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不能没有你

2020年05月3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不能没有你 文/黄梅英 1 从他登机的那刻起,她就处在极度惊恐中。全身时不时一阵颤栗掠过,身上冒出层层鸡皮疙瘩,并夜夜噩梦,不是滚落悬崖,就是溺毙深海,或在黑暗中奔跑,被猛兽追赶 她变得敏感多疑,连他发来的一句语音、一个视频,都会细细推敲;电话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不能没有你

文/黄梅英

1

从他登机的那刻起,她就处在极度惊恐中。全身时不时一阵颤栗掠过,身上冒出层层鸡皮疙瘩,并夜夜噩梦,不是滚落悬崖,就是溺毙深海,或在黑暗中奔跑,被猛兽追赶

她变得敏感多疑,连他发来的一句语音、一个视频,都会细细推敲;电话连线,也是一句赶一句、没完没了地询问他的衣食住行。

_

_

_

弟弟赶来看姐姐,见她披头散发,脸色苍白,捧着手机蜷缩在沙发一角。得知这几天她几乎就是捧着手机发呆,喝几口水,啃几口面包凑合,弟弟指责她幼稚:干吗神经兮兮啊,全国驰援武汉的医务人员好几万,姐夫他们去的是一批人,不是一个人,况且你还有机会和他视频聊天,你紧张什么啊,自我折磨!

情绪在弟弟的安抚下逐渐平复,还有父母托弟弟带给她的一大堆吃食,更是缓解了她的焦虑。

是啊,怎么能紧张成这样?疫去情况逐渐平稳,他是医生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临走前的千叮咛万嘱咐,他不是郑重其事地答应好好照顾自己嘛!

唉,与其天天在家担惊受怕,还不如出门,像弟弟一样去做志愿者,转移转移注意力,放松一下绷紧的心弦。

谁知,怕什么来什么,得知他感染病毒的那刻,她几乎瘫倒在地。晚上,她偷偷溜回父母家哀求,想托父母的关系让他回到身边治疗。

父母的震怒让她胆怯,都是他太作了,所有的事情!

被父母、弟弟一顿埋怨后,她眼泪汪汪回到家,只能独自冷静地面对。

给他转发鼓励斗志的句子,发轻松搞笑的段子,传甜言蜜语的视频,这些心理疗法,不知对他起了多大作用,反倒觉得自己在这些话的支撑鼓励下,勇敢了、无畏了、信心提升了,觉得在他面前变得高大了。

视频中,他躺在病床上,周围有十多张病床,她略略放心了些。他戴着口罩,语气中透着兴奋,说检测和拍片的结果都向好的方向发展,让她放心。

亲爱的老婆,知我意者你,牵我心者你!这次一病,我醒悟了,想好了,等我回家,再也不分离!你要好好在家呆着,疫情过后,我陪你去地球上任何一个你想去的地方,再不食言!宝贝,等我回家。

_

_

_

_

_

今天一大早她就醒了,头隐隐作痛。看看时间,仅睡了三个小时。这段时间,每天忙碌到深夜才能回家,休息不够。昨晚,她给他留言,说今天要给他一个惊喜,让他耐心等待。

她揉揉太阳穴,打起精神,起床,洗脸,把架子上瓶瓶罐罐的护肤品,耐着性子一层层涂抹,然后眉笔、睫毛膏、眼影、口红

一头秀发,她盘在头上,穿上从柜中翻出的婚纱。身体较三年前丰腴了许多,有点勒得慌,也好,胸显得高多了!

拿出手机,美颜打开,左一张、右一张,高雅的,沉思的,托腮的,低眉的

褪下婚纱,她没有立即披上睡衣,而是静静地看着镜中自己的裸体,轻轻抚摸她对着镜子录了她光滑的身体,细细的腰肢,挺立的双乳她爬上床,做出各种娇媚的、撩人的姿势,一张、一张

想了想,她又录了一段话,语气尽量平静、舒缓。她移动手指,慢慢翻阅一遍,然后把照片、视频、录音全部发出

歇息一下,她又一层层卸妆,抹去口红,洗去粉底,一张脸色苍白、眼睛肿胀的脸出现在镜中。

不能这么疲惫,振作起来!她深深呼出一口气,穿上粉红色运动服,让长发披肩,伸出拳头,对镜一笑:加油!

运动服是弟弟去年用他第一个月工资买的,给姐夫的是灰色的。她埋怨弟弟抠门:国企工资那么高,就买套运动服做礼物啊!你花过我多少钱啊,苹果手机,每次更新换代都买。

弟弟解释,运动装是让她好好锻炼身体,为做妈妈准备的。体质好了孩子才会棒,将来等他当了舅舅,外甥所有的花销他全包。姐呀,再不要玩了,你以为你还是少女啊!弟弟说话一向偏向姐夫,说的话都是姐夫的心思。

已是人妻,仍爱撒娇、使性子,在他面前,在父母面前,甚至在小她三岁的弟弟面前。弟弟揶揄姐夫,他如果有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朋友,早分手了,活脱脱娶了个奶奶!他姐夫讪讪的口气:爱不够呢,哪舍得分手,她不愿意长大,就由着她呗。等你有了女朋友,一样宠。弟弟带着嘲弄的眼神,嘴一撇:矫情,才不会呢!

他给予她一个宽松的空间,自由做梦,怎么舍得长大?

没有胃口吃饭,反正弟弟的包里老有为她准备的酸奶、巧克力,饿不着。

_

_

_

_

_

她披上羽绒服,戴上口罩,发动车直奔体育馆。那里,已被征为临时医院,里面有60多个新冠状病毒患者,她和弟弟在物资区服务,患者需要的食物,工作人员所需要的消毒用具,来往车辆的消毒、进出人员的登记,都在他们服务的范围内。弟弟以为这个娇生惯养的姐姐做志愿者,也就心血来潮一阵子,谁知姐姐竟然天天坚持来。每天累得话不想说,饭不想吃,换班几乎就是弟弟抱她上车了。

养尊处优,她哪干过这些活啊!父母对她的表现既惊讶又心疼,还恼怒。

从家去体育馆,平时得四十多分钟,要穿过半个城区,绕一个公园,过一座彩虹桥。现在封路封小区,路上没有行人,二十分钟便可到达。

这条路太熟悉了,每个周末他回省城,两人都会来这里玩。他俊朗文雅,眼睛深邃,睫毛竟然比她的假睫毛还长还美,阳光、帅气!当初一见面,她就怦然心动,天天翘课粘着他,压根不想她是否能从那个三本学校如期毕业。

他给她买一串糖葫芦,让她慢慢品尝,拿手机拍照;给她买一个冰淇淋,让她嘟嘴留念。羊肉串、棉花糖、臭豆腐他乐意买,她愿意吃,出来玩就是图个开心嘛。

他蹲在花丛边,拍她的侧影、背影,总是很有耐心地拍她最美的一瞬。他嘴里不停地说:别动,别动,别动啊她就屏住呼吸不动,就那么撑着,像雕塑一般。有时,撑得太累了,回眸,他正盯着她调皮地笑

想想都甜蜜幸福,他满足了一个女人对浪漫爱情所有的幻想,填补了她对诗意生活的所有渴望。有他,怎么能不娇情?

可惜,公园现在一片寂静、一片萧瑟,只有走近才能看见那些枯枝干草中,有了点点新绿、点点鹅黄。

胸有点闷,她打开车窗,拉下口罩,让凉风吹进车里。空气中一丝回暖的风,一股通透的气息,绕着她,呼吸畅快了许多。

真快,一晃冬季将尽,头顶的阴霾已经消退,天空透出许久未见的晴天。一片阳光从云层窜出,晃着眼,让她昏眩。多少天的劳累,她有点吃不消了,可她不愿休息,离患者近点,犹如离他近点

绕过公园,再走几分钟就是体育馆了。她一踩油门,上了桥

_

_

_

_

_

1

2

1

此刻,他正在病床上正翻阅她发来的照片、视频,还有录音。

结婚三年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地想念她。这些照片视频,让他在一片白色的压抑中增加了些许勇气和向往。之前如果单位加班,周末无法回家,他就腆着脸让她发几张艳照,以解寂聊。她哼一声:想我就赶紧回来,否则,休想!工作单位和家,两地相隔三百多公里,高铁两个多小时。每个周末,你来,或者我去,两地穿梭。当然,他还是回她身边多,省城才是他们的家。房子是结婚时她娘家陪送的,三居室,140平米。在省城拥有这套房子,他得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打拼。娘家富有,姑娘自然金贵,带有天生的自恋。

家贫,不妨碍他幻想身边有一个清纯漂亮的女孩相陪,医学研究生的身份让他有点自傲。同学的姐姐介绍了她,满足了他找一个省城女孩的想法。初识,哪里知道她家底厚呢!低他一个头,眯眯眼,笑声嫩嫩的,说话柔柔的,和影星周冬雨还蛮像的。当然这是她心情好的时候。不顺她意了,那可是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他上研二时,她已在省城政务大厅入编,工作性质含金量虽不高,可捧上了金饭碗,每天工作就是跑跑腿送送资料,惬意得很,就等他毕业做新娘了。

逢进必考的年代,她能凭真本事考进编制?谁信呢!可他只有感叹的份。毕业后,他应聘到了省城一家有名望的医院,和她举行了婚礼。半年后,他考进了离省城三百多公里的一家市级中心医院。

_

_

_

_

_

摔杯子,摔碗,撕扯他的睡衣,赖在他怀里不让他睡觉,不让他上班,眼睛哭得像樱桃,甚至,提出离婚!她希望他呆在省城,呆在她父母身边。在哪里生活不是一日三餐?她父母还年轻,权高位重,对他这个女婿也疼爱有加,他有什么理由远离她?就为一个正式编制吗?她允诺,只要他同意留下,她不再避孕,让他很快当爸爸。

年老的父母生活在吕梁大山,不理解他为何选择去外地工作,说他都三十了,又高攀了媳妇家,赶紧有个孩子,日子才能过得稳当。他也希望有个孩子,可她不愿意,说再等几年做贤妻良母不迟。

他只有使劲积攒耐心,才能应付她的任性。家里的灶具就是摆设,去父母家蹭饭,拉他下馆子,哪家馆子有什么招牌菜、什么味道,她信口就来。家里摆满了成套的化妆品、名牌包包,就连他的书房也充当了她的库房。好在家里不是讲理的地方,他回家也没有时间读书,就围着她转了。

结婚后的春节,她都随他回山里过年了。汽车的后备箱里塞满了带给公婆的礼物,那些东西大多来自她父母家。尽管反腐,岳父家的吃穿用并未受到多大影响。在山里待的三五天,她表现得端庄大方、温顺和善。他做饭,她就剥葱剥蒜;他扫地,她就擦桌抹椅。对公婆永远是一张笑脸,包括那些不富裕的亲戚。饭桌上会慢慢地陪他父母吃完最后一口饭,绝不会指指点点评价菜的淡咸,反正行李箱里总有吃不完的零食。她陪他去村里老同学家拜访,会强忍烟味看他玩几把牌,会掏出包里的食物送给同学家的孩子吃哪方面都给了他极大的面子。每次返城她都慵懒地躺在车座上神神叨叨地怪叫:哎哟,折腾死我了!哎哟就差把我冻死了!再也不来了,再也不来了!才不管他翻白眼、甩黑脸呢。

_

_

_

_

_

这次疫情爆发,他又瞒着她报名驰援第一线。他容忍她对着手机埋怨,如同他去外地工作时那般,可几分钟之后,又是眼泪鼻涕的,让他好好保重身体,说没有他活不了。他呢,总是一笑:你呀,活得好着呢,赶紧长大吧!

当被确诊感染时,他只能强作镇静,怕她的眼泪,怕她的可怜兮兮。欠她太多了!怎么说呢,面对单位那么多比他优秀的同事,面对他父母高姿态下对他的暗示期许,他急于成功,急于换一个环境才不至于消弭自己的意志,才不至于麻木自己的志向。否则在她温柔的怀抱中,迟早丢失了自己。

他怀疑过当初对婚姻的定位是否出了偏差。可自己苦熬了7年的本硕连读,不就想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吗?有多少人都夸自己的运气好,攀了高枝。

因为去外地工作,他们之间打了两个月的冷战,好歹他死乞白赖、低眉顺眼哄她,她才饶他一马。是摸透了她娇惯却识大理的心性,才忽略她的感受来做自己想做的吗?

每次见他情绪不好,她会娇滴滴地扑进他怀抱,含情明澈的双眼,软绵绵的身子,两条细细的胳膊圈住他的脖颈,粉红的小嘴压在他脸上,一下搅得他心肠软了许多。这样的温柔之乡,有多少人愿意沦陷,愿意逃离?

可他逃离了!

怎么会这样呢?他不后悔自己驰援的选择,只是沮丧厄运怎么会降到自己头上。他不能忘记,当他们走进医院时,那些医生和护士就差点嚎啕大哭了,他们太累了,他们几乎就支撑不下去了。身处病区,每天迎面而来的都是痛苦的呻吟、死亡的威胁,那些让人心悸的恐惧感,在他心中一点一点滋生、蔓延、膨胀。躺在病床上,犹如陷入一片黑暗,没有办法寻到一点光亮,只能眼巴巴等待、等待,却不知道会等来什么结果。他恐惧到全身哆嗦,紧张到想放声大哭!原来,躺下才知道想站起来不容易;原来,人生除了浮名还有太多的美好值得留恋。

没成想,她竟然去做了志愿者!他多次哀求她闭门在家,那些病毒可怕啊!可她任性不听,还说夜夜都梦见她一袭白袍飘飞而来,在他身后,双手猛击他的后背他哇地突出一口鲜血,哈哈,病魔跑了,他康复了,又可以给患者看病了,又能牵着她的手游玩在花红柳绿中了!

真是长不大,连做梦都那么矫情!每次见她发这样的语音,他总是苦苦一笑,心疼半天。

老公,听到你病了,我哭了,怕了,崩溃了,绝望了,可是我挺过来了!听到你病情好转了,我兴奋了,尖叫了,激动了,蹦跳了!亲爱的,等你回来,我们就做爸爸妈妈,一切都听你的。看到了吗,我把你最喜欢的东西发给你感觉到了吗,我全部的身心都在饥渴地等待你!老公,必须好起来,我不能没有你。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嘎嘣脆的话,让他心中狠狠一酸,泪珠滚落下来

姐夫,你好吗?

这些日子,我姐太累了,虽然一直在我父母面前假装平静、假装坚强,可我一提及你,她就眼泪汪汪。见到从病区驶出的拉尸车,她脸色发白,全身发颤发冷;看到病愈的患者,她会激动得嘴唇发抖,泪流不止。我劝她回家,她又不听。姐夫,我埋怨你、责备你、咒骂你!更埋怨自己、责备自己、咒骂自己!记得吗,我和姐姐去机场为你送行,我答应替你照顾好姐姐,你也答应替她照顾好自己。可我们,都食言了!我懊悔得连连扇自己的耳光,我为什么没有时时待在姐姐身边?我也埋怨你,你怎么会被病毒感染?是不是以为你年轻,就可以那么粗心?是不是以为你是医生,就可以那么不负责任?我为姐姐心疼,也为你这个自私的姐夫心疼,为你这个绝情的姐夫心疼

那天我在体育馆左等右等,等不来我姐,发信息、打电话她不回。后来,我接到交警电话,说一辆银灰色奔驰撞在桥栏杆上我赶到现场,看见我姐伏在方向盘上,似乎睡得很熟、很甜美

姐夫,姐姐长不大了,永远留在二十五岁!天荒地老,她也是二十五岁了我有多心疼她,就有多痛恨你、多痛恨我自己!

爸妈痛彻心扉,以泪洗面。他们愿意你和姐姐永远是凡夫俗子,一日三餐,哪怕粗茶淡饭,只要你们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出现在他们面前

姐夫,我替我姐等你回来,像我姐期盼的那样,等春暖,我们同享花开!

弟弟没有接到姐夫的回音。

一连几天,都没有消息,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THE END

作者简介

黄梅英,文学爱好者,作品曾获临汾市第五届精神文明五个一工程奖、《平阳文艺》优秀小说奖、西戎文学奖等奖项。著有小说集《望穿秋水》。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