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夕 照

2020年05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专栏 夕 照 文 / 辛相国 虽是日暮时分,光线还是有些强,王伯不由眯起了眼。马路对面学校的大门前静悄悄的,王伯直直地坐着,如同雕塑。 放学了,孩子们像出笼的鸟儿,笑着、跑着、闹着,出了校园。他们飞奔向属于自己的坐骑,一时间,三轮车、电动车、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专栏

夕 照

文 / 辛相国

虽是日暮时分,光线还是有些强,王伯不由眯起了眼。马路对面学校的大门前静悄悄的,王伯直直地坐着,如同雕塑。

放学了,孩子们像出笼的鸟儿,笑着、跑着、闹着,出了校园。他们飞奔向属于自己的坐骑,一时间,三轮车、电动车、小汽车,纷纷发动引擎。

眼前的一幕,令王伯的思绪回到了过去。儿子自一年级就在这所学校上学,懂事的儿子知道爸爸工作忙,不用爸爸来接。儿子的懂事让王伯更心疼儿子,所以,他总是挤出时间接儿子。

低垂的柳条在年轻时的王伯面前摇摆,那缠绕在一起的柳条就像他们父子紧紧相连的心。每当这个时候,父子俩总是第一时间发现对方,儿子雀跃着跑到老爸面前,每次都是:爸,不是说不用来接我吗,你那么忙!而王伯也总是说:到附近办点事,看时间差不多,就在这儿等你一起回家了。然后爸爸牵起儿子的手,夕阳把一长一短的两个身影拉得很长。

想到这里,王伯脸上荡漾起甜甜的微笑。

王伯是个活泼幽默、心地善良的人,一米七多的个子,专科毕业,揣着梦想来到了这个小镇上的军工企业。同厂的厂花爱上了他这个普通的技术工人。厂花不只是漂亮,也很聪明,是生产技术科的技术员,父亲是工厂的技术厂长。未来的岳丈也看好爱钻研技术、不断革新的小王,然而岳母却对小王的家庭背景和目前的工作看不上。可是,有点高傲却又不失善良的姑娘把小伙的行为看在眼里,深深地爱慕着他。姑娘把亲手织的海马绒毛衣送给小王, 倔强自尊的小王却一句无功不受禄,婉拒了厂花这份一针一线编织的爱情网。姑娘也想把他忘记,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可每当面对追求者、面对别人介绍的高富帅,她都会和小王比较,最后无疾而终。小王到技术科办事,故意避开和厂花正面接触,却又忍不住悄悄地瞄上一眼。老练的技术科长刘姐又给热心撮合、创造机会,小王获得技术革新奖后,未来的丈母娘也只好顺其自然了。虽不算失而复得,但正式开始恋爱,他们没有过多的花前月下,也就是沿着小镇的小河,由工厂漫步到小学校前,因而,这颗大柳树也见证了他们的爱情,夕阳记录了他们恋爱过程。

结婚后,在两个人的相处中王伯总能找到可以逗媳妇发笑的方式,媳妇也很喜欢他这种乐天派的性格。他们一直相处不错,偶尔也有争吵。老王很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所以每次吵架的时候,老王都主动找理由幽默地向妻子承认错误,妻子也会说:你会这样吗?有这事吗?用满足、宽容的神情,给老王答案。

坐在树下,王伯又皱起了眉头。可能他又记起了创业的时候。后来,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但随着军工企业的转轨,工厂效益不是太好,为了让妻儿过上更好的生活,王伯毅然决然自己创业,承包了拖拉机配件车间。王伯的人品、技术、管理能力使很多技术工人愿意跟他干。他生产、检验、销售一肩挑,为了娇妻、爱子,为了信任他的同事,他一天当两天使,刚毅的脸上总有一种不向生活低头的表情。爱妻见他如此辛劳,孩子一上学,便主动为他分担一些工作,押车送货、进原料等,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过了一会儿,王伯脸上又沉重起来,可能又想起了不愉快的事情。是的,似乎好人一生平安这句话很有讽刺意味,当年导致万人空巷的电视剧《渴望》,主题曲《好人一生平安》也是一种渴望,刘慧芳不也是命运多舛吗?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在一次送货的路上遭遇车祸,伤了腿,还伴有脑震荡。为了照顾妻子和孩子,他把工厂让别人代管,自己全身心照顾家庭。他为妻子调理生活,端汤喂药,精心呵护。妻子爱干净漂亮,每天都要洗澡,现在腿不能见水,王伯就每天给她擦洗,让她坐在椅子上,给她洗头。这期间,卧病在床的妻子除了忍受身体上的极大痛苦外,精神也越来越差,变得非常烦躁,时常抱着枕头绝望地哭泣,对他也经常无端无故乱发脾气。这时候,他总是强压住自己内心的无助,努力在妻子面前露出一种轻松的神情, 宽慰疏导,想方设法让妻子开心。当妻子康复过程中,偶有清闲,他便在夕阳下推着妻子在河边散步,顺便接回上小学的儿子。

此时,夕阳的余晖映照在教学楼上,校园里一片静谧。孩子们都走光了,儿子怎么还不出来?被老师留下了?儿子不会做什么错事啊,那么懂事那么上进的儿子呢!想到儿子,王伯总是骄傲的。

夕阳无限好,只是已黄昏。下班的人们从王伯身边经过,笑着跟他打招呼,他也一一笑着回应,可他内心却是疑惑的这是谁啊,在哪里见过呢?

王伯皱起了眉。这段时间王伯很苦恼,因为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人们似乎在议论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人们说他得了老年痴呆。这段时间儿子也不知怎么了,在大城市干得好好的,却来家休息了。儿子每次出门前总是把水果洗好,零食摆好,并且一再叮嘱自己在家看电视啊、读读报啊。老在家里多无聊啊!并且老王觉得自己身体好得很,那个什么钙片,虽然他也按照儿子的嘱咐每天都吃,但他觉得实在是不必要。

路上的行人渐渐少了,王伯叹了口气,站起身,准备回家。他忽然有些发慌,向左边还是向右边走?自己刚才就是从这条路过来的啊,怎么忘了?

王伯犹豫着,也在怀疑着自己。

这时,一个提着菜篮四处张望的中年男子进入了老王的视野。这谁啊?这个时候提着菜篮干什么?老王心里嘀咕着。看到老王,中年男子向这边走来。老王忽然感觉这个人好眼熟,在哪儿见过呢,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中年人走近,叫了声爸。原来是儿子啊!老王笑了。但他随即板起脸,说:你怎么来了?我又不是不知道回家。儿子也笑了,笑得老王心很暖,说:爸,我买菜正好经过这儿,看见您在这边才过来的,咱倆一起回家。老王笑了,像个满足的孩子,拉起儿子的手说:走,我领你回家。

夕阳把两个身影拉得很长。街边的商店里传出了声音,一个说:老王的儿子真不容易啊,你看每天提着菜篮找他爸,装作买菜的样子,不让他爸知道。另一个说:是呀,听说,连老王治病的药都是装在钙片瓶里的。

作者简介

辛相国,男,1964年3月出生于山东寿光化龙镇辛家村。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