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五叔

2020年05月2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五叔 傍晚饭时,有车声在对门停下。 是你五叔回来了,就爱显摆。妈翻一下白眼,嘴里的菜就嚼得起劲;爸闷声,只把稀饭喝得吸溜吸溜地。我知道她老人家又要嘟嘟五叔家换新车的事这都过去几个月了,只要五叔车响,她都唠叨。 果不然,妈嚼完饭就开始了:换车就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五叔

   傍晚饭时,有车声在对门停下。

是你五叔回来了,就爱显摆。妈翻一下白眼,嘴里的菜就嚼得起劲;爸闷声,只把稀饭喝得吸溜吸溜地。我知道她老人家又要嘟嘟五叔家换新车的事这都过去几个月了,只要五叔车响,她都唠叨。

果不然,妈嚼完饭就开始了:换车就换车,弄得动静那么大干啥!又是放花炮又是请客吃饭的,不就是四个轮轮嘛,你没见他那天的样子我说又换新车啦?人家捋下那能绊倒虱子的油头说:嗯,换了,没办法,咱好像跟韩国有缘,孙子去韩国上学了,这车也换成现代的了。他这一说,咱才知道这车是韩国的。你瞧瞧,瞧瞧,摆拍啥啊,不就是有两个钱嘛!妈把碗和筷子往桌子上一放,一边腮帮气鼓鼓的。

我觉得五叔这个人还不错,挺客气的,路上碰见了,他嘀嘀嘀地摁喇叭打招呼。这两年退休后,和五婶隔阵子就回来,见人不笑不搭话,村子里有了红白喜事,也少不了他回来执事。

妈也是,陈年烂芝麻的事,还记得?五叔就是个爱面子的人。我顿了顿,他咋这会回来?

我一问,爸妈相互看了一下,欸,就是啊妈就急急站起来,我也跟着走了出去。

冬天的傍晚薄暮冥冥,窗棂印着室内的光照,街道已是安静。我看对面五叔像一个暗灰色的影子尾巴一样闪进了门,儿子和五婶从车上拎出大包小包地往回拿东西。

他婶子,准备回来住啊?妈朝那边问话。

嗯。五婶声音低低的,只管低头提着东西走。

我正想着他们今天咋有点反常,妈就拽着我进门,今儿咋了?不想搭话?你看这有钱人的性情,说变就变。

次日,有隔壁邻居去五叔家串门,不一会儿时间就又出来,出来后就进了我家门。疑惑不解地对我妈说,平日五叔说说笑笑挺热情的,今日咋冷冰冰不理人?

过后又有人来我家,同样的疑惑,几个人就挤着身子咬着耳朵说悄悄话。

第三天还没见五叔出来,五婶也是匆匆在村头买点菜就回家。

第四天,第五天,咬耳朵嚼舌头的人就多了。

到了第十二天,大家见到五叔了,见到吃安眠药走了的五叔。从五婶抽抽噎噎的哭啼中,大家才知道,五叔得了肺癌晚期。病是在半个月前查到的,但他不愿去医院,连儿女都不让知道。

我看见他,除了比以前稍瘦弱外,衣服齐整整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上干干净净,样子很安详。

作者简介

王重侠,陕西西安鄠邑区人,文学爱好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