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猫村长的一天

2020年05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专栏 猫村长的一天 文/麻雀 村部办公室内,猫村长整理好资料、文件,咂一口茶,打一个呵欠,又连着一个呵欠,轻轻地,犯开了困。 就在这时,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响得人的心儿一颤一颤地,直发怵: 猫村长,猫村长,新村,新车站发现一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专栏

猫村长的一天

文/麻雀

村部办公室内,猫村长整理好资料、文件,咂一口茶,打一个呵欠,又连着一个呵欠,轻轻地,犯开了困。

就在这时,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响得人的心儿一颤一颤地,直发怵:

猫村长,猫村长,新村,新车站发现一辆湖北牌照的车辆!

啊,人呢?车上的人呢?

不知道呀,只看见车,没看见人。

唉呀,假如那人,刚从湖北回来,刚从疫区回来,再假如,他还逛街、聚会、进商场、入超市、上公园那么,那么天哪,惊出一身冷汗。

此时,孤月悬于半空,几滴寒星清清冷冷,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那辆车,那辆来自远方的车,如同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孤零零地杵在那儿,萎着缩着含了无限委屈似的。

猫村长,猫村长,报警吧!那村民提议。

先不要,现在是凌晨两点半,派出所的同志们忙碌了一整天了,才睡下,让他们多休息一会儿吧,我看看情况,等等,等会吧!

等吧,等吧。

寒虫呢喃,远山朦胧,树儿悠悠舞动,风儿徐徐掠过,有一只二只狗儿,缩着身子夹着尾巴,怕惊扰了什么似的,悄没声儿地走过。猫村长搓搓手跺跺脚,一点一点数着时间。哦,月亮似已偏西,山顶泛出丝丝白,又是一个好天气呀!猫村长揉一下眼睛,伸一个懒腰,睁大眼睛,四下一巡视,咦,就看见不远处拐角的那个地方,徐徐探出一抹黑,随即,如同月儿拉着、风儿牵着,轻轻,轻轻地拽出一条人影。人影后面,一个挺高挺瘦的年轻人打着呵欠伸着懒腰,径直走向那辆车。

这时,只见我们的猫村长一弓身、一猫腰,嗷一下就窜了过去,窜到了他面前。

同志,对不起,打扰一下。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我是这个村的村长,也是疫情防控指小组的组长,现在,非常时期,我必须

明白,明白,我会配合的。对方点点头,态度挺诚恳。

我是邻村某某,几年前在湖北做石材生意,在那儿买的车,后来生意失败,便回来了,已回来大半年了。不信,这是我们村长电话,您可以核实。

好的,我相信,但非常时期,我必须核实再核实,以确保万无一失,望理解。说话间,猫村长拨通了那个电话,喊几声聊几句,笑笑点点头,神情放松了下来。

同志,不好意思,打扰了。

理解,理解,非常时期嘛!再见。

再见。

就这样,在一个绝早的凌晨,在不惊动一朵花、一只鸟、一个人的情况下,猫村长,我们的猫村长就这么有效有力地,又处理了一起小小的突发事件。

处理完归来,沙发上一坐,一放松,感觉真是有点儿累了,便想小眯一会儿。眯之前,又习惯性地看了一下表,结果嗷一声,针扎屁股似的,一下子窜了起来。咋了?每天、每早、这个时间,必须要做的那件事儿,必须要去做了。

于是,忙忙儿地准备好一切,向一条小巷走去。

小巷的尽头,寂寂木门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笑着探出头:

哈喽,猫。

哈喽,哈喽。猫村长嘿嘿乐了,尤阿姨,尤阿姨,您老人家啥时也飙上英语了?哈,来,趁热,咱先把早餐消灭掉。

好的,好的。都坐好,吃着喝着,东拉西扯,一家人似的,半点不见外。

闲着,扯着,嘟嘟几声,手机响了,掏出来划开,一翻看,猫村长兴奋地直叫唤:

尤阿姨,尤阿姨,您儿子电话,尤哥要和您视频呢,怏!

好呀,好呀!一听见儿子声音,这位咧着嘴、呲着牙,笑得跟朵老菊花似的:

儿呀,放心吧,猫把我照顾得比你都好,看看,看看,这新磨的豆浆,刚出屉的肉包,新鲜的蜜桔和香梨都是我喜欢的,所以,儿呀,安心待在武汉,安心地等着,等疫情过了,再回来。

好,好,妈,看见您满面红光满面笑,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我放心,我一百个放心。唉,妈,把手机给猫,我们聊聊。

好,好。

尤哥,放心吧,阿姨,我会照顾好的。

放心,放心,猫呀,真是的,不知说什么好了,总之,千言万语化做一句话,谢谢呀,兄弟

不客气,兄弟。

猫村长,猫村长这边话还没说完呢,那边同事小尤又急慌慌地赶过来了,不好了,不好了,打,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好好说,什么?什么打起来了?

小铺、大店、商场、超市疯了,都疯了一样地抢,抢面、抢油、抢米,其中,有两个妇女,因为一袋米,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果然,超市内一片杂乱,人声鼎沸,杂乱的中心鼎沸的中央,两个粗俗妇人口沫横飞披头散发扭打在一起。

像什么话,像什么话!猫村长大声地喊,住手,住手!就为了一袋米,就为了这么一袋米,丢不丢人!丢不丢人!

丢人就丢人吧,丢人总比丢命好!这两位倒是同时停下手,异口同声,一致对外了。

丢什么命?丢什么命?什么就丢命了?谁说要丢命了?

不是说,封城封路封一切吗!一切都封了,什么都运不进来,时间久了,可不就得丢命吗!

乱弹琴乱弹琴,叫你们别信谣言,叫你们别信谣言,怎么就是不听呢!猫村长一下跳到高台上,扯开嗓子,大声说,乡亲们乡亲们,别传谣别信谣,只要疫情没有大爆发,只要没有出现确诊病例,我们这儿,是不会封城封路、断米断粮的,放心吧!再说了,就算疫情大爆发,就算出现确诊病例,就算我们被全部隔离,也请相信,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我们的习主席,也绝对不会让我们断米断粮、丢人丢命的!想想,好好想想,非典时期、汶川大地震时期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让灾区饿死过一个人吗?让灾区饿死了一个人吗?

是呀,是呀有人点头,有人附合,有人悄悄走开了。

乡亲们,别信谣别传谣,什么封城封路封一切、断米断粮断生计的,现在,我,以一个村长一个党员的身份,明明确确告诉你们:不会,不可能!所以呀,咱先撤了吧撤了吧,免得为了一点儿小事一点儿小利,伤了和气丢了面子。要不,等以后,你们神清气爽了酒足饭饱了时,碰了面,想起今天干的这事,脸不脸红!害不害臊!

是来,是来,是这么个理儿!气氛一点点缓和了下来,人们陆陆续续散开,那两位妇人也不好意思地低了头,各自散去了。

噢,总算平息下来了,猫村长长出一口气:

小尤,几点了?

猫叔,都下午二点多了,您到现在,还没吃一口饭呢!

唉呀,真是的,都这个时辰了,难怪我的肚子一直抗议来,走,到叔家里蹭一顿去。

好来!

可是呀,刚到家门口,就又给匆匆跑来的一位村民拽住了。

猫村长,猫村长,不得了了,可不得了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堂弟,我堂弟!非要去武汉,非要去武汉!谁拦也不行,谁劝也不听,一个人驾车,疯了一样上高速了!

啊,上车,我们追!

什么个情况?

是这样的,几小时前,他接到一个电话,是他武汉的女友打来的,说什么,检验真爱的时刻到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能冲破一切阻力、跨越一切阻碍,像个超级英雄一样飞到她身边,陪她、爱她、保护她那才是真爱;否则,就不是真爱,一切免谈,咕得拜!所以,他才这么不顾一切地往上冲

唉,唉,真个傻小子疯丫头。猫村长一边踩着油门一边摇着头,小尤,追了多久了?

猫叔,猫叔,快一个小时了,起码赶了几十公里了。

唉,这个臭小子,肯定也心急火火地,加速加速呢!

要不,咱报警吧?小尤无不担心。

唉,快看,看,看前面!就这时,旁边那位村民大叫起来。顺着他指的方向,只见呀,有一辆车,萎蔫着停在路边,车旁还有一个人,猫在那儿吭哧吭哧卸轮胎呢。正是那个臭小子,臭小子轮胎爆在路上了。嘿,猫村长哧溜一个弯儿,挡在了他面前。

跑呀跑呀,有本事跑呀,怎么不跑了?

猫叔,猫叔,轮胎爆了。

爆得好,爆得好!

猫叔,猫叔,您怎么幸灾乐祸呢!

我幸灾乐祸,我还想好好掴你几巴掌懂不!臭小子,你知道你干的这叫啥事吗!

我,我

手机给我,我要和你那个女朋友,好好说道说道。

手机打开,屏幕那一头,一个漂亮女孩儿看着猫村长,一愣一愣,有点儿发懵。

姑娘,懵了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个村的村长,也是小尤他叔,还是疫情防控小组组长。现在,我以一个村长的身份告诉你,小尤,我们村小尤,是真心爱你的,绝对是真心爱你的,这不,拼了命的往你那赶,但被我拦下了。再者,我以一个长辈的身份批评你,姑娘,你这事儿做得不妥欠考虑,你真不该在这个时期提出这种考验!最后,我以一个防控小组长的身份宣布:小尤,我带回了,姑娘,请你以大局为重,予以理解,我必须为小尤,为我们全村,全村每一个人负责。

那边,姑娘的眼圈儿有丝泛红:猫叔,对不起,我一时兴起,想来个终生难忘的倾城之恋,刚才,我爸妈狠狠地骂了我一顿,我知道自已太任性太过份了,我错了,我

没事了,姑娘,理解就好。噢,小尤在这,你们好好聊聊吧。

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五、六点了,云归山,鸟归巢,家家饭菜已飘香,猫村长打一个呵欠,又一个呵欠,上眼皮碰一下下眼皮,下眼皮又碰一下上眼皮,犯开了困。

猫叔,猫叔,我来开车,你小眯一会儿吧。

好。

那么,猫叔,是直接去你家呢?还是又开到村部去?

去村部吧,今个大年三十,没人值班,我担心有什么突发事件。

村部办公室内,猫村长喝几口茶塞几块饼干,往沙发上一躺,就呼噜呼噜进入了梦乡。

猫叔可真是累坏了,那就好好睡一觉吧,对,好好睡一觉,我一定要你真正的好好的足足的睡一觉。

小尤狡猾地一笑,轻手轻脚地,找到固话线,拔掉:摸出他猫叔手机,关掉,再咔哒一下把门给锁上。然后,站在门外,又是得意又自心疼地想,这下好了,任谁都打扰不了你了,猫叔,你就安安心心安安静静地睡一个晚上吧,吃不好睡不好的,五个昼夜连轴转,就是铁打的汉子也熬不住呀!更何况,猫叔,您还是个才做完搭桥手术没多久的病人呢!

可是,小尤呀,你的苦心,你的如意算盘,这不,又落空了。

只一会儿,大概还不到半个时辰吧,咚咚咚,咚咚咚,村部的大门又给砸得震天价地响。

猫村长,猫村长,不好了,可不好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声音那么大那么大,声音那么急那么急,惊雷似的,炸得猫村长咕咚从沙发上掉了下来。

什么?什么大事?

我的邻居,那个号称歪婆子的,昨天刚从武汉回来,没有上报,没有隔离,还兴冲冲地通知她的七个儿子、两个女儿、无数个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明天,初一一大早,就来给她祝七十大寿来

唉呀,这还了得,万一,万一天那!猫村长惊出一身冷汗。

果然呀,一听说不让做寿不让过节,还得观察还得隔离,而且,还不是一天二天,还得十天半个月,歪婆子一脸抗拒,差点跳起来:

什么!什么!十四天,半个月呀,我一没违法二没犯罪,凭什么关我半个月?凭什么关我半个月!自古没这个道理!自古没这个道理!而且,明天,明天就是我七十大寿,七十了,大寿,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凭什么不让我过,还把我关起来,自古没这个道理!自古没这个道理!

老人是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愤,最后,一口气没缓过来,咳咳咳,直呛了个满脸通红。

猫村长也不急也不燥也不生气,递上茶,拍拍背,润润她的喉顺顺她的气,慢条斯理开了口:

歪婆,歪婆婆唉!首先声明哈,不是拘留更不是关,而是隔离观察,您当然没有违法犯罪了,违法犯罪的是这该死的病毒呀!

病毒!

对,病毒!在疫区,它就如空气,就如雾霾,看不见摸不着却又无处不在,无处不是。密密麻麻,阴阴毒毒,四处乱窜四处乱钻,只要找到一入口,哧溜一下,歪婆呀,就溜进您的身体里了。

溜进我身体了吗?不会,不会,因为我没有一丝感觉呀!

您当然没有感觉了,因为,刚刚进入您的身体时,它还很瘦、很弱、很小,弱小到不具备兴风作浪的能力呢。

那么老人长出一口气,似乎有点儿放松下来。

但是,可别小瞧了它呀!它贪婪、狡猾,又有足够的耐心。它先在您的体内,找个温暖舒服的地儿安顿好,吃您、喝您,待您有了感觉时,它已经足够强足够壮,具备了足够祸祸您的能力了,歪婆呀,您这是用自已的健康自已的营养,养大了一个恶魔呀!

唉呀,唉呀!猫呀,可别说,可别说了呀!听的我心里直发毛!

歪婆,可真不是吓唬您呀,更可怕的还在后头呢!那就是,就算在潜伏期内,它也不是乖乖潜伏着的,它还时不时地,时不时地跳出来害人来

啊,还害人,咋害?

它还有计划有目的着,阴阴坏坏的,分裂、分裂,分裂成无数无数更细更小,小小细细的小恶魔,这些更小更小的小恶魔,随着您的呼吸、咳嗽、打呵欠、吐口水跳出来,蹦出来,散布在您走过的路去过的地方经过的一切一切上,等待着机会,寻找着入口,随时随地准备着入侵经过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人呀,这之中包括生人、路人,当然,更包括您的熟人、友人,至亲至亲的亲人呀

天呀,太可怕,太可怕了!猫呀,谢谢你苦口婆心地跟我说了这么多。歪婆的口气缓和下来,脸上露出不忍,可嘴上,仍不服似的叨叨几句,那万一,万一我根本没受到感染,健康得不得了不得了,那可不就,不就白受十几天的罪吗!

那是最好最好的了,只是,我们对待病毒的策略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网一个,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以防万一,才能确保万无一失,才能有效有力地将病毒一一杀死,杀死在它们未出生之前。好了,歪婆,谢谢您理解,等疫情过了之后,我和您的儿孙们一定给您补办一个七十大寿,热热闹闹的七十大寿。

好,好,猫呀,难为你,难为你嘚嘚啵啵地陪我唠这大半夜,现在,我听你的,你安排吧!

于是乎,天清云淡,凌晨时分,静寂寂的大路上,一辆白色车载了几个白衣人一个老人家,沿着将将明朗的天色,一路疾驰而去。

哦,总算是解决了,但愿一切圆满。猫村长长出一口气,就觉那紧缩的心、紧绷的神经如同被拉下了开关,垮塔一下松了下来。随即,世界一点点地黑,黑,人也一点点地软,软

猫叔,猫叔这时,他身边的小尤转过头来,看见了他,看见了他的猫叔,他扶住了他的猫叔,一下子哭出声来:

喂,喂,120吗?120

//作者简介//

麻雀:原名,张小静,70后,罗源县作协会员。祖籍山东,现居福建,一个笑容干净,灵魂飘香的素简女子。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