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完美误杀

2020年05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完美误杀 A市杂技团的演出已经开演好一会了,台下的观众们个个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台上的表演,连眨一下眼的时间都没有,生怕错过精彩节目。现场一会儿笑声一片,一会儿又掌声如雷。 台上,一头威武霸气的公狮子正把前腿搭在一个盖有黄布的柜子上,形成半倾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完美误杀

A市杂技团的演出已经开演好一会了,台下的观众们个个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台上的表演,连眨一下眼的时间都没有,生怕错过精彩节目。现场一会儿笑声一片,一会儿又掌声如雷。

台上,一头威武霸气的公狮子正把前腿搭在一个盖有黄布的柜子上,形成半倾斜式的卧伏状,仰着头等待着表演。狮头下方一位美女俏生生地立着,一身紧身衣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尤其是那双眼睛,真可谓是:明眸善睐,顾盼生辉。如果不是这双眼睛有如此的神情,大家一定会认为这是一尊雕塑放在这里。她就是A市鼎鼎大名的驯兽师――顾盼。离她不远处站着的是她的助理,也是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闺蜜――迅雪,同样着一身紧身衣,个头上比顾盼高一些,看上去,略少了顾盼的落落大方,却多了一些妩媚。

台上《美女与野兽》开始表演了,顾盼绕着狮子走了两个来回,又站在那里,用头轻轻地蹭了蹭狮子,狮子甩了甩头,算是彼此打了招呼。接着顾盼纤手轻轻一抬,那狮子便听话地张开黑黝黝的大嘴,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让人有些不寒而栗。顾盼站在狮子嘴下方面向观众微笑着,双手从背后紧紧地抠住箱子边缘,轻轻地把身体横向提了起来,又直直地伸展开双臂,与狮子张开的大口平行。

站在旁边的助理迅雪也走了过来,护在顾盼身边,可能是怕她在表演中掉下来吧。慢慢地,慢慢地,顾盼把自己的头伸进了狮子张开的大嘴中

台下的观众们把眼睛瞪得溜圆,感觉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紧紧地屛住呼吸,仿佛是怕呼吸的声音会惊怒了狮子,全场寂静,恐怕掉一根针都会引起人们的大呼。现在只有台上的迅雪是唯一一个气定神闲的人,也只有迅雪明白这个表演了千万遍的节目会把整场杂技带向高潮,也只有迅雪知道一会儿在顾盼做完转体后,把头退出来时,台下会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只是掌声都是送给顾盼的,和她迅雪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她也知道每一场表演完顾盼都会比以前的名声更大、更响,而这时迅雪就会感觉到无比的落寞和心塞,可顾盼每次都会拍着她的肩膀说:没有你在身边,我能这么安心地表演吗?我的功劳有你的一半,因为有你在我身边护航,我心里就感觉踏实,也才能更安心地表演,你可是我的定心丸啊!迅雪听后,感觉像被一根火辣辣的刺刺了一下:鲜花是送给你顾盼的,掌声是你顾盼的,连呐喊声也是你顾盼的,而我有什么?只是今天,迅雪嘴角似笑非笑

就在迅雪还在想这些的时候,突然,那头狮子的情绪有点不稳定了,顾盼还没来得及把头撤回来,那狮子就疯狂地闭上了嘴,左右不停地甩着脑袋。顾盼的身子哐啷一声落到了地上,血从脖子处喷涌而出,箱子上、地上到处都是血。这时,台下的观众,哭的、喊的、跑的,早已乱成了一团。看到顾盼身子掉下来的那一刻,迅雪早已呆若木鸡,血,到处都是血!再以后她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迅雪再睁开眼时,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母亲,她急急忙忙地要起身,又被母亲给按回到床上。

她有些着急地说:妈,你干嘛啊?我再不起就要上班迟到了!

母亲听了不耐烦地道:上班,上班,上什么班!命都差点没了还上班,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还上班?

迅雪听了妈妈的话,抬头向墙上看去,啊,十二点了!

可不是,从昨天你就一直昏迷到现在,刚醒来就要去上班,难道你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昨天,昨天发生了什么?对了,她在台上和顾盼一起表演,啊她想起了昨天的那一幕,顾盼没有脑袋的身体,血,到处都是血想到这里,她双手抱住脑袋叫了起来:啊

母亲慌忙站起来,把她的头搂在胸前,拍着她的肩膀说:孩子别怕,妈妈在,妈妈在这里,一切都过去了,都过去了。迅雪在母亲的怀里恐惧地颤抖着。

一天,两天时间是个好东西,它总会淡化一些事情。一个星期过去了,迅雪总算平静了一些,可还是呆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双手环着膝盖,一句话也不说地发着呆。

同事们陆陆续续地来看过她,并告诉她杂技团被公安局贴上了封条,说是要进行调查,让她好好调养自己。迅雪听了身体跟着哆嗦了一下,还是什么也不说,同事们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几句就走了。公安局也来询问过几次,可迅雪能说什么呢?

半夜里,迅雪看到了顾盼,那没有脑袋的身体掉在了地上,慢慢地向她爬了过来。她爬过的地方都是血,鲜红鲜红的血触目惊心爬过来了,一点一点迅雪害怕极了,大叫一声弹坐了起来。

母亲听到叫声,急慌慌地跑了过来,搂着浑身颤抖的迅雪:又做恶梦了?别怕,别怕,妈妈在,妈妈在迅雪紧紧地搂着母亲的腰,一句话也不说。

迅雪每天都沉浸在回忆中。她和顾盼,从小就是邻居,又一直上同一所学校,是形影不离的好闺蜜。她和顾盼同岁,只是家庭条件要比顾盼好得多。顾盼胆大,像个男孩,每天都大大咧咧的。而她比较心细,主意也多,可是胆子小,每次在学校打架都是顾盼替她出头,而学习上顾盼又不如迅雪好,所以迅雪经常帮顾盼补课。后来,两个人又一起考上了艺校。参加工作后,两个人又分到了同一个杂技团。在杂技团里,顾盼因为胆子大,又比较有天赋,慢慢成了杂技团的台柱子。而迅雪呢,本来就胆子小,又加上从小娇生惯养,脾气不是很好,总是一副天下欠她的样子,所以在团里不是很受欢迎,没人想和她搭挡。顾盼知道她心细,就把她带在身边做助理。因此,她经常和顾盼一起出席一些高档场所,参加一些酒会和采访。可每次回来迅雪心里都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没来由的发一顿火才能好。

前几天顾盼接到通知,说要在下个星期出国表演。听到这个消息,顾盼兴奋地把迅雪抱起来转了好几个圈,高兴地直嚷:迅雪听到没,我们要出国表演了这时团长接过话说:他们可只邀请你一人,没有第二个。顾盼听了,放下迅雪,愣在那里看着团长,团长说:看我也没有用,这我也当不了家。说完就出去了,留下了尴尬的顾盼和迅雪

白天的时间里,迅雪就坐在窗前,看着外面发呆,任凭母亲呼喊和开导,她就像没听到一样,一坐就是一天。

晚上,迅雪总是不敢闭眼睛,实在困得不行了,眼睛刚刚合上,就看到顾盼那没有脑袋的身子,向她一步一步地走来。

她看到顾盼的头就飘在空中,滴着血,嘴一张一张地喊着:迅雪,我死得好惨啊我死得好冤呐迅雪,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迅雪这时候都会在惊叫中醒来,满屋子乱跑,一边跑一边扑打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每次母亲和父亲都得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把她弄到床上去。

煎熬的日子总要比等待的日子慢上几倍,迅雪就这么慢慢地煎熬着,人也瘦了很多。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这天下午,几个同事来看迅雪,并告诉她,杂技团明天要开团,公安局结案了,说顾盼那事纯属意外。团长让她们通知迅雪明天回去上班,并由她来担任顾盼的角色,因为迅雪是顾盼的助理,也是最熟悉狮子脾性的人。

听到这里,本来安静的迅雪突然大笑起来:哈哈,顾盼,我要替顾盼上台表演了,哈哈,顾盼迅雪满眼恐慌地看着同事们,狂叫着:顾盼,顾盼,你是顾盼,你来了说着就疯一般地跑进了卧室。迅雪的母亲看着她的同事们,尴尬地说道:你们看,迅雪自从顾盼这事后,就成了这样,哪里还能去上班呢?你们替我谢谢团长好意吧。同事安慰着迅雪的母亲:阿姨,谁经了那样的事,也会吓坏的,你别担心,迅雪会慢慢好起来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听说迅雪被送进了疯人院,嘴里每天都不停地念叨着:顾盼,对不起,我偷换了你每天都在用的香水,其实,我只是想让狮子受不了那个香水的味道,让你在台上出丑,可是我没想到,狮子会受不了刺激,把你给

作者简介

杨树红,河北省张家口市塞北管理区人,喜欢用文字来打发无聊的时间。也喜欢和一些共同爱好者一起探讨。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