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恐怖村庄

2020年05月2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专栏 恐怖村庄 文/刘旭 村子里又传一阵阵古怪的的狗的叫声,村民们闻声色变,说那不是狗,是一只修炼了五百年的白狗精! 白狗精出现祸事来临 1 傍晚,有雾。 灰色的的雾如死人的脸皮。雾大而且来得突然,仿佛从地里咕嘟嘟冒出来,转眼功夫就将大山深处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专栏

恐怖村庄

文/刘旭

村子里又传一阵阵古怪的的狗的叫声,村民们闻声色变,说那不是狗,是一只修炼了五百年的白狗精!

白狗精出现祸事来临

1

傍晚,有雾。

灰色的的雾如死人的脸皮。雾大而且来得突然,仿佛从地里咕嘟嘟冒出来,转眼功夫就将大山深处的这个小山村淹没了。几米之内看不见任何东西,只听见压抑得极低的人的说话声和鸡鸣狗叫声,那声音在雾中缥缈诡异,仿佛来自于另一个世界。村子里大部分人家亮起了灯,也有的人家插门上户准备就寝,发出很响的关门声。

呜呜雾中一阵狗的似哭似叫如泣如诉的声音划破浓浓的雾传出来,也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

白狗精,白狗精出现了!

有谁家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而其它声音也如一刀切下去齐齐地停了,整个村子忽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呜呜狗依旧在叫,声音悲壮凄凉令人毛骨悚然!

白狗精出现,祸事来临!

2

白狗精其实是一只不知从哪里来的一条白色的狗。

它的刚出现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注意,虽然它的叫声古怪而刺耳。真正引起人们注意的是狗娃子八岁的儿子被水淹死以后,有些聪明人就将狗娃子儿子的死归咎于这只时不时地蹲在村子对面峁峁上嚎叫的狗。

其间村子里的青壮年几次试图除掉这只不祥的狗,但都无功而返。这只狗好像通人性似的,每次看见人,老远就跑得无影无踪。

村中半神仙就断言这是一只修炼了五百年的狗,一旦出现祸事来临。

白狗精再次出现,祸临谁家?

3

吃饭的时候,梅子娘好几次欲言又止,目光抖抖地从丈夫的身上移到盘膝坐在当炕上的公公身上,复又躲躲闪闪地移到吃得满头大汗呼噜有声的丈夫身上停下来。

梅梅子梅子娘吞吞吐吐地,见没人搭腔,胆气为之一壮,声音提高了许多说,这孩子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吃娘的屁,这种贱货死了才好,真是丢了八辈子先人了!他的丈夫一把将正在吃饭的碗掼在炕上,眼睛瞪得像牛卵一样,凶巴巴地看着梅子娘,那目光却如刀子一般。梅子娘的身子不由地就矮了几分。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狗屁大小的丫头片子竟敢和人私奔。梅子的爷爷愤愤不平的接上了话茬,哼,要是想当年不被扒光了衣服绑着游村才怪。你们知道吗?你们当然不知道!想当年咱们村的野姑和一货郎私奔,结果咋样?不说你们应该猜到,被抓回来后先是扒光了衣服游村,后来又把那对狗男女绑在树上,全村人臭骂、围观。没想到啊,家门不幸,咱们家里竟然也出了如此不肖子孙。

梅子的爷爷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一张老脸憋得通红,接着是一阵揪心的咳嗽。

可是梅子娘仍旧不死心,想反驳俩句。

嗯?!他丈夫怒目而视。

哼!梅子的爷爷鼻孔中喷出俩道粗气。

可是梅子娘心一横,扬起头。

嗯!

哼!

梅子娘的目光软了下来,慢慢地移开,低下头,一大滴滚烫的泪水滴在脚下。

4

不!梅子惊叫着从梦中醒来,大汗淋漓,好像从水中捞出来一样。那个噩梦让她的心情一时根本无法平静下来,心剧烈地砰砰跳着,好像要破腔而出。她梦见她的铁柱哥被父亲打得血人一样,她梦见她被扒光了衣服绑在村子里的那棵老槐树上,有好多好多的人围着她,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人们往她身上吐痰、扔石头土块,骂她是婊子,贱货,破鞋

柴房中不时有冷风灌进来,窗棂下有一个大大的蜘蛛网在瑟瑟的风中抖着,一只黑色的丑陋的蜘蛛划着长长的的腿正在织网。网上已经粘上一些不知名的小飞虫,在可怜地无济于事地挣扎。一个破洞里探头探脑地钻出一只耗子,看见梅子,吱的一下跑得无影无踪。

梅子定了定神,目光没有在母亲由窗户中放进来的一碗饭上停留片刻。她摇晃着走到门前,双手拉住门栓试图拉开门,门上的铁锁撞得门发出单调烦人的哐啷哐啷的响声。

放我出去!梅子绝望地撕心裂肺地喊。

放我出去!声音在村子上空久久回荡。

5

天上一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滑落下来。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梅子想起奶奶在世时说的一句话。

梅子感觉她被浓浓的死亡气息包围,这种感觉来源于在风中猎猎飘动的纸幡,燃烧的纸钱,明晃晃的蜡烛和已经燃烧大半截蚊香。蜡烛的火苗摇摆跳跃,一群吸血的蚊子围绕着嘤嘤而舞。一只飞蛾已经烧得遍体鳞伤仍旧奋力扑向火苗。滚烫的烛泪流淌着,流淌着

半神仙滑稽地围着梅子跳来跳去,同时嘴里念叨着谁也听不懂的咒语。他手中的铁背大砍刀上的铁环发出刺耳的尖锐的噪音。

梅子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看着虔诚的父亲、垂泪的母亲,看着围观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这些人的面容是那么的冷酷麻木,如一个个毫无生命的石雕木塑。

梅子忽然想笑,几乎忍不住笑出来,她笑自己,笑周围的这些人,笑所发生的一切。她觉得昏昏沉沉,她太累了,她好想好想睡一觉,然后她就慢慢地闭上眼睛。隐隐约约看见半神仙大喊一声,一刀砍在一个纸剪的狗上,说白狗精的阴魂让她砍死了。人群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6

梅子娘的头上围着围巾,只露出两只眼睛,提着竹篮低着头慢慢地走着。她专拣没人的地方走,努力避开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的目光。风掀开她头上的围巾,露出了她苍白的头发。一片树叶从她眼前落下,吓了她一大跳。她近来越来越胆小,夜里常常睡不好觉,院子里一个风吹草动她就醒来。并且常常做噩梦,她常常梦见她的梅子就在她床前鲜活地站着,可睁开眼却又什么也没有,于是就不由自主地哭,一直哭到天亮。

看见梅子的坟了,那眼泪又如断线的珠子停不下来了。梅子的坟在一道荒芜的远离村子的沟里。没成年的人是不能上祖坟的,未出嫁的女人不但不能上祖坟而且不能埋在娘家的土地上。

这个倔强的孩子,为了婚事竟然以死抗争!亏她还是念过书的人,她咋就狠心丢下她苦命的娘,疼她的父亲,年迈多病的爷爷梅子娘边哭边数落。

今天是梅子死去的头周年,她的坟上已经长了一些野草,开着一些红的、粉的、紫色的小花。一只美丽的蝴蝶在一朵花儿上翩翩起舞。

梅子娘从竹篮中拿出香烛纸钱,把供品一一摆好,然后点燃纸钱。忽然一阵风吹过,吹走了燃烧未尽的纸钱,那纸钱被裹在风里越来越远。

梅子娘瞪大了眼睛,抖抖地道:是梅儿吗?你知道娘看你来了!

但那旋风很快就从视野中消失了,梅子娘绝望地叹口气,撩起衣角擦了擦眼泪,又从竹篮中拿出一个纸包,里面是几个饺子,放在供桌上,自言自语道:孩子,我知道你最爱吃饺子,美美吃一顿吧!娘老了,走不动了,以后就来得少了。

呜一只白色的狗从梅子娘的眼前一闪而过。

呜四周闷闷的回响。

作者简介

刘旭,陕西延川人。编辑记者,坚持文学创作,在网络平台报刊发表作品数十万字。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