完,声音哽咽,不能自已,转身面墙而立。

整个文德桥周边的人全部无声地肃立着。有人低头饮泣,有人泪流满面,有人怒目圆睁,有人怅然喟叹,气氛清冷,温润的春天仿佛瞬间交替为冰冷的寒冬。

那位颀长青年把一块银子和一张白纸压在他的桌子上,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人们逐渐散去。柳敬亭展开那张纸,是一首笔力遒劲而清俊的七绝《赠柳生》

流落人间柳敬亭,消除豪气鬓星星。

江南多少前朝事,说与人间不忍听。

落款:萧山毛奇龄。

起风处,粉红的杏花纷纷落下,点染柳敬亭的苍苍白发,触目惊心。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