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冷水镇

2020年05月3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冷水镇 文 / 杨留坤 忽然想去一趟冷水镇。照理说我应该忘了冷水镇,连同冷水镇这三个字。 忘了是哪一年去的冷水镇,一次或是两次。离开它二十多年了,不,有三十年了吧。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我以为自己已经把冷水镇忘干净了,可是怎么又想起来了呢,竟然还想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冷水镇

文 / 杨留坤

忽然想去一趟冷水镇。照理说我应该忘了冷水镇,连同冷水镇这三个字。

忘了是哪一年去的冷水镇,一次或是两次。离开它二十多年了,不,有三十年了吧。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我以为自己已经把冷水镇忘干净了,可是怎么又想起来了呢,竟然还想再去走一趟。

为了追一个叫小霞的姑娘,在那个初夏的一天,我骑着自行车,单程行了百余里路,到达了冷水镇。燥热的初夏天气,太阳迟迟不肯落下,土黄色斜阳的光芒,一根根的,杂草似的在我头顶的上方乱飞乱撞,就在那一片迷离又撩人的光色里,我在逐门打听着小霞的家在哪里?

冷水镇挺大,要想打听一个人,也不是容易的事。但我曾听说过,小霞的父母在镇子上开着一家诊所,这就好打听多了。果然,在街面上一问,就有人说,小霞的母亲是镇子上的一位坐诊医生,小镇上的人都知道,就住在河边大柳树的底下。

夏日的傍晚,大户人家的小饭桌通常摆在屋门口的。就在那棵大柳树下,他们一家几口埋头将饭吃得稀里哗啦时,我走向了他们。走近一看,果真,一个面白肤嫩、双颊带粉,微侧着脸眼睛斜斜地看着我的中年妇女,好像有点眼熟,而他们中间却没有小霞。

在一阵吃惊和猜疑的见面谈话中,小霞的妈妈告诉我,小霞外出玩耍去了。

我问:小霞什么时候回来?

她说:明天,小霞明天就回来了。

她又问我,你认识我家小霞?

我说,我和小霞是同班同学。

那咋没听小霞说起过你呢?

我说,不会吧,我是她同学,我是专门来找她的。

说起那次贸然之行,到百里之外的小镇上找小霞,也全怪我的一念之差。

那我就朝着三十年前,回想一下吧。

第一次见到小霞是在操场上。新学期刚开学,全校的学生都在操场上拔草,她蹲在那儿,腰板细得有一把掐,乳白色连衣裙裹着臀部微微上翘,让她既优雅又趾高气扬。当时,我就想,哦,这就是我未来的老婆。

就是因为这样的一念之差,我贸然去了一趟冷水镇。

是的,冷水镇,我不曾忘却的冷水镇。

山连着山,山外还是山,中间一片开阔地,住着一户挨着一户的人家。扬着尘土的路面,架在小河道上的石拱桥,桥下清细的流水,桥头插板门的小饭店

对,冷水镇。我曾在你狭窄的街道上徘徊,又曾在你逼仄的石拱桥上徜徉;我曾在插板门内吃过饭,又曾在插板门后的小土楼上住过店。熬过了一天,两天,耗尽了我一路的盘缠。心里期盼着梦想中的姑娘出现,等来的却是一个明天,还有一个明天。

还有,还有昔日那个青葱的少女,有生之年,我得去那里看一看。

也许是因为年龄的渐长,总回想起当年的那些破事;也许是因为岁月过得不如意,总想探访一下当年曾追求过的姑娘现在过得怎么样。

是不是,我都得去冷水镇里走一趟。

这次,一路过去,路都变好了。路面铺上了柏油,再也不见尘土飞扬了。很快,一路向前,也就,一头扎进昔日小镇的时光里。

三十年后的冷水镇,今非昔比,早已物是人非了。

不知不觉中,到了一座桥的桥头,好好地看一眼,是一座混浇桥,水泥桥面,崭新的石头栏杆。记忆中,这里是座石拱桥,桥头,是家小饭店,我曾记忆清楚。小饭店不见了,那个位置现在耸了幢高楼。

小镇上有条老街,在河的那一边,看过去,老街的模样仍在,似乎已经在高楼间隐没了。过了桥,一条直而阔的街道,沿街尽是商铺。

我在搜巡,不放过眼皮下的每一个人。为什么?是不是,想看出谁,谁呢?一个记忆中熟悉的身影。

忽儿,我看到了一家家门店的招牌。

一家是小霞商店。

一家是小霞饭店。

还有一家一家的门店,是小霞理发店,和小霞门诊部。

我按着记忆朝小霞门诊部走过去,一个臃肿的女人立刻站了起来,观颜察色,并立马又要对我望、闻、问、切

我想,昔日小镇上有多少个叫小霞的姑娘,我要探访的那个小霞姑娘又在哪里?

我转过身问起了别人。

小镇有好几个叫小霞的姑娘当年都被娶到了他乡。

我还想再探询一下她们的近况。

有人就说,有一个叫小霞的姑娘嫁给了诗,还有一个叫小霞的姑娘嫁给了远方。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