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长顺的年关

2020年05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 长顺的年关 文/杨玉美 一轮火红的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暖暖的阳光透过光秃秃的杨树梢,落在簇新的红瓦房顶上。大红冠子的公鸡站在墙头上正抖擞着一身金色的羽毛铆足了劲儿喔喔喔地打鸣儿,黄狗从窝里钻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毛,前腿扒后腿蹬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长顺的年关

文/杨玉美

一轮火红的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暖暖的阳光透过光秃秃的杨树梢,落在簇新的红瓦房顶上。大红冠子的公鸡站在墙头上正抖擞着一身金色的羽毛铆足了劲儿喔喔喔地打鸣儿,黄狗从窝里钻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毛,前腿扒后腿蹬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警觉地看了看北屋门,冲着门口摇着尾巴。

桂花一边开门一边扣棉袄扣子。走到门口抓起一把粮食扔到院子里,墙上的公鸡、窝里的母鸡忽的一下围拢了过来,树梢上的麻雀也跟着飞了下来,一跳一跳地抢着吃。

长顺也跟着走出了屋门,抓起扫帚打扫天井。桂花一把夺过长顺手里的扫帚,温柔地看了他一眼说,你再多睡会儿吧,一年也在家睡不了几个安稳觉,起这么早干啥?

今天是最后一个年集,得早去置办年货。鱼市开集早,一会儿吃了饭,我去买两条大鲤鱼。

今年猪肉虽然贵,咱也得割点,割点带骨头的,把肉旋下来,骨头给孩子煮着吃。

好,你快做饭吧!

桂花把封着的火炉子捅开,放上锅子,往里面添水,又抓了一把米放进锅里,对躺在被窝里的儿子说,小强,快起来吧,一会儿你爸要去赶集,你不是要鞭炮吗,错过了这个集就没有卖的了。

简单地吃了几口饭,长顺把饭碗往桌子上一放,对儿子说,今天咱爷俩先去镇上赶集,明天我再带着你和你妈去县城的大商场去买新衣服,给你买件羽绒服,给你妈买件羊绒大衣,武汉的女人都穿这样的。

小强高兴地蹦高,买鞭炮了,买二踢脚,嘭、啪一边说一边往天上看着比划。小强今年12岁了,马上就上初中了。小脸胖乎乎圆嘟嘟的。

长顺看着自己的儿子说,这家伙,我走了这一年,个子蹿了近一头,快赶上你妈高了,是得买件羽绒服了。

今天是腊月二十五,镇子上最后一个集,又称年集。还不到九点就人挤人,人挨人的。

赶集的都是附近村子里的,见了都认识。长顺,回来了啊?在武汉发大财了吧!田庄的老刘头站在花花绿绿的布摊子后面,跟长顺打招呼。

发啥财,要饭吃呗!,看你这布这么多,你才发财呢!

凑合着过呗,今年年景不好,买卖也不好做,明年我也跟你去闯大武汉去!

哈哈,好啊,不过,外面打工也不好混。你忙吧,我去东头割点肉。

长顺骑着电动车先去给儿子买了鞭炮,买了几大盘红火鞭,又买了点烟花,自己在武汉打工一年了,挣钱虽然不算多,但是过年怎么也得让孩子放几挂大鞭炮乐呵乐呵!

到了鱼市,买了两条大鲤鱼,再去肉市,割了三斤后肘肉。今年猪肉死贵,但是过年也不能不吃啊!只能少买点了,够包水饺的就行了。走了两步,又调回头来说,再来二斤!

哈哈,长顺,今年在武汉发财了啊!卖肉的是邻村的伙计,熟门熟脸的。

得给他姥爷送点去啊!打发不好丈母娘和老丈人,媳妇就不安稳,哈哈!

那我给你称得高高的。长顺,我咋听说武汉那边闹病呢,电视上说,什么冠状肺炎?

没事儿,我也是刚听说,我腊月二十就回来了,来时还一点动静也没有,电视上说没事儿,那病不传染。

听说,武汉那边的人喜欢吃野味,连那个檐白虎子都吃,那玩意儿有啥吃头,连一两肉都没有,哈哈,这南蛮子可真是的,啥都敢吃!

谁说不是呢,我在武汉住的地方附近就有一个农贸市场,野鸡、野鸭、野兔、猴子、狐狸,啥肉都有卖的,说实在的,哪有咱们的猪肉好吃啊!

长顺一手提肉一手牵着小强的手,从集东头转到集西头,买了满满一车子年货。

到了家,先把自己家的东西卸下,然后对桂花说,我去杨庄给他姥爷送点年货去,你做午饭吧!

腊月二十六,长顺带着老婆孩子去县城的大商场买东西。形势发展的可真快啊!自己刚走了一年的时间,县城里可大变样了,新修的马路这么宽,新区建设得跟武汉差不多了,过了年不出去了,就在县城找点活干算了。长顺坐在公交车上,两只眼睛瞅着车窗外的高楼大厦,自己心里琢磨。

年根底下,商场里的人可真多。吃的用的,穿的戴的,要啥有啥。商场迎门,一串串大红的中国结、对联、红灯笼、吉祥鼠等一排排的挂着,洋溢着浓浓的年的气息。衣服在二楼,他们一家三口踏着电动扶梯上了二楼,先给小强买羽绒服,花了200多元。又到了女装组,桂花一件件的试着,穿上一件大红的羊绒大衣,站在穿衣镜前左看右看,然后转过身来问长顺, 好看吗?

我老婆穿啥都好看!

多少钱啊,服务员?

1600元,您穿着真合身,跟给您订做的一样。服务员满面含笑地说。

不买了,大红的太艳了桂花说。那您再试试这件紫色的,都是今年的新款。

这件多少钱?

1400元。

不行,不好看,咱再到别的地方看看吧!

长顺知道桂花疼钱,一件衣服1000多元他也肉疼。可是看见媳妇漂亮的脸蛋上已经有了一道道细纹。哎!她也不容易啊,一个女人在家里撑着这个家,上有老下有小的,过年了,人家女人都穿的漂漂亮亮的,自己在外面节省着点,也不能难为了自己的女人啊!于是,长顺狠了狠心说,就买这件红的吧,过年穿喜庆!

又给老人买了几件衣服,一家三口在一家包子铺吃了午饭,坐上公交车回家了。

腊月二十七,本家三叔的二闺女出嫁后回门,新女婿要来。长顺对桂花说,你做上两个菜,我拿瓶酒端过去,中午我就在那边陪新女婿吃饭了。长顺拿了一盒桂花糕,送给三婶子,婶子,这是武汉的特产。

长顺,你这挣钱怪不容易的,还想着你婶子,中午在这陪着你妹夫好好喝两盅。三婶子满脸含笑。酒席上一共八个人,都是本家的兄弟,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长顺哥,我看新闻里说武汉那边那个肺炎闹的挺厉害,说传染,都要求戴口罩,网上说口罩都买不着了!

没事儿,我回来的早,那时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市民们基本没有戴口罩的,我看市长在电视里说,传染性不大,不会大面积传染。来喝酒,大过年的,甭听那些谣言。

腊月二十八。长顺昨天喝的有点多,晚起了一会儿。上午八点多,他刚起床正在洗脸,三柱子慌慌张张跑来说,长顺哥,听说了吗?武汉那边封城了!

哦!真的啊?幸亏我回来的早,要不就回不来了!

腊月二十九。长顺在家里炸鱼。三柱子又慌慌张张跑来说,长顺哥,微信上说,武汉那边大面积爆发疫情,医院里人都挤爆了。钟南山院士说,这个病传染性极强,人传染人。长顺哥,据说这个病的源头来自一个农贸市场,是什么华南野味市场。

天啊!,我就是住在那附近啊!这可咋办啊?长顺把炉火熄灭了,拿起手机翻着看。

大年三十,鲁北的乡村一派祥和。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贴对联、包饺子,鞭炮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小强在外面与几个小伙伴放鞭炮,长顺的脸上却一会儿黄一会儿白,他拉着自己女人的手,说,桂花,我回来快10天了,应该没事吧!如果我真的有什么事儿,你一定把孩子拉扯大,咱爹娘年龄都大了,你要替我好好照顾他们啊!

孩他爹,你胡说些什么啊?这大过年的,咱可不能吓唬自己啊!桂花的眼里噙着泪花。会没事的,啊!咱都好好的,别胡思乱想了!

大年初一,长顺强打精神,去给爹娘和婶子大娘们磕头拜年。爹、娘,儿子给二老拜年了,过了年我哪里也不去了,就在家守着你们。长顺长跪不起。

这孩子,快起来!大过年的哭啥!

大年初二,清早,雾霾沉沉。村东头大喇叭里传来村主任的吆喝声:村民们注意了,近日武汉肺炎传染病爆发,专家说,人传染人。我们村长顺是从武汉回来的,大家都不要到他家去了!从今天起,我们村开始封村,大家要严防死守,不要让长顺到处乱跑了!

长顺,你个龟儿子,你在武汉挣钱,我们又落不着花一分,谁稀罕你那破桂花糕,还不知道带着病毒不,你老老实实待在那里好了,回来祸害我们全村的人。三婶子站在院子里跳着脚的骂,一边骂一边往后倒退着走。

一会儿又来了一群人,站在大门外面往院子里扔砖头。长顺,滚回武汉去,回来祸害庄乡爷们!

屋里传出一阵急过一阵的咳嗽声

紧接着,来了一群戴着口罩的年轻人把长顺家的大门用胶带封了起来。长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满脸通红,手脚冰凉,浑身发抖如筛糠,眼前一阵阵发黑。

桂花站在院子中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乡亲们说:叔叔大伯、婶子大娘们,我们长顺真的不知道武汉这个肺炎这么厉害啊!他现在害怕死了,要死的心都有啊!早知道这样,俺说啥也不让他回来啊,在哪里不能过年啊?大家放过他吧!

长顺满脸涨红地走了出来,父老乡亲们,我现在浑身发凉,天旋地转的,估计是感染上病毒了,我也后悔,早知道这样,我当初是不会回来过年的。他看了看外边的人群,又看了看身边的老婆孩子说,桂花、小强,你们过来,都给我跪下,我们一家子给庄乡爷们赔罪了!说完长顺扑通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来,对桂花说,从今天开始,你们也别到处乱跑了,好好待在家里,如果有发烧的症状,赶紧到县里的定点医院去,我现在马上去医院。

长顺发动起电动车。上车后,他摇下窗户,大声地喊:帮我照顾好爹娘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