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父亲的寻找

2020年05月2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专栏 父亲的寻找 文/马建忠 周一的阳光总是慵散,像树懒缓慢攀爬。碰头会结束,甄诚一脸铁青地从编辑部主任办公室走出来,他摊上事儿了。 同事们跟在后面窃窃私语。A记者说,上周领导还一个劲儿夸他能干,你看怎么样,福祸相依,人呢,千万别得意。 B记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专栏

父亲的寻找

文/马建忠

周一的阳光总是慵散,像树懒缓慢攀爬。碰头会结束,甄诚一脸铁青地从编辑部主任办公室走出来,他摊上事儿了。

同事们跟在后面窃窃私语。A记者说,上周领导还一个劲儿夸他能干,你看怎么样,福祸相依,人呢,千万别得意。

B记者说,主任这次派他的工作也不容易出彩,走访纪实的活儿现在最难干。

几天前,报社接到市里布置的一项调查工作,去社区居民家征求城市安全建设意见。经常与民众打交道的记者群体极不乐观,大家普遍认为很难敲开百姓家的门。事实如此,派出去的九名记者,只有甄诚一个人敲开了一户刘姓人家,刘大爷笔记工整的填写表格,比较有见地的提出了中肯建议。空手而返的其他人慨叹,甄诚交狗屎运了。

四十八小时后,报社接到一个质询电话,对方言词激烈,开口就要把报社告上法庭。以往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无外乎报道不属实,损害名誉权,要求报社登报道歉声明,挽回不良影响。报社对这种事的处理方法通常是稳住对方,详细调查记者工作是否有失误,如是报社责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方无理取闹,置之不理。

社长司空见惯问,报社出了什么问题,有不妥之处交流改正。

刘先生大声嚷嚷,你们把我爸弄丢了。

见多识广的社长有些摸不找头脑,他想这次估计对方把事情弄错了,心平气和说,您这话从哪儿说起呀!

刘先生愤懑中道出原委。刘大爷患有帕金森综合症,平日里家人出去都把老人锁在屋内,那天班上有急事走得匆忙忘记反锁门了,甄诚才碰巧敲开门,之后,老人走失。

听罢,社长忽然觉得内心一阵燥热。这件事确实麻烦,他几方核实,迅速在报纸醒目位置登出一则寻人启事,同时责令甄诚给刘先生致以最诚恳的道歉。

刘先生不依不饶,唯一接受的道歉方式就是找回老人。

一天,两天刘大爷去哪儿了?甄诚在焦急中度日如年,每天不得消停地面对刘先生的训斥指责。时有围观群众到报社,边看热闹,边议论纷纷。见此情景,社长一面百般安抚刘先生,一面让甄诚出差,采访四十年前轰动全省特大矿难中能找到的幸存者张友,在安全月来临之际写一篇纪实通讯。

甄诚很久没去过乡下,同城里的日新月异相比,乡村的变化迟缓,他担心按原有地址找不到张友的顾虑有些多余。下火车,转乘长途汽车两小时,再步行二十分钟找到张友破旧的瓦房。

透过低矮木门,甄诚看见小院中间的柳树下背坐着一个老人,他轻敲几下门走进小院,说道,张大爷您好。

老人缓慢地转过身,甄诚惊诧地睁大眼睛愣住了。

小伙子,怎么是你?

刘大爷,您怎么来这儿啦!

我来看看老工友,没曾想他半个月前过世了。

您难道也经历过四十年前的矿难?

微风吹动柳条,轻拂着刘大爷额头。他缓缓说:我现在是矿难唯一的幸存者。

您能跟我说说那次矿难中的一些事情吗?

刘大爷想了想说:这些年,想起那次矿难就胆战心惊,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失去了,如果我们严格按照安全规定操作就不会发生瓦斯爆炸

您是怎么生存下来的?甄诚似乎在幽暗中看到一丝光亮。

爆炸引起塌方把我跟张友压在矿井下,刚开始我俩为了生存相互鼓励,随着时间一点点蚕食意志,绝望逐渐迫近,尤其是食物和水已经用完。他只能靠饮用自己的尿来止渴,而我却趁他昏睡时偷偷喝自己藏起来的水。

甄诚没有插言继续洗耳恭听。

张友说,小刘,我自己一个人了无牵挂,如果你能活下来,记得每年矿难的日子来看看工友们。没曾想身体素质差的我先晕厥了,当时水已用尽,张友就用唾液来湿润我的喉咙,直至一起被救出来。

甄诚的眼睛湿润了,目不转睛看着白发苍苍的刘大爷。

有一次喝多了酒,张友告诉我,其实他什么都知道,只是故意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他理解我妻子即将分娩的心情

刘大爷叹口气说:前些日子,我常梦见他,就跟儿子说来矿区看看。儿子说从矿区出来这么多年,物是人非,不让我来。

刘大爷眼里忽然噙满泪水,人到啥时候也不该忘记来时的路。

一切都是意料之外,一切又似情理之中。甄诚的思绪像上了劲儿的发条飞速旋转,看着刘大爷混杂悲伤、内疚、温情的脸庞,原本内心一团乱麻的他瞬间找到了灵感,还有比爸爸的寻找更好的创意吗?他思索着,如洪水冲破阻隔的堤坝

作者简介

马建忠,中国微型小说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